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死水
        第二十九章死水

         这一天,尚氏集团生物材料生产基地就迎来了肖娄楼这伙人。

         与之前画风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暴力闯进基地,而是好声好气地想通过守卫进入基地。

         “我们只是要前往b市路过此地,借地休息躲避一下夜晚的丧尸,我们可以用合适的价格用食物支付食宿。这位大哥,帮个忙给通传下!现在这世道,我们人类正要互相帮助,外面都是丧尸呐!”

         说着,这位经常谄媚讨好肖娄楼的中年男人韦朔偷偷塞给守卫一包高档烟。

         如今的基地守卫并不是护卫队成员,而是基地异能者小队临时调过来的人补充,他也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处理,但是同意会去传达消息。

         这个守卫一同跟尚师望出去执行过清除丧尸任务,他也知道尚师望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不同意的事情会直白地拒绝你,并不会有多大的关系。

         守卫跟另一个门卫报备一身,就回基地通知尚师望来处理。

         韦朔回到肖娄楼身边,悄声说:“看这基地,也不像肖强所说的守卫严密啊!”

         旁边的杨伟马上搭腔,抢过话头说:“楼哥,守卫力量不强也好。到时我们进了基地,直接联手抓了那个据说有火系异能的基地主人,不就能直接控制基地。到时,也不用和肖强分享成果。

         老大,毕竟他们那队人都只是些力量系异能者,哪有老大你厉害,很可能过分夸大了基地主人的能力。”

         原来当日,宏玫瑰让杨伟带她离开,杨伟第一时间就起疑了。

         他能作为一个普通人跟在这个队伍中,自有他的独特之处,可不仅仅靠他与肖娄楼以往的交情。

         要知道,肖娄楼当初敲诈勒索街邻的主意都是他出的,他让肖娄楼精准地把握好那个度,无论是骚扰但让警察抓不到把柄的度还是保护费金额的度都是杨伟帮肖娄楼制定的,而他就只能拿肖娄楼手里漏出来的一些。

         至于,杨伟为什么不自己去做这种事,无论他对自己的点子多么有自信,他都不敢亲自冒险,他没有肖娄楼身上的那种狠劲和无赖特质。

         杨伟仔细地打量着宏玫瑰,才发现她居然是个大美人,完全不逊色肖娄楼的女人于凤月。

         只不过两者是完全不同的类型而已,一个清纯秀美,一个娇艳盛人。

         昨晚,黑灯瞎火中他完全没注意到女人的长相,只不过肖娄楼作为老大有了一个女人,而他自认为作为队伍军师也该有个女人。

         可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他若要独享,显然不可能,所以他才拖着几个人一起。说实在的,他心里是真的有些不平,嫉妒着肖娄楼在末世居然能够幸运地觉醒金系异能。

         可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不依附一个强大异能者会活得更艰难。

         现在,这个娇艳美人正在低低啜泣着:“我老公已经死了,我们原本就害怕丧尸,只能留在房子里不敢离开出去。现在,我一个普通人,又能怎么办呢?”

         听宏美人这么说,杨伟是马上生出感同身受同病相怜的感情来:是了,她只是个普通人,除了依附我们又能怎么办?即使她想报仇,身为一个普通人又能做什么?

         身为普通人的杨伟既自傲于自己的聪明才智,同时却又瞧不起同他一样的普通人。

         当然,作为一个新加入成员,杨伟还是没有因为他的好色而将宏玫瑰纳入此次基地行动中,而是将她暂时留在肖强队伍里。

         尚师望出来后,无论是谁,他原本是想将他们驱逐的,言语不行就通过武力。

         可是,尚师望看了他们一眼,这一行人中所带着的血腥杀气,明显不是杀丧尸所带来的精悍煞气。

         最后,他看到了于凤月——眼角带着魅惑正柔柔倚在肖娄楼身边,完全不复前世清纯甜美的那个女人。

         他突然改变主意道:“傅易,你将他们带到我们的招待区去休息。”

         招待区那片区域,原本是尚师望准备用来接待到他们基地做买卖的商队的,没想到现在就要派上用场。

         傅易带着那群人离开了,单淳却有些迟疑,不知是否应该也跟过去。最后,看着傅易离开的背影,单淳决定还是跟着尚师望,因为他明显察觉尚师望的心情不对劲。

         果然,一回到办公室,尚师望就拿出他制定的针对于生产基地的发展计划,撕开就准备扔入碎纸机。

         单淳从尚师望手中将计划书抢救过来,急道:“这是你辛辛苦苦从末世开始前就做的计划书,全是你的心血,怎么可以就这样轻易毁了?!”

