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开学了
        后来,他们一家四口出去旅行了一趟。途中,亓海铭那么坦然亲近她的模样,想起来就让林宁怄气,她不是揽着她的肩、搂着她的腰,就是牵着她的手。在亓诚枭和宁远妮的眼里,他们这是姐弟情深,但林宁对于亓海铭这样的毫不掩饰,心里就非常的不自在。

         这几天,他们看了许多风景,亓海铭拉着林宁一起拍了许多照。基本上,林宁的笑容都特别的僵硬,他搂着她、挨她那么近,看着亓海铭握着的镜头,她实在是笑不出来。

         只有唯一的一张,是亓诚枭抓拍的,当时他们在登山,林宁和亓海铭落在他们后面。亓海铭牵着林宁的手,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原本脸色不怎么好的她,登时就蹦出了笑容,灿如夏花。而亓海铭见到林宁露出这般的笑容后,也裂开了嘴笑起来,眼里的柔情藏也藏不住。时间就在此刻停留在了镜头里,留下了那个夏天如阳光般灿烂的容颜。

         多年后亓诚枭再看到这张照片时,才察觉出亓海铭眸里的情愫。那是爱恋,是深情,只是当时的亓诚枭没有意识到,也没有去换个角度去理解,所以,他们才会……

         旅行回来后没多久,就到了亓海铭要开学的日子。宁远妮帮着他收拾行李,竟收出了两大箱…林宁看到后,顿时感到额角突突地痛,她妈太夸张了。

         “妈…像日化品这类的可以到了那边再买的,你这样会弄得他还没有到学校就已经累趴了。”林宁靠在亓海铭的房门口,看着里面忙活的两人。

         “…这不是有你吗?”宁远妮闻声从箱子里抬起了头。

         林宁有些哭笑不得,她难道是在给自己挖了坑跳吗,无奈道:“你想我也累趴下吗。”

         “宁阿姨,其实我也这么认为,床上用品这些,都可以到了那边再买的。”其实亓海铭也很无奈,看到宁远妮折腾出两大箱,他头都大了。

         “是吗…那宁儿,到了K城,你就帮铭铭添置这些用品知道吗?”看着快关不上的行李箱,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夸张了。

         林宁那个悔啊!她没事儿多什么嘴呢!现在直接把事情推在了她身上。不过想想,她也需要置备这些,也就当作顺便把。

         “是是是,我会帮他添置的,你就别瞎操心了。”亓海铭听到林宁答应了,虽然她不是很情愿,但他还是很高兴。

         “铭铭,如果以后你有什么事儿,就去找你姐姐知道吗?”宁远妮拉过亓海铭的手,温柔的说着。

         “你放心,我知道的。”他淡淡的笑着,他一直在捉摸着要怎样才能和林宁住一起呢,要找到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走的那天,他们坐的是火车,一人拖了个行李箱,宁远妮和亓诚枭来送行,宁远妮竟然哭了。当然,林宁知道是因为亓海铭,因为,她以前读书住校的时候她妈妈可是还要她赶紧走的啊…这样的差别对待,是不是太过了……

         亓海铭安慰着宁远妮,亓诚枭便和林宁说了起来。

         “宁儿,在外面照顾好自己,铭铭他已经是个大人了,这是他学着独立的第一步,你妈她太护着铭铭了。”亓诚枭看了看一旁的两人。

         “亓叔叔,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我妈就麻烦您了。”

         “你也放心,我会照顾好你妈妈的。”说罢,两人相视而笑。

         因为正值开学高峰期,车厢内显得比较拥挤,站着的人都有好多。虽然他们没有买到卧票,但好歹也买到了硬座票,10多小时的车程,还是会让人感到难耐。刚开始还好,但等到吃过晚饭慢慢入夜后,亓海铭的脸色就有些不对劲了,随后唇色开始泛白。

         “你怎么了?”林宁伸手摸了摸他光洁的额头,并不烫。

         “…我…我胃有些不舒服。”亓海铭疼得将头靠在了车窗上。

         “你靠着我吧,我给你揉揉。”亓海铭没有动,只是紧紧地闭着眼,他隆起的眉头,反映着他此刻有多难受。

         林宁有些哭笑不得,平时见缝插针的要粘着她,现在真正需要依靠的时候反而疏远,到现在了还要顾虑男人的面子吗,就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见亓海铭一直未动,林宁便自己动手将他揽进了自己的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亓海铭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但依然紧闭着双眼。

         “放松。”她一只手覆在了亓海铭的胃部,不轻不重的给他揉起来。

         亓海铭虽然胃难受,却舒服的靠在林宁有着淡淡香味的暖怀里,那柔软的小手力道适中的在他的胃部揉按着,慢慢的舒缓了他的不适。他现在心里满满的,她是在乎自己的,不然,不会这样对自己的吧。

