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赎身
        三天后阮阮才再次见到陆啸天,站在她面前的陆啸天一身青衣,器宇轩昂,纵使在现代见过无数帅哥,她还是在心里为英武不凡的陆将军竖起了大拇指,这位大将军当真是一表人才,这可是我现在的金主啊,我赵阮阮一介三无人员如今也是有金主的人了,可那又怎么样呢?都抢的肉再香她也不会奢望,也没人会相信大将军会钟情于一个青楼女子,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她都要做依靠自己的赵阮阮。

         “你怎么还戴这支钗?要是没记错的话上次你戴的就是这支?”陆啸天皱了皱眉。

         “爷您没记错,奴家的首饰盒里只有几件好首饰,这支最好看,戴上不会污了您的眼睛。”阮阮装的很纯良很委屈的样子。

         陆啸天扯起嘴角笑一笑,“鹂儿也会耍心眼儿了?拿去买几个好簪子带着,别让人说跟我陆啸天的女人过的太寒酸。”于是五百两银子顺利到手。作为回报,晚上阮阮充分发挥了想象力和从小黄片儿中学到的知识,在陆啸天身上很好的实践了一番,搞的某男很满意。

         “爷~城里什么样啊?是不是很热闹?奴家在这怡红楼呆腻了,好想去外面看看啊,只是我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出了这里,等您去了西域,我只求能在个安静的地方默默想您。”阮阮快被自己说吐了,从没说过这么恶心的话,为了能出去,她忍!

         陆啸天没吱声。

         白天,阮阮让小莹给她缝了一件合身的红色薄纱衣服,小莹是个多话的丫头,边做衣服边嘀咕“小姐让做这衣服怎么穿啊?这么透这么薄还这么合身,里面也套不进里衣啊,小姐,你要是想玩儿的话咱们就挑旧衣服改吧,别浪费新布料了。。。”

         好??拢?钊罹偷弊鎏?患??ψ胖谱魇掷锏牡谰摺?p&gt;  晚上,陆大将军如期而至,阮阮事先点上了红蜡烛,在他纳闷儿她人哪去了之时从屏风后婀娜的转了出来,身着红色性感纱裙款款的舞了一曲,虽没有配乐,却也极其动人。眼看着某人眼里就要喷火阮阮停止了舞步,从腰间解下了自制的鞭子,本就薄透的衣服瞬间大开,阮阮上前一步用鞭子手柄抵着陆啸天的胸口,一下子把他压倒在床上,终究是不敢玩太大,只敢用鞭子把陆啸天的双手绑在床头,使劲儿浑身解数逗引他,后来阮阮也不知道鞭子是怎么被他解开的,总之最后这条鞭子很好的应用在了她自己身上。

         伺候的大爷满意了,又得了三百两银子,阮阮趁热打铁继续在他耳边打边鼓。“奴家的命就是苦啊~从小没过上好日子,还被卖到了这种地方,如今您又要走了,若是鹂儿被人欺负了呜呜呜~鹂儿的命好苦,一辈子也没个依靠,大将军你是鹂儿的依靠吗?”

         陆啸天轻轻的把阮阮搂进怀里,怜惜的抚摸着,还是没有表态。

         终于几次三番,阮阮从陆大将军那里揩足了一千五百两银子,算算差不多够生活一段时间了。要加紧赎身步伐了,不然陆大将军可就要走了,能不能出怡红楼胜败就在今晚一举了。

         照例激情过后。

         阮阮未语先落泪,我见犹怜~“爷,您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回来,您怎么忍心让奴家一个人在这里等您,您不在奴家要怎么办?还是您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若您不回来或忘了奴家,奴家等到红颜凋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控诉。

         陆啸天终于被说动了,看来不断的耳旁风还是有效果的,是啊,她并没什么特别,只是一个比较喜欢的女伴而已,一个小姑娘跟了自己这么久,此次又归期不定,既然没有想接她进府的想法,不如让她脱离了这泥沼,以后也能找个人家嫁了,也算了结了这一段缘吧。只是怎么一想到她要嫁给别人心里这么别扭呢,虽然她最近越来越可爱,可也只是个女人而已,算了看她这么讨好自己极力想出去的样子,就成全了她吧。

         于是,赵阮阮在陆啸天出发的前一天成功赎身了,带着小莹拿着刮来的一千五百两加上陆啸天给的一千两抚恤金加上自己的小金库一共有三千多两银子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怡红院,管她什么红衣美人绿衣美人那羡慕嫉妒恨的复杂的眼神,阮阮觉得她们可能是误会了。

