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排毒(一更)
        “我会为她们施针,再配合我刚炼制出的生机丸和清毒丸,先看看效果吧。”是的,生机丸是公孙净新炼的,比阮阮炼的好三倍不止。

         除了阮阮之外,公孙净把其他人都清了出去,他和阮阮都带上自制的薄皮手套,让阮阮分别给穆雨和凤朝阳喂下了两颗清毒丸。阮阮看着昔日的朋友变成了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强忍住心痛和恶心,她现在要当个职业护士,而不是病人的家属。

         片刻,穆雨和凤朝阳的身体就开始起了反应,能看到暗红色的血液在嫩皮下急速的流动,“阮阮,你先把穆雨的衣裳脱了,扶起她撑住,让她背对着我,记住,一定要按住她,不能让她乱动。”公孙净声音平缓而严肃,无形中增加了阮阮的信心,师傅一定可以的救回他们的,她只要跟着做就好了。

         阮阮小心的脱掉了穆雨的全部上衣,看到了她身上的情况,阮阮终于彻底忍不住了,眼泪像坏了的水龙头一样不断的往下淌,刚才的谈定一下子全不见了,小雨,小雨已经没有一块好皮肤了!

         “你不行就出去,我自己来。”公孙净依旧是平缓严肃的声音。

         “师傅,我行。”逼自己恢复正常,她使力把穆雨扶正,让她的头搭在她的肩膀上,用手把她的双臂控制在她的腰间。

         公孙净掏出一包长长的针,观察了一下毒血的流动,“等下无论什么状况你就要淡定,不要害怕,记住牢牢的按住她。”

         “嗯,师傅,我一定记住。”

         公孙净拔出一根针,眼明手快的扎在穆雨背后的一个大穴上,穆雨不可抑制的抽动了一下,阮阮死死的按住她,待她平息了,公孙净又落了一针,“啊!”穆雨大叫起来,和疯了一样,阮阮强忍着泪水拼劲力气紧紧的抱着她。

         “师傅,还要多久?”待她不叫了,又抽搐起来的时候阮阮问道。

         公孙净没有理她,而是执起了一颗金色的长针直接扎了下去。“啊!啊!!!!!!!”一针落下,穆雨整个处于失控状态,无论她怎么挣扎,怎么摔打,阮阮就是不松开手,仍是紧紧的抱着她,穆雨哭喊着,阮阮也哭着。

         “好了!”终于公孙净宣布可以了,阮阮放下了昏迷的穆雨,站了起来,感到自己已经浑身脱力,脚步虚软,刚才的感觉太难受了。

         只见趴着的穆雨后背处施针处开始流出毒血,血流出的很快很急,很快就流到了床单上。

         “现在给她服下一颗生机丸。”公孙净下令。

         阮阮赶紧恢复精神,取出一颗生机丸来给穆雨喂下了,待毒血流的差不多了,奇迹发生了!穆雨的皮肤竟渐渐开始结痂愈合,不再是鲜红的肉裸在外面。

         “师傅!”阮阮激动的看向师傅,有用了,有用了,小雨得救了,相信在给她服用几颗生机丸她一定会恢复的。

         “嗯,可以了。你把床单给她盖上,去叫无双公子进来吧!”还有凤朝阳也耽误不得了。

         阮阮开门的瞬间就被人围住了,纷纷问里面的什么情况,大家都听见了穆雨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大家不要急,应该没大事了,现在无双进来吧,需要你帮忙。”阮阮打断大家的七嘴八舌,赶紧招呼姬无双进来帮忙,里面还有一个大活人等着救呢。

         一样的步骤,只是换了姬无双扶住凤朝阳,而阮阮则站在公孙净方便观摩学习。凤朝阳的身上和穆雨一样的状况,阮阮比刚才淡定一些了,姬无双因为之前已经检查过凤朝阳身上的状况,所以还不是很震惊。

         终于等到凤朝阳服了药,毒血流完,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公孙净和阮阮打算在这里住几天,全面跟踪病情,这个时候离开还是不行。

         穆青岚得知这个结果连连感谢公孙净和阮阮,就差感激涕零了。

         “穆掌门,您说过的话还算数吗?”阮阮见他没有提出来自己就先问出了口。

         “算数,算数,老夫亲自去找啸天帮你要孩子去,不过我那徒弟性子不一般,老夫不一定能说的动他,老夫尽力,但是如果实在。。。”这确实是实话,陆啸天霸道惯了,这种事情师傅的意思不一定能起到作用。

         “如果实在不行,阮阮不会怪您的!您试试就好,毕竟您是他的长辈。”阮阮接过了穆青岚的话。

         “那等小雨他们好起来些,老夫再去阮阮你看可好?”穆青岚怕阮阮不高兴,试探的问道。

         “当然可以,这种事情不急在一时,还是先治好小雨他们要紧。您记得就行了。”

         还没等到穆青岚去找陆啸天,陆啸天却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下人来报梅幽兰来访的时候,他正带着包子在后院练习射箭,他给包子准备了一套超小型武器装备,有其父必有其子,包子天生喜欢这些,拿起来就不想放下,这两天也是练的有模有样。父子二人相处的很好,包子很崇拜自己的爹爹,只是让陆啸天头疼的是这段时间包子找娘找的更加频繁了,陆啸天用你娘有事这个理由已经快哄不住他了。

         虽然不知道梅幽兰一个大姑娘家为什么会来访,但看在她是梅贵妃妹妹的份上,陆啸天决定去见一见,嘱咐好下人看好包子,陆啸天前往前厅见到了一席亮黄色衣裳光彩照人的梅幽兰,

         “幽兰拜见陆将军。”梅幽兰见陆啸天出现了赶忙盈盈下拜,声音如黄莺出谷般甜美。

         “梅姑娘多礼了。不知道梅姑娘寻我所为何事?”陆啸天其实蛮好奇她来干什么的,上次庆功宴之后就没再见过她了,她对他有意思他当然看得出来,不过他没什么兴趣。且不说美艳的女人他见得多了,单凭她是梅家人就不能与之扯上关系。

         “将军,幽兰冒昧打扰了,我是特地来道谢的。”

         “道谢?何谢之有,在下并不记得之前有见过梅姑娘。”

         “将军果然是不记得小女子了,那时候我年纪还很小,我娘是我爹曾经的一个红颜知己,从小我就和我娘生活在乡下,是后来我爹需要我了才把我接回了身边。直到我活到十五岁我才知道原来我是梅家的小姐,呵呵,大将军听我说这些一定觉得很可笑吧?”梅幽兰提到这里一脸难掩的苦涩。

         “没有,梅小姐接着说吧。”陆啸天不懂她为啥要跟他说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