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救人(二更)
        “是的,阮阮,你没听错,小雨和朝阳现在的情况惨不忍睹,朝阳是个男孩子,小雨可是个姑娘啊,就算能醒过来,估计经此打击她也活不成了!”姬无双也算是看着穆雨和凤朝阳长大了,因此他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没用我拿的灵泉水吗?”在阮阮眼里灵泉水已经是解毒圣品了,如果连灵泉水也解不了的毒,那这毒至少能跟当年蒲玉华服下的毒媲美了。阮阮偷偷的瞥了公孙净一眼。

         “第一时间就用了灵泉水,多亏有了它,毒性还暂时止住,但小雨和朝阳还是眼睁睁的脱掉了一层皮。。。哎!&quot;

         “你先别急,既然你说石破天是个如此变态的人,那他应该不会轻易要了他们的性命,我们还有时间。无双,这位是我拜的师傅,公孙净,他医术高超,我们先听听他怎么说吧!”

         “公孙净?你说是那个药痴公孙净?”姬无双有些吃惊,眼前的这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竟是大名鼎鼎的药痴,传说中他不是一头白发吗?

         “正是在下。”公孙净喜欢药痴这个称呼。

         “真是太好了,这样的话相信他们有救了,当年小雨的脸中毒后青风派也曾去找过公孙先生,只是您那时候已不再接见外客了。”姬无双又是一阵唏嘘,小雨的命运真是太坎坷了。

         “无双!”阮阮怕公孙净听了他的话心内敏感,及时打断了姬无双。

         只是公孙净像没听见那句话一样,脸色毫无变化,阮阮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是真的要脱胎换骨了,她在修行,他何尝不是在修行呢?

         “这位公子,听你刚才的形容此毒十分厉害,我研究药物二十年也未见过这般霸道残忍的毒,想必是养毒者花了大力气研究出来的,我天禧境内还从未出现过如此劣性的毒药,估计这药不是出自外族就是出自魔门了。”公孙净说出自己的分析。

         “我们也是这样猜测的,青风派虽然树大招风,但却很注重声名,极少与人交恶,只有和魔门称得上有过节,掌门师兄现在已经乱了方寸了,我本来只是想来问问阮阮有没有什么办法的,谁知刚好又在这里结识了公孙先生,还请二位能帮忙去看一下,你们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姬无双就要作揖,被阮阮上前一把扶住了。

         “何必说的这么客气了,能帮的我赵阮阮绝不推辞!”

         “阮阮,掌门师兄说,如果你能救回小雨和朝阳,他愿意出面帮你要包子。”姬无双原话转达。

         “什么?之前我去求穆掌门,他明明说他无能为力啊?无双,你快和我说究竟是怎么回事?”阮阮相当诧异,对于要包子这件事她已经放弃青风派这条线了。

         “阮阮,你先别激动,也别气掌门师兄,是这样的,陆啸天是我师兄的入室弟子,外人很少知道,师兄他拒绝你也是考虑到很多原因他不方便出面的。”

         “难?呵呵,是啊,好难为他了!入室弟子!我真心实意对你们,你们这样对我?要不是小雨他们出了事,是不是就永远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我以为这么长时间我与你们也算是友情了吧?原来是我想太多了。”阮阮真有些伤心了,原来她一直被蒙在鼓里。

         姬无双没想到阮阮会反应这么大,“阮阮,你不要钻牛角尖,你这样说伤了大家的心也伤了你自己的心,我们是否是真心相处你自己感觉不到吗?我知道你想孩子着急,可你站在掌门师兄的立场上想想,他有什么资格介入别人的家事?何况啸天家里还有那么高的身份地位。”

         “他可以明明白白告诉我啊!这么和我说我会怪他吗?”阮阮还是很委屈。

         “和你说了又能怎么样?说了你就真不会怪他?说了你会更怪他不说,还徒增了你的压力。”姬无双有点后悔先和赵阮阮说这件事了,依阮阮的性子朋友有事她怎么会不去救呢?多余传了掌门师兄的那句话,让她去救人还要心里不痛快。不过反过来想一下,如果不事先告诉她的,之后她知道了会更气,估计连朋友都没的做了。

         阮阮平静了下来,想想无双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如果真的直接告诉她了,她还会保持理智吗?会不怪罪人家吗?她了解她自己,她不会的!而她太好了解,穆青岚姬无双她们接触了她一段时间就很容易看透她了。

         姬无双看她闷闷的不说话,主动开口了,“怎么?不打算去救小雨和朝阳吗?她们可耽搁不起了。”

         “谁说不去的!我发泄一下不行啊?我们马上就出发!”轻重缓急她还是分的清的,有账以后再算。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赵阮阮。”

         姬无双带着阮阮和公孙净火速赶往大青山,终于见到了面目全非的二人,阮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日里那么健康活泼的两个朋友被害成了这个样子,鲜红的肉,青黑色的咬痕,就像中毒许久又被啃食过的死人。

         瞬间,阮阮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师傅,你看有把握吗?”她期待的望着公孙净,多么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毒性之烈,闻所未闻,估计用了不下千种毒物,其中有一部分我能分辨的出来,许多我也认不出来,小伙子比姑娘伤的要重,但这姑娘曾经中过这其中的几味毒药,虽然毒性已解,咬伤的地方也不多,但再次中毒还是让她难以承受的,因此情况不比小伙子乐观。”总之,就是都很不好的意思了。

         “公孙先生,求你救救小女和弟子,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换回他们!”穆青岚听了公孙净的话如断了绷着的最后一根弦一样彻底崩溃了。

         “穆掌门,你先别急,我没说没办法,不过我不敢保证十拿九稳。”公孙净看穆掌门情绪过于激动,赶紧说出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