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9、失踪
        ps:

         强推结束了,年前开忙了,球要暂时过正常的生活了,保证每日一更,如有空闲再双更,感谢亲的订阅,手残党求原谅。

         阮阮在空间内没有看到陆啸天人影,就直接奔木屋去了,木屋门半开着,明显是有人进去过,每次她怕包子进去捣乱都把门关好,并且早就警告过他不许进去玩,里面有危险。阮阮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在石头堆旁研究的陆啸天,身上还穿着李叔夏天的旧褂子,袖子显得短了一截,头发因他是在睡梦中进来的而凌乱的披散着。

         果然他是在空间里!阮阮的一颗心半落了地,她还以为她的感觉失灵了呢。

         “你怎么进了这里?”阮阮开口问道,语气不怎么好。

         陆啸天抬头看是阮阮进来了,也没什么不自在的,他也是意外进来的,可不是硬闯进来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着觉就进来了,可能是包子梦到我了吧,而刚好我又在他身边。”陆啸天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看来事情真的是她想的那样,他是无意间进入了包子的空间,而可怜她的秘密试验房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暴露在他面前了。阮阮有点沮丧,她把试验房设在包子空间就是因为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的行动,包括公孙净。没想到设在这里居然又意外的被陆啸天撞破。

         “你这把匕首已经炼的不错了,但还可以炼的更好,若是我来炼肯定比你炼的好一倍不止。”陆啸天拿起那把成品匕首对阮阮说。

         “你翻我东西?”阮阮看他居然拿着自己藏起来的唯一优秀作品,顿感羞窘气愤,她花了很长时候才做出一把不错的好不好?他居然说不怎么地?

         “我不是故意翻你东西,来到一个陌生地方我总要四处了解下吧,包子不知道空间里有人他不放我出去我也出不去。就只好琢磨这些了。”陆啸天解释,半夜未睡的疲惫让他看上去少了一些威严而有了那么一点无辜。

         阮阮才不信他说的呢,若真是迫于无奈的话用那么认真的看着那些石头吗?隔壁房间里有床直接去休息不就好了吗?他肯定也是非常喜欢这些石头的,自己有兴趣还偏偏说的跟强迫了他一样。

         阮阮偏不顺着他说,而是解释起了另一个问题,“我没打算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反正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浪费,我都是自己琢磨的,没问过别人,也从来没让其他人看到过。真的,我就是试试看的!”想起陆啸天曾经跟她说过关于灵石重要性的话,阮阮此刻面对他的还是有点心虚的。他不会认为她油盐不进了吧?

         “没拿出去过就好,以后要和包子讲明,不能让他带任何人进入这个空间,给他讲的可怕一些,也不要让他对任何人提起。”陆啸天的回答出乎了阮阮的意外。他居然一句都没有批评她?

         “嗯,这个我早就和他说过了,我再好好强调一遍就是了,昨晚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空间会进化的这么快。不过你以后也别来这个空间了,不然一会和包子说不让任何人进。一会又和他说让人进,他会混乱的。”其实阮阮是想说,这是我们娘俩的私人空间。请你不要不请自来。

         听话听音,陆啸天当然明白阮阮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在竭力的想把他排除在她和包子的生活圈外,除了维护双方共同利益和包子之外不想与他再有任何情感上的瓜葛。本来他也是这样想的,可他现在似乎有点不再仅仅满足于此了。虽然他也不想这样,可事实就是如此。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能更清楚自己心底的弯弯绕绕呢?他的心声告诉他,他想接近他们,

         既然目前他还不清楚到底事情要如何走向,那就暂时先跟随自己的心好了。

         “难道你不想知道怎么能把剑炼的更好吗?其实还可以用灵石直接炼剑的,只是难度非常高,但这里有这么多灵石试试也未尝不可。我在炼剑方面不敢说是高手,也算是个中好手。”

         他想常进常出的意思吗?不好意思。“不想炼的更好了,我要那么好的炼剑水平干什么?我都是自己炼着玩儿的,以后世上可能会出现一把绝世好剑,但绝对不会是从我这里流出的。”

         “那太遗憾了,本来我想指导一下你的。”陆啸天想到了阮阮很大的可能会拒绝他,可心里还是有点失望,他也想要试炼宝剑啊!

