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柏舒云被揍
        但柏舒云接下来的举动,让林宁一直强忍的泪水瞬间崩溃瓦解,眼泪疯狂地滑落在了他的胸口,他再一次的抱住了林宁。

         熟悉的温度与触感激向了她脑里的记忆体,让她模模糊糊的想起,他们似乎有过这样的发生。但是又是为了什么此时此刻要抱住她呢?希望一次次的破灭又一次次的被点燃,心头的疲惫无以复加,她迷失在了希望与绝望中。

         “柏舒云,你现在抱着我又是为何。”隐忍的低泣声在他的怀里漫开。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想这样抱着你。”他收紧了一些双臂。

         “你放开我,你不要再给我希望了……”林宁快要忍不住,她想要放声的哭喊,从来没有想过,被自己喜欢的人紧紧地抱着竟是如此的伤痛。

         “对不起……”

         “柏舒云!你在干什么!”一声怒吼穿透耳膜,纠缠的两人都被吓了一跳,但柏舒云并没有因此放手。

         卓辰冲了过来,预料到自己又要被揍,柏舒云认命的的闭上了眼,但胸前的一股推力却将他推开。

         “你要干什么!”林宁拦住了怒火中烧的卓辰。

         见到林宁双眼通红满脸是泪的模样,对他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他的眼因愤怒而泛红。他挥开了林宁的阻挡,但却不至于让她摔倒,林宁却顺势抓住了他的手臂,眼神诚恳而凄凄道:

         “卓辰,带我走……求你……”

         当林宁终于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异处。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对卓辰说了不得了的话,什么叫做带她走啊……想来那时候的自己是被上心冲昏了头吧。

         环顾四周,发现是宿舍,难不成卓辰把她带到了他的宿舍……

         “不用看了,这是我的宿舍。”此时卓辰藏另一扇门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递在了她面前。林宁很识趣的接过,乖乖的喝着,双眼有些不敢和他对视。

         “说吧。”卓辰随意的坐到了她身边,却带着一种强烈的威胁性。

         “……我错了。”不知为何自己会无缘无故的道歉……

         “哪里错了。”

         “……都错了。”

         “以后还犯吗。”

         “……不犯了。”

         林宁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卓辰一眼,他却抬起手一个暴栗落在了她的额头,悠悠的说:

         “这是惩罚。”

         林宁吃痛,捂着额头,泪水在眼眶中转悠……她前世一定和卓辰有仇,要不然怎么会被他制得死死的……

         “你对以后是怎么打算的。”卓辰又恢复到智者的模样,顺手拿了一旁的议题来翻看。

         以后?她的以后……说真的,她没有想过。来读研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但是没想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好像突然没了方向,她这段求学路是对的吗?

         见到林宁眼神慢慢的开始失焦,他就大概的明白了,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柏舒云。在心里无声的叹息了下,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注定吧。

         “12月24日到25日在F城有个权威的研讨会,如果你想,我可以带你去。”

         研讨会?那不是只有专家和优秀的老师才能去的吗?她只是一个学生,能去吗?

         林宁的第一反应不是对日期的敏感,那两天正好是平安夜和圣诞节,她只在乎了研讨会,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如果自己有很好的课件可以在会上获得好评,那她以后的路就会好走一些。这个,才是她当下最需要关系的事情,她的未来。

         看出她眼里的挣扎,卓辰心里放下了石块,还好她没有执着于****。但是,这样对他来说是好是坏呢……

         “要去吗。”

         林宁还在挣扎。

         “去还是不去!”

         “去!”

         好!事情就这么敲定了,林宁还是云里雾里的。为什么每次决定都是被这么逼迫着,但是下决定后的林宁,心里舒了口气,她不后悔,她要迈出她的步伐。

         “明天把议题的大纲整理给我。”卓辰轻飘飘的吐出了这句话。

         “明天?”会不会太赶了?时间还很充分嘛。

         “拿不出来吗。”

         “明天就明天!”

