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警告
    第二十三章警告

     尚师望将单淳逼到角落,一步一步走近逼视着他:“谁准你做这么危险的举动?”

     “啥?”单淳一脸懵逼。

     他完全没想到尚师望会将他的行为定义为危险,要知道当时,闹事者完全不够看,再加上后有几十个护卫队成员在后,前面也有尚师望在。

     他无论怎么都不可能会有事,就是这么坚信着。

     “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就那么相信瞬移能助你逃脱任何危险,要知道任何异能都是有弱点的。”

     “没、没有。”单淳赶紧摇头,别说让他相信瞬移百分百相信管用,更别说异能可是是靠系统提供的。

     他一直坚信的都是因为尚师望就在那儿,不会让他有任何危险的。

     不管单淳说什么,尚师望今天都必须给他个教训,让他以后不敢轻易冒险。

     尚师望退开走到房间中间,将空间留给单淳,说:“单淳,现在用你今天对付闹事者的那招来对付我。”

     听尚师望这么一说,单淳也不想继续辩解了。因为他也想同尚师望较量较量,他没想能制住尚师望,但他想逃脱应该不会很难吧。

     他看向尚师望,想找个他精神恍惚的一瞬间出其不意攻过去。然而,即使是面对这个菜鸟,尚师望也是全神贯注盯着他一点没有松懈。

     被尚师望这个*oss这样盯着,单淳完全找不到空隙,想了想,说:“这样不公平,谁偷袭时目标是早就有防备的?”

     尚师望想着越是简单,若他反而不成功,可能给他的警醒作用应该越大。

     “那好,我蒙上眼睛且只使用单手,而且到时你若未偷袭成功只要逃脱掉,我就算你赢,到时我可以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

     单淳马上兴冲冲地在办公室里找了几块手帕,打结成长条,让尚师望坐好他来绑。

     蒙上眼睛后,单淳还故意对着尚师望的方向挥了挥拳头,看他有没有反应。

     看尚师望没有反应,他才放心退回去。

     等尚师望还在往室内中央空处缓缓走去时,单淳就没有打招呼瞬移过去。他想,又没制定什么时候偷袭的规矩,利用这个漏洞这样他总能成功吧。

     可是,单淳一出现在尚师望近处,他就已伸出那唯一允许行动的手抓住他。这还不够,尚师望突然将他抓入怀中,一口就咬了下来。

     单淳完全被吓懵了,这一幕完全重现上一世的情景,他根本无法向系统传达指令,整个人都被恐惧笼罩了。

     若果不是尚师望眼睛被蒙住,他会以为手帕下是一双猩红暴戾的眼睛。

     直到脖子上只有微微刺痛,尚师望就停止了动作,将单淳放开。

     “你现在知道遇到真正的危机时刻,可能根本等不到你向系统下指令,一切都完了。”

     等尚师望扯开布巾,就发现单淳还沉浸再恐惧的情绪,有些反应不过来。

     尚师望推着让单淳坐到沙发上,转身就去为他倒了一杯温水。

     再次过来,单淳已经能够从容面对他了。

     尚师望站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叹了口气:“还害不害怕?”

     单淳摇了摇头。

     “那你恨不恨我?毕竟……我才应该是直接杀死你的凶手。”

     尚师望原本根本没将这点放在心上,因为他从不认为丧尸王就是他。即使单淳对他有芥蒂,他也不在乎。

     可是,最近因为基地开始出现丧尸了,也就唤起单淳对丧尸王的记忆。单淳有时望着他,总会联想到他丧尸王的样子,不经意间眼神就有些躲避着他。

     奇怪的,这会让他感觉不舒服。

     “怎么会?!”单淳赶紧使劲地摇头,“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可是,你还是害怕我。”尚师望很平静地直述道。

     “没……”单淳想说没有,但是说不出口,也许他在无意识中真的是这样表现的。

     自从那一百人护卫队从京城赶来后,尚师望就越来越有威严,越来越有王者的气质,也越来越有些接近前世丧尸王的威势,总会让单淳不由自主去同前世比较。

     “我保证以后一定不再害怕了。”单淳肯定地说。

     “那……如果我还这样咬你,你也不害怕吗?”尚师望顺势就问出了真正想问的问题。

     “不害怕。我知道你不会害我的。”单淳就是这么轻易地能够交付信任,他不害你不代表没有其他企图啊。

     “既然不害怕,那么我们就言归正传,你现在知道随随便便出手的危险了吧。接近敌人的同时其实也是让敌人接近你,若你弱于敌人,其实是将你自己送到对方手心里。”

     “我是知道绝对不会有危险才敢那样做的,是你给的我勇气。”单淳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尚师望,见他的表情从严肃中缓和过来,继续说,“下次,我一定经过你的同意才行动,我也想成为真正强大的人。”

     “是我的错,我让你有个‘异能者’的名头,原本只是让你能够没有顾忌方面地使用系统,却让你有了错误的认知。”

     单淳现在太急躁了,总想做些什么证明自己配得上‘异能者’的名头,不要那么名不副实。

     尚师望没有继续下去,转而询问:

     “你是不是以为只有异能者才能成为强者,或者异能者在末世只能去冲锋陷阵成为战士才是强大?”

