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柏舒云的心意
        “顺其自然吧。”洪莫尘推了推镜框,很随意的样子,他也感觉到有些混乱了,但因为都是他的朋友,不管怎样,他都会去理解。

         “呀!你看我这个,好漂亮呀~”卓欣拿着刚发现的贝壳在亓海铭的面前炫耀。

         “丑死了。”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诽腹着,怎么被她先找到了,的确是很漂亮的……所以不甘心的弯腰继续找。

         看见他这么认真的找着,卓欣的心里有些小小的触动,原来他是这么的喜欢林宁啊…为了讨她欢心,就算不愿意和自己呆在一起也能忍受下来,这就是爱情吗?

         “亓海铭,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林宁姐呢。”

         “哼!”亓海铭不置可否。

         “但是怎么办呢,我哥也很喜欢她呢。”

         “那又怎样。”

         “你不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吗?我们几乎天天都在一起喔~而且,我会尽全力帮我哥的喔~”卓欣声音婉转而悠扬,加上她甜美中带了点俏皮,很是让人赏心悦目。

         “哼!我要回去了!你一个人慢慢找吧!”亓海铭有些恼羞成怒,真是受够了她的捉弄!

         卓欣也知道再说下去他就真的生气了,所以也就顺着他说:

         “我们一起回去吧,反正最好看的已经被我找到了,你已经没戏了。”

         说罢,笑声荡漾的往回处跑去。

         “你!”亓海铭差点没被气个半死,这个女人,真是太坏啦!

         林宁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是她却完全不记得是怎么回来的,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和柏舒云在酒吧里喝酒,后来因为太紧张,所以记忆短了路。她是喝醉了吗?喝啤酒喝醉了吗?她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吧……没有对他怎么样吧……

         卓辰头疼欲裂的醒来,外面已经阳光四射,看了看身边还睡得很熟的柏舒云,他为什么要和他睡一张床?这房间明明是两张床来的……不会是自己醉后……

         感觉到强烈的视线,柏舒云悠悠的睁开了眼,便对上了卓辰复杂而探究的眼神,和他这么久的朋友了,当然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便决定逗逗他:

         “你昨晚真是把我累惨了,觉都不让人家好好睡。”

         卓辰的表情开始崩落……

         “我到现在都还很疼……”

         卓辰已经完全的定了格,眼神变得空空荡荡,不会的不会的,他怎么一点映像都没有,不会的不会的……

         见卓辰真的当真了,柏舒云便“啊哈哈”的笑起来,上当后的卓辰表情第一次鲜活起来,有些气愤,有些放心,还有了,一丝笑意……

         气氛很尴尬,因为饭桌是四人桌,很自然的,亓海铭他们四个一桌,林宁和卓辰他们一桌。见到卓辰,便想起了昨天的吻,而见到柏舒云没有什么反常,只是心情好像要好些了,和卓欣和好了吗?

         “你离我这么远做什么?”卓辰看着本来双人的凳子并不长,但林宁却生生的坐到了凳子的边缘,中间空出了大大的一段距离。

         “热……”

         “…坐过来。”卓辰耐着性子,却有发飙的趋势,林宁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的坐了回去。太丢脸了,而且是在柏舒云的面前!为什么面对卓辰,输的总是自己呢?

         调教成功后卓辰满足了,看了看另一桌的亓海铭,他皱着眉头回看卓辰,好像很不满他对林宁的态度,但也没想到林宁会这么听他的话,为什么?

         这个答案亓海铭用了一整个假期也没有找到,更不会想到在之后的人生道路上也同样是找不到,只是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他不能再坐以待毙!

         假期结束后,大家都回到了正轨,似乎柏舒云和卓欣已经和好了。但是给人的感觉,两个人相处得比之前更淡了,仿佛吹过的风只要稍微强劲点,两人就会散了般。

         卓辰把柏舒云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此时只有他们两人。

         卓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演算着一会儿要讲得题目。但是柏舒云明白他找自己的原因,他和卓欣之前的隔阂,越发的明显了。

         “你把我叫到办公室又不啃声,感觉我好像坏学生在被罚站一样。”他淡淡的笑着。

         这时卓辰才转过身抬头望着他,深沉的,还有些许忧伤的。

         “柏舒云,你是怎么看待我妹的呢?”

         他很直接,顿时让柏舒云都不知该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怎么看待吗?女朋友?恋人?

         见他没有回答的迹象,卓辰接着道: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遇到了问题难道不应该互相说出来吗?憋在心里谁能知道呢?”

