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争执
    第二十八章争执

     不管单淳如何气愤,尚师望直接将单淳拉到僻静楼道处,将单淳不容置疑地压靠在墙壁上。

     尚师望双手杵在墙壁,低垂头看着单淳道:“现在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

     他并不知道单淳要说什么,他不确定会不会答应他的要求甚至更多的可能他会拒绝,但他并不想在大庭广众下反驳单淳的意见。

     单淳气鼓鼓地瞪着尚师望:“你研究的这整个基地都在生产特殊材料不是用来防护丧尸抓伤感染病毒吗?难道不可以用到此处,圆了那个母亲一个心愿?”

     尚师望皱着眉思考想了下,说:“这样不是多此一举吗!?反正那孩子离变成丧尸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了,那个小孩皮肤明显已经开始发青了。”

     他制作的是原材料,由这种原材料生产出可以做衣服的材料还要进行二次加工,当然直接使用原材料也不影响效果就是。

     最重要的是,尚师望觉得没这个必要,他没在人类变异为丧尸的那一刻就把丧尸消灭掉,让丧尸多存活几天慢慢让他们接受现实,已经是他认为考虑到大多数人感受最妥帖的处理方式了。

     他没有必要为了少数人去改变已经制定的规则。

     见尚师望拒绝,单淳红着眼眶哽咽着向他吼道:“你根本不懂一个母亲的心!”

     单淳并不是为了那个中年女人委屈,而是感同身受地想到他自己的母亲。

     他想到当时病床上头发都脱光的母亲,即使已经癌症晚期每次依旧忍受着痛苦去接受化疗,就只是为了能多活些时候。

     每天,嘴巴干干吃不下东西喝不下水的母亲,依旧撑着那最后一口气不停地不停地总是跟他叮嘱个不停,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尽的担心。

     害怕他小小年纪一个人保不住金钱,母亲告诉他吃亏是福,若有人威胁到他生命钱啊利啊能舍就舍,只用人在就什么都不要怕。

     害怕他找不到家里东西所在,用文字用图画为他做出整理示意图。

     害怕他以后没人关心,吃得不饱穿的不暖,母亲撑着病体就在病房里还为做一份计划表,借用着想象将他今后的日子每个季节每个特殊时期,要注意的事该做的事都一一列好。

     那份笔记现在还在他的行李必备清单里,他还时时拿出来看,其中还夹杂着母亲来不及教他的人生智慧。

     随着更清晰地想起母亲逝去前望着他无限眷恋的眼神,单淳的眼泪更加忍不住流了下来。

     尚师望望着单淳的眼泪眉头皱的老紧,神情中也有些烦躁,突然俯身低头含住单淳的唇。

     单淳一下子被吓得怔住了,眼泪马上停止了。尚师望抬起头结束这个一触即离的吻后,单淳依然保持惊吓状况打了个嗝。

     “不哭了吧,你又不是孩子了?!”说他不是孩子,尚师望依旧像对个孩子一样伸手揉揉他的头。

     “呃……我没哭……呃……是眼泪自己流下来的。”单淳依旧不停地打着嗝。

     尚师望笑着对他说:“要不要我再亲你一下,把你的嗝又吓回来。”

     单淳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在开玩笑,被他这样一吓马上止住了打嗝。

     “我再教你一点,你想要达到目的不是靠声音大就可以解决的。我不想同意这件事的原因不是想不到好的办法,而是不想破坏已经制定好的规则。因为某个人或某件事随便破例,会损害到规章制度的权威性。”

     尚师望直视着单淳,与他对视,郑重地对他说:“现在,你该想办法有理有据地说服我,让我觉得改变这个决定是值得的。”

     虽然那个中年女人与那个孩子和他的情况有些相反,但她看着孩子的眼神与他母亲如出一辙,单淳相信给一个母亲陪自己孩子最后一段时光的决定绝对不是错。

     如果这是一个艰难万险的条件,答应她的确不妥,但是基地的规则只是正处在建立中,打破其中一条规矩或只是完善它又没有什么不可以。

     权威性的规则只应该是适用于任何人的,所有人都觉得能够认同的制度。

     “为什么不把它当成一条补充条款,不让基地免费提供这种特殊生物材料,而是让那个母亲提前支付工资来购买。材料的昂贵价钱也能设下门槛,只有少部分人才会再提出一样的请求。以她研究员的身份,应该是能够支付得起的。”单淳整理好激动的心情,想了想再说。