         几天前,阮阮就让小莹出来找房子了,她不想住在京城繁华地带,因为离怡红楼和将军府太近,就让小莹往京城边缘找,真让她给找到一处好地方,这是一个环境极好,设计很讲究的一个小四合院,院子里还种了蔬菜和花卉,要不是主人家急需要银子也不会出卖。

         阮阮对这里十分满意,拿到地契之后,她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总算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了,新生活开始吧!二人在新家住了下来,第二天一早,二人打扮的很朴实上街采购去了,新家需要添置很多东西,还要找一个做饭的厨娘(二人做饭都没法吃)和一个看门的大爷。

         买好了东西,挑中了孤寡一身的张嫂和老实稳重的李叔,让小莹带着人和东西先回去,她要好好逛逛街,来到这里一个月了,她还从来没机会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呢。

         京城果然繁华,一路走下来卖什么的都有,商品非常的丰富,偶尔走过几个侠气飘飘的习武之人阮阮都要好奇的看上几眼,恨不得去采访几句。

         “死鬼,你看那头挑珠花那个姑娘是不是咱家阮阮?”豆腐担前卖豆腐的妇女疑惑的问自己的丈夫。

         “胡咧咧啥,阮阮在怡红楼里好着呢,怎么会跑到大街上?”精瘦的中年男人低声呵斥妇人。

         “诶!你快看,转过来了!真是咱家阮阮啊!”看清了阮阮的正脸,妇人心急的拉扯丈夫。

         刚买了漂亮珠花正喜滋滋的往前走,忽然袖子被人扯住,“阮阮?真的是你?你咋会在这里?”妇人开口问道。

         这是谁?阮阮不敢乱开口怕叫错人。

         看阮阮呆呆的妇人更急了“这孩子傻了,你爹娘都不认识了,你不在怡红楼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具身体的爹娘?阮阮一直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娘。。。我赎身了!”

         “什么?你这死丫头赶紧跟我回家说清楚!”男人发话了,强拉着阮阮往家走。进了所谓的家门奔出了一个约十一二岁的女孩,亲热的抱住阮阮,“姐,你回来啦?你不走了是不是?”

         “滚开,赔钱货!”男人把女孩推到一边,质问阮阮,“在怡红楼有什么不好的?有吃有喝,还有将军宠,你有赎身的银子为何不先顾着家里?你大弟前段时间把孙少爷的腿打伤了,人家让赔二百两银子,你有这银子不知道先顾家里,救救你亲弟弟?”男人的一声声责骂落进阮阮心里,妈的,又是这样,上辈子就是这样,为了弟弟,独苗,自己从小到大受尽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一天父母爱都没享受过,这辈子还是这样,有爹有娘不如没有!

         “你给我滚回怡红楼,把赎身银子要回来,在那好好等着大将军回来,拿银子回来孝敬你老爹老娘,救救你弟弟才是正经,你可就这一个亲弟弟啊!你要是不回去的话,我就把你妹妹团团卖到怡红楼去的!”

         这是人说的话吗?妇人在旁边嘤嘤的哭,一句话不敢顶撞丈夫的,只有劝阮阮“闺女啊,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要是赔不出来钱,他们就要把你弟弟送去见官。”

         团团就是刚才奔出来那个眼睛大大的女孩吧,一想到这对夫妻把一个女儿推进火坑还不够,又要把另一个女儿也推进去,阮阮就恨不得扇他们几巴掌。

         “是陆将军把我赎出来的,钱也是他出的,要钱你们自己去要,自从我被卖了那天,我赵阮阮就不再是你们的女儿,不要再对我指手画脚,团团多少钱?我买了。”

         “你!你这个大逆不道的死丫头!你说的什么话?”男人怒骂。

         “人话!救不救你儿子你自己决定,把姑娘卖进怡红楼你知道什么价格的,二百两银子够买十个团团了,我再给你们一百两银子当还你们养我一场,你们考虑看看吧。”

         阮阮挨了几句骂带走了哭的眼睛红肿的团团,临出门回头对目瞪口呆的夫妻说:“日后就当断绝了关系,如若敢找我们麻烦,惹恼了陆将军就等着瞧吧!”呵呵,大将军这牌还蛮好用的,能用就用,不用白不用。

         阮阮不禁冷哼,看来自己这辈子又要过‘自由’的日子了呢,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