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狮子咬兔耳
    林宁真的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他们较真,不管是不是真的,看他们两个是赖定要在这里过夜了。

     “你们自便吧,我还有事要忙啊。”说罢就往她的房间回。

     “你不吃饭吗?我们买了晚饭。”亓海铭举了举手中的盒子。

     林宁现在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吃晚饭,所以也就没有推辞,坐到了桌边。

     “要来一杯吗?”韦俞谄媚的道。

     林宁考虑了片刻,原本打算今天一醉方休的,却被突来的任务给整忘了。但是议题明天要交给卓辰,怕喝误事……天人交战中。

     “一个女人喝什么酒啊。”亓海铭皱眉道。

     不知这句话刺激到了林宁哪里,只听她在亓海铭说完这句话后很爽快的道:

     “喝!”

     当林宁3瓶白酒轻松下肚后,亓海铭整个人都不好了。韦俞因为之前见过她喝酒的架势,所以还能淡然的接受,他还是照样优雅的抿着他的二两酒……

     “你别喝了,你喝太多了!”亓海铭伸手去抢林宁说中的瓶子。

     “……你一个小孩,管大人……做什么。”得,林宁第四瓶下肚后就出现了有些晕的状态,说话有些磕巴。

     一旁的韦俞被林宁的这番说法给逗得哈哈大笑,亓海铭不高兴了,顺手就拿起没怎么喝的酒一干而尽。乖乖,他瞬间就酒精上头,歪倒在了一旁。

     哦呀?酒量这么差?韦俞在心中打着小算盘。却蓦的感觉到肩上一沉,林宁的头靠在了他肩上。这算什么?得来全不费功夫?

     林宁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好像自己是醉了,天呐,这才喝了多少啊就醉了……

     有低低的压抑着的哭泣声,韦俞低头,却只能看到林宁的头顶,她哭了?

     低泣渐渐扩散,直到后来她扯开了嗓子嚎啕大哭,韦俞又被吓了一跳,扳过她的双肩让她面对自己,只见她已泪流满面。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见到她如此的凄楚,韦俞心里很难受。

     林宁没有回答,她也回答不上。为何哭,可能这次真的是要放弃柏舒云了吧,他已经有了他的归宿,虽然对自己这般,也只是弥补以前的缺憾吧,并不是爱情。

     想到这里,她哭得更凶了,想要一次性将眼泪流干,以后就再也不会为他伤心了。

     一个温暖的怀抱笼罩住了她,带着淡淡的香气与干爽,原本还有一丝清明的她,彻底的眩晕,再一次以为,柏舒云抱住了自己……

     “……你混蛋。”林宁带着哭腔低低的道。

     “是的,我混蛋。”韦俞知道现在是趁人之危,所以很坦诚的承认,却不知自己被当作了其他人。

     “……为什么现在才抱我。”

     “……怕你拒绝。”韦俞有些惊讶,她之前就知道自己喜欢她了吗?

     “怎么……会……”

     韦俞雀跃得差点要跳起,真的吗?她愿意接受他吗?还没等他回复,林宁又接着说:

     “……我喜欢了你这么久……难道你、你一点都不知道吗……我现在总算追赶上……你,你却……是别人的了……”

     原本雀跃的心瞬间荡到了谷底,韦俞才知道她口中的“你”不是自己,他的心情,此刻很复杂,也很伤痛。

     “你……既然和别人在了一起,为什么……为什么又要抱着我……你说啊……柏舒云……”韦俞被最后的三个字给震住,什么?柏舒云?他不是卓欣的男朋友吗?怎么他和林宁会有牵连?他要防备的人不是那个凶残的卓辰,而是柏舒云吗?

     得知真相的他,眼泪差点掉下来……

     林宁已经彻底的醉了过去,呼吸开始变得很均匀。看着她,韦俞显得有些无奈道:

     “你究竟要伤多少人的心啊。”

     林宁决定戒酒,喝酒真的误事,不仅让她不能完成卓辰交待的议题,还让她记忆缺失。只见韦俞舒坦的睡在沙发上,而亓海铭则可怜兮兮的紧挨着沙发蜷缩着,昨天在她醉后发生了什么?由不得她细想,现在她的棘手就是议题完全没有雏形……卓辰会不会把自己给大卸八块……

     轻轻地推了推地上的亓海铭,他睡眼惺忪,有些云里雾里,他怎么在地上?

