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神奇
        第十二章神奇

         坐在车里的单淳很拘束,完全不太习惯尚师望这个陌生人,还有着一种对未知的恐慌迷惘。

         他也知道,从现在开始到末世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会活在尚师望的羽翼庇护下。

         这样应该很好,在末世那样人人自危的混乱时期,他的安全完全有保障,尚师望的能力明显能够做到这点。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现在又和前世有什么分别,不过是由多方势力换成了一方势力控制他而已,还是没有人问过他的意愿。

         他想改变命运!他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单淳望着虚空中某点怔怔出神,完全没有听到尚师望的话。

         尚师望怎么可能不关注单淳的意愿情绪,要知道他前世就是在不起眼的小人物上吃了个大亏,若不是重生人生差点不能倒带从来。

         更何况,单淳在尚师望眼中的价值怎么也不是个小人物,只有他能够遏制控制住系统——可惜这点单淳自己还不清楚。

         系统在结束末世的过程中体现的价值越重要,那么,单淳这个可以将系统一票否决掉的作用就更加至关重要。他的存在,可比恩基人类给系统设计的程序条款更有牵制性。

         只要有单淳的存在,就能够限制约束系统。

         尚师望从不鄙视幸运值满点的家伙,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智商天赋、他的身世这些也是天生就自带的。

         更何况,单淳也并不是一个只有幸运值的人,他的另一种能力更令尚师望惊叹不已,他好像天生就会在合适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系统和末世病毒出于同源,这点他这个业余人士随意都可看出,那么单淳诉说中前世的专业人员研究狂边泰也可以看出来。这样的话,以他的狂热性格居然没有马上将单淳解剖了,让尚师望不由自主高看单淳一眼。

         或许在单淳看来他每次只是在基地需要帮助的时候适宜地提供了解决办法,但在尚师望看来却是他总是在恰当的时间提供了新奇物品让边泰产生研究兴趣,例如病毒抑制剂、异能进化液等等药剂,这种行为却正好让边泰暂时没时间将实验的刀伸向他。

         而且,尚师望初见单淳就想起了一个与他有些类似的人,牵扯出他一些不好的回忆——那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失败,连让他改正错误的机会都没有。

         他眼中第一印象非常不好的单淳没有耍弄一般人都会的小聪明,没有不清不楚留下其他筹码让他去猜,也没有不自量力地自恃系统的存在妄图站在合作者的立场。

         他就那样将所有一切毫无保留地摊开在他面前,将他的把柄、弱点甚至整个性命都交付到他手中。

         这样的情况看起来很愚蠢,但确实是当时刚从丧尸王状态下转变过来的他产生好感的唯一方式。

         那时的他面对人类时,唯一的感觉就是厌恶及杀意,何况单淳还有些类似害他变成丧尸的人。

         单淳就是有这样天赋让他从厌恶到不屑一顾到消除掉迁怒,尚师望还是也以为单淳是那种情商特别高超的人,观察分析得出讨好他的最佳方式。

         最后却发现,这是他的天赋,拥有着小动物般敏锐的直觉。

         虽说尚师望最初讽刺单淳拿到金手指实在是暴殄天物,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像他表现出的那么鄙视单淳。

         反而,尚师望觉得单淳这个人很神奇,他之前做出的那番评价本就是基于他本人自身的立场上所作出的判断。

         他有背景有实力有魄力,敢不惧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即使他光明正大地使用系统,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觊觎系统的人也只敢在暗地里心底里意淫。系统对于他来说,可能只是一件强大的装备,可以给他加些时髦值,最多可能吸引更多人投靠他而已。

         可是,单淳他有什么呢?

         差不多刚成年,没有可以给他依靠的亲人,真心的朋友也可能只是无法做自己主的孩子,自身瘦弱没有异能武力值,这样的单淳拥有金手指又能怎么样?

         天降金山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还是一个无法摆脱的金山,这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可是,单淳却背着这座超负荷的金山安安全全地存活了两年,同样也达成了没有人因为夺系统而要害死他的成就。

         这其实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最后,单淳总认为是那几个人误以为系统这座金山已挖空才会被无情抛弃,但尚师望看出来事实上内情没有单淳想的这么简单。

         无论如何,单淳同样在一个半公开的情境下仍保有系统的所有权,其他人没有出手抢夺最终也只是在单淳的‘同意’下获得使用权,这在尚师望看来就够不可思议的。

         当然,这与单淳的无害无野心是不无相关的,若不用采取其他手段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没有人会多此一举。

         就说权简,尚师望很轻易的从单淳话语的字里行间提取出一个与单淳描述的完全不同的野心勃勃、不择手段的形象。

         即使是与这样的权简相处,单淳也在无意中躲过了好几次他可能会爆发的迫害。可是,单淳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像小动物本能般地躲避了危险,让权简一直将阴暗的另一面藏起来收敛地好好的。

