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不简单
        穆青岚看女儿死寂的神色马上明白她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自从小雨的脸毁了之后她就变的特别敏感,凡事总是往不好的地方想。

         “小雨,你别动,爹好好看看你的脸,修缘!你也过来看看,小雨的脸是不是好一些了?”穆青岚无法压下内心的激动,赶紧招呼老友过来和他一起确认。

         什么?她的脸还有好的可能吗?不是早就被各种名医能人判定死刑了吗?穆雨震惊的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爹和修缘大师的表情,就怕那表情中有一丝作假,她早已绝望,千万不要再次点燃起她的希望然后又熄灭,那太残忍了!

         “果然如你所说,小雨的脸是有好一些的迹象,这些疤痕本来是用了秘药以致永不愈合的,不知是何原因小雨的脸已经开始结痂不再化脓。”修缘仔细观察了穆雨的脸得出结论。

         “这。。。这怎么可能?我用青风派镇派的大复原丹都没没效果,怎么今天出来散散步就好了呢?小雨快告诉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高人?”穆掌门穆青岚激动的握住女儿的肩膀。

         穆雨还沉浸在修缘大师的话中,已经开始结痂不再化脓,这是不是说明她还有恢复容颜的希望?大师兄还是会喜欢她的,对吧?

         穆雨一下子挣开穆青岚的手臂,几步奔到了脸盆架前,似下了很大的决心,猛地睁开双眼,就着脸盆里的水看自己的脸,她已经好几年没有看自己的脸了,现在乍一看到还是觉得好恶心,不过她清楚的记得之前的样子,现在疤痕已经结痂,不再亮晶晶的了,伸手触摸一下,也不再黏糊糊的了。

         穆雨转身扑在穆青岚的肩膀上失声痛哭,“爹,我的脸会好的,会好的!”

         穆青岚也两眼泛泪,“会好的,我们小雨肯定会像以前一样漂漂亮亮的。”

         “不知这几位姑娘是何人?”修缘看父女二人情绪外泄,叹息的摇了摇头,注意到旁边还有几个被忽略的客人。

         阮阮心中此时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之前第一眼看到穆雨的时候她脸还是很明显的脓疤,那这变化必然是下山过程中发生的,而整个过程中只有她们几个人同行,因此穆青岚口中的‘高人’除了小莹掏出的水外阮阮不作他想。

         听到修缘的问话,正在哭泣的穆雨仿佛重新充满了能量般,一下子收回了眼泪,冲过来一把拉住了小莹的手,很怕她跑掉一样,“爹,大师,就是这位姑娘,我不小心摔倒了,这位姑娘把自己的帕子给我擦脸,我的脚扭伤了,还是她们送我回来的。”现在她已经完全忽略脚伤了。

         小莹看穆雨这么激动有点不知所措,“不是我,是我家小姐让我拿给你擦脸的,小姐~”小莹求助的看向在一旁一直没插话的阮阮。

         “回大师的话,我们几人是今天前来广佛寺上香的香客,在后山游玩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这位姑娘,她的脚行动不便,我们主仆几人就将她送回寺中,因姑娘的脸沾上了泥土,我便让我的丫头给她一个帕子擦一擦。”

         “不知姑娘能否将那帕子拿出来供老夫参详参详。”修缘大师发话。

         阮阮一个眼神递到,小莹赶紧把帕子拿出来交给修缘大师。

         修缘大师拿着帕子仔细的端详着,一旁的穆青岚父女也被吸引过来三人一起低头研究手中的帕子。

         “好强的灵气!”一靠近手帕穆青岚就惊呼出声,这灵气实在充沛,只要是功力高些的人都能感受的到那股气息。

         “修缘,你怎么看?”穆青岚问向若有所思的修缘大师。

         “的确,灵气非常强,比你那修炼之地清风峡的灵气还要纯净。只是这帕子已经暴露多时,并且沾上了污物,恐怕本来的灵力更要强大许多。”修缘大师颇有深意的看了阮阮一眼。

         “姑娘,若老衲猜的没错,使穆雨脸伤见好的正是这帕子上的水吧?”

         阮阮见眼前几人追根究底的架势,知道自己不能全部隐瞒了。

         “应该是的,这水有排毒的功效,但并未敢在人身上试验过,不巧今天用到了穆雨小姐身上,幸好没有让伤口变严重,不然阮阮可担当不起。”

         “阮阮姑娘,不敢当啊,您若能治好我家穆雨的脸就是我青风派的大恩人呐!不知道姑娘这水从何而来?是否还有?”穆青岚急切的问向阮阮。

         阮阮余光看见小莹似要插话,快速的给她打了个制止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多话。

         “这水是我一位故人从西域给我带回来的,至于他从哪里弄来的我就不知道了,这水还有一些,但是在家里不在身上。”

         穆青岚显得有些失望,穆雨却很高兴,“阮阮你能不能把那水卖给我?我让我爹多多的给你钱!”

         “是啊,阮阮姑娘,你开个价钱吧,只要能治好小雨的脸,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六年前,我与魔门掌门石破天在青风山对决,本来那时石破天已落下乘,谁知小雨突然从一块大石头后面出来,石破天恶从胆边生,虏过小雨在她脸上涂上了魔门秘药,还放言他魔门虽然武功不如我青风派,但炼药本领清风派给他提鞋都不配。这话虽然难听,但也是事实,现今习武之人,无不以药取胜,得到一颗好药,可助长十几二十年的功力。这六年来,青风派寻了无数办法也没能解去小雨脸上的毒,还请姑娘多多通融!”说完穆青岚深深的给阮阮鞠了一躬。

         阮阮很受感动,其实没有穆青岚这一番话她也会帮助穆雨治脸的,一是因为灵泉水已经暴露若偏要使劲遮掩反倒惹人怀疑,二是穆雨实在太可怜了,一个好好的姑娘脸被毁成了这个样子,该有多痛苦啊,而穆雨不光要忍受这痛苦,还鼓气勇气大胆的追求爱情,这是阮阮所佩服的。

         她假装思考了一下,“这水可以卖一些给你,价钱好商量,你们还是先看看穆雨姑娘的脚有没有事吧。”

         “多谢姑娘!”经阮阮一提,穆青岚才想起女儿进来时腿脚是瘸的,赶紧把穆雨拉到一边,帮她看起脚伤来。

         “阮阮姑娘,今天是神佛降临的日子,你来到老衲这里也算有缘,不如老衲为你问一卦如何?”修缘提议。

         阮阮身为穿越之人,对这种高僧问卜之事不免有些心虚,连忙谢绝了修缘好意,“大师,不如劳烦您替我儿子算一卦吧。”

         “也罢。”修缘同意了,凝神掐指片刻,“这是一个身份高贵,福泽深厚的好孩子,他的身边贵人环绕,并且有两股不明的助力在他周围,至于具体是什么恕老衲无法得知。”

         “多谢大师。”阮阮虔诚的向修缘施了一礼,心内惶恐非常,大师果然是大师。

         阮阮留下了自家的地址以孩子累了为借口匆匆告辞了。

         “青岚,这姑娘不简单,以老衲的修为竟看不出她的命格。”修缘看着阮阮离去的背影眉头微皱。

         “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不简单,我天禧朝众所周知的炼药灵泉就只有天南泉、天北泉及天东泉、从未听说在西边还有灵泉存在。我朝练武之人众多,若有此泉,根本不可能瞒的住消息,青风派消息网甚密却是丝毫未听说。”穆青岚越说越觉得分析的有理。

         “而且那帕子上只有水、并无药的味道,却能轻易化解石破天的毒,可见威力之大。”看来青风派有前进的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