         “因为没有用了。”尚师望没有阻止单淳的行为,这份计划毁不毁掉其实并不重要,反正他不再准备继续实施这份错误计划。

         他走到窗前,他的办公室位于这栋楼最高处,从这儿可以清晰看到整个生产基地的情况,一览无余。

         基地的生产车间至今仍然在工作,尽管至今还没有买家;食堂也在煮着今天的晚饭,他从不苛待认真做事的员工;基地还有部分建筑工人在修建着围墙或其他规划好的场所。

         尚师望再将眼光转回办公室中央大桌上整个基地的微观模型,他发现他的规划根本就不完美。

         他将人类当家养兔子一样圈养在这个基地里,甚至为了他们身上生产出的最好的兔毛,将他们养地白白胖胖。他对兔肉不感兴趣,可是,当末世结束这些兔子出笼后,面对将是外面虎视眈眈垂涎的猎人目光。

         那时,他们将完全无反抗能力,沦为食物链最底层。

         他再次忽略了人类身上的人性,只将他们看作无机制的棋子,任他摆弄。将这当成了一个建设游戏,以他的武力以及能力震慑,完全会将基地的人类养地越来越趋向于肥胖不会再咬人的兔子。

         其实,他并不关心基地的人类的未来,他容忍不了的是他决策的错误。

         他再次将眼光放在单淳身上,他发现单淳坚持学武的选择才是对的。

         尚师望一直以为他给单淳安排的是对他最好的路,不学武力不去面对危险,他也能给单淳最好的结局。

         今天,他才发现在末世其实必须经过血与战斗的洗礼,单淳靠他的天赋依旧选择了最对的路。

         看着单淳正在认真的粘补那份计划书,尚师望突然有了倾诉的*。

         “刚才,我看到了那个前世将我们一队人都害成丧尸的女人。”

         单淳停下手中的动作,仔细回忆门口中见到的人,发现他们队伍中只有一个女人,而那种女人前世尚总会将他收进队伍吗?

         尚师望看出了单淳的疑惑,解释道:

         “看来,她总会寻找到在队伍里的最佳位置,让自己过得轻松自在。现在,她是队伍里老大的女人;前世,她是全队疼爱怜惜的努力向上、乐观积极的小妹妹。”

         他以前居然会眼瞎地认为单淳有点像这个女人,她看来更喜欢这辈子完全依附男人,不需要辛苦的日子,她的水系异能现在可能已经沦为摆设了吧。

         “尚总,为什么会让他们进基地呢?”单淳不认为尚师望会特意去报复一个他完全不看在眼里的女人,而且因此将他们带入基地。

         尚师望摸摸单淳的头,说:“小淳,我突然发现你的天赋还是很好用的。基地现在成为一潭死水,里面的鱼完全没有了活力,总有一天会死去的。现在,我往这一潭死水中放入了一条鲨鱼,追捕那些小鱼,但他们重新活动起来。”

         明明每个字都懂,但单淳完全不懂尚师望在说什么:“天赋,我根本是普通人,哪来的天赋?还有什么鲨鱼?”

         “那个小队的老大,前世可是堵在医院门口的一个金系异能丧尸小boss,我们是在将他杀死后才能离开医院。”

         “啊?”单淳这一刻亲眼见证到因为他们的重生而改变命运的人,可惜偏偏是个坏人,看样子他杀害了很多无辜的人。

         这时,他到觉得将这伙人留在基地是件好事。既然已经见到,他想亲手结束他们重生所带来的坏影响。

         是不是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有很多因为他们重生命运反而变得更悲催的人?单淳扪心自问。

         可是,很快他又不后悔了,他相信应该有更多好人因为异能公布而有了好的结局。因为,单淳坚信好人比坏人多。

         可惜,与单淳想法不一样的是,尚师望是准备让基地人自己去对付这条“鲨鱼”。

         况且,尚师望认为这依旧治标不治本,因为变异为丧尸的基地员工减少,他决定对外补充人员。同时,他将不再严格控制基地人员的流动,而是任意去留。

         只要不是触犯了基地制定的规矩,尚师望决定今后离开基地后回来的人基地仍然可以接收。

         他要重新将基地这潭死水同外面世界这个大海洋连接起来,让它真正的活动起来。

         “小淳,今晚我们就好好看这场戏到底要怎么演?”

         “好的。”

         尚师望和单淳两人就这样鸡同鸭讲因为完全不一样的决定达成了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