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障碍
    第十三章障碍

     虽然车上前座的司机与车厢有隔音,但这些末世、重生前世的事情并不适合公诸于众,尚师望并不想在此继续谈下去。

     正好这时,酒店到了。

     尚师望将单淳交给傅易,让他去为单淳安排住所,临走时忍不住摸摸单淳的头,道:“收拾好后就到我的房间来找我。”

     说完,转身对傅易叮嘱道:“如果单淳不清楚地方,你就把他给我带到套房来。”

     傅易虽然在心中默默地骂尚总“禽兽”、“牲口”,但与尚师望共事多年的他,又怎么不会了解尚总的人品心性。

     但是,他还是开玩笑地假做战战兢兢对尚师望说:“尚总,小淳还小,您悠着点!”

     尚总也习惯了他的耍宝,没有搭理他。

     可是,傅易却自顾自地还为自己配了内心戏:“这种助纣为虐的事我做不出啊!但为了金钱,我还是把良心卖了吧!”

     傅易这么一搞怪,单淳心中的忐忑也渐渐消散了。

     尚总一离开,傅易就从逗逼一秒变精英。

     他在医院时就早为单淳预订了房间,现在只要去办入住就行,且他已先知般为单淳订的房间离尚总的总统套房很近,走几步就到。

     单淳的行李本就是打包的,把东西放到房间就好了,完全不需要耗费时间。

     但是,当他站在尚师望房门前,他还是紧张。

     尚师望是谁啊?他是丧尸王啊!单淳差点被他活活咬死啊!

     这世上要说他最怕谁,绝对是尚师望没有之一。

     在医院时,尚师望最初还昏迷着,一副脆弱无力的样子。

     单淳那时还有些迟钝,完全没有把尚师望和丧尸王等同起来。

     但是,尚师望醒来后,那股气势就出来了,单淳看着那张俊朗的脸,脑中却时不时浮现另一张青面獠牙的脸。

     可是,没等他纠结多久,傅易已经敲响了房门。

     等尚师望打开房门,单淳没想到见到的却是这样一个尚师望。

     连傅易也倍感惊讶,这次他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以往的夸张,反而只眼中带有些微诧异。

     这个独自一人的短短时间内,尚师望没有做别的什么事,只是换了一套衣服。

     在医院出来的时候,尚师望虽然没有穿的西装笔挺那般正式,但他带去医院的衣服明显都是偏职业的,衣服裤子的一些笔直线条的小细节无不彰显将服饰设计得突显身穿者的严谨、谨慎等气质。

     而他现在身上穿的衣服却完全是休闲款,宽松无比、风格简单,且他刻意选的是浅色系的,让他一下子显得年轻不少。

     况且,尚师望本来年纪也只有二十几岁,只不过他的成就让人们本能惯性地加大了他的年龄。

     他这么一穿,马上就拉近了与单淳的距离。

     这样的两人站在一起,绝对会被误以为他们是同龄人。

     把单淳请进来坐下后,尚师望就去翻看冰箱:“我来看看,有什么可以适合你喝的?”

     “啤酒?红酒?不行!嗯,有矿泉水、茶、果汁,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是不是都喜欢喝甜的?要不就果汁?”

     一听到小孩子的字眼,单淳马上就炸毛了:“谁喜欢喝甜的了!女生才喜欢甜的,我才不喜欢!我喜欢喝茶!”

