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伪装
        第十九章伪装

         走到实验室门前,见尚师望要带他去实验室见研究人员,单淳心里就有些发憷。

         他对研究员的所有印象都来自边泰,常年穿着一身实验室专用白大褂,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严肃认真,总是轻易不见他离开他的个人研究所。

         只有看到他,边泰才会用一种炽烈热爱的眼神将注意力全部投注在他身上,让他不由自主心里毛毛的。

         现在,他更是知道边泰一直是用一种看最佳研究素材的看实验品的方式来看待他的,他就更对要去见的研究人员有些抵触。

         他不知道遇到的会不会是第二个边泰,总感觉自己在研究员眼里就会自觉地变成一个人形实验品而已。

         可是,这个人又是尚师望带他去见的,他就跟他的那些下属一样,无论他做出怎样的决定,都让人不由自主地去信服。

         事实也是如此,一打开实验室大门,单淳看到的就是一张过分灿烂的大大笑脸迎来。

         “金,你来了。”说着,梁逸一边叫着尚师望的英文名字,一边就要过来拥抱尚师望。

         只是,尚师望若无其事地走到实验台前,避开了梁逸的动作。

         “金,这里实在是太棒了!实验室的规格绝不逊于国家机构承办的,器械也跟得上国际最新前沿。我真是太明智了,决定来投奔老大你!”

         梁逸整个人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完全不像一个应该严谨认真的科研人员。

         梁逸有些庆幸,觉得跟着老大那绝对没错的。若没有老大召唤,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漂泊呢?

         现在基地外面的人不停地靠收听新闻、各种打听消息去寻找一个靠得住的安全基地投奔,而这个投奔的过程却各种惊险刺-激,简直在上演好莱坞年度丧尸大片。

         而他现在却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基地里,待在他最心爱的实验里心无旁骛地做实验。

         果然还是他太英明了!

         别看梁逸叫尚师望老大,但实际他比尚师望大了五六岁,在学校时与尚师望也是同级生。

         也许天才之间都会有些暗暗较劲,但他对于尚师望却是绝对服气的,要不是当年尚师望毅然决然地退出他们这个领域的专业研究,现今他也会是这一行当中的佼佼者。

         梁逸是个天生的gay,但他同时也非常喜欢小孩子,年少时他总是幻想着以后要用科技力量创造拥有自己和爱人基因的孩子,渴望男男生子的科技方式是由他发明而来。

         可惜,事实上,他现在仍然没有成功获得这种方式。甚至,他至今都还有找到他的那个可以一起创造孩子的同性-爱人。

         况且,科学研究往上研究地越高深,所研究地课题的范围也越小,他也从分子生物学转向专研病毒学的了。

         当初,尚师望则是完全放弃了这方面的研究方向,完全转向材料物理和化学方面的科学项目。

         梁逸至今不知道尚师望身上发生了什么,让他做出整个人生方向上的改变。

         梁逸不清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是尚师望的理智让他明白他不适合,不适合任何与生命有关的科学,所以他才转而研究无生命的科学。

         尚师望发现自己对生命没有任何敬畏,甚至在蔑视他绝大多数的同类。

         他那段世间简直有些疯魔,世间万物在他眼中都是蝼蚁,都可由他操纵,他甚至研究出了能够用改变基因的方式让羊生产蛛丝。

         只要他破解了任何生物的基因图谱,他就可以对其进行任意改造,完全如上帝般可以随意创造新生命或改造生命。

         很快,他清醒地发现,若继续研究生命科学下去,他总会有一天会为了好奇、为了只得到一个答案毫无顾忌地对人类出手。

         在科学研究上,他们这些研究者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掌握着上帝的钥匙,轻易的一个发明创造就有可能影响千万甚至以上的人类性命。

         梁逸,恰恰是一个与他与边泰都不同的科研者,他是活在人间的科学家,热爱着生命,热爱这世间的一切。

         研究的目的最终是为了人类服务,而不仅仅是为了满足个人的探索*。

         尚师望没有理会梁逸的洋洋得意,不知道是谁开始死宅着不肯挪窝的,只愿待在原实验室里。

         “对丧尸病毒的研究,你有什么进展吗?”尚师望拿起梁逸得出的实验报告,细细翻页观看。

         “哪有这么快,就这么几天,我能够从丧尸尸体上找出其中的丧尸病毒已经很了不起了。”

