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亓海铭发烧了
    林宁铺好床后便下来了,韦俞立马凑到了她面前,笑容妖冶的垂首看着她。而亓海铭这时也走到了林宁身边,他觉得韦俞看她的眼神,很有问题,这是他男性的直觉。

     “亓海铭,你不给大伙介绍介绍?”邵柏也凑上前来。

     亓海铭存私信不想让他们知道他和林宁之间的关系,所以很是含糊的说:“…她是林宁。”

     “林宁?你宿舍号是多少啊?”韦俞几乎是没有需要反应时间的便脱口而出,他主观的认为林宁和他们是一个学校。

     韦俞对林宁很感兴趣,为什么呢?一是:他的爱好是女,二是:他看到了林宁照顾亓海铭胃疼的场景,当时他脑子里第一次蹦出“幸福”两个字。

     “我不是Y大的学生。”林宁想笑啊,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直接的吗?

     “那你是哪所大学的啊,怎么跑这边来了?”邵柏问完后才发现问得是废话,跑这来肯定是因为她身边的亓海铭啊。

     “我是F大的,我是来陪他报名的。”她看了看一旁的亓海铭。

     “F大?那不远啊,以后要互相多走动走动。”韦俞依然笑得灿烂,当然,他这个“多走动”并不是客套话,而是后来,他真的给贯彻落实了……

     爱好女的韦俞,根本就不会在意是不是名花有主,只要他想要,没有得不到的。但他对于亓海铭和林宁之间,第一次有了不能主动破坏的想法。但是又但是,好的猎物,是值得让人等待的,他会等待那个机会的到来。

     林宁嘱咐亓海铭一些事就走了,没想到她人都走了,室内的话题却还是围绕着她展开。亓海铭紧张啊,他和她的关系本来就很悬了,难道这几个其中还有人会成为他的情敌不成?当时的他没有想到,情敌,何止局限在他周围的人,而是在他触及不到的地方,让他防不胜防。

     因为亓海铭要军训,所以林宁不得不提前陪他来报道,这一提前,就是十多天。趁着这几天,她找到了一所独立开办的高考补习学校,负责人一看到她的简历,就乐呵的像是中了大奖般,立马就和她签了合同。而且上课时间随她以后课业空闲下来的时间来安排,为什么会对她如此的放宽政策,因为这负责人,略闻过林宁的事迹。她之前带过的班上线率是100%,你说他能不乐呵吗。

     工作的事敲定,林宁便放松了下来。这才发现,自从报名后一别,她就和亓海铭没有联系过,看着沉寂的手机屏幕,她淡淡的勾了勾嘴角,便随手仍在了沙发上,但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了那次亓海铭向自己表白的场景,敲了敲脑袋,自嘲着:“你这是在发什么疯呢。”

     其实亓海铭想打电话给林宁想得要发疯了,但奈何他三个室友就像是狗皮膏药般的“贴”着他,根本就没让他有一些空闲的机会。军训本就让他时间满满,再加上他们的“紧贴”,更加上他们这个寝室在第一天军训就出了名,被那些花花蝴蝶围绕,他更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会出名?因为整个年级四名不同类型的帅哥都睡在了一个寝室,而且同进同出,实在让人饱眼福。韦俞是个妖孽,更是个祸害,每天都和那些被他迷得团团转的女生暧昧来暧昧去。邵柏因为高大健壮又阳光,也受到了许多女孩子的追捧,也有许多男的喜欢找他一起打篮球,每次打球他都会拉着亓海铭一起,因为其他两只不喜欢运动…韦俞说过,他才不想流一身的臭汗,因为他身上总有淡淡的清香,但是并不让人反感,亓海铭反而觉得还很好闻。而洪莫尘则是扶了扶眼镜,从书里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的说:“我很忙。”。而且总是这个理由,但不打球的两只总会在邵柏和亓海铭打球时坐在场边,但眼神压根就没投向场上过。洪莫尘是捧着厚厚的书看着,而韦俞就是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到处乱放电,到最后,总是会看见他身边围了许多女生……

     在别人眼中,他们四个是铁到恨不得穿同一条内裤,这四个风格迥异的人为什么关系就那么好呢?连洪莫尘那么冷感的人都能和他们这么要好?对,洪莫尘很冷,冷到,有时候你问他问题要问三次以上他才会悠悠的回应你,似乎他对什么事都淡淡的,没有过多的激动表情,那为什么他这样的性格还能和他们打成一片?

