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生气
        第二十二章生气

         单淳在众人面前被尚师望这么一吼,吓得立在那里呆呆地不敢动。

         尚师望并不想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下指责单淳,主动走过去拉起单淳就往他在行政楼里的办公室匆匆走去。

         进了办公室,尚师望就把门锁上,让单淳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说吧,谁给你出的主意,谁给你的凶器?”尚师望将视线移到单淳至今还拿在手里的弯刀。

         单淳想着,既然他已经被抓个现行,不知怎么惹到*oss这么生气,就不用再连累其他人了,貌似十分硬气实则色厉内荏地道:“没、没有,是我自己做的决定。”

         再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的确本来就是他自己做下的决定,再次出口的语气就更加肯定一些:“是我自己要像个真正的异能者一样战斗。”

         原来,单淳原本是远远地跟随着尚师望——他自认为距离已足够远到尚师望不能发现他。

         别人可能不知道尚师望到底有多厉害,但亲眼见证过的单淳却不可能低估尚师望的能力,但是事实上他还是错估了他。

         单淳在尚师望后面慢慢地跟他拉开了距离,就遇上了随后而来的傅易以及基地的一百人护卫队部分成员。

         练璋就是这一百人护卫队的暂时领队,虽然他们这一百人都是特种部队里的精英级别,但是在来到a市之前他们之间并不是作为一个团队存在的。

         此次基地闹事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训练合作的机会。

         所以,在傅易语焉不详的叙述中,练璋对闹事者武力并没有一个清楚的概念,只有做了最保险举措,召集了同闹事者差不多人数的护卫队成员赶往事发处。

         尚师望对这一百人护卫队是花了极大的心血的,对这群相处不到一个月的人比傅易这个跟了他几年的秘书兼生活助理还要信任器重。

         毕竟尚师望对两者之间的期望本来就完全不相同,傅易虽然身为他秘书这么多年,也和他培养起了公事时的默契,但是,傅易只是他聘请的员工,尚师望并没有限制他的自由,末世后是会任由傅易决定去留的。

         可是,这一百人护卫队可以说是尚师望嫡系的嫡系,是要和他在末世后一起护卫这个生产基地的,他们对基地的权利和义务是和傅易完全不同的。

         即使在改建这个生产基地的百忙之中,尚师望也没有轻忽对这一百人护卫队的选拔。

         尚师望直接在家族那边拿到立场上偏向他们的特种部队成员档案,然后从中选出各方面条件都符合他要求的成员,然后同他们一个个视频聊天,在交流过程中推测出他们大概的性格和心性特点。

         最后,他才会在心仪的候选人前隐晦地透露出末世的到来,让对方做出抉择,双方之间双向都有个选择的机会。

         原本,他们只是稍偏向尚师望家族派系的力量,但末世后则是一个新洗牌。末世前还是隐晦的派系之争,末世后则会变成更为明显的势力划分,乱世总将会形成群雄割据的局面。

         在这一百人来到生产基地后,尚师望将改造基地事务通通下放,分派更多的时间与护卫队相处建立基本的战友情。

         尚师望会同他们一起训练,在不使用异能的情况下一个个打败他们,在武力上震慑住他们,让他们首先认同他这个首领的地位能力。

         之后,尚师望同样花更多的时间与护卫队相处培养感情、相互了解,毕竟他们是要与他们一同度过末世的战友。

         这一切,作为尚师望跟班的单淳是都看在眼里的,他是知道尚师望有多看重这个护卫队的。

         单淳也许别的地方不是很懂,但他还是知道尚师望对他很好,比前世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对他好得多。

         护卫队是尚师望的自己人,而尚师望是他的自己人,单淳也是将护卫队将当做自己人看待的。

         而单淳对自己人,总是信任有加且真诚付出的。

         一看到练璋他们,单淳还是觉得很兴奋高兴,想和他们一起去闹事地点。

         单淳就是想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想对基地一无所知、漠不关心。

         护卫队里的其他成员也大都20岁左右,平时和单淳年龄差不多,经常与他玩在一起打打闹闹。

         见他要跟过去,他们也是不知道情况到底严重不严重会不会波及到他,到时也有可能不会顾及到他,就故意逗他玩:“我们要是去办正事,你到时给我们拖后腿怎么办?”

         “是啊,上次你在我手里连三招都撑不过!”

         “对啊对啊,还有……”

         “不是,我不是要跟你们一起行动,我就想远远地看看。”

         “那也不行啊,不是说闹事者都是厉害的异能者,万一有什么异能跟孙悟空的筋斗云似的,那你离多远也没用啊!”

