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8、重演
        包子被娘亲这么严厉的语气给吓到了,他娘不说特别和蔼可亲,但也从来都是温柔和气的,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阮阮在那里摆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包子抓住阮阮的一只手,“娘,包子怎么会不要你呢?包子最爱娘了,可是娘你刚才扑倒把水都扑了出来,我和爹爹的衣服你全给弄到了地上,爹爹都没得穿了,还是穿的李爷爷夏天的褂子呢!”

         “娘,我想听爹爹讲杀敌人的故事,你和师公都不会讲。。。”包子喃喃的讲出了心里话。

         包子是寂寞的,包子是孤独的,包子是没朋友的,只要说这个就戳中了阮阮的软肋,尤其看他胖胖小小的还偏偏小大人似的悲伤欲泣。

         “那明天你不行再有别的要求,否则你要娘,娘也不要你了,因为你要是那样娘也会很伤心很伤心,比你的伤心还严重,懂了吗? ”赵阮阮终究是心疼儿子。

         晚上,包子枕着爹爹的胳膊问了好多奇怪的问题,听了一个杀敌故事之后实在忍不住困意先睡去了,陆啸天白天喝了酒,又陪聊了这么久也困的不行,渐渐的进入了梦乡。阮阮当晚入睡却是非常艰难,她整颗心都在旁边那间屋子里,酸涩烦闷异常,她好想找师傅念叨念叨啊,虽然他不会给出什么建议,可是有人听听总是好的。

         陆啸天好久没睡的这么沉了,前半夜他都处于没有意识的睡眠中,后半夜他的意识开始渐渐苏醒,他感觉自己在迷雾中行进,迟疑的往前走了好远一段路,突破了一层厚厚的空气膜,他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虽然他没有来过。但他一眼就认出这是包子说过的小花园,五颜六色亮晶晶的石头山出现在眼前,地上布满了各色的小石子,空旷处还有一间华丽精致的木屋。陆啸天一时分不清他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听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却是另外一回事。

         这里应该就是包子的空间没错,他发现了地上小孩子的袜子一只。

         随着包子年龄的增长,他对空间的控制力也在渐渐增强,从最开始的只有自己能进去,到能让娘进去。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有了能带别人进去的能力了,只是还没人知道而已,包括他自己。

         包子今天白天太兴奋了。觉睡的不够踏实,一直在做梦,梦里有爹爹有娘还有小莹他们,他们一会吃饭,一会游戏。。。总之他的梦有点拥挤和忙碌。陆啸天可能是因为在他身边。不小心被他的梦影响到,而被送进了空间里。

         陆啸天既来之则安之,正好他也早就有进来看看的想法,只是上次包子还没有这个能力,这次歪打正着居然就进来了,看来空间和包子是在一起成长的。上次他还记得包子和他形容的时候这里的灵石山还没有完全显露出来。很是斑驳,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原石掩盖的痕迹了。

         让自己的七经八脉全部调试到最放松的状态,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在舒张。陆啸天用手轻抵墨色石壁,全力感受着来自石头内部的灵气。

         好强的灵气!这果然是传说中练兵器最好的灵石!只有拥有这种高强度灵气的材质才能让刀剑发挥出他们全部的生命力,面对对手的时候才能引导他们的主人发挥出全部的潜能。

         陆啸天的双眼闪闪发亮不亚于手边灵石的光芒,如此强大的灵石,难怪包子随便磨一磨的剑都有那般强大的威力。他的身份和天性都决定了他是一个爱武之人。没有一个爱武之人是不痴迷好兵器的。这一刻他忘记了他其实是在包子的空间里,世上没有朝堂、没有家人、没有种种。只有他眼前的灵石,真美!美不胜收。

         平缓下自己激动的心情,陆啸天走向了那个除了灵石山之外的唯一小木屋,他推开了大门,也就是推开了阮阮的试验室的门。

         这是干什么的?陆啸天看着眼前破破乱乱的一切与他的心里预期有很大的落差,外面的一切看似都那么的华丽炫目,屋内本该也是更加的让人惊喜才对吧?若不是陈列着几把绝世好剑的兵器房也至少是个整整齐齐的厅堂吧?

         可这都是些什么东西,炉子、木柴、两口大水缸、两堆大小不一颜色不一的石块,这些东西!难道是有人在炼剑吗?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人是谁不做他想了,肯定就是包子他娘赵阮阮了!

