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桃子
        出了广佛寺,回家的马车上阮阮一直在思考,如何既利用空间赚钱又能不受其害。她一直坚信一个道理,人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要懂得利用机会,但也不能锋芒毕露,否则无疑是自惹麻烦。

         小莹看阮阮一直不说话,以为她生了自己的气,“小姐,你是不是生我气了啊?那水我是从厨房的缸里舀的,我也不知道它能治病啊,小姐不要气了好不好?”阮阮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姐姐没气你,她在想接下来怎么办好呢。不过姐姐,为啥咱家的水能治病呢?那水就和其他人家一样是从井里打出来的啊。”团团安慰难过的小莹还不忘提出自己的疑问。

         “谁说我没生气?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咱家的东西自己吃,不许拿给外人吗?”阮阮故作严厉状。

         “可你说吃的,又没说水。。。”小莹嘟囔了一下看阮阮的表情不敢再做声了。

         张嫂和李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的迷糊,阮阮索性就和大家讲明,家里的水被她加入了神奇的药水,还有她给大家分的水果也一样,谁也不要多问,也不要四处传扬。众人不明觉厉,只好点头答应,但阮阮心里却毛毛的,因为看穆青岚的样子似乎对灵泉水很有兴趣,那修缘大师也看她怪怪的,暗怪自己真不应该走这一趟。

         青风山上,青风堂,掌门穆青岚的居所。

         “传我的命令,派一队弟子火速去调查是否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灵泉存在,这头我会让小雨和朝阳打探,你们在外围调查,另外,把我的亲笔信快马送到西北大营给啸天。”穆青岚吩咐负责信息网的弟子,那弟子接了命令下去后,穆青岚才疲惫的坐回了椅子上。

         一双芊芊素手抚上他的太阳穴,轻轻按揉。

         “夫人,你觉得小雨和朝阳这两个孩子怎么样?”

         “老爷,小雨和朝阳都是好孩子,这么多年小雨对朝阳的心思再明白不过了,不过我看朝阳对小雨倒是没有其他心思,小雨这孩子还要吃很多苦头啊。”穆夫人慢声细语的分析着。

         “哎~我何尝看不出来孩子们的心思,不过他们年纪还小,还不着急,让他们多接触接触吧,现在小雨的脸有望恢复,朝阳又是我的得意弟子,我的心思也活动了,要是他们真能生活在一起也算了却了我的心愿。”可怜天下父母心。

         “最近无双师弟那里可好?”

         “还是老样子,成日在他那个小院子里饮酒舞剑。”

         “让弟子好好伺候他的饮食起居。”

         “我知道。”

         午后阳光明媚,阮阮让人在树荫下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新鲜的瓜果。阮阮带着几个女人一起玩她新教会大家的扑克,李叔则抱着包子坐在一旁看她们叽叽喳喳的玩,包子刚睡醒一觉,一双肉腿站在李叔的腿上,小手臂被李叔扶着咿咿呀呀的就要往牌桌上扑,团团找了一个拨浪鼓给他玩,他就更欢实了。

         咚咚,有人敲门,“李叔,我去开门吧,我等的人应该来了。”阮阮起身去开门。

         “穆雨来啦,快进来吧,我一直等着你呢,这位是?”阮阮看向和穆雨一起来的年轻男子,穿着青白色的长袍,身背一把长剑,五官分明,尤其是一双眼睛漆黑明亮,眼角微微上挑,让他看上去充满了朝气和桀骜。

         “这位是我大师兄,凤朝阳。我爹让他陪我一起来的。”

         。。。大师兄?那岂不就是广佛寺穆雨告白的男主角?阮阮瞥了穆雨一眼,见她面色平静,像事不关己一样。

         “你就是阮阮姑娘?我师傅命我陪同师妹来取药,打扰了。”凤朝阳见这家的主人是一个皮肤白白,微胖的漂亮姑娘,心里不由的有些担心师傅的眼光,就这姑娘会有治好师妹的神秘灵泉水?他不信。师傅不仅是让他陪同师妹来取药,还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进这家观察,看是否能找到一些关于灵泉水的蛛丝马迹。

         “哪里,哪里”阮阮客气的把他们二人请进了院子里。

         张嫂他们几个看到有客人来了,就赶紧散了牌局,小莹重新沏了热茶端上来。

         “阮阮姐姐,你们在玩什么?”穆雨看到桌面上没收起的扑克牌感到很好奇的,她也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对这些玩的东西也都是很好奇的,只是她大都沉浸在难过和愤恨里,现在阮阮给她带来了希望,心情自然不同以往。

         “这叫扑克牌,以后有机会我教你玩,很简单的。”

         凤朝阳对这扑克牌也好奇的紧,“不知阮阮姑娘能否也教教在下?看这牌面复杂,估计玩起来会很有趣。”

         “当然可以。”

         凤朝阳首先开口提起了此行的目的,“阮阮姑娘,我是两万两银票,我师傅说如果你觉得少的话还可以再商量,只要能治好小雨的脸,付多多少他都愿意。”

         阮阮心里暗骂穆青岚这个老狐狸,想必已经看出阮阮不是个心硬之人,想把态度做的足足的,让阮阮不好意思狮子大开口,算他预料的正确吧,她也的确不是个商人,否则借他的话柄要他几万两银子也未尝不可。灵泉水本是无本生意,就算为了给包子积福阮阮也不会太过分的。

         “两万两可以了,小莹,你去把我屋里子那瓶药水拿来,穆雨,你每天拿这药水擦脸,脸会慢慢恢复的,这一瓶你先拿回去用,等用完了你再来找我。”这次阮阮给出去的水当然也是稀释过的,她可不敢直接把灵泉水的原液拿出去,只敢用稀释过的水慢慢的治愈穆雨的脸,其实用原液的话不出三次穆雨的脸就能治好,但那样的话恐怕就会引起大批江湖人士的注意了。

         “阮阮姐姐,你若真把我的脸治好了,让我怎么报答你都行。”穆雨话虽然是冲着阮阮说的,但眼神却是看向凤朝阳的。

         凤朝阳感觉很不自在,看牌桌上摆着的水果,为了掩饰不自在,上前就抓起了一个桃子吃起来。咬字一口,只觉满口生津,丝丝甘甜的桃液顺着食道滑进胃里,只觉的整个五脏都舒适通透了,似被一股温暖的气流包裹住一样,凤朝阳很快意识到这怕是与平时吃的桃子事不同的,他赶紧三两口吃掉了一整个桃子,然后顺势在椅子上盘起腿来打坐,果然,这桃子灵气充沛,灵气顺着七经八脉循环流通,轻易的打通稍有不顺畅的地方。这是凤朝阳平时要努力一个月才能做到的,现在这普通的院子里的一颗桃子就能达到相同的效果。

         打通经脉完毕,凤朝阳看阮阮的眼神出现了变化,带着兴奋与狂热,“阮阮姑娘,这桃子不知从何而来,不仅味道极好,而且对练功之人大有益处,不知阮阮姑娘可否赠与朝阳几个拿回去孝敬师傅?”

         几个放在桌子上吃的桃子而已,虽然她自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桃子,但她怎么好意思说不给。把桌上的几个桃子都给凤朝阳装上,并且送给了他一副扑克牌,简单的给他讲解下玩法。临走之前嘱咐穆雨药水用完了一定要再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