         权洁死后,权简其实一直处于压抑要爆发的状态。

         尚师望完全可以从单淳的简单的描述中将权简的人生经历填补完全: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一直是整个家庭的骄傲——亲人围绕的中心,即使后出生的妹妹也不可能将众人眼中的重心转移。

         学生时代的权简一定是学校天之骄子般的风云人物,成绩优异、十项全能,他一定更喜欢积极活跃于学生会等组织中,且是会长级别的领导人物。

         权简的第一个人生大坎坷一定来自于他的第一份工作,那时他发现在学校里所拥有的一切成绩全部被否定,他要在一个新的起点一切重新开来。

         甚至于,他还会发现,有些人的起点不需要努力天生就比他要高,那时他可能会沮丧、会抱怨、会愤愤不平,但他应该会很快走出这种情绪。

         因为他的野心、他想要成为人上人的*不允许他颓废萎靡,他绝对能够清醒地认识到沉溺于这种情绪里是无用的。

         而无用的,只会被他抛弃。

         之后,经历过将一部分思想残忍决绝切割掉的这种成长蜕变,可以想象到权简之后一直是成功的。

         权简并不是一个不懂变通的人物,恰恰相反,他是一个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的人,可以放弃一些东西比如自傲,也可以捡起一些东西例如谄媚。

         他想要做,努力去做,有实力的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

         权简这个年纪,在没有任何背景帮助的条件下,却做到一家中型企业重要部门的经理,若没有末世,他的前途也不会止于此,可见他是非常成功的。

         事实上,这样的人物,在盛世是人上人,在乱世则是枭雄。

         末世的到来,恰恰将权简所有的努力再一次全部付之一炬,他的成就他的努力又一次经历了重新洗牌,回到了原点。

         而且,这一次,他的起点再一次低于别人,觉醒的异能是没有任何攻击力的空间异能。

         若是其他人得到了这么珍贵的异能会异常欣喜,可这个人绝不会是权简。

         空间异能者可能会得到整个队伍的保护,但先天特性决定了异能者却处于被支配的地位,这点恰恰是权简最不可能满意的地方。

         权简,天生就是支配者的性子,一直在努力成为更多人的强大支配者。

         权洁的死亡,是一个爆发点,她应该是权简剩下的唯一一个亲人了。

         单淳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是尚师望却推测出这个事实。

         如果他们的父母还活着,以权简的性子不可能不去找他们只带着权洁,很明显他们是最早变成丧尸的那一批人。

         在末世前,权简一定不吝啬用工作所得养着一家人,因为这是他能力强大的一种体现,也在另一方面昭示着他一家之主的地位——越过他的父母。

         可是,权洁的死亡揭露了在末世中他的失败。

         那一刻,他必定是极沮丧的,他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也再次看到了失去之前努力获得的一切成果的事实。

         在那一瞬间,他快速地做出了决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放弃最后一个亲人,救下了单淳——不要怀疑,尚师望可以证实像他们这种人在这个时间段内是完全能够在脑内快速计算出利弊,然后做出决定。

         之后,单淳到底值不值得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是他需要考虑的,即使不值当权简也会让他变地值当。

         可是,单淳在这个阶段做出了一个绝妙的态度变化,及时地遏制住权简体内的凶兽。

         尚师望有些好笑地看着身旁还有些茫然的单淳,他绝对不知道当时他好运地避免了一无所有已经准备抛弃人性的权简的迫害。

         权简在逃难过程中一定早就发现了单淳的不同,单淳自以为隐秘的小动作怎么可能防住精细的人,甚至为什么会被发现——仅仅在以单淳为视角的话语中,尚师望都能瞥见端倪,何况是当时和单淳一起生存的权简。

         一路上,权简一定在窥伺着,一直在隐忍,只不过还没到绝境。

         可是,权洁的死亡,恰恰昭示着他如果这样下去,最终总会走到绝境。

         单淳却能这种险境下,将权简的暴虐再次压了下去,没等权简对单淳使出手段,单淳就开始主动暴露出系统的存在,并无条件为权简提供系统带来的好处。

         既然不需要使用其他手段就已得到了他所想要的,权简自然就不会去多此一举。

         单淳凭借他独特的天赋接着很快避开第二次危机,那次权简甚至对单淳暴露出杀意,但单淳还是傻乎乎地将权简当做最亲的亲人,但也许正是这种态度帮他直接杜绝了危险源头。

         那就是谢寐仁出现的时候,谢寐仁强大的异能能力让权简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那时他才意识到以他的能力根本无法保住这根金手指。

