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穆雨
        广佛寺香火果然旺盛,排了半个时辰的队,才轮到阮阮,在烟雾缭绕的内殿,阮阮跪在佛前虔诚的为包子求了个平安符,以前她是不相信神鬼的,但这段时间的人生经历已经打破了她的认知。如今神明在上,她只求自己这一辈子能够活的恣意潇洒,不再是个被伤透心的冷漠之人,希望她的包子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

         寺内今天全面开放,除了住持的院子不能进入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可随意走动,寺院后山上山花开的正绚烂,完事后,阮阮提议集体去赏花,李叔和张嫂没有年轻人那么好的体力,就先回马车上等他们,等她们逛完了再会合。

         阮阮抱着包子,后面跟着团团和小莹,小莹从身上掏出一个布袋子和团团挑那些没被游人踩到的花装进去,准备回去让张嫂做馅饼吃。阮阮提议再往山上走一点,远看山顶上有个亭子,不知道有没有人在那里,高处的去的人少,花也会干净一点,团团和小莹自然是同意了她的提议。

         高处果然风光无限,花朵更大更鲜艳,草木也更加青翠,闭目轻吸一口,连空气中都充满了灵气。雨茗把包子放到团团手里,想去看看那边的一颗巨大的榕树。还没走近,阮阮就灵敏的听出了树后有人,甚至说什么她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大师兄,你站住!你再敢跑开我就死给你看!”一个女子伤心欲绝的呵斥。

         “你为什么从来不看多看我一眼?从小到大我对你什么心意我不相信你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躲我?就因为我变的丑了吗?我以前也是漂亮的啊!若不是出现意外我怎么会变成丑八怪?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小时候我们天天一起练功,你还陪我一起偷偷跑出去玩儿。。。大师兄,你说!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你说!”女子情绪激动,压抑的嘶喊出声。

         阮阮八卦心起,师兄师妹什么的最有故事了,转头看那三只在悠闲自在的采花,就决定继续偷听下去。

         “小雨,求你别这样,我对你一直只有兄妹之情,不管你漂亮还是不漂亮,我之所以躲着你,就是怕你陷下去,不要闹了好不好?”一个清朗的男声。

         “不好!一点都不好,什么妹妹,不就是因为我变丑了吗?师兄,我会变成以前那样的,我会变漂亮的,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吧!”女子的哀求里带着哭腔。

         “小雨,放手,你快放手啊!我先回去了,你也快回去吧,出来太长时间师傅会怀疑的。”阮阮只看到了一个白衣背影窜了出去,几下消失在视线之外,这就是传说中的功夫吗?好厉害。

         “师兄~”啪,叫小雨的女孩子欲追上男子的步伐,刚踏出两步就被脚下的树枝绊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听这声音摔的可不轻,阮阮赶紧从树后出来去救人。

         “你没事吧?啊!”忍不住轻呼一声,难怪刚才她说什么丑不丑的,这女孩乍一看脸确实让人非常惊悚,由于她刚才趴在了地上脸着了地,脸上一直戴着的面巾掉了下来,她布满左脸甚至殃及鼻子嘴巴的鲜红色疤痕就毫无遮掩的露了出来,那疤痕还没有长好的样子,有的地方溃烂泛脓,现在这张丑陋的脸上还沾满了泥土,样子十分可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喊的,我只是。。只是。。。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阮阮刚才只听到他们谈话的时候还以为那个男人肯定是个嫌丑爱美的渣男,现在她自己也被吓到了,真不知道这姑娘的脸是怎么毁成这个样子的。

         “有什么关系,人人都觉得我是丑八怪,你的反应算小的了,凡是见过我这张人不人鬼不鬼的脸的都被吓坏了,我习惯了。”姑娘用手摸了上自己的疤痕,那里,曾经是细腻光洁的皮肤。

         “诶~你别用手摸,脸上有土,容易感染。”阮阮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喊来小莹和团团,这两个小姑娘和阮阮的反应是一样的,阮阮嗔怪的看了她俩一眼,再小心的看向那姑娘。

         “小莹,你身上有干净的棉帕子吗?”

         “有的。”小莹掏出一条干净的手帕并一小瓶水,倒出一些水润湿帕子递给阮阮。

         “你连水都带上山啊?”阮阮瞪大了眼睛接过手帕,真想不通她怎么能那么能带东西,机器猫吗?

         “当然要带!吃东西擦个嘴巴,磕到了流血了都要用的。”

         。。。

         阮阮把帕子递给面目可怕神情死灰的姑娘,那姑娘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微微避开身子有一下没一下擦着脸。阮阮好心的问她脚有没有受伤,受伤的话就好人做到底送她回寺院。

         “叫我穆雨吧,我的左脚动不了,好像扭伤了,那就麻烦几位姑娘送我到寺院一趟了。”举手欲把布巾挂回脸上去,被阮阮阻止了,好不容易擦干净了脸再挂上那脏布巾岂不是又污染了,考虑到穆雨的脸不方便见人,她们选择了一条人比较少的小路下山,阮阮从团团手中接过包子,让团团和小莹扶着穆雨下山。

         一路遮遮掩掩下了山,这时候寺里的香客已经走了大半了,穆雨带着几个人直接走向修缘大师的院子,院门口守门的小和尚看到几个女子奔这里而来,赶紧上前一步拦住,‘这里不得随意走动’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穆雨打断了。

         她用宽大的衣袖遮住了脸,只露出眼睛,“小和尚,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青风派穆掌门的女儿,我爹让我上完香来修缘大师这里找他,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我想介绍给修缘大师和我爹认识。”

         修缘大师和穆掌门关系非常好,穆雨小和尚也是认识的,只是每次她都戴着布巾,今日没戴有些没认出来。认出了她的声音,自然就放她们进门了。

         “小雨,出了什么事?出去上个香怎么弄的这么狼狈?”穆青岚正在与修缘大师下棋,看到女儿被人扶回来赶紧起身上前探看。

         “小雨你的脸怎么!”穆青岚发现女儿脸上的异状,惊讶的大叫了一声,甚至忽略了她的腿。

         看看爹爹那种震惊恐惧的眼神,穆雨的心被丢进了冰窟一样,冻不知痛。这么多年过去了,连爹爹看了她的脸都还是会恶心,何况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