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7、共浴
        “娘!那我要和爹爹一起洗!不然包子就不洗!”包子在张开大嘴撕心裂肺的哭着,屋里的张嫂她们都听见了,纷纷探头出来看看是怎么了,包子一直是一个坚强懂事的好孩子,从来没这么难过的大哭过,不知道他娘和陆将军戳中了他哪个哭点,真是罪过。

         阮阮严肃的表情出现松动,知子莫若娘,包子前前后后的表现让她从一个愤怒于孩子不听管教的娘亲瞬间变成了一个愧疚自责无比的娘亲。哪个孩子的生活能比包子的更单调更寂寞?他的生活永远只有这么一个小圈圈,孩子和大人是不一样的,他不是只有娘就够了,他需要能和他做游戏、吵架、一起淘气的伙伴,他需要能够在他淘气时管教他、跌倒时能够锻炼他的榜样式人物,可现阶段这些阮阮都无法满足他。

         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外界进来的亲近人物,是他本应该有的双亲之一,却总是见不到面。这次她娘冲他发脾气了,他也要发泄出他的脾气,他就是要和爹爹在一起,不放他走!娘要打就打吧!

         阮阮完全知道他怎样想的,有些东西是不用通过心理学就能分析出的,站在包子的角度想想还有什么不能明白的?

         “我是不是不答应你你就不洗澡?”阮阮问道。

         “嗯!是的!也不松开!”说话声音还带着抽噎,说完紧紧的抱住陆啸天一副死也不撒手的架势。

         “小没良心,”阮阮还是妥协了。

         包子这时候才不管她娘骂什么,反正他耍都耍了,还有一座大佛保护他,随娘去吧。

         “陆将军,你。。。”阮阮理智和情感上都说不出‘你在这里洗澡吗’这种话。

         陆啸天把话接了过去,“可以。今天就由爹爹来给我们包子洗澡好不好?”

         “好!”包子一阵欢欣雀跃,还狠狠的亲了陆啸天一口。

         “我会让人给你们准备洗澡水,洗完澡了就快回家!”这话是对陆啸天说的。

         阮阮看包子一直眼睛笑眯眯的,露出一堆小牙齿,脸上除了没干的泪痕之外哪还有刚才难过的样子?

         她撇了撇嘴,除了满足了包子的小小心愿获得的欣慰感之外还有那么一点酸溜溜的感觉。

         阮阮转身去找小莹,让她烧一大桶水,她则去准备一些毛巾皂角之类的东西,想到陆啸天没有换洗衣服,回忆起以前陆啸天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她又找李叔要了一件他的干净衣服。反正别说她答应了人家父子共浴又不情不愿的,她该准备的都准备好,爱用不用是他的事。

         赵家除了阮阮的房间里有一块区域能放木桶洗澡之外。还有一间小浴室,谁有需要就在门口挂个牌子里面插上门就好了,本来包子洗澡都是在空间里冲一下要么就是在她房间里,今天她就直接让他们两个在浴室里洗了。

         把他们两个带进浴室,把一大一小两套衣裳搭在一人多高的屏风上。毛巾之类的小物事放在木桶旁边的高凳上。

         “好了,你们洗吧,包子不要泡太久,容易着凉,我先出去了。”阮阮说这话眼睛却是看着陆啸天的,意思很明显。快快应付完包子,赶紧走人!

         陆啸天酒劲儿已醒,挑了挑眉。瞄了一眼包子,‘他再哭怎么办?’

         阮阮皱眉瞪了他一眼,‘这点事我相信你能搞定!”

         “对了,屏风上挂着是你们的换洗衣服,衣服是李叔的。你要是不想穿就穿自己的。”说完这句话不等回复阮阮就出了浴室门,在外面把门关严了。

         剩下看着屏风上那明显短小的衣服的陆啸天和直勾勾笑眯眯仰头看着爹爹的包子。

         陆啸天三两下把包子剥了个干净。放进浴桶里,然后再把自己的衣服都除去,也跨进了浴桶里。

         包子一直看着陆啸天的每一个动作,直到二人在浴桶里*面对,包子才问出口。

         “爹爹为什么我们的身体和娘不一样?”