         “是啊……”

         “还有……”

         几十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挤兑着让单淳不要过去,好好回去呆着。

         单淳不知怎么说服他们,可他总觉得这次避开了,也许以后所有这种情况他都要被避开。

         “我有异能……我能帮到忙的。”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就脱口而出,明明他之前只是想去围观的。

         练璋作为暂时队长,本来没参与他们之间的谈话。一听异能两字,顿时就来了兴趣,同意单淳可以跟过去。

         可是,一赶到现场,不得不说练璋是很失望的。

         尚师望可以看出闹事者是一群乌合之众,练璋难道看不出来他们不堪一击,真是浪费了他们开始兴致满满的心情,还认为这次可以动动筋骨。

         在练璋看来,尚师望一个人都完全可以对付了,唯一不清楚的就是异能到底有多厉害了。

         他因为见基地里许多员工渐渐觉醒,护卫队中却没有人觉醒异能时感到有些急躁了——毕竟当初尚师望就是因他们的身体素质几率很大觉醒异能而挑选的他们,虽然尚师望向他们科普过异能觉醒初期是很弱的,他们这些特种兵对付起来完全没有问题。

         可是,到底是没有亲眼见过异能的使用,还是会有些忐忑。

         现在,就有这么一个好机会摆在他面前让他亲眼见证一下异能。

         既然闹事者完全不用担心,练璋就想看看异能在实战中到底怎么用?

         “淳小子,你是什么异能啊?”练璋问。

         单淳想了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练璋见单淳没有说话,以为他不想透露,毕竟这种异能*某种程度上算是保命手段和杀手锏,不愿说也很正常。

         练璋换了个说话问:“就是你的异能有什么用途,能不能这么远就给对方造成伤害?或者,是其他辅助方面的异能?”

         单淳想了想需要超多能量点的低级火球、雷电之类,最后发现可能就瞬移性价比可能稍微要高一点,就说:“我可以瞬间移动到一百米以内任何地点。”

         练璋一听这个异能,眼睛一亮,发现这真是保障刺杀、逃跑等行为成功的不二法门。

         “现在我们来制定这次行动计划,你瞬移到那个领头人身后挟持住他,我们则对付剩下的那部分人,你看这次闹事就能够消失在须弥之间。”

         “不要,尚总一个人就可以解决。”单淳虽然很相信练璋,但总觉得有点不对。

         单淳可以说是唯一一个没有将这件闹事放在心上的人,他从始至终就只是想来看一场热闹——作为一个明确知道尚师望武力有多恐怖的人。

         这点,单淳还是很清醒的,就算他什么也不懂,也知道末世初期的闹事者怎么可能比得过经历过末世两年的a市安全基地所有的异能者精英。

         当时,没有神智的尚师望都完全吊打那一群人,现在这些闹事者又算的了什么?

         护卫队里的唯一老手,也是尚师望最初就选好的队长人物,待他与队员培养好默契就能正式任职的练璋,在这之前可是带过成千上万的新兵蛋子。

         对单淳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他最知道该怎么对付了,他将弯刀递给他:“你难道不想证明下自己的能力,整天像个女孩子一样躲起来要人保护?”

         先是激起他的好胜心,然后是激将:“难道你害怕,害怕我们几十个人都保护不了你?”

         是啊,情况又不危险,他也想向尚总证明一下他是个有用的人,不是不可造就的废物。

         而且,尚师望总要让他寻找正确使用系统的方式,那么用系统转换出来的异能是不是就是一种正确方式呢?

         单淳很快就被练璋几句话说服了,同意他的解决闹事者作战计划。

         现在,*oss这么生气,单淳也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惹他不高兴了。但身为战友,他是必然不会出卖同伴的。

         所以,单淳很有义气地决定将所有罪责一力承担下来。

         尚师望有些好笑地看着单淳的赤诚表现,又有些暖心。

         他知道单淳是因为他所以很看重护卫队的,也不想他们之间因此有什么隔阂嫌隙。

         其实,练璋也没想隐瞒这件事是他做的决定,这真的不是一件危险的事。不然不会事后过来对单淳进行赞扬鼓励,而且护卫队配备的弯刀也还留在他手中。

         但是,在那一瞬间,看见单淳出现,他的心脏都差点停摆了,且将所有事情都往最坏的方向想。那时,他连想都没想,就使出异能,快速地结束了这场闹剧。

         也许,是因为单淳的作用实在是太重要了,他可是结束末世的关键,因此他才会将单淳安危这么放在心上。

         想想,为了不让单淳再次经常这么时不时地打击他的心脏,他决定要教会单淳一件事:务必将他自身的安全放在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