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委屈
    如果此时阮阮是在自己的空间里,她一定会对着天空破口大骂,奶奶的,梅小姐你是特意来羞辱我逗闷子的吗?但在现实中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在另一个女人面前露怯。

     “梅小姐太客气了!我们做生意的,我明白并不是客人看了货就一定要买的,你对我的丹药不满意不买很正常,这没什么的。一分钱一分货是我的规矩,梅小姐怎么可以让我们强行破了规矩呢?该多少是多少,一颗丹药二百两,就只收你二百两。”

     扬起桌子上那张银票,“长青!去给梅姑娘找钱!”长青战战兢兢的赶忙过来拿银票去找钱,这两个女人一开始还谈笑风声的,怎么后来他感觉气氛越来越紧张?长青找完了钱又赶紧过去交到阮阮手中。

     阮阮努力让自己面色好看一点,抓过梅幽兰的手把三百两银票塞进了她手里,再把她的手掌合拢,“梅小姐收好,我陪人聊天不收钱的,我只卖丹药就够养活家人了。”

     梅幽兰没想到赵阮阮有此动作,手被她使力握住,她用普通的力气难以挣脱。梅幽兰使力想抽出自己的手把银票再给她甩过去,但赵阮阮这段时间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她要是能让她轻易再把银票塞回来再受她几句难听的话她都对不起他师傅和给她当饭吃的丹药。

     阮阮的手在外面比较有优势,梅幽兰暗暗发力却很难抽出来,她还不想闹出什么事来,就先放弃了。“呵呵,阮阮姑娘,我们这是在干什么?我拿回这钱就好啦,因为多给钱搞出了不愉快多没意思啊!”

     听她这么说阮阮才放了手。”那梅小姐既然没什么需要的话,我们这里就不多留你了,我后院里还有事,以后有什么需要再来吧。”她就直接送客了。

     梅幽兰揉揉自己疼痛的手腕,心想,原来赵阮阮不是她想的只是一个青楼女子。只能靠着男人生活那么简单,她也是有实力的!这样也好,太弱的对手对战起来会让她没什么快感。

     “那好,我就不再多打扰了,不过,阮阮姑娘,我还是有句话想送给你。”梅幽兰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

     “你说。”就听听她还要说些什么。

     梅幽兰面上不再有笑容,换上了阴森莫测的表情,“你最好不要缠着陆将军,给我离他远一点!”

     终于露出真正的目的了吗?果然是为了男人来示威的!阮阮不知道这位梅小姐与陆啸天现在是什么关系。但从那天的情形来看她也不是陆啸天的妻子或未婚妻吧?她有什么资格来挑衅?还有不知道她从哪里看出她在缠着陆啸天?难道就是因为这铺子有他的一部分才这样推断吗?

     真是的!作为包子亲爹的那个男人惹来的这个麻烦!阮阮怒火中烧,“梅小姐,这是我的私事,你没有资格过问!我再多告诉你一句,我们之间从来没有‘缠’这种事情!”

     “呵呵,急什么?我要说的话就这一句。希望我们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不会再对你说一次这句话。”梅幽兰说完这一句嘴角轻蔑的上扬了一下,扬长而去了。

     阮阮这个下午房前屋后来来回回的好几趟,一会搬搬这里,一会动动那里,有时候还去空间转悠一下,她闹心啊,无法排解的时候就这样来消耗能量。看的长青长生一阵无语,看之前的那一出老板不是吵赢了吗?怎么还一副烦的找不到厕所的样子。

     阮阮的心情怎么说呢?完全受了梅幽兰的影响,气闷、烦躁、委屈几种滋味在齐聚心头,她很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什么因梅幽兰的一句话就这样抓心挠肝?

     这种糟糕的心情到了晚上正好找到了发泄口,陆啸天不请自来正好撞上了阮阮的枪口。

     把包子送回赵阮阮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很奇怪的陆啸天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总是觉得心里有事一样,虽然自小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可他父亲常年不在家,母亲是严母,而且当年他们是先帝赐婚硬凑成的夫妻,相互之间的感情很不好,因此陆啸天从小自这个家里除了获得了应有的教育之外,并没有感受过太多的家庭温暖。

     以前他从来不知道一个正常的人家家人之间是怎样相处的,直到他接触了包子,接触了赵家。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时候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包子可爱的小脸还有那一家人吃饭的场景,身处其中的人会是什么感受呢?是不是在寒冬里也不会感到冰冷?这天晚上,他和七王爷他们喝了点酒,突然就想任性的不回府,想随着自己的心走到一处温暖的地方。

     阮阮闻出了陆啸天喝了酒,但看样子他没醉,一个大将军喝点酒就醉谁相信?所以她直接开火,“有位梅小姐今天去丹药阁找我,让我不要缠着你,对此陆将军你作何解释?”