         陆啸天哪有过这种经验啊?他小时候洗澡睡觉从来都是自己,奶娘丫环在一旁伺候,等长大了这些问题也自然不需要再问了。

         “你没问过你娘吗?”他把问题往阮阮身上推。

         “问过,娘说因为我是男孩子,所以和女孩子不一样。”娘就回答了这么一句。

         “嗯,你娘说的对。”陆啸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孩子这些奇怪的问题。

         “可是为什么男孩子要长小丁丁,女孩子要长大咪咪?”包子继续问道。

         “大咪咪是什么?”陆啸天听到了陌生词汇好奇的问问。

         “就是这里!”包子伸出手指头指指陆啸天的*。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不要问那么多了,转过去我来给你擦背!”陆啸天一脸黑线,尴尬的结束话题。

         包子还想再问,陆啸天一把把他的小身子扳了过去,拿起一条毛巾开始给他搓背。

         “爹爹,一会包子也给你搓背。”包子太兴奋了,小嘴巴停不住。

         “好。”

         “爹爹,我想要我的小鸭子,没有小鸭子陪我洗澡我不开心。”包子有点落寞,小鸭子是有一次姬无双送他的木雕的玩具,包子洗澡的时候最喜欢和它在一起,他娘给他搓澡他就玩小鸭子。

         “有我陪你你还不开心?”小孩子都这么多要求的吗?

         包子解释道,“有小鸭子我会更开心,它是我的朋友,和喜宝一样,我自己洗白白,却抛弃了它,我怕它会不高兴。”

         “。。。不然叫你娘送进来吧。”

         “行!”

         陆啸天欲起身穿衣服去找赵阮阮要鸭子,被包子拉住了,“爹爹不要离开包子,不用去叫人的,这里有机关。”

         包子探起身子在木桶外侧摸到一条细绳子,轻轻一拉,门口的铃铛就开始叮当叮当的想起来。

         阮阮的房间就在旁边,她一直关注着这里,一听铃铛响了赶紧过去问问怎么了,听到包子要小鸭子,心中一阵暗骂自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忘记了,包子为数不多的心头好就包括这只鸭子。

         她进了空间把小鸭子从水里捞了出来,来到浴室门前,“包子,你出来拿好不好?”

         “娘,水里好暖和,外面好冷啊。。。”包子果断拒绝。

         “叫你爹爹出来拿!”阮阮觉得自己的耐心要用尽了,这样下去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爆发了!

         “娘,外面真的好冷啊,爹爹在给我搓背呢,不能出去,你送进来吧!”再次拒绝。

         阮阮想如果现在包子站在她面前她很可能会忍不住一掌把他拍飞。

         阮阮无奈拐到厨房去找了一把添柴用的小铁锹,告诉自己怕什么怕,反正再也不会发生这种共浴的事情了,送完了鸭子她就出来。

         打开浴室门,迎面的就是那个挂衣服的屏风,阮阮躲在屏风后面,把小鸭子放到铁锹上,伸出胳膊递过去。

         “娘,再近一点,歪了,我和爹爹都够不着!”包子指挥他娘。

         阮阮咬咬牙只好把铁锹换了一个角度。

         “再近一点!快够到了,娘快一点!”包子像发现了新游戏一样被逗的嘎嘎笑,不遗余力的指挥着他娘亲。

         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浴桶就在这个位置的,阮阮使劲儿往前一送悲剧发生了!

         那个屏风只是摆在那里的遮挡物,而不是本身长在那里,阮阮的动作使得她整个身体趴在屏风上,屏风吃不住力,华丽丽的向前倒去。

         陆啸天正边给包子洗澡边欣赏他们母子二人互动,谁知道耳边风声一向,悲剧来的如此之快。他速度捞起包子飞身出了浴桶,

         而阮阮对情况的估计不足,让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接跟着屏风扑在了浴桶上,呈斜体趴着状。

         包子还没惊叹完爹爹反应好快,就看到了娘亲的丑态,还算他没忘了娘,赶紧问问阮阮有没有怎么样,小脸都变了颜色,暗暗后悔不该让娘来送鸭子的,那样娘就不会因为要快点拿给她而摔倒。

         陆啸天实在忍不住嗤笑出声,这女人到底是有多紧张?她心里越忙手脚上就会越乱的。

         阮阮恨不得死在屏风上,如果时光能倒流她多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她还当她的狠心省事娘亲多好!可时光是不会倒流的。

         她噌的站了起来,抬眼就看到眼前光着的一大一小,虽然陆啸天在她站起来的那一刻及时提起包子挡住了他的正中间,使她没有看到重点部位,可胸部、四肢明晃晃的裸着,她一样没少看到。

         阮阮一下子把小鸭子丢进了浴桶里,像开水烫了脚一样一句话都没说就飞奔出了浴室,回房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 丢死人了,她光辉高大的娘亲形象全毁了!

         父子二人面面相觑,想的却不同,包子是在想,娘亲跑那么快没事吧,是不是受伤了?陆啸天却在想,她是在害羞吗?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可害羞?

         洗完澡,包子还是不让陆啸天回去,其实陆啸天心里也是想和包子睡的,可他又不敢冒险把包子带回自己的地方去,赵府这里地方虽然不太大,但已经让他派人保护的如铜墙铁壁一般。

         包子斗胆和他娘提出了这一要求,赵阮阮单独把包子拽了自己的房间,“赵包子!你不要得寸进尺!你是不是不想要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