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反射

         权简带着权洁走过来的时候,护卫队的成员都放下了手下的食物,整齐划一地站了起来,做好戒备。

         虽然,商场里的人都很戒备他们,但这不是他们会松懈的理由;同样的,他们也随时保持着警惕的态度。

         毕竟,这已经是资源极具减少、生存空间竞争更为赤-裸裸的末世。

         权简刻意同权洁一起单独两人过来,本身就是一种示好的信号。

         他径直走向尚师望,向尚师望伸出手:“你好,我是权洁的哥哥,权洁和你身边那个小朋友不久之前还是一个班级的,没想到她在这还能碰巧遇到同班同学,真是缘分。”

         同尚师望握手后,他开玩笑说:“若不是外面时不时传来丧尸的嘶吼声,我们这样真像是家长会碰面。”

         谈了两句话,尚师望都只点头回应,且用那种仿佛看透你的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你,让平时无往不胜的权简心里都有些起伏,就好像回到刚出校门后第一次面试时面对面试官的感觉。

         不过,就这两句话的时间,权简也已经找到正确与尚师望交谈的方式。

         这一队人,除了尚师望和单淳以外,其他人从习惯和气质上都可以看出是军人,而这些人都听从尚师望这个领队的话,且尚师望明显不是军人。

         这样,尚师望的身份就有些值得琢磨了。

         权简看出尚师望可能常年处于高位,不会喜欢这样纡回的说话方式,只会接受下属般直接汇报式有事说事的方式。

         所以,权简马上放弃用权洁和单淳的同学关系拉近距离先熟悉熟悉的计划,马上单刀直入地说道:“门口虽然有门挡着,但这种商场的推拉式大门还是不能完全防住丧尸,被丧尸突袭的可能还是蛮大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们要不要去我们小队那一角休息,商场空间还是很大的,即使你们去了也不会很拥挤。”

         接下来,权简马上就说了一句刷到几乎全队好感的话:“我也知道你们刻意选这个地点是为了避免我们这些人的恐慌,但我一看你们的队员就知道是当过兵的。现在这世道,可能就只有当兵的既有能力而且还愿意伸手帮帮人。所以,我是看出你们的身份相信你们才邀请你们过去的,毕竟你们的武力值也会加大我们的安全感。”

         权简外貌俊朗、面相忠厚,这样一个人真诚地说出这样的话,让尚师望身后的年轻队员感觉心都像都被熨烫过一样暖到心头。

         虽然权简没有特意夸他们,但他们属于被他夸奖的这一个群体中的一员,让他们感到与有荣焉,更为自身身份感到自豪。

         尚师望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些年轻小兵,虽然他们一个个武力值的确值得称道,但想法还有些天真,末世后除了每日清理丧尸行程,也只与基地里的人相处。况且末世前受过的教育也让他们下意识会去保护普通人、弱者,这次出来若不是有任务在身,遇到那些逃难人群他们是能带上一程绝对会去做的。

         尚师望想想其实还是他的锅,让他们一直生活地一帆风顺,只要他们经历地多了自然就会懂了。

         尚师望当然不会拒绝权简的盛情,而且他还会促使他的目的达成,他点头同意说道:“可以。我们此事的目的地是a市,若与你们同路,在不干扰到我们的情况下可以带你一程。”

         尚师望虽然同意了权简的邀请,语气中却透露着不愿意与他们深交的态度,且表明要把这个人情用其他方式还掉。

         权简就被尚师望不留情的话大大地噎到了,他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望了一眼仍旧抱着尚师望手臂的单淳,惊奇于他居然能同这样的人这样亲密。

         在权简看来,像那边离尚师望远远的护卫队队员才是与尚师望正确的相处方式,尚师望只适合远远地敬着,将他摆在高处就够了。他这种仿佛能看透你的人必定是不会有亲密朋友,没有人会愿意在另一个人面前完全坦荡到没有任何秘密、没有丝毫龌龊。

         现在尚师望给权简的感觉就像是在表明,我知道你的目的,我答应你只不过是不介意你的小动作。

         尚师望等人吃完便饭后队伍就转移到权简队伍所在地域,并没有和他们挤在一块,就像权简所说的那样这个大商场每一层的空间都很大,这些队伍相隔很远也只不过是为了表示互不冒犯的态度。

         尚师望发现权简待的这块区域的确是个好位置,不仅离大门口适中,既适合随时从入口处离开,而且丧尸从门口闯入这个位置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应对,最主要的是这个地方离商场的负楼层以及上层的入口的距离也在一个很合适的位置。