         如果包子知道自己已经能带人进来的话肯定早就和他说了,因为他之前也尝试过却失败了,这次肯定会忍不住炫耀,但他却没有,所以说能进这里的不可能是其他人。

         他走到大缸前看到了里面的东西就知道自己完全猜对了,必然是赵阮阮自己在摸索了,其实她的炼剑方法对已有的刀剑进行再加工也是可以的,但是古文记载中还有另外一种更加高深的做法,就是直接用灵石来炼化兵器,若是侥幸能炼成的话可谓之为神器!

         他极力让自己跳动的心平静下来,却还是听到砰砰作响,神器,是每一个武功高强之人的梦想!

         他继续观察屋内的各种与炼剑有关联的东西,边看边评价,这么浸泡不对啊,虽然灵泉是好东西,但也不能这么没日没夜的泡,会阻碍灵石的灵气注入的。这柴禾虽然是选用了纹理极其细密燃烧热度很高的木材但还是不够的,要添加油料才好。

         如果他一直没有进过这个空间,没有感受过这些灵石的神奇,若被他知道赵阮阮居然独自研究炼剑的话他一定会愤怒,愤怒她的不计后果不考虑安危等等。可是他有幸进来了,看到了这些,他才第一次对她的“愚蠢”有了一些理解。

         因为人都是有探究心理的,人不是完全属于现实世界的,在他强硬的外表内也是有一处高高在上的幻想一下就令人愉悦的精神世界的,而当他第一次觉得他和那个精神世界如此接近的时候,他又怎么能克制住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

         陆啸天伸手拿起陈列柜上的阮阮炼制的各种半成品和废品,各种欣赏和惋惜,这个火力不够、这个应该是材料配比不对、这个是。。。她当时到底有没有在专心炼啊?这明明是炼过头了!真是暴殄天物!

         看完了为数不多的几样,陆啸天注意到柜子的最高处最里面放着一个扁扁的盒子,好奇心驱使他拿了出来。看大小应该是一把匕首吧?打开普通的木盒子、再除去普通的刀鞘,果真是一把匕首,还是一把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的匕首!

         看来那个女人不是一时起了玩儿心玩几天就算了的,她是真的有在坚持研究,陆啸天意识到这点之后突然对赵阮阮升了那么一些尊敬之意,本质上,他也是喜欢强者的。

         陆啸天在里面呆的如鱼得水,惬意无限,外面的包子做梦做的连脑袋都累了,终于开始睡的香甜。因为陆啸天还没走,所以阮阮今天就没有很早去丹药阁,而是自己先在空间里练了一个时辰的功夫。等她觉得也该到了包子起床的时候就出了空间去叫门了。

         “包子,你起了没?再不起太阳晒屁股啦!”阮阮拍着包子房间的门大声叫门,她想赶紧把陆啸天送走,她好安心去店里。

         “娘,你声音好大啊!”包子不满的嚷嚷,娘叫起床太暴力了,再不起来她就要进来把他脑袋蒙住了!

         “那你就快起来吧!陆。。。。你爹起床了吗?”阮阮别扭的说出你爹两个字,她不想直接和他对话啊。

         包子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看到爹爹的身影!

         他连鞋子都没穿蹬蹬蹬光着小脚丫滚下床去给娘开门,“娘!爹爹什么走的?怎么都不告诉我!”

         “啥?人走了?”阮阮看包子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也很惊奇。“娘也不知道啊,他没和你说吗?”

         包子脑袋晃得像拨浪鼓一样,“没有,他没和包子说什么!包子一直在睡觉!”

         阮阮心想,不能吧,他干嘛半夜悄无声息的离开啊?而且他晚上要是开门关门的话她肯定能感觉到的,可她毫无感觉啊!

         “包子不急,我问问你暗八叔叔啊。”阮阮怕陆啸天的不告而别会让包子伤透心,赶紧想办法安慰他。

         “暗八!你们将军昨晚有离开吗?”阮阮召唤出暗八来,这院里发生了什么没发生什么没人比他更清楚。

         “没有啊,他不是一直在包子房里睡觉吗?”暗八如此回答!

         完蛋了!阮阮突然想到了一个让她大为惊慌的可能!陆啸天十有*在包子的空间里,当年她也是无意间进入包子空间的,估计昨晚是历史重演了,不要啊!

         “包子,去找小莹姨洗脸吃饭,娘去给你叠被子。”包子闷闷的答应了,乖乖的去找小莹。

         阮阮则是啪的一声关上了包子的房门,以光速进入了包子的空间。

         ps:

         今日两更完毕~感谢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