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吸引
        第十章吸引

         尚师望醒来后看整个世界还有些恍惚,记忆里总是一片血红。

         丧尸时期,他眼珠的颜色就是宝石红,看什么都像隔着一层红色镜片。

         所见之处皆是一片血色,行事也颇为血腥暴力。

         还好,即使成为丧尸他还保存着一丝残存的人类意识,即使血肉在生理上对他有着的极大吸引力,他也并不食人肉。

         也不知是不是具有丧尸意识时最后那刻不甘的感情太强烈,突变后那种心理上的吸引力并没有消失。

         现在,他看着乖乖望着他的单淳,就有着还想上去咬两口的*。

         别看,单淳就只说了简简单单的一两句不怎么相关的话,但尚师望却从中提取出了许多至关重要的信息:

         一、单淳是重生的,他还清楚地记得上辈子的事。

         二、单淳明确地知道他会重生,以及非常确定他能够记得身为丧尸时的记忆。

         三、他的重生与单淳有关,他前世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怎么咬都咬不死他的时刻。

         四、他在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单淳,说明他是特意寻到这儿来的。有可能他的醒来也有他的功劳,将欲取之必先与之,这说明单淳有求于他。

         单淳还不知道他的一句话就将老底差不多泄露的精光,只是面对着尚师望这个一点也不熟悉的陌生人,正手足无措地不知怎么开始这场介绍自己的开场白。

         尚师望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不顾全身几乎裸-露的尴尬境况,冲向旁边的小房间,对着洗手台一阵呕吐。

         他并不是对丧尸时期的无尽杀戮感到恶心,那不过是立场不同的你死我活,而是身体表现出的没从丧尸意识里脱离出来的生理不适。

         几天没有进食的尚师望当然什么都吐不出来,就近的单淳只能跟随过去想拍拍他的背部让他舒缓一下。

         可是,单淳的手刚抬起还没碰到,察觉到他动作的尚师望倏地转过身眼神凶狠地望着单淳。

         看着尚师望眼中那带着凶性的警惕眼神,单淳想起尚师望前世丧尸王的身份,只能呵呵谄笑着放下手臂退后两步。

         等身边空出安全距离,尚师望着镜中人正常的黄皮肤、黑眼睛,深吸几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节奏。

         这一刻,他才有了重回人间的真实感。

         用冷水清洗了一下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尚师望迅速地回忆起现在正确的时间点,在心里迅速地制定的新的行事历——以末世的到来为前提。

         回到病房,他的下属及秘书都有大量事物向他汇报,但这些却不是当务之急,反正他的很多产业在末世后也要停止。

         单淳一副“我有话要说”的表情太明显,瞅一眼尚师望张开嘴欲言又止,忍不住想向前又迟疑。

         正好,尚师望最先想了解的事情,必须要问这个从末世重生来的人类才能知道。

         接下来他和单淳之间的对话只适合在私下里交谈,尚师望对他的手下吩咐道:“可以给我一点私人时间吗?”

         众人都识趣退出这间病房,只有傅易走在最后关上门前还特意暧昧地看了单淳一眼,然后挑眉对尚师望揶揄一笑。

         大家都退出只余他们两人在这空荡荡的病房里,按理双方的余地更充足。但是,单淳却觉得空间更加逼仄,呼吸空气都觉得要困难了。

         明明尚师望只是坐在床边,甚至还没穿上上衣,而他站在这儿,本就是他俯视着他。

         可是,在尚师望打量审视的目光下,单淳只觉得裸-露、无所遁形且被看透的仿佛是他,高高在上被俯视还是他。

         尚师望气势凌人,两人之间一站一坐,反而衬得单淳像个等待应聘的员工,尚师望就是那个招人决定他命运的霸道总裁。

         只是单淳没想到一来就会有个下马威,他完全可以理解,局面貌似是他处于上风,他了解很多内情,他知道很多末世的信息,他甚至可能是促使他重生的关键。

         谈判就是这样,一定不能弱了气势让对方掌控节奏,不能泄露底牌。

         可是,单淳知道尚师望其实根本就不用这样,因为他天生就具有优势,只因他的最重要的底牌——超能量转换系统明明就站在他那方。

         他可以向任何人隐瞒系统的存在,唯独隐瞒不了眼前的这个人,因为只要遇上他,系统就会毫不犹豫地奔过去。

         按理说,尚师望的存在可以说是他一切悲剧来源的一个引子,但其实他一点也不怨愤他,他不会无故迁怒,矛头只会指向始作俑者。

         何况,现在他、系统、尚师望构成一个奇怪的三角关系,原本他和系统处于一个摇摇晃晃的平衡中,他们之间互有掣肘。

         现今,尚师望的加入,打破了他们之间岌岌可危的平衡。

         如果尚师望完全倾向于系统,那么他就会悲剧,因为他们可以完全不顾他这个人的个人意愿控制住他。

         何况,他完全不相信什么绑定可以保证一辈子不能解除,现在他和系统只能无奈绑定在一起,不过是没有出现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人,但这样的人总是会存在的。

