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落网
        “师傅,从此你我师徒二人是一条船上的人吧?”阮阮看着公孙净的脸。

         “当然,阮阮为什么这么说,师傅可是把全部家当都搬来了。”公孙净以为阮阮还是怀疑他瞟了瞟地上的藤箱。

         “噗,师傅,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算啦,既然把您都请下山了,我还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师傅,你闭上眼睛,我带你去我的药园。”阮阮拉住公孙净的袖子,害的他一阵错愕,条件反射差点动手挥开。

         公孙净感觉自己站在原地没动,睁开眼却整个景致都变了,这是哪里?这是仙境吗?上一秒他还在赵阮阮的客厅,怎么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这里?

         “师傅?师傅?看呆了吧?您是除了我儿子我和喜宝之外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因为阮阮想要全心信任你,依靠你,这是阮阮的秘密基地,以后我就要靠这里来争我的东西!”

         自从认识赵阮阮后公孙净的神经再次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确实太与世隔绝了,而跟不上这个世道的节奏了,他的能力真的还算强大吗?自己辛苦培训十几年的药草还不敌这里的一颗杂草灵气足。其实他完全没必要怀疑自己,他的确是强大的,可他遇到的是开了金手指的奇葩。

         公孙净咽了口口水,“阮阮,这地方是你的?还有你有儿子?”

         “是啊,师傅,这是我的地方,因为是块宝地,所以我都拿来种药材了,我的药材是不是都很不错啊?我是有个儿子,他叫包子,他很聪明很可爱,现在不在我身边,嗯,不过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师傅就可以一起教我们两个功夫啦!”

         “这地方你是怎么得来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怀了包子之后就可以随意进出这里了,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习惯了就好了。师傅,我领你看我的炼药房!”

         公孙净还没等消化完眼前看到的一切,就被阮阮拉进了炼药房。

         “当当当当。。。师傅,你看,这就是我的炼药炉,是我从青风派那里要回来的,还不错吧?你来看,这一排架子上的是我自己练出来的丹药,你来看看怎么样?”阮阮抛下担忧,剩下的都是开心,这是她第一次与人分享空间的喜悦。

         公孙净手都没动就看出了炉子的问题,“你这个药炉不行,太小不说,开口也过大,整个形状也不好。”

         阮阮有点?澹?笆Ω担???杈褪怯盟?烦隼吹模 ?p&gt;  “那是我不知道你有这么个地方,若我来炼何止那点功效?”

         “额,您说什么样的适合我再去买!”

         公孙净又拿起了阮阮炼成的丹药看了看,“真是暴殄天物!你一个不懂药理的人炼什么丹药呢?”

         阮阮无语,我也是为了上进好吧,“我也没有乱炼,我都是按照方子炼的。”

         “那方子从此可以毁了。”

         。。。。。。

         “我这不才找到师傅吗?以后我都听您的,还有给您介绍一下喜宝,就是和我一起去云浮山的那头火豹,以前这里只有它一个,。。。以后您要是打算在这里炼药的话,就要和它和平相处了。喜宝!”阮阮大吼一声喜宝,喜宝听到后过一会儿才懒洋洋的从它的房间里钻了出来。

         “以后炼药的事情我来处理,你跟我学基本的药理,另外,你每天不管多忙,早上要给我留出两个时辰,来这里练功,这里灵气充沛纯净,练功再好不过,我是不会对你客气的。”

         “师傅,我知道了。”

         “这个地方怎么出去?”公孙净对这种诡异事情的接受能力还算强,毕竟他是神医嘛。

         话音一落,下一秒公孙净就发现自己站在了阮阮家客厅里。

         “我只要心中一念出去,您就出来了。

         这头,阮阮安顿好了公孙净就开始过上了风风火火练功炼药筹备丹药阁开张的日子。

         而在魔门的密室里,藏着另外一个再次遭到不幸的女孩子,是的,就是穆雨,还有救她不及同样落入魔门之手的凤朝阳。

         穆雨和凤朝阳被背对背的捆绑着扔在密室里,双眼和嘴巴都被黑布条蒙上,石破天此刻正蹲在他们面前,右手捏着穆雨的下巴,细细的研究着她的脸,左转转,右转转,没有一处不是光滑完好的,“啧啧啧,真的治好了呢,就像从没烂过一样。”

         穆雨吓的浑身发抖,就像有条毒蛇在衣服里钻一样,那冰凉陌生的触感和难听的嗓音让她吓得紧紧咬合住自己的牙齿。

         “不知道再往这上面撒点我的宝贝会怎么样?穆青岚那老家伙怕是会心疼死吧?哈哈哈哈”。石破天放开手站起来狂笑一气,穆雨吓得脸色发青。

         “唔~唔~”凤朝阳死命挣扎,想挣开绳子,今天本来他是下山办事的,没想到他前脚刚走,后脚穆雨就偷偷的跟了出来,然后在一个茶楼歇脚的时候被他发现了,问她想干什么?穆雨还是老话长谈,问他为什么我变漂亮了你还是不喜欢我?凤朝阳年少气盛,被她的一根筋磨的烦死了,就出言顶了她几句,穆雨一时心碎就冲了出去。

         凤朝阳理智回笼怕她就这样贸然跑出去会出什么事,就跟了出去,没想到刚跟到一条窄路里,他一时不察就被人迷晕了,醒来就是现在的状况了。

         黑衣人手下狠踢了凤朝阳一脚,“老实点,小心我主上灭了你!”

         主上?难道?难道他们是魔门的人,只有魔门的人才这样称呼,如果真是的话麻烦就大了,石破天可是个心里扭曲的人啊!凤朝阳更加剧烈的挣扎,发出的声音也更大。

         黑衣人还想上前蹬一脚,“住手!”石破天制止了他。

         “本来只想要这丫头的,没想到还白送一个不要命的臭小子,看你的打扮应该是个一等等级的弟子了,那我不如这次就大方一点,多送穆青岚一份大礼吧!哈哈,把他们的脸上的黑巾都给我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