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挑衅
    ps:

     ~~谢谢亲们的订阅~╭(╯3╰)╮

     “你这丫头顺杆子爬啊?哈哈,那我再摸摸还有什么好东西没有。”停下脚步,修缘再次把手伸进袍子里摸了摸。

     半晌,只摸出一个木制掏耳勺出来。

     “别的东西没有了,这个给你吧,我开过光的。”修媛笑眯眯的把掏耳勺递给了阮阮。

     噗。。。阮阮几欲吐血而亡,大师您能不能不无厘头?她一想到修缘老头儿耳朵痒痒的时候就掏出他心爱的掏耳勺来万分舒爽的掏来掏去,就觉得一阵恶寒,不过怎么说也是大师割爱了,她怎么好意思不收呢?

     “我记得我还有一个和那把玉钥匙配套的小锁头找不到了,忘记给了谁了,本来想给你那个的,正好你和小小子一人一个。哎,我也会年纪大啊!给了谁了呢?”修缘独自在那里遗憾。

     有了修缘大师护航回去的路相当顺畅,阮阮也终于没有再巧合的遇上那个高贵团体,而是和公孙净一路奔回了家中,继续修炼、炼药、开店、过日子。

     不过她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不代表别人不惦记她。

     阮阮有时候上午在丹药阁里,中午懒得回去的时候就直接在铺子里午休,反正她也有自己的专用房间。

     她足足睡了一个时辰才起来,而这一个时辰足够公孙净收拾好大一片药田了,够包子和喜宝玩几十遍兜风游戏了。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眯眼看着外面秋日和煦的阳光,嗯,生活还是很美好滴!

     丹药阁里,团团正在接待一个靓丽的女客户,指明要见老板。团团和她说她自己就是老板,她还不相信,后来她索性直接说了,她要找赵阮阮赵老板!谁这么不客气?当然是梅幽兰。

     陆啸天对她的热情一直采取冷处理方式,她怎么会只满足于这种温度?她知道最近他有参与了这个丹药阁,对于开铺子这种小事别人会不以为意,但是对陆啸天有野心的梅幽兰来说却不同,在她知道这件事后很快就想会一会这个赵阮阮。

     看她这个曾经的青楼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在赎身之后还这么让陆将军挂心,为她开起了铺子。当然。这是她的臆想,虽然他们确实有很大关联,不过那个关联是包子而不是余情未了。

     当初因为鹂儿还是个无名青楼女子。陆啸天也没有出现过这么势大又偏执的追求者,并且这个时代男人逛青楼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阮阮在怡红楼的时候都没人关注,出了青楼、又搬到了很隐蔽的地方,所以更是没人知道她。

     阮阮虽然大大咧咧。却很注意对包子的保护,除了带他去过一次青风派之外,几乎没带他出去过,有时候阮阮会觉得对包子非常的内疚,随着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她甚至后悔当初没有想办法离的远远的。虽然她当时真要动了远离心思的话也难逃开。因为还有暗卫盯着她,但那时候总是有机会的。

     “团团,是谁找我?”阮阮刚进了前厅就听到有人指名道姓的找她。顺口问道。

     “是一位姑娘要见你。”团团看姐姐过来了,就把场面交给了她。

     阮阮看清了来人,心里咯噔一下,怎么是她?那个在广佛寺花园里牵陆啸天手的姑娘。她怎么来了这里?

     “你就是赵阮阮姑娘吗?”梅幽兰先问道。

     阮阮及时调整回了思绪,“正是。不知姑娘要来买什么丹药?”

     “呵呵,丹药先不急。我还要考虑一下,我主要是想来结交一下阮阮姑娘的。”

     阮阮忍着一口气,不买药你来我这里干什么?示威吗?真想一口喷回去,对不起,我们这里只卖丹药,不卖结交!

     却还是得体的回道,“多谢姑娘抬爱了,看姑娘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闺秀的风范,我一个小小丹药阁老板怎敢高攀姑娘呢?不知姑娘有何吩咐,但说无妨,只要是我们有的丹药都是可以出售的。”一段话说的阮阮好累。

     “呵呵,阮阮姑娘客气了,你可能不相信,我是看中了你一个女子当起了老板,心里起了敬佩之心,真心想与你结交的。不过既然你和那位掌柜的都说你们的丹药好,那这里有能令容颜更加美丽的丹药吗?”梅幽兰的表情展现出诚挚又无奈的样子。

     阮阮才不会信她真心结交的话,她是个好徒弟,清楚的记得师傅的话说她面有邪气,虽然她看不出什么邪气,但是她可是亲眼看到了她对陆啸天强烈的占有心。她怎么会相信她是来买丹药的?作为能走在皇上贵妃后面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自己出来买丹药。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阮阮还是保持了职业精神,“有的,要给姑娘拿来看看吗?”

