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后续

     边泰走后,这些初级丧尸没费多少工夫很快就被清理了。

     可是,尚师望和权简两队人都没有表现太多欣喜。

     单淳想要的治疗系晶核直接长腿走了,而权简等人却要面对实验进行到一半的童安。

     童安看到权简等人时,眼神还是清明的,明显还是能够认清楚人的,甚至他嘶吼的声音更悲戚,眼中也留出血泪。

     左邦是这个队伍中和童安关系最好的,童安被抓走后左邦也只以为他已经变成了丧尸,所以他是队伍中极力支持权简不为物资也要报仇的一个。

     现在,他也是不在乎童安会伤到他、将他也感染成丧尸,毫不犹豫抓住童安的手:“小安!”

     童安却小心地避开左邦抽出了自己的手,大声嘶吼着对左邦猛摇着头。

     左邦懂得童安的意思,并没有纠结这些,转向权简问道:“老大,你有没有办法救小安?”

     权简看了看他的异能者队伍成员,队伍的配成其实很不合理。

     外力型异能者和特殊系异能者太多,偏偏这些特殊系异能者里的异能对战斗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权洁才可以自信地说她杀的丧尸比异能者还要多。

     这样,造成队伍众人大多是辅助型异能者,攻击型异能者少,且缺少一些难得的特殊系异能者,比如治疗系异能者。

     接受到队员的求助,权简只好到尚师望这儿打听是否有治疗系异能者借用一下。

     可惜,尚师望看了一眼童安,直接冷酷说道:“没救了,他早就被感染了,现在还没完全变异为丧尸全靠那个异能丧尸的实验在起作用。”

     可能觉得这还不够,尚师望又加了一句:“他现在正在经受非人的折磨,因为他既没有完全丧尸化也没有改造完成,所以他还有痛觉。不知道那个异能丧尸做了什么,现在他的身体里有两股能量在作祟撕扯,一股能量要将他转换为丧尸,另一股能量在改造他成为接近丧尸的个体,但总体来说要转换他为丧尸的能量占据上风。

     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是让他痛苦地渐渐变成丧尸,还是尽快结束他的痛苦。”

     左邦见尚师望说的这么详细,见童安躺在台子在完全无法动弹,嘶吼声也的确有些像痛苦呻-吟,连忙急切地追问道:“你能清楚地知道这些,是不是有办法救小安?即使是将小安变成那个异能丧尸所说的新人类也没关系!”

     其他人都以为尚师望会抵触改造成“新人类”这一提议,可是尚师望并没有这样表明,可是他依然很快打破了左邦的奢望:“我做不到,我只是对能量比较敏感,而且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完全不可能知道别人的实验过程。”

     左邦还想挽救一下:“可是,那个丧尸也只用到这些简单工具,这样也不能……”

     可是,尚师望指着一个扔在一旁的药瓶,说:“明显在未变成丧尸前他带了足够的药品,要怎么确定他使用了什么药物造成这样的情况,以及剂量?”

     见实在没有办法,左邦只能抓着童安的手痛哭。

     这时,权简却依旧提出向他们借治愈系异能者的想法:“我们都看到了那个丧尸一直在有分寸地对小安使用治愈系异能,总归是能有点帮助的。”

     听权简这么说,左邦马上露出感激的眼神看着他。

     “可以,拿晶核来换。”

     尚师望报出的晶核数目其实正是系统转换治愈系异能消耗的正常数目,可是这种晶核数量和正常异能者使用异能消耗的晶核数目相比就有些趁火打劫。

     尚师望其实在与他们分配超市物资时都没有这样斤斤计较,权简说是可以给尚师望队伍多分配分成,可是即使他们是出大力者,尚师望仍只要了物资其中的一半。

     因为,给足权简物资,他在a市就能更快建立一方势力,a市上层就不会只有一个声音,至少前期无法那么快速形成统一格局,也就不会有足够精力去打生产基地的主意。

     可是,在单淳的报酬上,尚师望却并不希望他吃亏。

     尚师望这次带上单淳,更多的就是让他充当治愈系异能者,他所消耗的晶核数目,尚师望都帮他记着到时护卫队会统一补给他的。

     所以,尚师望完全不在乎权简队伍成员的目光,对于这点他也绝不退步。

     不管权简队伍成员怎么看,权简的表情一点都没变,很快拿出一袋晶核递给尚师望。

     单淳连忙推脱说:“不用,不……”

     单淳在尚师望目光逼视下声音越来越小,可是还是坚决地将晶核推还给了权简。

     不过,他一边走到童安面前,一边掏出自己的晶核袋,拿出一个晶核,一边解释道:“我并不是纯正的治愈系异能,是通过其实方式才使出治愈系异能的,所以消耗非常大。”

     说着,单淳抓起一把晶核,然后才对童安使出治愈系异能。

     然后,单淳手中的晶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殆尽,这时,权简队伍成员才明白是误会了。