         “不需要,就让这些灵石好好在这里呆着吧,我慢慢玩儿,或者等包子长大了让他来研究好了。”阮阮就是不松这个口,看他便秘一样纠结的表情真不错。

         “ 好吧,既然你不需要,那就算了吧。”来日方长,包子可是他儿子,他从包子那里突破就好了。

         阮阮把陆啸天带出了空间,连顿早饭都没让他吃就把人赶走了,这一晚一早让她觉得比练了一天的功夫还要累,都怪包子,怎么那么能折腾啊?难道包子到了爱折腾的年龄了吗?不要啊!多来几次这种事她安宁的生活还要不要啦?

         今天的外面刮大风,天又冷,丹药阁里有点冷清,阮阮练完了功夫就和公孙净在后面的书房里学习医术,公孙净前几天从张嫂要了一个黑线搓成的细绳子把修缘大师给他的那把玉钥匙穿了起来带在了手腕上,以至于公孙净在给她讲课距离稍近的时候她就总是分心看他的手腕。

         师傅的手腕怎么能那么白啊?男人的手怎么会长得那么漂亮呢,纤长莹润,骨肉均匀,配上黑色的细绳子,碧绿的玉钥匙更衬的白皙光洁、高贵典雅。。。。。。

         “阮阮?我刚才讲的熟地的药性你都记住了吗?”公孙净看阮阮不知道在看什么看的出神出声提醒她。

         “啊?额。。。师傅我刚才脑子有点懵,没听清,你再讲一遍吧。”溜号被师傅抓包,阮阮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收回心神认真听课。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修缘大师的那个玉锁头没送给别人就好了,那她也有的戴了。

         终于到了今天的下课时间,阮阮不用再控制自己的眼睛了,公孙净也松了一口气,阮阮今天好奇怪,总是走神,难不成她有了什么心事?女人的心思好难猜。

         团团过来说姬无双来了,阮阮乐了,自从上次给穆雨和凤朝阳解毒之后阮阮就再没有与青风派的人见过面,所以今天能再见到姬无双她真的很开心。阮阮亲自到前面把姬无双带到了后院来。

         “无双,你早到了,怎么不直接让人来找我?”

         姬无双看阮阮一副明媚的样子也很高兴,“呵呵,不敢打扰你学习,我在前面看看丹药也好,我这次下山是来办正事的,掌门师兄最近得了风寒,今年冬季的青风派丹药由我来准备。”

         阮阮疑惑了,“你们不是自己炼药吗?我那时候还从青山带回来一个药炉呢。”

         “你以为人人都可以炼药啊,炼出来的那几颗丹药怎么够整个门派的弟子用?所以每年都需要出来买的。”姬无双解释道。

         阮阮明白了,“这样啊!那没问题,你是老朋友了,买的多的话我可以给你算便宜点。朝阳和小雨怎么样了?”

         “他们已经全好了,你放心吧。我这次来除了买丹药之外还有件事情要和你说,魔门门主石破天失踪了。”

         “什么叫失踪了?”阮阮很惊讶,石破天一直被形容的是一个魔头一样的存在,怎么会无缘无故失踪呢?

         “距离上次的事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了,这期间没有人见过石破天,魔门也没有任何动静,现在魔门都是由石破天的心腹无言掌管,我们通过多个渠道也无从得知石破天现在人在何处,有何动向。”

         “那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暂时放松对魔门的警惕了,还是要更加小心?”

         “这要分开说了,青风派那里要更加警惕石破天,防止他再有其他动作。而你这里可以放松些了,这段时间天成丹药阁已经开的小有名气了,很多人都知道你们的丹药比外面的稍好一筹了,石破天应该早已经知道了是你的丹药治好了小雨他们的,而他现在没理由也没必要动你,更何况还有陆啸天在后面坐镇,他轻易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吓了我一跳,危机小了就好,那你可要告诉小雨,让她不要再单独出来了,出来的话要和人一起。”阮阮大松了一口气,她想安稳的过日子,总是被人惦记的日子她可受不了,青风派人多势力大,倒不用她来操心。

         姬无双回应道,“嗯,她有了上次的教训早就知道这个道理了,这几天她正和朝阳正闹别扭呢!”

         “闹什么别扭?”阮阮顺口问道。

         “哈哈,他们两个跟小孩子一样,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现在就算让小雨出来玩,她还不一定有那个心思呢!现在估计躲在屋子里学绣手帕呢吧?哈哈”姬无双想起穆雨的样子就好笑,爱情的魔力真是太强大了,让青风派的小魔女变成了脆弱娇羞的小淑女,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叹呐!

         阮阮好像听懂了什么,和姬无双相视一笑不再追问。和姬无双商定了丹药清单让长青去抓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