     或许,是因为韦俞和邵柏都是健谈的人吧,而亓海铭又给人衶很亲切的感觉。亓海铭亲眼见过某一天心情不好而闷不吭声的洪莫尘是怎样被韦俞和邵柏逼得不得不开口讲话,那也是第一次见到了他火爆的一面,有他们两只在,洪莫尘就别想装酷玩自闭了。

     终于,亓海铭逮到了独自一人的机会——厕所里。第一次没人和他一起上厕所,他快速的掏出手机,拇指在屏幕上飞舞着,随后按下发送,又快速的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门这时也从外面给打开了,来人是韦俞。

     亓海铭不着痕迹的舒了口气,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干嘛呢?到处找你,一起去食堂。”

     林宁正在家吃面,手机“嗡”的响了,她便从桌上拿了起来,是短信。点开来,是亓海铭发来的,看到他的名字,她心里竟产生了小小的波动,再点开来,上面只有三个字——我想你。

     手不受控制的轻抖了一下,她久久的盯着屏幕上仅有的三个字,她要回他吗?要回什么?要是不回呢?等回过神来后,她剩下的面已经全糊了。

     林宁到最后还是没有回他,如果要让他断了对她的念想,那自己就不能对他太上心了,开学后,他们之间就桥路各归。

     却不想,在她开学报名的前一天,接到了亓海铭的电话,但确是韦俞的声音,说:

     “亓海铭发烧了。”

     当听到亓海铭生病时,林宁脑袋有一刹那的空白,随后便急急忙忙地出了门。她买了药,看天色还早,又买了粥,就往Y大赶。她不知道,她这般风风火火的架势如果被她妈看到,必定会吓得不轻。林宁平常那么淡然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出现这么着急的样子呢。

     和宿舍阿姨表明了来意和身份,便来到了亓海铭的寝室507,其他三人都还在。见了她,便和她亲切的打招呼,躺在床上的亓海铭见到了林宁显得十分的诧异。

     “你…你怎么来了?”林宁奇怪的看了看亓海铭吃惊的模样,又看了看一旁笑得人畜无害的韦俞。

     “小子,快感谢我吧,是我帮你叫她来的。”他瞥了一眼一旁风尘仆仆,白嫩的双颊微微发红的林宁,再一次对亓海铭羡慕不已。只是一个电话,她就这么着急的赶来了。

     亓海铭小声嘀咕着,但是具体却听不清在嘀咕着什么,见到林宁这般的紧张自己,他是高兴的。

     “我来的时候见操场上还在训练呢,你们有事的话就去忙吧,我来照顾他,真是麻烦你们了。”林宁边说边将装东西的口袋放在他床下的书桌上。

     他们三人相互对望后才反应过来,这是要给他们留空间呢吧?韦俞是120个不愿走,但是又没有理由留下,只能跟着其他两只悻悻的走了。

     等他们走后,林宁便从口袋里里拿出了体温计,让亓海铭放在了腋下。他觉得有些丢脸,根本就不想让她见到自己病痛的样子。

     见他变变扭扭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和在火车上的那次大同小异。她拿着桌上的杯子去倒热水,这杯子和她在家中用的杯子一样,这是他选的。

     抬头看了看亓海铭,发现他也在看她。或许是因为发烧,脸色有些发红,一遇到她的目光,他就迅速的将俊脸别开了。看到亓海铭这般的羞涩,林宁憋着的笑差点溢了出来。

     “吃东西了吗?”

     “……还没有。”他面朝着墙,闷闷的回答。

     “你转过来。”

     “干嘛?”

     “你转过来嘛。”她真被他这变扭的样子给愉悦了。

     “干嘛呀。”亓海铭“不耐烦”的转了过来,却见她笑盈盈的模样,心里顿时化作一汪柔水。

     林宁伸手取了体温计,38°7,这么烫?她又伸手摸了摸他光洁的额头,又抚了抚他的脸,真的很烫。她微凉的小手落在他的额头、脸颊,亓海铭觉得异常的舒服,微微的眯上了眼。

     拿出还热乎的粥,便往楼梯上爬。

     “你、你要干什么?”这样的举动可吓坏了亓宝宝,他瞪大了双眼。林宁被他这反应弄得一愣,怎么感觉就像她是流氓一样要残害良家妇女呢?

     “你有力气吗。”被林宁这么一说,亓海铭才发现,他竟连抬手都觉得很费力。

     这床根本就没有借力的地方让他靠,林宁移到了他头顶,然后将他上半身推了起来,然后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他呆愣愣的让她摆布着自己,当陷入一片温软中才如梦初醒。亓海铭僵硬着,感觉四面八方都是那熟悉的淡淡香味。

     “…放松。”林宁觉得好笑,但说完这两个字后,亓海铭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拿过粥,开始一勺一勺的喂他。

     亓海铭其实是有些拒绝的,但是又舍不得拒绝,好不容易他肯亲近自己,他不想破坏这样的气氛,所以便乖乖的张口吃着。

     粥吃了三分之二,林宁就发现怀里的人没有了动静,侧脸看了看他,他竟然睡着了。她好气又好笑,药都还没有吃呢,她手里还端着碗呢。

     韦俞以上洗手间为由脱离了队伍,他跑着回寝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切。但,他知道唯一一点,他想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