     单淳没有接受权简的晶核,不仅是不想其他人误会尚师望,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童安会变成这样可能应该真是他们该背的锅。

     单淳认识童安,虽然他不认识现在权简队伍里的人,但他认识童安。

     童安是一个力量系异能者,前世也是前期很早就加入权简的队伍,但他一点都不起眼,单淳对他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但是,单淳死之前,还看到过童安,他还活得好好的,作为早期就进入权简异能者队伍的成员,虽然那时他已是外围成员,但作为老人待遇还是不错的。

     现在,他却这样痛苦躺在这儿,单淳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单淳刚使用异能时,童安明显有好转,至少脸上的痛苦表情有些减少,甚至还能够吐出一两个清晰的字眼:“左!嗷!大!哥!”

     左邦刚露出欣喜的表情,可是,情况就急转而下。一旦单淳停止使用异能,童安又要重新经历一次痛苦变回原来的模样。

     所以,单淳只能不停地使用异能,他作为备用的一袋晶核就全部消耗完了,权简这时赶紧马上递上刚开始准备的那一袋晶核。

     这一切都在童安眼前进行,他知道自己是没救了,只能朝左邦示意:“杀!了!我!我!痛!”

     左邦这时候也是知道再也没有办法,他痛苦地抱住童安。

     这时,尚师望及时递过来一把□□:“用这个可以减轻他一些痛苦。”

     要知道,尚师望平时可不会为他们提供浪费子弹的机会。尚师望弄到这批军用武器时还不是末世,他还没有那么的权力弄到大量的□□,所以基地的子弹等消耗品是用一点少一点,所以尚师望平时都要求他们使用冷兵器来杀丧尸。

     可是,现在尚师望有些不耐烦了,他希望早点解决这些事,因为有事他必须向单淳问清楚。

     左邦愣愣地看着尚师望手中的枪,无法伸手接过。

     “是不是下不了手,下不了手我可以代劳。反正他马上也要变成丧尸了,即使使用治愈系异能也没用,你没发现即使有异能撑着,他丧尸化的程度也在逐渐加深。若你想他多遭受一些痛苦,也可以等他完全变成丧尸。”尚师望的话毫无感情,根本就不像几分钟前还一起合作过。

     左邦战战兢兢接过□□,用枪抵着童安的额头,童安也顺势闭上眼睛,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左邦看着童安一边流泪一边扣下了扳机。

     在童安倒下的那一刻,左邦也用他的怀抱接住了他。

     而这一边,尚师望也拉着单淳到了另一边的角落里。

     尚师望发现他对单淳的控制欲越来越强烈了,好像不容许他违抗自己的命令,又好像不是。

     但是,这次,他是真的很生气,因为他察觉单淳态度的不对劲,不是刚开始见到权简的那种不对劲。

     “你好像对权简很大方啊?!”尚师望最后一个字时刻意提高音调,让问句变成了肯定句。

     “我在想,我的重生是不是建立在伤害到其他人的罪孽上?”亲眼看到童安死掉了,单淳的语调有点沮丧。

     尚师望抱住单淳,像安慰孩子般抚摸轻拍着单淳的后辈,安慰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单淳将头埋进尚师望怀里,闷闷地说:“我认识童安,他上辈子没有死得这么早,我死了的时候他都还活得好好的。可是,这辈子好像完全不一样了,这些有一部分肯定是我们造成的。还有玫瑰姐,像你说的,肖娄楼上辈子早就变成丧尸了,也就不可能会伤害到她了。可是,是我们改变了这一切。这已经是第二个了,会不会我以后还会遇到被我们举动影响到命运变得很糟糕的人?”

     “玫瑰她的事我们暂且不说,毕竟你上辈子没见过她,不知道两者之间的比较。可是,这个童安的事真的不是你的错,你完全想岔了,你完全忽视了前世你自己的作用。童安上辈子一个力量系异能能好好地活到基地,且在基地过得不多,是因为你在权简队伍的原因。

     前期,你提供异能使用方式、武器、物资等等将权简的异能者队伍打造成武力值强悍的队伍,他们的伤亡当然能够控制在很小的范围,能够轻易安然到达基地。后期,也因为你的继续付出,权简异能者队伍在基地一直处于数一数二的地位,童安这个外围人员当然能够在基地过得安逸。

     这辈子,由于没有你的存在,他们的人生才由容易模式进入困难模式,童安这样的力量系异能者,武力值不高,当然容易被丧尸抓伤感染病毒。

     所以,你有什么好自责的?”