         “……卓辰,你不懂。”柏舒云眉间轻蹙,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知道卓欣是个开朗的女孩,以前她和男性朋友在一起的时,他还能坦然的面对,但是现在却是非常的烦躁,为什么她就不能察觉到自己的心情呢?为什么林宁就能轻易的了解呢?

         拿林宁和卓欣进行对比,柏舒云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是为什么?

         “我不懂,你懂吗?”

         “卓辰……你喜欢林宁对吗?”柏舒云拉过了一盘的椅子,坐下后,眼神放空的问。

         “……你不要扯开话题。”卓辰的剑眉蹙得更紧。

         “我以前……很喜欢她。”说罢,放空的双眼立刻聚焦对上了卓辰似乎有些动摇的眼。他只是以为林宁喜欢着柏舒云,没有想到他……

         “那现在呢。”

         “……我不知道。”

         “砰!”卓辰失控地奋起一拳砸在了柏舒云洁净的脸上,惯性将他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卓辰的胸口在快速地起伏着,似乎里面压抑了太多的气愤,他没有想过要打柏舒云,但是行动却比意识先醒觉,但是造成这样的结果,他并不后悔。

         柏舒云侧着身子从地上撑起来,拇指擦过嘴角的血,真疼。

         “你感情的事我不想插手,但是你也不能同时去伤害卓欣和林宁,你走吧。”

         柏舒云知道卓辰生气了,所以也没再说什么,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灰层,回头看着卓辰有些坚毅而冰冷的背影。而他不动如松,没有回转的余地,所以柏舒云只有带着遗憾离去。

         后来发生了件大事,是正常人都知道,翘了卓辰一节课,你就别想毕业了。而林宁这回成了非正常的人类,她开了翘卓辰课的先河……

         事出一定是有因,林宁在赶去上课的途中碰到了有些萧索的柏舒云,更见他嘴角带血,要上课的事情顿时灰飞烟灭。虽然柏舒云百般说自己没事,却还是被她拉到了医务室,但奈何医务员不在,只能自己动手。

         “嘶……”柏舒云吃痛。

         “啊…不好意思啊,我轻点。”边说边放轻了手里的力度,嘴里不自觉的朝着伤口吹凉气。

         看着近距离的林宁很紧张的样子,让他想起了以前他们也有过这样的情况,那时候是她跑步的时候摔破了膝盖,自己给她上的药,现在位置更换了过来,有种奇妙的感觉。

         林宁没有问他是怎么弄伤的,只是帮他消了毒,擦了药,便安静的坐在他身边。

         “谢谢你。”柏舒云低低的道。

         “我可以问,你和卓欣怎么了吗?”林宁很忐忑,她知道她不应该问他这样的问题,但是她不喜欢胡思乱想。

         柏舒云有些诧异,怎么都这么直接?真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看着林宁真诚的眼神和里面包含着的疑虑,竟让他说出了这段时间以来解不开的愁云……

         卓辰有些要暴走的趋势,教室里鸦雀无声,深怕自己的呼吸声大了就会惹怒这头待发的狂狮,整个大教室里只能听到“刷刷刷”的书写声。

         凭空听到“啪”的一声脆响,只见卓辰手里拿着的麦克笔变成了两节,第一排的同学如秋风的落叶抖个不停,不要殃及到我啊……不要殃及到我啊……却不想接下来听到从卓辰嘴里吐出的话给镇住了,他说:

         “自习吧。”说罢就匆匆地离开了教室。

         林宁一直提着一口气,深怕自己放松后眼泪就会流成河。原来柏舒云是那么的喜欢着卓欣啊,自己还天真的以为这次的她终于看到了希望……

         他说了,之前见她和男性朋友在一起,没什么感觉。但在国庆假期的时候见到她和亓海铭他们那么要好,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这不是嫉妒吗?这不是对她的占有欲吗?这不就是爱她的表现吗?

         听林宁这般说,他沉默了,是这样吗?是因为爱,才变得这样吗?那她呢?他低头望向林宁,那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去拥抱她的呢?也是爱吗?

         现在柏舒云才回想到卓辰说的那番话,不要同时伤害卓欣和林宁,看来卓辰揍自己是对的。但是,他并不后悔。

         “或许你不记得之前我们一起喝酒的事情,如果让我再次选择,我还是会选择那么做的。”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对着她。

         林宁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突然提到一起喝酒的事,难道真的有发生过什么吗?只是自己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