     单淳没有回答,只是因为他的语气是不认同的,但其实心里却是认同。

     “也是,你只见过末世里异能者过的最风光的那批人,甚至都没有接触过生活在末世里的普通人。以后,在这个基地,你会见到许许多多的普通人,他们将会有平庸着也会有惊才绝艳型。

     到时,你就会知道,任何环境都不会完全剥夺掉一个人类的生存空间。”

     也许,到那时,单淳必定会发现强者靠的从来不是简单的异能或武力某个单方面。

     “你要知道,前世我觉醒异能后与一个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但是,在从医院结伴逃出的过程中,我一直是那一群人里的领头人。一路上,任何行动和人员分配他们都听我的,同时也优先保护我的安全。”

     尚师望本人的精彩经历,马上就引起少年听故事的兴趣。

     单淳大睁着眼睛,双手杵在沙发上,做出认真倾听的模样。

     “其中,有个女孩子,是个水系异能者,和你现在的状况有点像,总是想证明自己的价值,即使再害怕丧尸,也会拿起武器战斗,害怕队伍因她的无用而抛下它。”

     “后来呢?”单淳好奇地问。

     “后来,她死了。”尚师望眼神冰冷地说。

     “啊?”

     “她被丧尸抓伤变异成丧尸,就死了。”

     “哦。”

     “在她完全变成丧尸前,她将自己的血液放入大家的食物中,使我们那群人全变成了丧尸。”

     “啥?”

     单淳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惊天大转折,他好奇地要死。但是,见尚师望完全没有详谈的想法,且明显不想提起,单淳乖乖地闭嘴不言。

     “所以,即使没有异能武力震慑,也不是不可能成为强者;即使有异能,去与丧尸战斗也不一定是个正确的选择。”

     尚师望突然失去了说教的兴趣,一句话就将单淳打发了。

     前世,他觉醒异能从医院vip病房醒来,官方基本放弃了这座医院。

     他身边也完全没有一个熟人,他查看了外面的情况后,就决定联合医院里还活着的人一起逃出去。

     事实上,他成功了,而且还帮助好一些异能者开发出异能使用新方法。

     可是,出了医院这个丧尸重灾区,外面就安全无疑吗?

     肯定不是,所以那些医院里结伴的陌生人更愿意跟着尚师望,因为安全有保障。

     这种队伍良莠不齐,人多并不是好事,尚师望当然不怎么满意,就利用各种废弃材料制作了通讯设备,能够联络上现在还有电开着机的手机。

     这样,能够联络上亲人的毕竟不多,队伍才缩减了一些。那个女孩就是联络到父母可是却被抛弃的一个,即使她有水系异能。

     尚师望原本就没安排那个女孩子去打丧尸,而是因为她的水系异能将她安排为后勤为大家做饭。

     因为,没有结论得出末世病毒到底从何而来,所以他对水有过怀疑,而女孩的水系异能可以为他们提供绝对安全的水资源。

     可是,她因为害怕再次被抛弃,表现地很上进,不仅包揽后勤,有余力也帮忙打丧尸。

     同行的人对这个小姑娘都很同情,再加上她的行为的确很刷好感度,大家都觉得她很坚强乐观、积极向上,也就没有苛责过她的行为。

     尚师望又哪会去关心一个小姑娘!

     哪知,这个女孩子被这个末世逼得精神都崩溃了,一天比一天更绝望的日子她早就受够了!

     尚师望的从容、其他人对前景的乐观,对比她强撑的努力、假装的坚强,显得她更可悲可笑。

     直到一天她被丧尸抓伤了,她没救了,将会变成恐怖的怪物,而他们这些人却可以去到尚师望所描述的美好基地,她就嫉妒地发疯,想毁灭掉一切!

     事实上,在尚师望得知那个女孩所做的事、还没变成丧尸的阶段里,他还没有完全放弃希望。而是让金属异能者为他制作一套简易工具,想临时研究丧尸病毒。

     他重新拾起对生命科学的知识,就那样直接在那个还没完全变丧尸的女孩身上争分夺秒地实验。

     那个实验并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最终也没有成功,他也只稍微研究出使异能者变成丧尸的时间延缓了一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