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不是外室
        “嗯~”赵阮阮忍不住发出一声*的呻吟,暗想这春梦中的男主角真不错,腰力和持久力都很惊人呐,忍不住伸出手左摸摸右摸摸,这精瘦的腰,这坚硬的腹肌,哦呵呵~继续继续,千万不要醒过来。

         正卖力耕耘的陆啸天发现身下的女人娇喘吁吁却仍是不肯醒来,一个人卖力没意思,便停下了动作,一口咬上一端的花蕊。

         “嗷!疼啊!”终于醒来的某女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差点失去思考的能力,伏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的长发美男子是谁啊?虽然自己是在做春梦,但这梦的感觉也太真实了吧?尤其是身体里的某异物感觉特别清晰。环顾四周,这是老式的床,还有粉红色的床幔子,不远处摆着一台八仙桌,上面还有没收拾掉的酒菜。

         阮阮傻了,穿越?瞬间脑中闪入这一想法,要不是身上还有一个人她简直要骂出声!老天爷我哪里得罪你了?!我不就是趁夜深人静看看古装小黄片吗?你至于一个大雷劈下把我穿到古代亲身体验下吗?可怜我和男神才刚刚有点进展啊!阮阮不清楚眼前的状况,因此她不敢轻举妄动,她要好好搞清楚自己到底是穿到了哪里,再想对策。

         陆啸天欣赏着脸上像调色盘一样的某人,只见她先是一副震惊的样子然后眼珠子左看看右看看接着开始愤怒,然后又开始惋惜,接着又开始沉思。

         轻轻抚弄着她的秀发,“鹂儿,是不是弄疼你了,这回我小心点。”

         阮阮使力想推开身上的人却推不开,她又惊又惧,不知如何应对眼前的状况,穿越这么不可思议的事都被她碰到了,她可不想被当妖怪烧死。好不容易等一轮征伐结束了,赵阮阮才彻底回神。穿都穿了能怎么办?接受现实吧,反正在现代她也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他们的眼里只有弟弟,自从相依为命的奶奶去世后,她就再也不在乎任何人了,朋友们都认为她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其实她内心藏着深深的孤独和不安全感,她一直活的小心翼翼,拒绝去爱别人,也不敢相信别人的爱,一直以来,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坚强的活下去更重要,现在也是,还是先弄清楚眼前的情况要紧。

         “鹂儿,累了吧?”

         “嗯。”她尽力控制住内心的害怕,肌肉绷得紧紧的,呼吸也停止了一般。

         陆啸天一把搂过她让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一个月后我要带兵驻守西域去了,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陪我。”

         原来这男人是个军人,还是个将领,只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

         “匈奴部落一直贼心不死,屡次侵犯我天禧国界,皇上派我这次驻守是希望能够一劳永逸解决后患,我最起码也要呆到新军成熟才能回来。”

         妈的,架空!不过穿越成了将军夫人还算不错了,起码能衣食无忧吧。

         “鹂儿,这段时间我尽量多来你这里,家里的那些女人虽然是些摆设,但也不能不理,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什么?原来她不是将军夫人,只是个外室而已,阮阮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了,一个将军的外室能有什么好下场?

         “好。”阮阮答应一声,多说容易犯错,所以她要少说话。

         陆啸天心满意足的搂着她睡着了,阮阮却是快天亮才睡着。陆啸天是早晨走的,她睡得太沉不知道。

         “姑娘们!晌午了,快起来准备接客了!”妇女尖利的嗓音直接划破了阮阮的心脏,一下子把她从睡梦中彻底惊醒,看自己还在这个古香古色的房间里她才确定她是真的穿越了。

         奶奶的!她没听错吧?要不要这么一波三折啊,连外室都不是,我居然是个青楼女子!阮阮无语望天,我真的那么讨人嫌吗?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要把我丢在这种地方。

         “姑娘~起了没?”外面传来小心的叫门声。

         “起了,进来吧”进来一个眼睛大大,脸蛋扁椭圆的小丫头,长得特别喜感。她把洗脸水和毛巾摆好,再把被子叠好,接着手脚麻利的给阮阮梳起了头发,很快一个漂亮的发髻就梳好了,拿过一个镜子给阮阮端详,阮阮细细观察镜中的自己,这副身量和前世差不多,只是面容要年轻多了,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目前看来这是对她穿越的唯一补偿了。

         “梳的挺不错。”阮阮看着镜中的自己淡扫蛾眉、嘴唇红艳、秀发乌黑,难道真的要接客这么惨无人道吗?