     单淳靠在尚师望心口,随着尚师望说话的声音,他能够听到胸腔的起伏的动静,在这一起一伏间他感到倍常安心。

     同时,他也被尚师望说服了,但他觉得这样很舒服安心,就继续这样靠着了。

     这时,权简也走了过来,他是过来还晶核的。

     单淳在他眼前演示了他使用治愈系异能真正所消耗的晶核,那么权简就不会不给报酬。

     尚师望早就察觉到权简的接近,可是却没有一点提醒单淳的意思。

     权简过来就看到单淳被尚师望报在怀里的画面,他也已知道单淳并不是尚师望弟弟的事实,自然就误会了他们两人的关系。

     但他不动声色地加重了脚步声,单淳听到动静,马上从尚师望怀里跑出来。

     权简这次将晶核递给他时,单淳这次没有拒绝,因为他认同了尚师望所说的理由。

     当单淳将晶核拿在手里时,晶核的重量告诉他权简除了还他正常消耗的晶核,还额外给了报酬。

     之后,就是超市物资的分配,尚师望就让孔建泽和权简这两个空间异能者去收集物资。

     尚师望知道,权简早就在注意孔建泽了,因为孔建泽作为空间异能者在与丧尸战斗时使用了空气刃,权简一定会很想知道其中的方法。

     尚师望则在超市里转悠,果不其然让他找到除童安外其他失败的实验者尸体。

     这些尸体已经完全看不出长相了,因为实验失败后边泰直接挖掉了他们的晶核,脑袋破碎地完全无法辨别长相。

     尚师望则仔细观察着这些尸体,从这些尸体上的伤痕去观察猜测边泰到底做了些什么。

     随着尚师望之后,其他人也跟着发现了这些尸体,简直叹为观止,他们也意识到逃走的到底是怎样的危险分子。

     这样的一个不完全丧尸,他能控制所有丧尸,能将人类改造成同他一样的不完全丧尸并热衷于这种实验。

     这么一想,就不寒而栗,希望永远不要再遇到他。

     丧尸不可怕,可怕的是丧尸有文化它还比较疯狂。

     超市的丧尸被清理后,原本商场里的一些人这时就过来偷偷占便宜,但他们中没有空间异能者,能搬的东西也有限。

     权简当然不会去阻止,尚师望就更不会做这个坏人,他最初就不是冲超市物资来的。

     只有,谢寐仁这人拿走一些必须品后,然后高傲地丢给权简和尚师望一人一小袋晶核。

     权简有些无奈地接住,可尚师望却不给他这个面子,接住后直接又扔回给谢寐仁队伍里一个年纪看起来较小的女人,说:“这个给你当弹珠玩。”

     这个女人恰是谢寐仁父亲的情人,只是一个普通人,只得依附这个队伍忐忑求生存。

     尚师望这一行为可把谢寐仁气的够呛,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做法也不怎么好,就忍下了这口气。

     尚师望若知道这一行为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他绝对不会故意用这种方式气谢寐仁,他会换种方式的。

     是的,尚师望见到谢寐仁第一眼,就天然看他不顺眼。

     护卫队的人都在选择搬运看得上眼的物资到孔建泽面前,让他收进空间。尚师望也在研究边泰到底做了些什么实验,其他人都在忙碌,单淳就有些无所事事。

     他就在超市里乱逛,一个个测试物品能转化的能量值,但尚师望特意叮嘱过他绝对不可以以为没人看见,就无声无息地将物品转化掉。

     尚师望这么郑重,单淳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

     这个时候,单淳终于明白了权简到底什么时候发现他使用系统的漏洞的。原来那么早,应该是他一发现他的不对,就决定带着他一同上路。

     这次,排除掉权洁的影响,单淳终于可以用一种客观的视角再次看当初的事情了。

     权简当初将他们这些学生带离校门,提供的帮助只有顺路带他们回家。

     他家和权洁家刚好是最后一站,可是还没到他家时,权简就开始觉醒异能了,根本无法走动了,所以他们最后只能随便找一个地方休息。

     而那个时候,他们所有的食物其实只有书包里装满的从学校小卖部抢的零食。

     在那两三天里,只有这些零食供他们三人,怎么可能够?

     所以,单淳偶尔会假装从书包里掏出零食,其实是系统直接转换的食物。

     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权简当时意识都有些模糊,而他也是将转换的一样的零食夹杂着真正原本有的零食里这样的方式都被发现了破绽。

     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会轻易察觉到零食总量的体积和书包的体积不符合,从而得出有些食物是凭空出现的。

     也就是在这之后,权简觉醒空间异能后不准备回家,而是直接去a市,也因为这一变动,他还没有到达顺路所说的终点,单淳也就没有觉得继续顺路带上他有什么不对。

     当听到尚师望说道他行事的漏洞源于这样细微的差别时,单淳真正明白他不能想当然,这世上总有奇人异事,何况现在是一个拥有各种奇特异能的世界。

     尚师望刻意将他赶到一边,让他独自一个人,可能就是要他想明白一个道理。

     权简当初的能力只能带一个人在末世活下来,他负担不起两个人的拖累,是他的贪心造成了二选一的状况。

     单淳看了一眼还在认真研究边泰放弃的尸体,觉得认识尚师望真好,因为这样他好像多了第三只眼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