     “然后呢?我只看到你替那个母亲考虑的那部分,能让我认同你的部分呢?我看不到改变的价值,只觉得麻烦最多是不难办而已。”

     尚师望毫不留情地否决了单淳的提议,完全不给面子。

     “呃?”单淳马上明白自己完全站错立场了。

     他又想了想,完全想不到有什么可以打动尚师望。尚师望对他制定的规则有着绝对的控制欲,如果不能遵守就会被他赶出基地。

     单淳磕磕绊绊,想不到理由硬凑地说道:“如果,我说如果让她陪那个孩子度过最后一段时间,她一定不会想看到完全变成丧尸模样的孩子,肯定会主动提出火化掉这孩子,这样你就能适时提出解决掉基地里之前被锁丧尸的事。”

     其实,尚师望不停带异能者小队出去消灭丧尸,也是在让他们认同习惯一个事实:“丧尸是人类的敌人,见到就该消灭”。

     通过异能小队将这种观点传达给基地里一直安静度日、没见识过丧尸危险的其他人,尚师望再在恰当的时候提出将所有丧尸一一火化。

     不过,单淳竟然已经提出这个解除办法,尚师望觉得有必要同意,给他一点自信支持。

     “你确定?如果到时候,她又舍不得她的丧尸孩子呢?”尚师望的确准备同意了,但不希望这个事件还有其他发展。

     一见尚师望有松口,单淳立刻开心地说:“我去和那位阿姨谈,她一定会同意的!”

     当单淳回到那儿时,那个中年女人还瘫软在那儿,她的孩子已经被医疗队抱走了,她只能茫然地无意识流泪。

     单淳赶紧过去拉起她:“阿姨,我能跟您谈谈吗?”

     中年女人这才转过身看单淳,发现他是一直跟在尚师望身边的人,赶紧抓住他的手:“博士是不是同意了?!是不是?!”

     中年女人的力道大得绝对使单淳的手臂都青紫了,但他并没有挣脱,而是说:“可以同意,但是有条件,你能不能仔细地听一下,看看能不能接受?”

     单淳认真地跟中年女人解释了一下生物材料的费用,她是研究人员也了解制作其成本的价钱,再者是她需要一起被关进小屋子,最后则是当她的孩子完全变成丧尸后同意火化。

     条件有点多,中年女人沉思一会就同意了,但是她也有一个条件,孩子的骨灰她要带走。

     单淳想了想,丧尸病毒只存在于还活着的丧尸体内,骨灰并不能再造成什么危险,也同意了这个条件。

     中年女人穿着没有经过处理的生物材料临时剪裁的衣服——全身包括头都被包裹紧紧的,死死地抱住同样被裹住手脚和戴着口罩的不停挣扎撕扯的孩子,送走了他最后一程。

     看着孩子的皮肤一点一点变青,口中开始流出涎液,开始不停挣扎,撕咬*变强,这个柔弱的中年女人硬是凭借着人体的本能,将力气陡增开始变异的丧尸孩子牢牢禁锢住。

     她一边无意识地哭泣,一边隔着材料手套抚摸着孩子的头,摇晃着孩子为他唱着最后一首安眠曲,让他好好安眠。

     之后,因为此事迎来基地举行集体火葬的日子。

     尚师望将骨灰和晶核都交还给了他们的亲人,无论他们是要将晶核当做纪念还是钱币使用。

     中年女人因为这件事,尚师望将她的职位降下一级,她并没有因为此事抱怨,抱着孩子的骨灰回去了。

     临走前,她对单淳点头致谢:“我知道此事上你帮了忙,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脱离了母亲的身份,这个女人其实是一个很干练利落的人。

     另一边,肖娄楼一伙人休息了一夜,确定了前行的方向,准备离开这栋房子。

     原房主里的丈夫呻-吟着爬行了一夜,留下一道长长的、触目惊心的血痕,最后不知在夜里什么时候死去了,只留下已经冰冷的尸体。

     妻子早上带着一身痕迹、手里紧紧抓着破碎的衣服地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这一幕。

     她失神了一会,眼睛干巴巴地看了一会儿丈夫,突然将衣服扯开了点,又返回了房间。

     她在几人中挑了那个据说原就是肖娄楼的小弟,在他们中唯一没有异能是路上被临时拉上的杨伟,靠过去怯生生地说道:“伟子哥,现在这末世,若留下我一个人,我会被饿死的,你们能不能带上我?我保证会乖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