         说罢,林宁起身整理了一下并不乱的衣衫,便准备回家去写稿,走到大门口,回过身来有些变扭道:

         “虽然很多时候你很恶劣,但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原本属于你的讲台,谢谢你,在我迷茫的时候给我指出了方向,谢谢你……

         虽然林宁只说出了一句,但心里的感激还是很深,如果没有他卓辰,不知道现在她会不会哭着休学打包回家……

         卓辰看着她,停顿了几秒,习惯性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虽然在炎热的夏季,他的笑容却春风和煦的穿透进了她的心里,没有一点点防备……

         亓海铭很不耐烦,在阳台上渡来渡去,他很有想扔出手里拿着的手机的冲动。有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卓欣知道自己的号码?为什么她要一直打自己的电话?而且全是说一些让他生气的情况……这个女人真的是坏透了。

         “你烦不烦啊,你别老是打电话给我,我和你没那么熟!”亓海铭有些炸毛,气愤的挂了手机,没消停3秒,铃声再次响起……

         无语的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这女人是疯了吗?他要打电话给林宁!为什么总是耽误自己!连打个电话的时间也不给吗?索性的,你不让我打电话给林宁,你也别想让我接你电话!关机了……

         “喂!亓海铭!你关机了我们怎么办!”韦俞的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起来。

         亓海铭恨恨的瞪向一旁的邵柏,接受到他凶狠的眼神,邵柏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他们的号码都是自己招供给卓欣的,谁叫他喜欢她呢,但她好像对自己不感兴趣呢……

         韦俞将手机压在了被子下,充耳不闻,终于安静了下来。马上洪莫尘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但也只是屏幕闪烁着,他直接调成了静音,厉害厉害。只有邵柏的没有响过,因为,之前卓欣也打过,但是后来自己拖着她和自己聊了很久,后来就自动略过了他……

         “今天我不在宿舍里睡了!”亓海铭愤愤的甩下这句话便扬长而去。

         韦俞顿时觉得不好!敢情他这是要去找林宁,便连忙从床上腾了起来。

         “喂!你等等我!”也跟着扬长而去。

         剩下洪莫尘和邵柏两个大眼瞪小眼。

         “他…他们不会是……一、一起睡吧……”邵柏有些结巴的说道。

         洪莫尘淡淡的看了看他,不置可否,用手里拿着的书挡住了自己的脸。

         晚饭的时候,只有卓辰和卓欣两个人,卓欣没有联系到柏舒云,今天一整天也没有见到他,但她并没觉得有什么,很正常的和卓辰吃着饭。

         看着卓欣和平时一样,卓辰就知道她并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连他自己也不能明天如今的局势是怎样,所以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希望桥路各归,大家都能快乐就好。

         “卓欣,你是怎么看待柏舒云的。”卓辰低低的的问。

         卓欣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没想到卓辰会这样问他,因为他从来都没有问过,也没有干涉过她和柏舒云之间,为什么这般的问她呢?

         “……成熟?稳重?很帅?”卓欣歪着脑袋想着。

         除了最后一项是真的外,其他的都不对,不仅让卓辰重新省视她对柏舒云的感情。

         他和柏舒云是大学同学,所以比卓欣更了解他。他不成熟也不稳重,反而有点孩子气,只是他文弱的外表给人一种谦谦君子之感。大学毕业后他们一起到了现在的学校任职,后来卓欣考上了这里,因为自己的关系他们之间接触会比较多。但他也只是顺其自然,没有干涉过,但却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比起林宁对柏舒云的感情,她的妹妹怕是输得很惨烈。那照现在这样发展,如果卓欣和柏舒云分了手……林宁她会不会……

         “你觉得你了解柏舒云吗?”

         “哥,你干嘛问这些啊,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卓欣明显的有些烦躁,她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

         “你别到最后后悔就行。”

         卓欣没在意,却不成想,卓辰的这句话到后来却成为了箴言……

         看着门口站着的两抹高大的身影,林宁反应线有些被拉长。

         “你们要干什么?”

         亓海铭和韦俞提着大包小包的袋子,里面是各类零食还有晚饭。亓海铭很不爽韦俞跟着自己,不然自己就可以和林宁独处了,但是想想有他这个会调节气氛的人在,后来也就接受了。

         “咱们寝室的下水道坏了,已经漫了金山,别无他法,前来借宿一晚。”韦俞倒是不拐弯,直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了不存在的谎言,亓海铭只有在一旁捣蒜的点着头。

         林宁严重的标识怀疑,但是因为她现在在忙与议题的创作,所以也没太深究。

         “另外两个呢?”边说边让他们进了家,他们两随着进了家门,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们有去处的。”亓海铭随便敷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