     阮阮让长青去给她拿丹药,她一直站在梅幽兰的旁边,她不能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谁知道她是来干嘛的?

     梅幽兰的确环顾了一下周边的环境,赵府她找的人根本就进不去,只要靠近一步就会有意外发生,她怀疑这个赵阮阮会不会也是个深不可测的女人,无奈之下她才直接来了丹药阁。这是丹药阁的前厅自然没有发现小孩子的痕迹,后面她又不能贸然的冲进去查看。

     将军的别院最近她也在关注,更是没有小孩子出入的身影。难道当初她看到的那个琉璃盏里的身影是错觉吗?不可能的,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她相信自己的眼睛。可那个孩子怎么会无故消失?难道说其实赵阮阮不是那个孩子的母亲?或者她根本就是错了,那个孩子也不是陆将军的?可她的直觉告诉她事实不是这样的。

     “老板,丹药来了。”长青把一瓶丹药交到了阮阮的手上。

     “这位姑娘不知道怎么称呼?不如坐下来看货吧?”阮阮还是本着客气待客的原则,按正常的礼仪对待她,不给人家随意踩一脚她的可能。

     “我姓梅,叫我梅小姐就好。”梅幽兰答道。

     梅!她要是没记错的话皇上身边的那个贵妃不就是姓梅吗?看来二人是姐妹了,果然是个大家小姐啊,她有必要恶补一下这些贵人圈的知识了。

     梅幽兰顺着阮阮的指引坐在了待客的椅子上,长青还为客户端来了热茶。

     “梅小姐,这就是你要的丹药了,每三天吃一粒,吃完之后身上会慢慢的有黑色的东西排出来,直到一个多月后再也排不出东西为止,这样坚持下来肌肤就会更加有光泽,眼睛就会更加明亮。梅小姐先看看?”

     这种美容丹药的做法是最简单的,还是阮阮执意央求公孙净做的,材料就是灵泉水配一些能美颜排毒的药材而已,另外丹药阁还卖稀释过的灵泉美容水。

     阮阮爽快的倒出了一颗丹药递给了梅幽兰,梅幽兰慢慢的伸出手来接过,阮阮对这个伸手速度有点不爽,递给你你就好好的接啊,你不接就说一声好了,不过这是小细节,忽略掉好了。

     梅幽兰接过了那粒丹药,两根细长的手指捏着仔细的端看,这丹药确实不错,颜色亮黄,闻一下还有淡淡的香气,最重要是的有一股不淡的灵气汇聚其中,这种强度的灵气只用来美颜的话她觉得有点太浪费了,看来这公孙净并非须有其名。

     “梅小姐觉得怎么样?”阮阮看她端详的够久了,就开口问道。

     “看上去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了?”

     “梅小姐买回去几颗先试用一下也是可以的,效果肯定会让您非常满意。”

     梅幽兰像没听到阮阮的话一样,仍然保持了原来的动作,细细的揉捻手中的丹药,突然!她面露狠厉,拇指与食指一齐发力,瞬间一颗好好的丹药碎成了一地的粉末!

     阮阮惊的差点跳起来,这位梅小姐怎么了?她有刺激到她吗?

     “梅小姐!您若是对我们的丹药不满意,不买就是了,为什么好端端的毁坏我们的丹药?”

     “呵呵,一时看它不舒服,手痒罢了,还请姑娘不要介意。”梅幽兰全然不以为意。

     手痒?是来挑衅的还差不多!她不想再应付她了,阮阮忍住心中怒气回道,“梅小姐是大家小姐,自然看哪颗丹药不顺眼就可以捏碎的,你又不是付不起钱,我怎会在意,付够了钱,这瓶丹药都是你的,想吃就吃,想捏就捏,还不是随你心意?我怎么会介意呢?呵呵。”阮阮干笑了两声。

     “那好吧,这丹药怎么卖?”梅幽兰仍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道。

     “一粒二百两银子,这一瓶是二十粒,一共四千两银子。”阮阮故意抬高了价钱。

     梅幽兰微笑了一下,笑的特别柔美,从腰间的荷包里抽出了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这是五百两银票,还请姑娘收好,这是地上那颗丹药的价钱,耽误你这么长时间,我也怪不好意思的,剩下的就不用找了,当你陪我的费用。至于其他的丹药,我想我还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