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误会
    第九章误会

     以为在医院这样的公共场所就能轻易见到尚师望的单淳,觉得会这么想的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人家尚师望住的是极为特殊的vip豪华病房,他这么一个与其非亲非故的人别说怎么越过看护给他喂药,就连进入vip病房区域去探望都是难题。

     单淳他试探性地向医院守卫表达了探望病人的意向,毫不犹豫地被拒绝了。

     这时,单淳眼光扫过尚师望病房闪过的身影,马上对着病房大声喊道:“傅秘书,让我见见尚大哥,我都有三天没有收到尚大哥的任何消息了。”

     三天,恰好是他们重生回来的时间,也应该是尚师望陷入昏迷的时间。

     刚才病房里一闪而过的身影,单淳眼尖发现他正是尚师望的秘书傅易。

     在尚师望的资料中,由他的秘书傅易代替他出来发声的场合反而还要多一些,他的信息资料也比尚师望要更齐全。

     病房守卫一见单淳这样的举动,马上出声阻止:“医院禁止大声喧哗!”

     单淳看到傅易听到这里的动静有些反应,没有理会守卫,在心里吩咐系统道:“到时按提示给我念正确答案。”

     傅易听到外面喊自己名字的声音,再听到”三天”这个关键词,果然出来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没想到出来就只看到一个小鬼头,完全的中学生模样、年龄也不大,带着一股子青涩天真,背着一个大背包,拖着一个行李箱,明显是刚从火车站或汽车站直接过来的。

     一看单淳这个样子,傅易的谨慎虽然仍在,但到底打消了一些怀疑。

     能够担任尚师望身边的首席秘书长,甚至在招聘某些员工方面有一票否决权,当然在识人看人上面不会有大问题。

     这单淳一看就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可能平时撒个谎都会脸红,也不像什么是危险人物。

     但是,他也从来没听过尚总提过这位小朋友。

     就算单淳不是坏人,对尚师望没有恶意,但也可能是疯狂粉丝之类的人,他也不可能随便放一个陌生人去打扰病重的尚总。

     “嗯?你是?”遇到这种情况,傅易还是需要问问情况的。

     “我真的认识尚大哥啦,我们关系还很亲密,我会背他的银-行-卡卡号和密码,622188xxxxxxxxxxxxx和xxxxxx,还有……”

     单淳有些焦急地一轱辘把话全倒了出来,他是真焦急,因为撒谎而紧张,一紧张就焦急地加快语速。

     “打住!我相信你了,跟我进来吧。”

     再不阻止,傅易担心单淳会在这开放场所将尚总的所有私密信息都曝露出来。

     傅易一听到开头就觉得非常熟悉,因为这张卡正是尚师望其中最不重要的一张卡,只存有几千万左右——且这张卡正在他手中。

     基本上,尚师望生活上的一切花费都是由这张卡支付的,比如这次的医药费,而这些事情一般都是由他处理的,所以他很清楚这张卡的卡号密码。

     即使这张卡再不重要,他也不相信尚总那样的人会将这样*的事告诉一个陌生人。

     傅易疑惑地望着单淳,他在想他到底是尚总的什么人,很显然单淳不是尚总的某个亲人。

     若说是朋友,但尚总的朋友大都是和他处于同一个层面的人物,而单淳也明显不属于其中。

     唯一比较靠谱的一个答案反而是情人,如果不是工作的缘故,只有讨好情人才会想着给出银-行-卡信息。

     尚师望的感情生活一直是一片空白,没想到他竟然喜欢单淳这款的。

     傅易在心中感慨,尚总真是禽兽!

     单淳终于千辛万苦地进入了尚师望的vip病房,但想给他喂下固本培元液却完全找不到机会。

     要知道这最顶级的vip病房不仅有他家那么大、各种设施齐全,配有护工,连尚师望自带的保镖、秘书都可住下来。

     他连插手去照顾一下尚师望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出不被看穿的魔术手法将药液掺入尚师望要喝的水中。

     单淳只好找借口留下来,在这期间,傅易也似有如无的打探他的来历,推测他与尚总如何相识的。

     单淳觉得以他的道行还是不要说谎,谎话说的越多越容易露出破绽。面对傅易的套话行为,能说的他都说了,不能说的他就沉默。

     傅易也不清楚这小孩为什么防备心那么重,说实在的,傅易还真不是怀疑单淳有什么阴谋才总想着试探,他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才跟单淳相处一小会,傅易就差不多把他的性格性情摸清楚了,因为单淳实在是太好懂了。面对他时就像面对老师的乖学生,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回避过去他居然还会一脸心虚。

     在傅易看来,单淳就像一只小白兔,稍稍一碰他,他就会惊吓地背对着躲避起来。虽然在之后的末世中,傅易清楚地认识到单淳其实是一只带有利爪的小白貂,但单淳小白兔的形象也算是深入人心。