         说完,梁逸又再次肯定了自己。因为,在尚师望面前他如果不经常鼓励自己的话,绝对会丧失自信心的。

         喜欢孩子的梁逸其实第一时间就注意到单淳了,在近三十岁的他眼中,长得幼-齿十几岁的单淳可不就是个孩子嘛。

         所以,梁逸天然地对单淳就有好感加成。

         “金,你带个小孩子来实验室来干吗,实验室还是有些画面不太适合小孩子观摩的。”

         说着这样的话的梁逸一点没有之前的吊儿郎当,语气很严肃。

         “你也知道这场大变故中生病的人类中除了变成丧尸外,还有可能觉醒异能。这个孩子觉醒了一种特殊的异能,可能会对你的研究有帮助,我才带他过来的。”

         尚师望也顺着梁逸的称呼叫单淳“孩子”,轻笑着将已经不那么踌躇的单淳拉到梁逸面前。

         梁逸到是一点都没有怀疑尚师望会拿活人进行试验,只是疑惑地问道:“异能?哪种异能?我想可能只有治愈异能对我的研究有点帮助,其他的应该都没怎么有用。难道这个小家伙觉醒的就是治愈异能?”

         单淳一听到尚师望的说辞,就有点懵。

         异能?什么异能?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异能,毕竟潜能基本已经注定了,他这辈子注定只会是一个普通人。

         只是尚师望完全不需要单淳的回答,只要他充当一个人形道具就够了,对梁逸解释道:“这小孩觉醒的异能可了不得,你可以给它取名叫‘创造’或‘无中生有’都行。”

         说着,尚师望就从实验室储备里拿出一部分晶核,让梁逸肉疼不已。

         不过,再心疼梁逸也没阻止尚师望将晶核递给单淳。

         尚师望继续通过向梁逸解释的同时给予单淳指示:“他能够通过耗费巨大能量的情况下直接造出他想象中的任何物品。不过,这一过程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力,一小点差错都可能发生造出的物品完全不对。”

         尚师望一见梁逸急切地想询问时,就竖起手指放在嘴前示意安静。

         “现在,就让单淳给我们创造出他想象中的病毒抑制剂吧。”

         单淳明白尚师望的意思,可是要他在真人面前造假,而且可能以后一直都用这个借口使用系统,他还是有些紧张。

         不过,他的紧张在梁逸眼中并不奇怪。

         他一手拿起晶核,晶核在他手中都快速消失——其实能量被系统全吸收了。等晶核全部吸收完毕,另一手转换出一支病毒抑制剂。

         看着凭空出现的病毒抑制剂,无论它是否真能有效抑制药剂,梁逸都感叹着真神奇。

         尚师望将单淳手中的病毒抑制剂递给梁逸,说:

         “你去好好研究这支药剂是否能够真的抑制丧尸病毒,且适不适合人类使用,有没有副作用。最主要的是,要研究出大量制作的配方。”

         尚师望并不是那么信任系统提供的病毒抑制剂,毕竟这是直接提供给不同于地球人类的恩基人类使用的药剂,对人类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副作用。

         恩基人类的一个小小潜能药剂都能让地球人类变丧尸,要他怎么去相信其他的药剂——即使前世a市安全基地已经试用过。

         尚师望更倾向于在恩基星系药剂基础上研究出适合地球人类的新药剂,那样既安全,使用的材料也只会是地球本土物质。

         “既然单淳有这么个异能,能不能让他暂时创造出更多的病毒抑制剂,这样可以救更多的人。”梁逸开始重拾他本性里悲天悯人的情怀。

         还不等单淳接话,尚师望就接过话:

         “不能,单淳他这么个小孩子精神力根本不稳定,创造物品完全靠意志力,一个不留神就会造出截然不同的物品。”

         说着,尚师望就递给梁逸另一管恩基人类使用的潜能药剂,也就是原始版的高浓度末世病毒。

         “这就是我第一次奇思妙想让单淳试试能不能造出病毒抑制剂时他造出的药剂。也许是想要造出病毒抑制剂的念头太强烈,他脑中总是想着丧尸病毒,反而造出了高浓度的丧尸病毒。

         这个药剂,我最初也研究过的确是丧尸病毒的病原体不假,丧尸病毒应该是在此基础变异而来的,这个也就留给你做研究的样本的吧。”

         梁逸欣喜地接过潜能药剂,再也不提让单淳继续创造病毒抑制剂的事。

         只有,只有单淳一个人在旁惊叹于尚师望的神奇。

         要知道,在见梁逸之前尚师望就让他提前转换一支潜能药剂给他,原来是要用在这个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