         但是,让他放弃已经给予巨大好处的金手指以及之后可能源源不断持续的甜头,他是怎么都舍不得的。

         可是,要他将这些全都拱手让给他人,壮大别人,甚至成为他未来对手的助力,他更是不愿意的。

         他得不到的,宁愿毁掉也不给别人。

         谢寐仁并不代表就是那个会和他争抢金手指的人,只是他的出现才让权简意识到这种危机。

         再加上谢寐仁的紧迫追人的架势,让他明白过来一件事:那就是单淳一旦进入基地这种人群聚居地,单淳和他为所在队伍带来的特殊总会被基地上层人士注意到,到底以他的势力必然依旧保不住这种巨大利益。

         但是,谢寐仁之后的举动却给权简提供了另一种思路,他决定要做单淳代理人,利用他的金手指与各方势力合作。

         要达成这点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将单淳变成他私有的,这也是权简提出做单淳男朋友的初衷。

         或许,这也是男权思维的权简在单淳身上盖上他特有标签的方式。

         在权简让单淳做出抉择的时候,单淳再次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英明地选对了答案。

         即使对权简没有一点特殊的感情,即使对权简真面目没有一点了解的情况下,单淳还是做出最明智的回答。

         权简特意在进入基地之前确定这个答案是有深意的,因为单淳进入基地后凭借他的金手指随便都可以找个靠山,要脱离他的控制是非常简单的。

         若他的答案不能让权简满意,可能单淳就会不小心死在前往基地路途上某个丧尸口中。

         事实上,单淳在茫然无知的情况下答了满分卷,甚至他根本就不喜欢权简甚至委屈自己答应的真实情绪反而为他在权简那里大大加分。

         本来,权简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单淳的喜欢,他要的是单淳愿意乖乖地待在他的控制下。

         权简这样的人,在尚师望看来,其实是个很好的管理人才。

         只要你能够在能力上压制住他,让他心服口服居于人下,这会是一个能力卓绝的极好下属。

         若没有单淳的存在,尚师望知道这样人物存在的话,绝对会伸出橄榄枝招揽他。

         但是,单淳已经在他的队伍里的话,他就会庇护他,也会照顾到他的情绪,不会让他这么茫然无措、无所适从。

         “知道我们可能就这几天会去见到的你前世的熟人是谁吗?”

         尚师望试图与单淳谈论一下他们一起的计划行程,让他有一种代入感,有一种处于同一个集体的归属感。

         “啊?”单淳好一会才从走神中清醒过来,意识到尚师望是在对他说话,“谁?”

         “黄迪,在末世前他本就是a市的年轻市长。”

         “哦,是吗?他们果然在末世前一个个本就是了不起的大人物。”语气平淡,兴趣缺缺。

         事实上,单淳对于上辈子的情人的事情不可能提起什么兴趣,连听到都感到疲惫。

         尚师望似笑非笑地望着单淳,道:“哦,我以为你会这个黄迪的事情感兴趣了,毕竟他可是上辈子害死你的凶手之一。”

         “什么?”听到他这么一说,单淳马上坐直了身体,惊讶地望着他。

         “你不会以为你那几位情人只是对你见死不救吧,凶手只有系统一个。系统的确是引导你走向死亡的元凶,但这个执行人却是黄迪。”

         虽然他与那几位情人只有名义上的名分,但从尚师望的口中吐出“几位情人”这样的字眼,单淳还是感觉异常羞耻。

         他当然知道拥有几位情人这种事情明显是不对的,但他其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上辈子怎么会这么魔性地同意了这种事情。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特别的不可思议,就好像这事不是自己做的,但当时好像也没觉得不对,大环境里也认为理所当然。

         现在,单淳只庆幸,他还谨记着妈妈的遗嘱:成年之前不准对女孩子做过分的事情。还好,他对男女一视同仁,这样,他才没有成为一个私生活糜烂的人。

         当然,单淳母亲并不可能预见之后的事情,她只不过作为一个将死之人不放心还小的孩子,在病床前嘱咐过多。她也没想到过,单淳这个乖孩子将她的叮嘱当做她的遗愿般执行。

         当然,单淳觉得,也有可能是除了谢寐仁外,其他人对他也并不感兴趣,一切都是假的。

         见单淳提起了兴致,尚师望继续放大招:“你也不想想,你一个无异能的后勤人员为什么要去到丧尸战场去?你就没怀疑过?”

         单淳想想,当时好像的确是黄迪对他说……

         “现在,你还想不想听有关黄迪的事迹?”

         单淳马上睁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尚师望,使劲点点头。

         尚师望发现与单淳在一起,心情总会不由自主放松,这也许也是单淳小动物般的又一个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