         到时,两者之间没有价值、没有用的一方总是要被人抛弃的。

         同样的,若尚师望在他们之间选择了他,他也会想方设法摆脱系统。

         当然,因为他们之间绑定在一起的生命,他们暂时都不能触及到双方的底线,那只会导致一拍两散。

         现在,他们真实的情况倒真真地符合现在的情况。

         尚师望现在就是一个面试官,可以在他和系统之间选一个合作者。

         他没有系统的精于计算,也没有尚师望的聪明睿智,他也不聪明。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弱点,他在他们面前就如同一个白板新人,无论放什么招都造成不了伤害,也因为等级压制他的一切都可以被查看的清清楚楚。

         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将一切完完全全摊开,向尚师望坦诚布公,虽然失去了谈判的底牌,但同时也暴露了系统的底牌。

         单淳将选择权放在尚师望手上,决定权其实一直在他手里。

         在末世,弱者从来没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力。

         单淳在末世的那两年没有领悟到这个金科玉律,反而重新回到这个平和时代,他才真正明白懂得这个道理。

         现在,他就只是一个没有成长起来的弱者。在这个时刻,他只有在摈除掉系统的加成后尽量展示他的价值。

         “我叫单淳,末世后存活两年。”

         单淳的讲述开始于这句话,将系统的来历以及他前世的经历以一种尽量客观的语气,挑出重点内容向尚师望说明清楚。

         见单淳完全不能按常理以度之,没按他预想的剧本走,打破他所有的设想,且有长篇大论托盘而出的迹象。

         尚师望只好一边穿好旁边脱下的睡衣,一边请单淳在近旁的座椅上坐下。

         尚师望听地很仔细,期中还打断单淳询问过一些细节。

         听单淳讲完,尚师望用一种看奇迹的眼神上下扫视着他,直言不讳道:

         “你上辈子是在玩过家家吗?”

         这就好像你看一本小说,明明开头是主角得到金手指要走争霸天下路线,但突然下一章主角就归隐田园开始开展种田爱情结局。

         尚师望完全不明白单淳明明掌握着最有利的条件,为什么还会打出这么糟糕的be结局。

         “……”好吧,在人生赢家面前他完全没有申辩的余地。

         “所以,这样一个大金手指——超能转换系统,你要不要?如果接受的话,同时附赠我这样一个拖油瓶。”

         “有你这样一个前车之鉴在这儿,你希望我怎样选?就算没有你的事例实际说明,我从来也只相信自己本身的能力,靠外力得来的终究将是一场空。”

         “哈哈哈哈哈~系统,你也有今天!终于有人也嫌弃你了!”

         听到尚师望这样的话,单淳对尚师望的好感蹭蹭地往上涨,总算出现一个能够抵抗系统魔性的人了。

         虽然,尚师望这样是将他们两都拒绝了,他也没讨到好,但他还是该死的高兴。

         还没等单淳高兴完,尚师望顿了顿,继续道:“最重要的是,在你的讲述中,我只听到系统能从我这儿得到什么,而我又能有什么好处了,既然是交易,那就应该是双赢的局面。明显,有些事情系统知道,而你并不知道。”

         他望着单淳渐渐失色的笑脸,道:“从你的故事中可以看出,系统做事目的明确,总能直击重点。它不可能没设想过这种情况,它一定有让我不得不动心的东西。”

         果然,尚师望的话音刚落,病房电视机屏幕虽然没有变化,但显示灯亮了,系统的声音从中传出:

         “你想知道末世病毒的来源吗?你想真正的结束末世吗?”

         尚师望叹了一声:“果然如此。”

         他在与尚师望谈得火热且谈话内容大都不利于系统时,单淳不知道被甩在一边的系统会不会有人类的情绪。

         但是,他眼睁睁地看着尚师望与系统旁若无人地说着只有他们心知肚明的事情,他感觉非常地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