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开始
        第二十七章开始

         一间昏暗的公寓式楼房房间里,十几个人围着火堆煮着食物。

         其中的木头就是直接拿这房间里实木家具劈开来烧,而食物来源这套房子里已经没有多少存粮,更多的是他们在之前路过的一家私人小超市里抢来的。

         说是抢来的,还真是抢来的。

         虽说末世已经到来,但这总要一个过程。

         社会制度还没有完全崩塌,如今a市官方仍在运作。

         大多数人都还没有迈出那一步,即使已经没有法律在约束,但更多人还是在用心中的道德在要求着自己。

         可是,这伙人一路从a市逃出,一路偷抢打砸无恶不作。

         现今,这套房子的主人——年轻夫妻两其中先进行阻拦的丈夫被他们中的力量异能者一拳打在脑袋上,正躺在一旁的地板上完全爬不起来,低声□□着艰难往那个房间爬行。

         妻子则被这伙人其中的几个拖到一边的房间里去了。

         现今外面还没有多少丧尸游荡,最新变异的那少部分被送进了医院早被官方解决了,之后的大多也听从广播的吩咐被锁起来了。

         但是,像他们这种大城市周边所带的卫星市也没能撑住多久,开始停水停电。

         很多人都往a市跑,觉得再怎么样大城市应该各方面情况比这好。

         这两夫妻其实也正准备要走了,只是有件突然事件让他们被耽搁了。

         周围那么多无人房间这伙人不闯,为什么偏偏就恰好闯进有人的房间?

         恰恰相反,他们就是瞄准这间房闯的,在这已经停电的夜里,一点火光都能引人注意。

         他们正是瞄准这间房有人才做出的选择,无人的房里很可能会蹦出丧尸。

         面对平常人时他们这么多人人多势众,不管普通人还是异能者他们总是会赢;面对丧尸时,一不小心稍微被蹭一下就会造成伤亡。

         明显和丧尸相比,人类就是软柿子,他们当然选择软柿子捏。

         围在火堆旁中手里抱着一个清纯美女就是他们这伙人的老大——肖娄楼。

         这个清纯美女柔弱无骨的倚在他怀里,她与周围风尘仆仆的人都不同,穿着一条春季白裙,且依然保持干净的面容。

         肖娄楼在末世前只是个无业流民,其实就是他们那片区的小流氓,每天骚扰那片的店家,让他们支付保护费。

         若不支付,他就会在那干扰店家正常的营业。店家报警抓他也没用,因为罪责不大,只能拘留个几天就被放出来。到时出来后,他就会变本加厉。店家无法为了不受骚扰只能花钱消灾。

         末世前,他就靠这样收保护费的方式过着同样潇洒惬意的日子。

         末世觉醒异能后,他们这些异能者被召集在一起时,他发现就属他的异能杀伤力是最厉害的。

         那时,他就要想干出一番大事业,他觉得以他现在的能力,可以收取更大地盘的保护费。

         可是,他想要掌管一片小区地盘的要求理所当然被拒绝。

         此时态度不可一世的肖娄楼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没有异能的时候他还有底限,收店家保护费都是选择了一个让店家能够容忍的范围。

         现在他有了异能,官方的答复反而激起他的逆反心理,他想直接用武力控制a市。

         他的金属异能其实是克制枪支的,但他没想到异能还有耗尽的时候,只能狼狈败北逃走。

         火上煮了一锅大杂烩,什么都有,方便面、火腿、面条米饭他们都往里加,一阵阵香气从中飘出。

         “伟子他们几个怎么还不出来,你去叫下让他们快点,我可不会等他们!”肖娄楼皱眉道。

         旁边有个三十多岁男的一脸猥琐地凑过来谄媚道:“老大,我们哪像你已经有了月姐,他们在医院都憋了好久。月姐这么漂亮,他们是随便有个人就行了。”

         “好了好了,让他们快点!我们还要决定去攻占基地的地点,我现在觉得看灯火找地方这个法子不错。等下小三你就外面看看哪边亮堂,我们就往哪边走。现在越亮光的地方就越有人群居,到时对付那些平常人我们还不是手到擒来。我们也不能当光杆司令,底下没有人让我们统治有什么劲!”

