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林宁醉后……
    亓海铭有些动摇,他确实是想捡些漂亮的贝壳送给林宁,但是卓欣在的,他才不要去,便道:

     “我才不去。”

     “由不得你。”说罢韦俞便伸开手臂箍住了他的脖颈,强行带走了。

     邵柏看了看林宁,跟着卓欣他们走了,洪莫尘看了看林宁,也跟着卓欣他们走了。

     竟然只剩下林宁和柏舒云。

     如果亓海铭当初知道这件事引发了后来那么严重的结果,那他当时一定会拼尽全力不去捡贝壳……

     柏舒云默默的看着他们远去,海风吹动着他的衣角,他伫立在原地,显得格外的寂寥。

     “你们吵架了吗?”林宁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应该管他们之间感情的事,但是见到这样的他,她心里难受。

     柏舒云缓缓地低下头看向林宁,为什么别人都看出了我的不快乐,你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呢?他的心里有些哀伤。

     “没有啊。”他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意。

     “柏舒云,你以为我认识你多久了?”林宁有些生气,就忘了柏舒云是学长的事情。

     柏舒云一愣,第一次听她直唤自己的名字,感觉有些不一样。

     “对啊,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他答非所问的喃喃自语道。

     林宁明白,越逼迫他,反而他什么都不会告诉你,如果他自己想说,只需要耐心的等就可以。

     他们静静地在海边漫步着,这是林宁以前的梦想,虽然现在实现了,但是心里却是有些忧伤,因为他的心并不在自己身上。

     “可能我束缚了她的天性。”柏舒云没头没尾的说出了这么句话,林宁却听懂了。

     卓欣是活泼开朗的,而柏舒云就是谦谦君子的模样,两个世界不同的人走到了一起,会产生碰撞是肯定的,不会存在一直的和谐,现在的他们出现了危机。

     这……难道是上帝给的她最后一次机会吗?不对不对!她怎么能这么想呢……

     “难道不是一种潜移默化吗?”林宁想到了自己的变化,嘴角上扬。

     “是吗?”他半信半疑的看着她。

     “对啊,因为喜欢,所以模仿。因为模仿,最后便成为了自己的东西,并不是你硬生生的克制住了她,而是她,想要去感知你。”

     柏舒云细细的分析着林宁的话,见到她说话时溢出的甜蜜笑容,难道这是她经历过的,所以才会这么感同身受吗?

     “你有想过向她靠近吗?你有想过要深刻的了解她吗?”林宁接着问。

     因为是非常的喜欢,所以无条件的迁就,甚至连自己的脾气性格也可以被抑制,因为非常喜欢。想到这,林宁有些理解了卓欣,她比柏舒云爱她更爱他,所以她收敛了自己,她只是现在找到了释放的出口,所以柏舒云变得不习惯了。

     柏舒云沉默着,或许真如林宁所说,他一直都在做自己,没有为她改变过任何,她撒娇就迁就,她难过就陪着,她开心就一起笑着,难道做这些还不够吗?他是真的在爱着吗?

     柏舒云看着林宁有些出神,想起的竟然是在同校的时光。她软弱而坚强,倔强而善良,因为在学生会里共事,所以有很多的接触,这样的她,很是吸引他。

     而却是前后辈的关系隔绝了他们之间的桥梁,他要先到大学去。那时候的他,每天都在练习“我们考同一所大学吧!”,到最后却因为她家里发生的变故而让他无从说出口。

     柏舒云从回忆中挣脱,看着林宁有些担心的望着自己,她又回到自己身边了,双手不受控制的扶在了她的双肩上。

     他的眼眸里充满了复杂情绪,林宁看不明白。

     最后他无奈的道:“看来是错过了。”

     错过?错过什么?他和卓欣吗?自己的机会真的终于来了吗?不要怪她不厚道啊,有机会当然是要尽力去争取的。

     “要去喝一杯吗?”这话,是柏舒云说的。

     直到进入了酒吧里,林宁都还没回过神,柏舒云会想喝酒,只能说明他此时极其的烦躁,她也是因为模仿他,才练出的酒量……

     和他一起喝酒,她紧张得无法形容,还好是喝啤酒,不然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马上醉。

     不过因为林宁是真的紧张,第三瓶后,便开始傻笑……

     “诶嘿嘿嘿……”

     柏舒云见她酒后和平时反差这么大,口中的酒差点喷了出来,好笑的看着她道:

     “你醉了是这样的吗?”

     “柏舒云……”林宁看着酒杯,喃喃道。

     “怎么了?”

