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三点
        穆青岚那老鬼一直标榜青风派是第一大派,说我魔门是不入流的邪门邪派,什么名门正派?还不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个,我毒了她女儿的脸,怎么样?卑鄙无耻又如何?谁敢说我本事不大?啊哈哈哈!”

         “去给我查那丫头!我还有好毒等着她呢!要怪就去怪你爹吧!”

         话说阮阮从云浮山回来后就一直没有闲着,她用手里的钱盘下了一个位置较好的铺子,然后请人按照时下流行的丹药铺子样式进行装修,让张嫂去买了两个机灵的小子当伙计,一个叫长生、一个叫长青。

         她还掏出了不少钱搜罗了不少上等人参、灵芝、石斛等珍贵药材、外加上穿山甲、蝎子、五步蛇等入药动物,一股脑儿把它们全部扔进了空间里。

         这期间她尽量不让自己想包子,但当娘的怎能说不想就不想呢,陆啸天住的别院戒备森严,她曾试图去找过好几次,可每次没等接近就被暗卫发现了,陆啸天更是拒不出来见她。阮阮的心里有多想念包子,现在队成功就有多大的动力。

         公孙净选择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下了云浮山,站在山脚下他最后一次回望山顶,心中再无感伤。这是他多年后第一次踏入城市,听着集市上喧嚣的人声,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他有点无所适从,向一位卖菜的大叔打听了一下字条上的地址,他边观察着路上的人们边向目的地找去。

         公孙净到了赵府的时候阮阮正在空间里收拾药田,药物们长得太快了,她要经常进来给它们除草收割,最近她睡前也会翻翻医书学学药物知识,她像一块海绵一样,要把自己丢进*的水里,想要迅速膨胀。

         “小姐,有一个很好看的公子来找你!”小莹在门外叫道。

         “什么样的公子?有没有说是谁?”阮阮打算把最后一块药田整理完。

         “穿着一件白衣服,头发松松的绑着,手里还拎着一个藤木箱子。他说他是来找徒弟的!”小莹暗自奇怪,小姐什么时候认了个师傅啊?

         “真的吗?太好了,你快请他进来,我这就出去!”是公孙净来了!她一直在盼着他来,她甚至还升起了公孙净是不是想毁约的念头。阮阮迅速闪身出了空间,拿起脸盆架上的毛巾擦了一把脸,对着镜子梳理了一下头发,看看没有什么问题了才冲出去了。

         阮阮进了客厅,公孙净正站在那里看墙上挂的小童嬉戏图,“师傅!你总算来啦!”

         “等急了么?”

         “嘿嘿,还好,不急不急。我先给您行拜师礼吧!”阮阮太高兴了,忽然想起还没拜过师傅怎能随便叫人呢?

         “无需跪拜,我不会拘泥这些礼节,心里尊敬师傅比跪拜来的难,你记住我是你师傅就可以了,你这个徒弟我收下了,不过入我师门,我有言在先,你要遵守我定的几条规矩我才能与你师徒相称。”

         “恩恩,师傅您说,一百条规矩我也遵守!”阮阮听到公孙净认可了她,承认了师徒关系,高兴的不得了,别说是几条规矩,就算要别的什么,只要她能给的都会给。

         “那你要切记,一、可以不救人但不能害人。二、无论是学医问药还是练功习武,你一旦学了便要吃苦,半途而废的人我不喜欢,学就要学到极致,否则不如不学,你能接受这两点吗?”

         “我能!吃多少苦我都愿意!我只是个普通小女人,并非菩萨心肠,也万万没有那歹毒心肠,师傅您放心,这两点我都能做到!”阮阮向他保证,她这次要的是脱胎换骨的蜕变,而是不是蜻蜓点水般的尝试。

         想前世今生两世她从没有为了自己的人生拼命努力过,父母疏远,她逃避!与人争执,她逃避!各种艰难,她都是承认做不到率先败下阵来的那个人!这回她再也不要做回以前的赵阮阮了,她要把她彻底的丢进人生的垃圾箱里粉碎,再也不要见到她!她名字是叫阮阮,可她的人不要软!她不要做软妹子,她要做硬汉子!

         “还有第三条,也是最后一条了,你要时刻记住,可骄傲不可自满!就这些,记住了吗?”公孙净把自己的人生总结成了三句话送给自己的新晋弟子。

         “恩,弟子记住了!”阮阮很认真。

         “我住哪里?”说完了正经事的公孙净开始关心自己的生活起居问题。

         “额,师傅,我都安排好了,我先前买了一个铺子,那后面还带了一个院子,您就住在那里吧,家里女人太多,您住在这里不太方便。”

         “好,那我要用的东西,你都有准备吗?”

         “师傅,您是指什么?”阮阮有点摸不准,万一有准备的不齐全呢!反正不管师傅需要什么她都会去给买来。

         “。。。就是日常用的东西,盆子、布巾、被子之类的。”公孙净有点不好意思,他除了医术和武功之外生活方面简直就是个白痴,这与他的成长环境和阅历有关,小时候他的生活环境就是比外面单纯的,后来经历了蒲玉华的事情,他就更人为的封闭了自己,一切都要靠药童照料。

         “呵呵,师傅,这些东西阮阮当然早就准备好啦,您只需要住进去就行了,另外我找来了一个丫头专门照顾您,您看怎么样?”阮阮感到有点好笑。

         公孙净有点不好意思,“那好,丫头就不必了,等过几天药童把我的莓花采收下来就能下山找我了。”

         “那您先留着那个丫头吧,等他来了再换不迟。”

         阮阮觉得眼前的师傅已经与她最初的见到的公孙净完全是两个人了,现在的他卸除了一身阴郁之气,让人感觉他整个人都是轻的,有一种超然的清新气质,就像山谷里的一颗未曾见过世人的树木,浑身散发着让人舒服的氧气,眼前的公孙净的确让她感受轻松丝毫不紧张,没有一般徒弟对师傅的那种敬畏,而更像是面对一个经验丰富的朋友。

         “那好,阮阮你的药在哪里?在新药铺吗?带我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