     “。。。梅幽兰吗?不要理她,神经病一个,她是梅相的庶女,是梅贵妃的妹妹。不要和她接触。”陆啸天喝了酒头还有点疼,刚来就听到阮阮提了梅幽兰,顿时觉得头更疼。

     阮阮看他说的轻描淡写的就更生气,他怎么能体会的了她被人指着鼻子警告的感受呢?“她是让我不要缠着你!我有缠着你吗?你以后少和我们接触吧,我不想经常被这种神经病烦。”

     陆啸天听她这么说也起火了,“你以为我是想被她烦啊?要不是她说过在琉璃盏里看到过包子我早解决了她!我来这里又不是看你的,我是来看包子的,这你不是答应过吗?”

     那我现在后悔可以吗?说这些已无意义。“你是说这个梅幽兰就是怀疑包子有空间的那个?”

     彼不战我不战,“嗯,我也不确定她知道些什么?总之她是起了怀疑。最近我住的周围有人打探包子的消息就是她派的人。你也小心一点,包子出现在世人面前不要紧,要紧的事先处理了梅幽兰的事,我的人查到她与魔门也有一定的接触。”

     “她到底想干什么?”阮阮听到这里意识到了梅幽兰的严重性,这个女人果然是邪的。

     陆啸天看着阮阮没说话,阮阮了然的闭嘴了。懂了,人家是想干你。

     “有这么一个随时爆炸的危机在身边日子还能安生吗?不然我和包子躲远吧,丹药阁让人代管或者转让出去。”阮阮越想越心惊。

     陆啸天对她的话给予无情的回击,“你是在开玩笑吗?你给我说说躲到哪里合适?包子还是在我视线内我放心些,至于你跑哪去都一身傻味儿,想闻的还是能闻到!”

     “你!”阮阮不和他争论,女人都是容易自乱阵脚爱唠叨的,她也就是那么一说,她在这里好歹算有了一点根基了,出了这里还是会有其他事情等着她的,她应该试着去击破困难,而不是事事示弱。

     包子正在空间里练功夫呢,公孙净最近也加强了对包子的训练强度,制定了好几条规矩,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的就是练功期间绝对不可以撒娇,不好好练功绝对有惩罚。包子觉得师公一下子变得好严肃啊,不过他听话就是了,师公也不会舍得打他的。

     好不容易练完了,呼叫一下娘,娘就放了他和师公出去,一出了大花园就看到爹爹的包子高兴坏了,顾不得刚出的一身臭汗,就直接扑进了陆啸天的怀里,这两个人一个汗泥气逼人,一个酒气熏熏,抱在一起倒也不委屈了对方。

     “包子,你怎么不洗澡就出来了?”大多数时候包子玩的这么脏阮阮都让他直接在空间里洗完了再出来。

     “娘,包子今天练功好累,练完了我就想出来了,娘,师公不是也没洗澡吗?他也满头大汗!”包子不满的伸手指向公孙净。

     “你当都像你一样跟个皮猴子似的,你身上有土,你师公有吗?”要不是包子在陆啸天怀里,阮阮就直接上前去揪耳朵了,最近包子越来有回嘴能力了,不能惯他这习惯。

     公孙净在一旁听不下去了,他再不插话等下不定还会说出什么话来,“咳咳,包子,等下师公回去丹药阁再洗。”

     包子在爹爹怀里胆子也变大了,“娘,你看吧,师公也要回家去洗澡的!”

     “你给我过来!”阮阮要拎他去洗澡,他脸上的汗都快淌成泥线了。

     “不过去不过去!爹爹,娘要打我!”包子看她娘要发威了,赶紧搬救兵,此时有爹爹可用为什么不用?

     包子爹还没开口,“陆啸天你别管啊,我只是允许你来看孩子,没允许你管孩子啊!你要是再突破我底线,我冲动之下做出什么谁也说不定!”

     陆啸天其实对她说的‘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也说不定’还挺好奇的,不过他今天是来看包子的,不想和她发生争执了。

     “包子,听你娘的去洗澡吧,爹爹在外面等你。”陆啸天柔声哄着包子。

     谁知不知道脾气像谁的包子突然执拗起来,就是耍赖,他从来不这样的。

     阮阮就那样看着他发脾气,不为所动。

     直到包子开始大哭,说要和爹爹一起洗澡的时候,阮阮的心房才像被一记重锤敲击那样,阵痛非常。

     ps:

     再次感谢亲们订阅~~今天两更全部更新完了~~祝大家周末愉快~还是那就俗话,求票求赏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