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变态
        黑衣人依主上命令解开了让二人有眼不能看,有口说不出的黑巾。

         黑巾拿掉,眼前的状况一下子呈现在凤朝阳和穆雨眼前。这明显是一间阴暗的密室,四面墙边都靠着和墙一般高的大架子,架子上面摆满各种各样的药物和器具,有一面是专门用来养活物的,那些毒物一个个面露狰狞,还不是发出阵阵响动音,配合着几点昏暗的油灯,整个气氛十分的阴森恐怖。

         “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们来这里?不管你们是谁?快放我回家!”穆雨强忍住害怕,这段话几乎是咬着舌头说完的。眼前的这个大高个气势着实可怕。

         “呵呵呵,小姑娘,你好啊?几年不见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没想到你变的这么漂亮了啊?是个大姑娘了,穆青岚有个好女儿啊!”石破天用有着一道伤疤的脸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表情弯腰平视着穆雨,样子十分怪异。

         穆雨的记忆迅速倒回,“啊!!!是你,你是石破天!大魔头!”

         “小雨,别害怕,师兄陪你呢!有什么师兄陪你一起!”凤朝阳看小雨吓破胆了赶紧安抚她,不要吓得昏过去才好。

         “呵呵,看不出这还有一个有情有义的小伙子呢!”石破天讥笑道。

         “石破天,你把我们抓来想怎么样?你想与整个武林开战吗?”凤朝阳企图和石破天谈判。

         “哈哈哈哈,黄毛小儿,好大的口气,整个武林?他穆青岚有能耐让整个武林和我斗?那一年武林大会比武是谁出了阴招害我输的?是你崇拜的的师傅穆青岚!哈哈,居然还敢自诩为武林正派,瞧不起我魔门,怎么样?我还不是让她的女儿脸花的看不了!他能耐我何?谁敢小瞧我,我就让他好看!没人能小瞧我石破天!”石破天咬牙切齿,双目血红。

         变态?简直就是偏执的变态!凤朝阳意识到今天他和小雨二人要栽在这里了,石破天根本就是打定主意要出气折磨他们的!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抓我们算什么本领?”凤朝阳想劝服他。

         “啊?不算本领吗?我抓回了穆青岚的女儿和得意弟子不算本领吗?不过,既然你说不算那就不算吧。。。因为我会让你见识到真正的本领的!”

         凤朝阳感觉到靠着她后背的小雨在阵阵发抖,他自己的心里也害怕的不得了,但他是男的,是师兄,还是小雨喜欢的人,所以他一定要保持镇定!

         “你要怎么对我们?有种你就杀了我,放小雨出去!你不能这样对一个女孩子!”他意识到变态是不会被劝服的,就想争取牺牲自己而保住小雨。

         “呵呵,小伙子是条好汉!可惜我最不喜欢好汉了,你们都太虚伪!今天我就拿你先开刀吧!至于你。。。小姑娘,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解了我的毒的,居然变的这么细皮嫩肉的,可惜啊,我魔门中人要练功不能接触女人,不然我真要好好尝尝穆青岚的女儿是什么味道。”

         “好孩子,你告诉我,是谁给你解了毒?”青风派虽然和赵阮阮交往较密,但很注重保护的她的秘密,而赵阮阮本身的高度警觉性也让调查有一定的难度。最重要的是石破天喜欢逼迫的快感,他其实更想让别人亲口告诉他答案。

         穆雨吓得直摇头“没人给我解毒,没人,是它自己好的!”

         “啪!”石破天一巴掌甩在了穆雨娇嫩的脸上,“再说一句假话就不是一个巴掌了!想清楚再回答,是怎么解的毒?”打完了还吹了吹自己的巴掌。

         “是。。。是无涯谷下面的药治好的!”穆雨话都说的不太清楚了。

         “再胡说!”“啪!”“啪”两个大巴掌甩在穆雨的小脸儿上,她的整个脸都肿了起来,嘴角鲜血直流。“再问一遍!说不说?”

         “是。。。是阮。。。”穆雨实在太疼太害怕了,这个大魔头是她这几年挥之不去的噩梦。

         “小雨!不要说!他是个疯子!你说了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凤朝阳看小雨就要说出实情赶紧叫住她!无谓再叫阮阮一家遭了祸,石破天办事都是看心情的,赵阮阮没有惹谁,包子更是无辜!

         “哈哈,不见棺材不掉泪!无言,去把我的小宝贝儿拿过来,我要让他们享受下我宝贝儿的宠爱。”石破天玩够了,不打算再和他们两个废话了。

         黑衣人在那排最恐怖的活物架子那里拿过了一个木盒子交给石破天,石破天接过盒子,轻轻的抚摸着盒子上面的花纹,表情柔和亲密的就像对待自己的恋人一样,“宝贝儿啊,这两个小家伙不可爱,你要帮我好好教训他们一下,不过不要太狠哦,玩死了就不好了。。。”

         他把盒盖轻轻打开一条缝隙,什么都没有,突然,一条黑色的光划过空气窜到了凤朝阳的脸上,狠狠的咬了上去,直到凤朝阳奄奄一息才松口。

         “师兄,师兄!你干什么啊?你放过我们吧!”穆雨又急又怕,大声哭求石破天。

         “现在知道错了吗?晚了!这是我精心饲养多年的毒蛇,它可不是一般的毒蛇,是我用世上最毒的千种毒物喂养长大的,放心吧,一时死不了人的,不过会让你们吃很多很多苦,而且啊,你这刚恢复的漂亮脸蛋儿还是会不见的哦,这回我倒要看看你还去哪里找高人来解毒?”

         “不要,不要。。。啊!”小黑蛇朝她的脸上扑去,穆雨直接吓的晕倒,小黑蛇照样咬了几口,过瘾了才松口。

         “没用的小家伙们,无言,今夜把他们送到青风派出入必经之路上。”

         “主上,何不直接弄死他们?这么做岂不是自惹麻烦?”黑衣人不解主上的做法。

         “你懂什么?杀人诛心方为上。”经历了两次同样的事,穆青岚的这个女儿算是彻底毁了,作为一个好父亲,恐怕这比杀了他都更让他难以接受吧?

         [bookid==《萌狐仙途》][bookid==《十四宫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