     和单淳相处一会儿,傅易反而打消了之前他与尚总有特殊关系的怀疑,只觉得单淳可能是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才偶然得知尚总的银-行-卡卡号、密码,就好比他。

     主要是单淳的眼神太过清澈、态度坦荡,面对昏迷的尚总也没一丝暧昧、羞涩或躲闪。

     虽然是系统提的建议,但单淳其实并没有很执着于一定要喂尚师望喝下固本培元液让他提前醒来。

     何况,现在昏迷的尚师望根本滴水未进,完全无法进食,一直靠输营养液维持,最多时时用水润润唇,他如果突兀地去喂尚师望喝水会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一般人正常激发异能一两天,最多三天,而他这种特殊情况单淳询问过系统可能要长达七天。

     单淳也想着就这样等待着度过剩下的四天,但是他觉得不要一天时间他就会穿帮被拆穿。

     而且,尚师望就这样高热昏迷三天了,打退烧针输液都没见效,且医院也完全没找到高热的原因。

     他的下属已经有些着急,原本以为不过是个小病,可现在尚总连着三天都没清醒过,公司很多无法抉择的大事都还等着他处理。

     若还没有多大起色,他们都准备要转院了,而那时单淳就不知道到哪里去寻找下一次见尚师望的机会。

     所以,在见过尚师望后,单淳反而更加急切让他清醒过来,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直到看到护工每隔几个小时就为尚师望擦身降温,单淳才灵感闪现想到一个方法,在心中询问系统:“有没有让固本培元效果可以通过身体吸收的药液?”

     得到系统的肯定答复后,单淳主动提出了照顾尚师望的建议,帮忙擦身。

     傅易刚刚降下去的怀疑又升起来了,难道这小孩还真跟尚总关系不菲,他可以清楚看到单淳因得知尚总病情没进展时的焦躁不安和着急迫切。

     明显,单淳想照顾尚总的心情也是真心实意的,所以傅易并没有阻止他的行为。

     想在一大盘水和一瓶水中掺东西难易程度对比还是很明显的,借着厚实毛巾的遮掩单淳还是轻易地成功将凭空出现的药液加入。

     单淳特意将毛巾在水中多浸入几分钟,希望能多多吸收一些药液。

     尚师望的身材明显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型的,即使安静地躺在那儿,单淳也可以看到那一块块彰显存在感的肌肉。

     看着没人注意,很少见到其他人身体的单淳有些好奇地用手指戳戳那腹肌,没想到还挺结实的!

     在擦拭尚师望身体时,单淳能轻易感受到潜能激发时所带动的整个身体的燃烧炙热。即使隔着毛巾,他也能触碰到这种人体的温度。

     若是在末世后,尚师望的这些下属怕不会像现在这样着急,反而会高兴得不行,因为这种潜能激发身体产生的高热被称为“希望的小太阳”。

     因为只有潜能激发时产生高热才是产生异能的正常反应,而身体渐渐冰冷的则会变成丧尸。

     害怕药液被稀释得太过,单淳整整转换了三管药液,还好来之前,他提前花费金钱买了一些能源类物品补充了超能量单位。

     越擦拭让药液接触肌肤,尚师望身上的温度越高,都快要达到烫手的程度。单淳尽量做到不动声色地继续,甚至怕泄露出丝毫情绪,他将脸刻意转向尚师望不让人看到,好似只是在仔细关注着他。

     若让他的下属知道现在的真实情况,肯定又是一番折腾。

     其实,单淳心里也没底,在脑中不停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越来越严重了?不会有问题吧?”

     “没事,这是正常现象。他原本的身体完全无法承受两年后的意识能量体猝然冲击,之前只能缓慢地刺-激身体的潜能让它能够逐渐容纳能量体,所以他激发异能的过程才会持续这么久,直到身体适宜为止。

     固本培元液会加强他身体的底子,已经达到了最佳状态,现在的高热状态正是能量体与身体融合的过程。”

     果然,尚师望虽然身体还在发热,意识却已清醒,只见他睁开眼睛,眼神从迷茫到清明也不过一瞬,视线就由四周转了一圈然后停留到手里还拿着毛巾在他身上动作的单淳身上。

     单淳见尚师望眼中一露出疑惑的表情,担心他撒的谎要被戳破了,连忙说道:“是我!是我!就是被你使命咬、不停咬的那个人!”

     尚师望马上露出明了的表情。

     傅易见尚总一醒来他们之间就来了这么一出,脑中马上脑补一出精彩纷呈的大戏:其中包括误会相识、千里追寻等等各种狗血情节。

     他更加肯定单淳与尚总绝对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