         “那当然,姑娘的头一直是小莹给梳的呢。”

         “小莹,大将军什么时候走的?

         “天没亮就走了,大将军说不要吵醒小姐。”

         其实她想问的有很多,比如这是什么朝代,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大将军是谁?她自己是谁?好多问题她想脱口而出,但是就怕被这个机灵的小丫头识破了小姐已经换了个‘芯’的秘密,只好强忍下。

         她想让小莹带她出去走走查看下情况,怎料门刚一打开,就冲进了一个趾高气扬的红衣美人并一个丫头。

         “哟~鹂美人起床啦?全怡红院可都起来了,你的面子比我这花魁的面子还大啊?估计是昨晚累坏了吧?”

         任谁被挑衅心情总是不爽的,“只怕是有人想累累不着吧?”

         “呵呵~有人累死又怎样,还不是人家玩一季的花朵儿,过几天就蔫儿了,陆将军声明显赫,丰神俊朗,其母是皇帝的唯一的姑姑,你的身份当暖床丫头都不够的,快别做梦了,小白花永远是小白花,牡丹阁还要真正的牡丹住,就让你再嚣张几天吧,哼,等着瞧吧。”环视了房子一眼红衣美人不高兴的走了。

         这都哪跟哪啊?阮阮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也大概明白了一些,估计*oss看中了柔弱的小白花,没看上耀眼的牡丹,之后小白花在怡红楼地位直升,甚至住进了最好的房子牡丹阁。

         看来那个男人来头真不小,是实实在在的皇亲国戚啊!

         怡红院共两排楼,第一排是姑娘们迎客陪酒的场所,第二排楼才是几个有头有脸的姑娘住的,相对清净的多,但还是能听到前楼传来的阵阵调笑声,得赶紧想办法离开怡红楼!阮阮虽然偶尔猥琐,但心里还是很传统的,一直委身青楼怎么能行,就算相当于个人包养也不行。

         吩咐小莹去把老鸨叫来,花妈妈身为老鸨这个时候当然很忙,但一听鹂儿有事找她,肥胖的身子马上向后院移动,现在鹂儿可是她手中的宝,陆将军出手大方,一个客人能顶一百个客人!

         “女儿啊,你找妈妈可有什么事啊?”花妈妈笑的好不甜腻。

         “妈妈,您先喝杯茶,再听我慢慢和您说。”

         花妈妈欣慰的依言喝起了茶,她一路走来还真有点渴了。

         “妈妈,我想问问若是我赎身的话需要多少银子?”

         噗~花妈妈一口热茶喷了出去。

         “女儿啊,是陆将军想把给你赎身?若真如此那可真是好事一桩啊。”花妈妈接过小莹递过的帕子仔细的擦着嘴。

         “这个不一定呢,但将军有这个意思,您先和我透个底要多少银子,俗话说花无百日红,毕竟在怡红院不是长久之计。”

         “啧啧啧~这个嘛~妈妈明白~不过你是我怡红楼的摇钱树,如今青楼生意太难做了,我还要养你的姐妹们,这样吧,五千两银子不能再少了!”花妈妈说完就不再看阮阮的表情,吹了吹碗里的热茶,低头小口小口的抿了起来。

         五千两银子是个庞大的数字,就算不是,阮阮也不认为说服陆啸天花钱送她自由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即使他愿意了,阮阮也要考虑出了怡红院要怎么生活。

         看来她要想想办法了,看目前的状况她能想到捞钱的地方就只有大将军了,但愿他是个怜香惜玉的人,而不是个吝啬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