         “好点了吗?”轻柔的声音,从他的头顶飘来。

         “还…还有一点…”亓海铭说了谎,其实已经好多了,他只是不想离开她第一次向他敞开的怀抱,那么的温暖。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没想到亓海铭昨天靠着林宁睡了过去。她给亓海铭靠着的那边肩膀已经麻木,她轻轻地把他扶着做好,便起身向车厢另一边走去。

         林宁离开后,亓海铭便睁开了清明的双眼。他早就醒了,只是想多在她怀里赖一会。

         “兄弟,我真羡慕你。”蓦然的,一道好听的男声从对面传来,亓海铭闻声望去。只见对面的是一个还在熟睡的大爷,另一个是与他年龄相仿的男性。

         “嗯?”亓海铭不是很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我说,我真羡慕你,有这么个女朋友,太幸福了。”年轻男子好看的俊连上满是羡慕与向往,没有半分的揶揄在里面。亓海铭知道他误会了他和林宁之间的关系,可是被他这么误会,他反而很高兴,所以便没向他解释,淡淡的笑着说了声“谢谢”。

         “你醒了?还难受吗?”这时,林宁已经回来了。

         “已经好了。”一见到林宁,亓海铭的眸就柔了下去。

         “那就好,把它喝了吧。”说罢,便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了他。

         接过杯子,是温热的,亓海铭低下了头,眉眼间,尽是藏不住柔情蜜意。

         此时的他没有注意到对面的英气男子,他毫不避讳的直盯着林宁,眼眸里太多的信息迸出。林宁仿佛感到一股灼热的视线,便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男子见着林宁回头看向他也没有将视线一开,而是深深的望着她的眼,林宁皱了皱眉,主动切断了他们之间的四目相对。

         下了火车,亓海铭就和林宁先去了她租的屋子,照房东拿了钥匙,便将行李放了进去,接着他们就去了附近的超市买那些必备用品。

         亓海铭不管什么都要买和林宁同样的款式,只是颜色不同而已,甚至连床单被套都是一个花样还同色泽。林宁感到很无奈,就连她买餐具,他也要她买同款的一对,说是周末能去她那里蹭饭,她想,这应该是当姐姐该做的吧,所以,又随了他。

         回了出租屋将他的行李搬出来,便陪着他去了Y大报名。一路陪他登记,缴费,分配宿舍,看着场内那么多洋溢着青春的孩子们,林宁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她的大学时代,也让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年轻。

         亓海铭的宿舍在五楼507,四人一室。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到了两个人。他们互相自我介绍着,又高又壮却不显胖的叫邵柏,另一个戴了一副无框眼镜,斯文秀气却不娘的叫洪莫尘。林宁淡淡的笑着对他们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拿出了床上用品。

         亓海铭选了靠窗的床位,林宁见他们聊得开心,便直接给他铺床去了。床了书桌上下一体,她爬了上去给他归整着。

         亓海铭看了看林宁,而后又暧昧的看了看亓海铭。接受到这样的眼神,亓海铭就知道他肯定也是想歪了,但也只是回了邵柏一个模棱两可的微笑,洪莫尘则是一直看着在床上忙活的林宁。

         “哟呵,敢情我是最后一个到呐。”清爽的嗓声,光听着就让人产生好感。

         他勾魂的桃花眼在室内扫了一圈,最后定在了正再铺床的林宁身上。

         “是你!”男子伸出修长漂亮的食指显得有些惊讶的指着林宁,她在这人进来时吼一嗓门的时候就看向了他,感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现在他这样的反应就更能让她确信了,他们应该是见过,只是她一时间想不起来。

         男子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满是惊喜的望着她,他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对花瓣般的薄唇,现在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着,此男子真是生得妖孽。

         看着林宁似乎对他没有印象,瞬间他就失望,又仔细看了看一旁的三个男子。

         “哦!是你!”他又指着亓海铭,原来他就是在火车上和亓海铭搭话的那个男子,这时候的他们才认出来,林宁又皱了皱眉。

         后来,经过他自我介绍,这个一看就是个祸水的男子,叫韦俞。听到他这个名字,邵柏很不给面子的噗嗤笑出声,洪莫尘则是淡定的推了推眼镜,亓海铭整颗心都挂在林宁的身上,所以没怎么在意。

         韦俞轻轻用手肘拐了一下亓海铭,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说:“你小子行啊,都把女朋友带到这里来显摆了。”亓海铭又被他这句“女朋友”给愉悦了,只是笑笑的对他说:

         “没有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