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国庆出游
    “卓教授,我错了,早上是我言行有失礼仪,请求你能原谅。”低低的声音流淌在鸦雀无声的食堂里,林宁低着头,避开了众人的目光。

     卓辰倒是没想到她会来向自己道歉,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却瞥见了她手里握着的东西。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闻言,众人都朝她手里的物品看去。林宁慢慢抬起手,在他面前摊开。是一张手帕,咖啡格子相间。

     “……这是我赔给你的。”

     “你不是说着年头用手帕的都是变态吗。”听到此内容,众人抽了一口凉气,她说卓辰是变态了??听到这,柏舒云脸上的凝重缓了下来,看来事情并不严重。卓欣则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他哥哥,对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不一样。

     “……我早上是犯糊涂…其实用手帕…很环保……”林宁觉得自己的神经高度的紧绷,这比解一道难题还难。他凉凉的语气,你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会原谅你,最坏的打算,不原谅,她就转系。

     “以后上我的课,还走不走神了。”

     “…不走了。”

     “以后我骂你,还顶不顶嘴了。”

     “……不顶了。”

     “以后……”

     这个结局是灿烈的,以后林宁就会成为随他卓辰搓圆捏扁的橡皮泥……这件事以后,卓辰的威信又更上一层楼。敢和他叫板的林宁最终都被他制得服服帖帖,还有哪个脑袋少根筋的还去挑战他的权威?

     卓辰接受了林宁的手帕,而她彻底宣告败北。

     这几天,亓海铭被批斗得那是相当的壮烈,批斗他最甚的人,莫属韦俞和邵柏。洪莫尘只是偶尔凉凉的插上几句,但都是些深水炸弹,把他炸得体无完肤……

     为什么他会被批斗?因为韦俞给他说“偶然”的知道林宁是他姐的事情,并非他的女朋友。当然,这个“偶然”被他说得天花乱坠,但却很守信的只字不提一起喝酒的事,守信用,他韦俞还是做得很好的。

     在他们的“严刑逼供”中,亓海铭投降了,承认了自己和林宁的关系,也说出了自己喜欢她的事实。其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亓海铭喜欢林宁,因为他看着林宁的眼神,并不是弟弟看姐姐的神色,而是看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所以他说喜欢林宁,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向她告白过吗?”熄了灯黑暗的寝室里,韦俞略带低沉的声音传来。

     “……嗯。”亓海铭睁着眼,在黑暗中找不到任何焦距。

     “行啊兄弟,看不出来你这么带种呐。”邵柏赞叹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是怎么拒绝你的?”韦俞不知是何情绪的声音接着传来。

     “……她很直接,也很委婉。”回想当时林宁和他说的话,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她不相信你。”原本以为已经睡着的洪莫尘冷不丁的吐出这几个字。

     “你没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吧。”邵柏在床上翻了个身向亓海铭那边望去,才发现其实什么也看不见。

     “亓海铭,如果你再这样慢吞吞,林宁估计就要被别人捷足先登了。”韦俞无意识地轻轻抚摸着自己好看的唇瓣,他喝过她的杯子,这是不是间接亲吻了呢?

     “什么意思?”听到这样的话,亓海铭第一次产生了危机感,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她会和别人在一起……

     “我前些天去F大找我的朋友,在食堂里见到她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吃饭来着。”韦俞这时才回想起,那天她旁边似乎坐了一个男人……他浑身一激灵,这句话不但提醒亓海铭,也提醒了他自己,不能再慢吞吞了……

     “什么……”亓海铭脑子顿时有些空白,男人…是他忽视了,林宁是个有魅力的女人,肯定是会有人追求她的,他就那么放心的不去联系她……

     “我之前不是说了国庆去旅游嘛,现在你是必须要叫上林宁了,不然哪个惦记着她的男人先下了手,亓海铭你就等着哭吧。”邵柏从枕边摸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快凌晨1点了。

     “嗯…我知道了……”随后,寝室里陷入了一片寂静,在每个人都若有所思的深夜里,就这么一直安静了下去。

     林宁在神游,想到早上接到亓海铭的电话,说是国庆和他们一起出游,想想她也是该放松放松了,便问了去哪。电话那边有些吵闹,最后说出了去临海的度假村,她便答应了。手机那头换了个声音,是韦俞,他说她什么都不用带,他们全包了,只要人到就好,所以他们约了时间,国庆那天早上在Y大门口见,她说好吧。