         肖娄楼就这样独断地决定了他将要占领的地方地址。

         生产基地这边,也正是内忧外患一齐涌来。

         首先,当然是护卫队成员开始一个个进入身体变异阶段,幸运的是,他们中能够变异为异能者的概率有九成左右。

         还好,现今外面游荡的丧尸还不多。

         现今,基地的护卫工作只能由尚师望带着新建立的异能者小队去进行。

         异能者小队之前都是普通人,还不太习惯杀戮,且杀的还是人形怪物。

         看到丧尸脑浆迸裂的样子,一个个都忍不住吐了。

         从基地外面扫荡丧尸回来后,他们都不由自主去找心理师进行心理调整。

         第二个问题则是,异能者小队的人既不太熟悉异能使用,也没有任何打斗经验,打起丧尸来束手束脚。

         在这个过程中,尚师望完全在不停地保驾护航,免得这些异能者不小心就变成丧尸。

         尚师望现在是想尽量减少人口的伤亡,他并不想招来太多的外来者。现在基地的人从末世前到末世后,都一直在他的管理下,他们会更习惯他制定的规章制度和统治,更不容易脱离控制,比末世后习惯乱世的外来者好管理多了。

         末世后,对整个地球最大的影响其实不是丧尸,而是丧尸造成的突然锐减的人力资源。

         原本就有两成五的人是必然会变成丧尸的,再加上在这个过程中被丧尸感染的人,人口就会减少三到四层。之后,为完全消灭掉丧尸,人口起码会变成只会有原本的四五层。

         虽然,一直都说地球人口密度过大,但突然减少一半的人口,而且还是无差别地减少,其实并不是好事。

         城市系统瘫痪,很多的产业就此停摆,更多的科学技术失去它的价值,人类文明倒退,这都是人口突然锐减造成的后果。

         因此,尚师望还是很看重基地里的每一个人力。

         在这个清扫丧尸的过程中,反而是单淳表现地最好,丧尸大都都是他解决的。

         单淳完全凭借武力用弯刀使巧劲,将初级丧尸头颅干净利落地整个割断,一刀一个,然后用刀将还沾着脑浆晶核挑出放进事先准备好的密封厚布包里。

         异能小队的人反而需要尚师望保护才能几人合力解决掉一个丧尸,尚师望则完全不出手,将现今的初级丧尸当做他们的练手对象。

         异能者小队一个个瞠目结舌地看着单淳,完全没想到这个小娃这么狠,看长相完全看不出来。

         一个个逐渐拉开了与单淳的距离,毕竟他这个样子看起来像是惯犯,又不同护卫队之前原本就是当兵的,早有了相关的训练和实践。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基地周围的丧尸都已经都清地差不多了。不过明天继续,丧尸的食物就是人类,人群聚居地总会再吸引吸引新的丧尸的。”

         看着差不多了,尚师望就结束了这次的行动。

         异能者小队一个个精神萎靡地答应着,唯有单淳颠了颠手里的厚布包,对今天的收获还满意。

         哪知一回到基地,就有一个中年女人跪倒尚师望面前哭诉道:“博士,不要将他抓走!他还小,我会绑住他的,他完全没有能力抓人。我没有想养着一头丧尸,只是想陪他度过最后一段时间!”

         会喊尚师望博士的只有跟他研究出这种特殊生物材料的研究小组,这个女人是科研小组的其中一个。

         她会跪在这里祈求尚师望,为得则是她中年时才生下的独子,才只有几岁,本来生下来就有些体弱多病,平时宝贝地不行。

         现在,她儿子的变异方向明显是往丧尸变,她却不愿交出她儿子。

         原来,自从公布了丧尸和异能者变异的不同,基地的医疗队就会对基地登记在册的每个人进行检查。

         无论,你是要变异成丧尸还是异能者,都逃不过基地的检查。

         所以,她的儿子发热后温度一直往下降,她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但她不愿将他交出去,她用自己的化学知识为他的儿子造成温度升高的假相。

         但是,基地的检查是很严格的,对已经发热的病人是两个小时就要检查一次。之后,温度可以造假,她儿子显现的状况与异能者变异完全不一样。

         这其中的猫腻,就被医疗队发现了。

         所以,现在她才会跪在这里求尚师望。

         她与那些底层员工可不同,她知道谁才是基地的老大。只要尚师望能够同意,什么事其实都可以解决。

         她以为尚师望会看在共事一段时间的情谊,同意她这个母亲的请求。

         可是,即使她已经卑微地跪下请求,尚师望却没有一点触动,冷漠地说:“基地的制度既然已经制定好,就不会为任何人破例。”

         这还不够,尚师望还吩咐医疗队的人:“赶紧把她的儿子关进小屋子,以她的学识能力,看来已经隐瞒了很久,看来已经很快就会变成丧尸。”

         单淳在一旁看到已经瘫软在地仍在哭泣的女人,不由想起自己的母亲,不由地拉了拉尚师望的袖子。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尚师望就向他怒道:“闭嘴!”

         仿佛知道单淳要说什么,尚师望甚至拉起单淳就要离开这儿。

         单淳知道尚师望又误会他了,一边被不情愿拖着走,一边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吼道:“尚师望!你这个武断狂!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懂分寸吗?!你听都不听我要说什么,就在心里给我下了结论。我以后同样再也不要听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