     “你进去再睡会儿吧,我回学校了。”林宁怕吵到正熟睡的韦俞,所以低低的说。

     亓海铭呆呆的点了点头,显得特别的呆萌,林宁一愣,笑笑的伸手揉了揉他微乱的发。

     “……你多久回来?”他被林宁的举动有些被惊到,而后又窃喜。

     “……不、不知道诶,可能会晚一些,你们走的时候记得关好门就行。”林宁想到自己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遭遇,就非常的不确定多久能回家了……

     亓海铭有些失落,还说想等她回来,看来她很忙,只能默默地点头答应。

     林宁到处嗅了嗅自己身上是否残留着酒精的气味,要确保不被鼻子特别灵敏的卓辰察觉实在是很难,所以反复的确认着。

     “你这白酒味的香水从以前我就想问你是在哪里买的了。”身后一道凉凉的阴风穿透林宁紧绷的身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是自己痴心妄想着不会被发现,但也没想着这么快就被发现……

     卓辰慢慢踱步到了林宁面前,见她一脸的宿醉,瞬间想要拍死她的心都有,而她好像也感受到了他这般强劲的杀气,被吓得缩了下脖子。而每次见到她这般,卓辰原本气闷的心间顿时就会变得很柔软,真是拿她没有办法呢。

     “卓欣?”林宁看着卓辰的身后。

     卓辰顺势扭头看,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这不能怪他了,原本都打算原谅她,她却用这么笨拙的方法来唬弄。转过头来,她已经全力的奔跑开……

     今天学校里上演了一出狮子追兔子的戏码,在场的学生无不称奇。只见林宁亡命的在前奔跑,而卓辰在后面则是追得游刃有余。而每次她跑得太累停下歇息的时候,卓辰也跟着停下,一丝喘气的迹象也没有,他们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卓教授,你放过我吧,我是真的跑不动了。”林宁“呼呼”的喘着。

     卓辰似笑非笑,心情似乎特别的好道:

     “跑不动你就别跑就是了,乖乖跟我走。”

     林宁非常的不确定自己跟他走后是否还能完好的回家,但是她现在实在是太累了,而且也到了花园里的死胡同里,只有正面突破才能逃出升天。原来逼死她的人,是自己……

     卓辰觉得现在自己就像是在老鹰捉小鸡,不难看出她是想直接正面突破自己,给她一个字,太天真……

     林宁全力的奔跑,同时放出了虚招,让他以为自己会往相反的地方跑。却不料手臂被一把给拉扯住,惯性将她带回,没有站稳给倒在了地上。在接触到地面的千钧一发,卓辰抱住了她转了一个圈,缓冲了撞击的力度。林宁倒在了他的身上,毫发未伤。

     “你没事吧?”林宁紧张的支撑起了身体,查看着。

     “……你是白痴吗。”

     林宁有些气愤,自己担心他还被他这样说,虽然是大部分是她的原因导致的,但如果不是他要阻拦自己,也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结果。

     “你把耳朵凑过来一点。”卓辰接着道。

     “干嘛?”

     “快点。”

     林宁有些怀疑,但在卓辰的威逼下,只能乖乖的将自己的耳朵凑到他的嘴边。

     “再近一点。”他湿暖的气息铺洒在的耳间。

     近到已经快要触碰到他的嘴唇,以为他会惯用他的狮吼功来洗礼她脆弱的脑神经,所以闭紧了双眼准备迎接。

     “啊——!!!”凄厉的惨叫划破长空,尖锐的痛楚从耳垂迅速蔓延整个身体。

     林宁的耳垂上多出了几个牙印,这是卓辰的杰作,他张口咬了她的耳朵,只用了三分力。林宁抱着受伤的耳朵在草地上打着滚,疼得泪水飙出眼眶。

     卓辰侧身躺着撑着脑袋,悠闲的“呵呵”笑出声,听到他的笑声,林宁顿时像是被了点穴,惊恐的扭头望向他,自己的痛飞灰了。

     他眉眼舒展很放松,嘴角弯弯看起来真的是很开心。第一次见到他笑,而且笑得如此的开心,感觉自己被他咬了也是值得的,博君一笑,痛一点又何妨。

     林宁被卓辰的笑给蛊惑,傻愣愣的被像小鸡般提走了也还没回过神,还在心里研究着他的笑点在哪里。

     反正最后的战果,校园里的学生们看到的是,林宁被卓辰小鸡般提着去了他的办公室,而她全程无条件服从,看来卓辰在学校的地位将会蒸蒸日上啊……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在热烈的鼓掌,林宁有些害羞的笑,卓辰轻咳了一下,瞬间安静了下来。林宁刚才说了她准备的议题大致的方向,便被其他老师们认同,觉得很好,很有想法,大胆却有实施性。

     看到卓辰有些深沉的表情,她就笑不出来了,乖乖的回到他身边坐好。他执笔“唰唰”的在本上写着,她只能安静的在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