     脑门突然一痛,她伸手揉了揉,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下的手。最近卓辰喜欢对林宁“动手”了,这动作落在了他妹妹卓欣的眼里就有了暧昧的味道。但绝对不是!那痛得要让林宁尖叫的力道,时常让她的脑门时不时的出现一个可疑的红色小包……

     “又在走神呐。”卓辰的剑眉总是紧紧的蹙着。

     “……我没有。”

     “那刚才他们都说了什么。”他瞟了瞟对面的两人,又回过来看她。林宁抬头看向对面的两人,是柏舒云和卓欣,他们此时正在食堂里。

     “……说了…什么?”卓辰抬起了手又想“下手”,林宁连忙捂着额头缩了缩脖子,他杯她这般像受惊的小白兔模样给愉悦了,慢慢放下了手。

     “林宁姐,刚才我说的是国庆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玩哦。”卓欣笑盈盈的道。

     “是啊,如果你有空就和我们一起去吧。”柏舒云接着道,林宁想,就算没有亓海铭他们先约她,她也不会和他们一起去吧,她想避都来不及呢。

     “我就不去了,你们玩得开心点。”

     “怎么?”卓辰挑了挑剑眉,那表情分明是——你敢不去试试。

     “……我已经和我弟弟他们约好了一起的。”这理由太充分,相信他卓辰再怎么挑刺也拿她无法,啊哈哈。林宁内心是开心的,看着她脸上竟浮上了点笑意,他就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弟弟?什么弟弟?”在柏舒云的记忆中,林宁是独生女。

     “嗯……后爸的儿子。”

     “你妈妈再婚了啊,看来你和这个弟弟相处得很好嘛。”柏舒云的笑容,总是让她心里泛起涟漪,要放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点了点头,避开了他的目光。卓辰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柏舒云,看来他还挺了解她。

     “那真是可惜了,只有等下次再有机会的时候一起了。”卓欣的小脸上写着失望,她这是想给她哥哥制造和林宁单独相处的机会呢,可惜可惜了。

     如果林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话,那么就算打死她,她也不会和亓海铭他们一同出游了……

     国庆那天,阳光很毒,这种天气出游,回来后一定会变成非洲人……远远的就看到Y大门口有四抹高大的身影,那就是亓海铭他们四只。

     见林宁来,邵柏出口的那一声“姐姐”,让她一个踉跄,真是叫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洪莫尘则是中规中矩的叫她“林宁姐”,而韦俞则是笑得比阳光还刺眼的和她挥了挥手,看来亓海铭已经把他们的关系澄清了。

     “亓海铭,你怎么瘦了?”看了看一旁不吭声的亓海铭,突然发现他好像瘦了,个子好像也长了点,已经慢慢脱离了稚气,有了男人的样子。

     “有吗……还好吧。”亓海铭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一想到别的男人会追求她,他就紧张个不行,最近都处于这种紧绷的状态,所以心里很疲惫。

     看他精神好像有些不太好,林宁自然的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被她凉凉的小手抚摸,顿时被激得清醒,抬手轻轻挥开了她的手。这样的炎炎夏日,她的手竟是如此的冰凉。

     “我又没生病,只是……有些睡眠不足。”

     “走吧走吧,他没事的,只是想到要出游,昨天兴奋得没有睡好啦。”韦俞打着圆场,亓海铭听他这么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林宁见他没什么大碍也就没说什么,随后一行五人便向着目的地进发。

     因为朝思暮想的人就在身边,所以亓海铭上车后没多久,就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头枕在了林宁的肩上,他身边的三只也睡得东倒西歪。他满足的又往她的肩窝里挤了挤,整个鼻间充满着她清冽的淡香,让这个夏日似乎不再那么炙热。

     林宁正在看窗外飞逝的风景,感到肩上的脑袋动了动,却是往她的颈间蹭了蹭。那一暖一凉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脖颈上,觉得有些不自在,低头看了看亓海铭,只能看见他的头顶,没办法,她只能继续看窗外的风景。

     想着这段时间来,被卓辰弄得不得不天天和柏舒云碰面,每次看到他和卓欣在一起,就每次都提醒自己要放弃。因为柏舒云看起来是那么的快乐,只要他开心,是不是自己给予的又如何?只要,他是幸福的……那她,是时候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