         很明显,权简是属于最早进入商场的那批人,甚至商场一楼丧尸或许可能都是他们这队人清理的,因为某个没达成的目的而滞留在这儿。

         尚师望再在周围看了一圈,看到了几块已经被踩的凌乱的商场指示牌,就明白权简留下的原因。

         他现在,只需要在等候宏玫瑰的时候静待权简的接下来的行为了。

         果然,这次权简是想过来和尚师望谈正事的,他是作为另一个队伍的领头人和尚师望来谈合作的,所以他是想和尚师望单独谈谈的。

         可是,单淳反而因为权简的存在像连体婴儿般粘着尚师望。

         权简看着单淳居然没有识趣避开的举动,而尚师望明明明白却没有在意,有些无奈地对单淳说:“你是叫单淳吧,我听洁洁说过你的名字,我们有些话要谈,你去找洁洁叙叙旧。”

         单淳完全下意识的听从就要起身要离开,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动身走开几步,突然有些愧疚地回头望着尚师望。

         单淳不离开并不是不懂看眼色,而是为了以防万一,尚师望在基地里就事先叮嘱过他让他尽量不要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现在,居然没有尚师望这个队长的指令,他就听从别人的话,会不会让尚师望在外人看起来在队伍中没有权威。

         尚师望只是安抚性对单淳吩咐道:“没事,和你同学去聊聊吧,不要有心理负担。”他正希望单淳能和权洁多多相处,毕竟解除暗示的关键就在她身上。

         尚师望明白单淳的失态,其实他对权简的吩咐都形成了反射性的回应。

         其实,权简前世在单淳身上用的其实只是一些简单的心理小技巧,可怕的是在单淳身上量变形成的质变。

         就好像超市用打折、降价来刺激消费,就好像尚师望他同样的也使用过类似的小技巧。他刻意地让单淳在末世里危机时刻用广播的方式给人们传递一些有声的帮助,日后得到益处的人认出单淳总会或多或少对单淳有些好感,这其实也是心理上小技巧的运用。

         人们总会在有意或无意中在生活中运用到以及遭遇到这种小技巧。

         权简在尚师望看来,就是将这些心理小技巧运用到极致的人。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完全凭借本能、情商、生活经历在人际相处中以及完全控制一个人方面都将心理方面的技能运用到娴熟。

         单淳先是因为权洁死亡的负罪感心理有了漏洞,而权简就抓住这个漏洞不停地扩大它。权简那种刻意不在单淳面前提起权洁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无时无刻的提醒和暗示。

         明显,让伤口好的正确方式绝不是死死地捂住让它发炎让它腐烂让它深入骨髓。权简前世却是这样对待单淳的,而且他完全不用在言语上提醒单淳权洁的死亡,其实只要一个悲伤的眼神、一个惆怅的叹息都可以再次引起单淳的负罪感,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提醒。

         权简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不停地加重单淳对他的负罪感,然后再用这种负罪感换得单淳对他要求的妥协。

         从一个个小要求开始慢慢加大其中的分量,最后让单淳对他的要求形成言听计从的习惯性的反射行为。

         最后,权简就这样轻松地不需要在利用负罪感就让他听话。

         就好像现在,权洁就好好地在一旁,权简依然就凭轻易一句话就让单淳完全无意识照办。

         既然是由权洁死亡的负罪感开始,尚师望就要让这种心理暗示从权洁这里结束。

         所以,即使权简不过来,尚师望也要寻找机会与他们同行。刚好,他也了解了权简的目的,掌握了先机。

         权洁不懂权简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虽然与单淳不是很熟悉,但毕竟是两年的同学,在他乡遇上总是一件开心的事。

         所以,她兴奋地和单淳聊了起来:“你们队伍的领头人是不是你哥,我听班主任老师说你被你哥接走了?他好酷,末世前是什么人?”

         即使在权洁面前,单淳也有些心不在焉,不时地观察尚师望他们交谈的情况,随口答道:“大概是吧。”

         权洁也看到了单淳的分心,说道:“他们谈的事,到时我们就会知道了,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事情。”

         “是什么?”单淳终于将注意力移到权洁身上。

         “这个商场的负一楼和负二楼是个大型超市,不过可惜好像有个厉害的变异异能丧尸,我想他们肯定是在讨论如何攻打超市收集物资的事。”

         这本身就不是一个秘密,他们留在这个商场几天就是舍不得放弃这些触手可得的物资,那边还有一个队伍也是因为相同的目的而留在这的。

         自从与尚师望汇合后,单淳身上的系统已经达成一部分目的后就再也没出过声。而且,为了不再引起单淳反感就再也没有彰显过存在感的系统,这个时候,突然出声提醒单淳一个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