<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你是谁
        平平淡淡的过了三日,这三日许流连可以说是有多难熬就多难熬,这日,许流连最终安奈不住,便早早的来到了巫贤所居住的小木屋。

         “榴莲姐姐……”巫贤满脸羞红的看着许流连有些犹豫的说道。

         许流连撇撇嘴有些不满的说道“你流连音发准些行不?是流连不是榴莲!”

         “哦……那个……榴莲姐姐……你……”巫贤有些羞涩的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我怎么了?你有话直说!”许流连挠挠头皮问道。

         巫贤咬咬牙说道“你……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啦!你一直这样跟着我看着我……我很不舒服的!而且……我想去……方便……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啦!”

         许流连点点头,默念一咒,凭空变出把瓜子,嗑着瓜子看着巫贤,点点头张了张嘴道“噢。”

         看着并不准备离开的许流连,巫贤暗自咬咬牙,冲进厕所方便。

         从茅厕方便完的巫贤一出茅厕便看到守在茅厕嗑着瓜子的许流连,巫贤不由想到刚刚自己在厕所嘘嘘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可能被许流连听到,瞬间羞红了脸颊。

         许流连见到出了茅厕不知想了什么,一副小媳妇姿态的巫贤,许流连嘴角微勾,将手中的瓜子一扬,快速的向前卖出一大步,只听“咚!”的一声,许流连将巫贤困在自己的臂弯跟茅厕之间,‘深情款款’的看着瞬间红透了脸的巫贤。

         嗯,厕咚,要是许流连现在嘴上叼只黄色的菊花就完美了。

         “流……流连……流连姐姐……”巫贤羞涩的低着头不敢正视许流连的眼睛,偷瞄一眼许流连后有些结结巴巴的喊了声许流连。

         许流连单手撑着茅厕的墙壁,另一只手捏住巫贤的下巴,抬起巫贤羞红的脸颊,直直的望进巫贤的眼眸里,之后开口说道“巫贤,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谁?”

         “啊?流连姐姐我是巫贤啊!”巫贤有些茫然的回答道。

         看着巫贤清澈的眸子,许流连总觉得这双眸子在哪见过。

         “这是怎么弄的?”许流连一把扯开巫贤的衣襟,指着巫贤胸口之上的伤疤问到。

         “我也想知道怎么弄的啊!但是我之前都说了,我失忆了啊!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弄得。”说着巫贤原本清澈的眼底染上一丝灰烟。

         许流连见状双眼危险的眯起,猛的扼住巫贤的脖子将其抵在墙上冷声问道“我-问-你是谁?”

         巫贤抓住许流连的胳膊挣扎道“呃……流连姐姐……我……我是……哈哈哈……我是玄杉啊!七王爷玄杉!你的夫君玄杉啊!”巫贤突然停止挣扎,冷笑着看着许流连一种苍老的声音自巫贤口中穿出。

         许流连眯眼看着突然变化的巫贤,同样冷笑的说道“呵呵,你不是想知道这伤疤怎么来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说着一白色长绫从许流连腰间射出,直直冲向巫贤的心脏,活生生的将巫贤心脏挖出,看着长绫中还在跳动的心脏,许流连厌恶的讲其跟巫贤的身体甩出。

         “哈哈哈!只要老夫在世一日!你就休想动我的族人一根汗毛!”随后巫贤的尸体便被一阵灰烟包围,紧接着灰烟化一团向远处飞去,而原地只剩下一颗心脏跟一个黄色肉球。

         许流连走进一看,忍不住蹙眉,这……不是死肥猫吗……

         许流连在死肥猫身前蹲下,之间死肥猫突然张开双眼,一双熟悉清澈的眼眸看向许流连,弱弱的喊了句“老大……”便咽了气。

         许流连沉默不语,一阵大风吹过,一猫一人便消失在原处。

         看着眼前一大一小的坟墓,许流连陷入沉思,几日前巫贤也就是死肥猫出现的时候许流连便立刻来了此处查看,发现玄杉的坟完好无损,便判断跟玄杉长得一模一样的巫贤可能是有心之人送到宫中,没想到巫贤竟然是死肥猫,看来有人在死肥猫身上动了手脚,那人为何会跟死肥猫有关联只有找到那人才能知道。至于那人最后一句话,许流连表示深深的不解,难道是她穿越来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干了什么事?

         手机坏了……我这种懒人……电脑码不完字就被麻麻赶去睡觉了……所以码不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