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陆大将军(番外1)
        我是陆啸天,二十三岁,我的母亲是先皇唯一的公主,父亲是天禧王朝的镇国大将军,当今皇上是我一起长大的表兄,从小我就是个过着严谨生活的人,除了小时候有一次练武受了伤之外,一切事物都在我的掌控中,包括打仗也是,一直未有脱离轨道的事发生,直到。。。。。。

         那天七王爷、邓少谦他们几个非要拉着我去怡红楼看三年一度的花魁大赛,我从来不去那种地方,那天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也许是家里的女人们装模作样的太烦了吧,倒不如看看直接奔放的青楼女子。

         我目前是不打算成亲的,皇上正当盛年,最大的皇子也不过才六岁而已,但**的女人还有她们背后的各种朝堂势力却早已按捺不住了,而镇国将军府则是他们最好的拉拢对象。想结亲的陆府都以各种借口推回去,送女人的则直接全部接到府中,这样才不至于树了政敌,反正将军府几个女人还是养的起的。

         看中那个鹂儿原因很简单,只因她和身边的女人们格格不入,久经战场练兵行军让我的洞察力高于常人,她站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中,虽然也打扮的颜色艳丽,但妆容和衣服却只盖住了她的身体,却盖不住她的苍白和颤抖。

         我包下了她,不图什么,简单而已,不论她身处的是何地。

         但自从告诉她我要去西域的那个夜晚有什么东西开始不一样了,她睁开眼之后看我的目光与平日完全不同,我很好奇为什么她看我的眼神很吃惊很害怕,我欣赏着她从未展现过的情绪,片刻之后她好像想通了什么,恢复了平日的样子,我以为她只是做了噩梦吓到了,或者是我弄疼了她。

         三天后我再去看她,她又戴着我给她的那根赤金簪子,我心头疑惑,鹂儿也是爱美的,不会换个戴戴吗?

         “爷您没记错,奴家的首饰盒里没什么好首饰,就这支还不错,戴上不会污了您的眼睛。”原来在这等我呢!看来女人本质都是一样的,即使有单纯些的早晚也会不单纯。

         拿出五百两银票,“拿去买根簪子吧。”

         后来这种类似的小手段她又做了好几次,我都配合了她,因为我想看看她究竟想要什么?她不是单纯想要钱,我看出来了,她想赎身。我要去西域了,暂无归期,她的想法我能理解,想洁身自爱过份平静的日子也无可厚非,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走后让我的女人继续混迹青楼,但家里是绝对不能带回去的,她和家里的女人性质不一样,虽然她比她们可爱许多。

         看她用尽各种小心眼笨拙的讨好我试探我,我承认这很有趣,我忽然不想那么快答应她了。

         终于在我快要出发之前,她使出了杀手锏,她把外穿的透明纱裙直接套在身上,内里却什么都没穿,看到她从屏风后面出来的那一刻我鼻血差点喷了出来,她让我老实坐下,难道还有什么花招要耍?不直接上床吗?

         只见她脸蛋儿憋得红通通的,眼睛亮晶晶的,轻呼了一口气,似给自己加足了勇气,莲步轻移,手臂轻扬,身姿婀娜*!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所以那一晚的战况很惨烈,她也在为未来做最后一搏全力配合我,在大汗淋漓中我答应了为她赎身。

         我去了西域,本以为鹂儿这篇已经翻过去了,谁知道暗八给我送来一个巨大的‘惊喜’,鹂儿怀孕五个月了!这让我的人生头一次有了失控的感觉,我一向是个果断的人,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让人带去了西域的毒果,怕变质或损坏还特地让人多带了几颗。

         如果说怀孕的消息让我慌乱,那么暗八再次带回的消息让我整个人觉得失去了控制,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吃了毒果居然不起作用,就嘎嘣嘎嘣吃苹果一样吃掉了!还挺脆挺甜的!她还放言孩子不是我的,会尽快给孩子找个爹,要我不要插手他们母子的事!事情已经完全不在我的掌控中了,看来这个孩子她必生无疑了。我传信给她,让她知道我陆啸天的孩子绝不会流落在外,既然她敢生,就要承担母子分离的后果。

         另外我交给了暗八一项特别的任务,等孩子出生后,无论男女都把他的左手手掌印印下来给我,果然,孩子的掌纹是断掌,我们陆家人各个都是断掌,没有例外,我爹、我爷爷、再往上也都是断掌。其实就算不用这所谓‘铁证’,我想做到的事也没有做不到的,我只是想让那女人承认孩子是我的而已,我要她自己的承认,而不是其他人的佐证。

         鹂儿,现在应该叫阮阮了,怎可那般愚钝,至今没有给孩子取出一个合适的名字,就包子包子那么的叫着,他可是个男孩子啊!若将来走上战场,也被人唤包子将军吗?岂有此理!

         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陆亦森,希望他能向茂盛的森林有强壮的体魄和博大的胸怀。我把这些都写下来寄给了阮阮,后来是暗八回我的信,暗八说她懒得写回信,看着暗八的信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她看到我信的时候是多么的火冒三丈,越想到她冒火我就越开心,对于我生命中出现的这个异数我反常的想和她玩上一玩了,不管她觉得我举的证据是多么的荒谬,惧于我的权势面对我如此姿态她也不敢和我对着干,但愿我没低估她。

         暗八说阮阮同意孩子大名叫亦森了,只是。。。姓赵!还说什么这是她的底线,如果将军不同意的话就回京城再和她理论吧!

         我捏碎了手中的茶杯,底线吗?就是用来被突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