     “柏舒云……你在哪里?”她的眼里,有流光闪动。

     “我就在这里啊。”他笑得温柔。

     林宁缓缓地转过头,昏昏沉沉中,看到了自己一直追逐的柏舒云。啊,他就在眼前啊,就在自己的身边啊,她咧开了嘴,呵呵的笑着道:

     “对啊,你就在这里啊,终于……找到你了……可是……你已经不在了……”

     灿烂的笑容被揪心的悲伤所代替,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她找到他了,可是他却已经走远了,她再也赶不上了……

     林宁的这番话,他不是很能明白,但是却被她的悲伤所感染,他伸手轻抚去她汹涌的泪水,滚烫的眼泪却顺着他修长的手指滑向了手心,这般炙热的温度熨烫进了他的心。

     “我可能……并不是个好人。”

     柏舒云虽然对着林宁说,但却又好像是在对自己说,面对这样的她,感觉自己要变成坏人了……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对着林宁,她有些犯迷糊的抬头望着眼前的人。曾几何时,他是她的梦想,而现在当她决定要停止前进的时候,她却看到了些许的希望,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争取是对还是错。

     就在林宁还在混乱的时候,柏舒云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稍稍停止住的眼泪,又再次决堤。他的怀抱很温暖,让人不想拒绝,她也不会拒绝。在失去意识之前她在想,看来还是要努力争取一次,不管是对是错……

     亓海铭这次左眼皮跳动得更厉害了,怎么也不肯消停,他使劲的揉了揉眼,却将自己手上粘上的沙子带进了眼里。

     “我去。”亓海铭凉凉的嘲讽自己。

     “真的?太好啦!”卓欣高兴的叫道。

     什么?他错过了什么?要去哪里?他们刚才有说些什么吗?

     “想不到亓海铭你真是热爱贝壳啊,那么远你确定要去吗?”邵柏有些闷闷的说。

     之前亓海铭在神游,所以错过了卓欣的发言,她说远处暗礁边的贝壳漂亮非常,想要过去,但是众人有些犹豫。第一确实是有些远了,第二这黑灯瞎火的,确定能找到贝壳吗?就在大家都有些想回酒店的时候,亓海铭说了他去……

     韦俞看了看有些不开心的邵柏,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好看的嘴角勾了勾,道:

     “你就陪她去吧,这么黑,她一个人不安全。”

     “你们呢?”亓海铭有些愤愤,怎么可以把他一个人推出去!他要回到林宁身边啊!

     邵柏刚要上前就被韦俞一招锁喉给拦了回来,看了看一旁的洪莫尘,他很识趣的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见目的达成,韦俞又笑道:

     “咱们对贝壳没兴趣的还有别的事要做呢,你就别担心我们了。”

     说罢,一手勾一人,扬长而去。

     “喂!你们……”亓海铭想要去追,却被卓欣拉住了手臂。她芊芊玉指,十分冰凉,让他突然回想起了和林宁的第一次接触。

     “这么黑,你确定让我一个人去吗?”

     “那就明天白天再去啊。”亓海铭想早点挣脱她,怕她是不是又想出了什么鬼点子来阻隔自己。

     “可是晚上好看的贝壳不会被别人捡走啊,明天就没有了。”卓欣看出了亓海铭虽然是个大男孩,但是对这些特别的上心,可见林宁在他心里的重量有多少。

     果然他又犹豫了,所以又被卓欣一半忽悠一半真诚的给带走了……

     离得老远后,韦俞停了下来,站直了修长的身体,看着还是有些不开心的邵柏。

     “你喜欢上卓欣了吗。”陈述的语句让邵柏心头一跳,瞪大了眼看向韦俞。

     洪莫尘看了看韦俞,又看了看邵柏,随后好像想明白什么的点了点头。这件事就这么落实了,邵柏喜欢上了卓欣。

     邵柏没有说话,也就是承认了,他好像有些不在,但又理直气壮的道:

     “对啊,不可以吗?”

     “可人家有男朋友啊。”洪莫尘道。

     “有男朋友又怎样?”邵柏和韦俞异口同声道。

     洪莫尘有些疑惑,邵柏就算了,韦俞跟着起什么劲啊?难道他也……

     邵柏听韦俞这么说,好像找到了战友般,眼中满是雀跃。虽然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卓欣可能是太快了,但是他对她有特别的感觉,原本想先了解一下再做决定的,但是却被韦俞道破,所以就承认了。

     韦俞45度抬头望着天空,邵柏以为他看见了什么,也跟着望过去,看到的却是一片漆黑。他心里默默的叹息,这件事可难办了,卓欣对亓海铭感兴趣,邵柏对卓欣感兴趣。如果他帮了卓欣,邵柏会不高兴,如果帮了邵柏,就要轮到自己不高兴了,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