     尚师望看了一眼单淳那规规矩矩放着的紧握双手终于松开了,轻笑着拿出茶叶和两个茶杯。

     可是,等尚师望坐到他对面时,单淳双手又不由自主地去握住茶杯。来不及收手的单淳本以为会被烫到,触手到的却是一片温热。

     惊奇的单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发现一点都不烫,刚好可以入口的温度。

     显然,可能尚师望一回房间的第一个举动就是烧开水,让水温放置到现在刚好适合。而且,尚师望还将他的反应都提前一一猜中。

     想到这些暖心的小细节,单淳一下子突然就不那么害怕尚师望了。

     天真的孩子,能够推测出单淳的反应本就不是一件难事。至于水温,普通人的单淳完全忘记这世上还有异能的存在。

     单淳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尚师望都可以推测出他的心理活动。

     这一刻,他知道,单淳是真正地将他前世丧尸王的形象从脑海中彻彻底底地删除了,将两者完全区分开了。

     可是,他却依旧没有摆脱那种影响。

     看着单淳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地低着头露出脖子的样子,他总有一股跃跃欲试的冲动,想去舔一舔,想试试咬一口的滋味。

     正是可爱的孩子!

     单淳就像一盘美味的食物,无时无刻不在引诱着他。

     越是被禁止做的事,越具有吸引力。但是,尚师望的意志力克制住了这种冲动,他绝不可能允许自己做出这种失礼的事情。

     单淳深吸一口气,使出莫大的勇气才将这个问题颤抖着问出口:

     “为什么?黄迪为什么要害死我?他并没有得到好处不是吗?他并没有得到系统不是吗?”

     前世,他们几人的背叛放弃,已经让他首先彻底否定了自己,认为自己是一个无用之人,才活该会被舍弃。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单淳,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孩子,整天孤独地被关在封闭的地方不停为基地转换提供粮食、武器、药剂等物资。

     虽然这些好处都是系统带来的,但让他心甘情愿没有被逼迫地愿意忍受那种孤独的,却也是想结束末世的意愿。

     a市基地的巨大的改变,与其他大型基地相比巨大的死亡率差距,这些难道就没有单淳的一份功劳吗?

     因为被背叛被伤害,放大了他在那几位成年人强者面前的自卑感与差距,他完全否决了自己,也忽视了他为整个基地所做过的奉献。

     重生回来,“他没有异能只是个普通人”和“他所做的一切功劳都是系统的”这两种想法不停在单淳脑海里不断刷屏,就这样让他彻底地否定了自己,认为他被放弃被伤害是应该的,认为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不够好不够强的原因。

     明明不是他的错,他甚至不敢去怨恨,只不停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现在,有一个人告诉他,他的死亡不是他想的那样,无疑给了他另一波冲击。

     他也不知道他会听到什么答案,这个答案到底是进一步将他推入深渊,还是能够就此拯救他?他也不清楚。

     但他想,无论结果是什么,他总该要知道让他死亡的真正原因到底什么?

     他的心脏砰砰地跳,单淳自己都能听到其中的声音,屏住呼吸好像每呼吸一下都会痛,他就保持着这样状态等待着悬浮着的答案最终落下。

     尚师望能够轻易从单淳身上看到那种被伤害过产生的自我否定,但他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若不是他前世最终毁在一个被末世逼疯的疯子手中,他还会一直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认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心理强大到无坚不摧。

     现在,他有些庆幸自己思想中有所改变,想着要为单淳调节一下心理。

     当然,单淳是永远不可能变成疯子的,因为他无论如何不会因自己的不幸而去迁怒伤害别人。

     但是,若不越过这个坎,他会永远这样不停痛苦下去却依旧假装无所谓。

     看出单淳的害怕,尚师望抓住他还有些微微颤抖的双手,用自己的大手掌完全包住两只小孩手。

     别看单淳长得高高瘦瘦的,但他纤细的手却很小,永远长不大似的,尚师望一只手就能握住,但他仍旧用两手紧紧包裹着,好像这样就能将力量传递过去。

     “仅仅是你的存在就阻碍了黄迪完全掌控a市基地,继而统一全国所有幸存者基地,最后结束末世的一步步计划。”

     尚师望也不废话,他算看清楚了,单淳情绪很不好,必须放个大雷将他的吸引力引过来。

     尚师望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给别人担任心理医生的角色。

     “怎么可能?!”

     单淳还一直以为他最没用,完全被他们当做废物处理掉了,从来、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居然是因为他太重要的原因。

     这个答案实在太过诡异太过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