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城
        但是很快,她的灵力在体内流转一圈,整个人神清气爽,完全摆脱了这些人目光中的谴责。

         坐在她对面正在喝茶的李长老眼中的震惊一闪而逝,这个女娃娃果然厉害,一定要在打比之前争取到自己这边,作为最后的王牌拿出去。这样家族就一定可以摘到那个百年来都没能摘到过的桂冠了。

         思及此,李长老嘴边的笑容愈发的亲切。殊不知这一幕落在米栗眼中,她的反应只有——‘老狐狸’。

         不过,和狐狸斗智斗勇还是很有意思的呢。

         “我姓李,叫李新觉,他们都叫我李叔。”仙风道骨的李长老缕缕胡子,“想必铮儿已经跟你说了吧,我们来自滕云宗,是现在仅存的四大世家八大宗门中的一宗。”

         米栗点点头:“我知道。”

         “不知道米栗小友师从何人?”李长老继续问道。

         “我,就是跟着我爷爷学的,并不是四大世家八大宗门中人,平日里就在山村里教我习武打坐。而且我爷爷也不是先天,我自己不知道怎么着,突然就练成先天了。”米栗很大方的说道。

         李长老明显一副被震到了的表情,他这么大年纪实在经历了太多的大风大浪,但是没有一个像米栗一样给了他这么大的震撼。先天可不是什么大白菜。而且自己成就的先天比那些宗门中靠着嗑药和长辈封存先天之气的先天之人来的更加厉害,与人比斗时内息也更加平稳,更容易吸引纯粹的先天之气,达到‘胎息’的境地。

         “贵长辈一定有很独特的教授方法,敢问贵长辈尊号?”

         米栗想了想:“我爷爷奶奶他们连炼体五段都没有达到,但是我们家之前有一本古籍,之后我就是对着书练的。”

         这句话纯属瞎掰,但是家里的古籍倒是真的。

         这个古籍,可是四大世家中姜家的镇族之宝。米栗本来也应该姓姜,但那几年战乱,他们这一族又是旁支,为了活下来还是隐姓埋名改姓了米。虽然家里没有整部的古籍,但是还是有前半部分的。

         不过这个古籍既然米栗说有,那就是有,更何况还涉及四大世家中姜家的秘密,滕云宗也不敢放手去查。

         正好以此来掩盖米栗糊里糊涂的到达了先天。

         “古籍?”李长老眼睛放光。

         “很遗憾,我们家以前姓姜……”米栗点到为止。

         姜?在座的几个人耳朵动了动,不会是那个姜家吧?

         米栗立即点点头印证了他们的猜想:“没错,就是四大世家之首的那个姜家。”

         李长老虽然感叹这个古籍拿不回去了,但还是想把米栗挖过去。据滕云宗的情报网,姜家虽然这几年在外笼络了不少天资出色的弟子,但是其中没有姓米的。那就是说,米栗不算是真正的姜家弟子。

         “原来小友竟是出身姜家,难怪是人中龙凤。”李长老以退为进,因为米栗只是因为传承了古籍而已,再说现在看着米栗的气息也并不是姜家古籍中记载的先天吐纳之术,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米栗在进入先天的时候自己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功法。

         这种情况百年难遇,但是每当有世家或者宗门中出现了这样的天才,就代表着这个宗门或者世家可以再繁荣昌盛一百年。虽然这样的天才在刚刚进入先天的时候或许还无法完整的写出自己的功法,但是在进入胎息境界,他们对自己的功法就会有一个深入的了解。像滕云宗的两部先天功法就是这么出来的。

         也是因此,滕云宗才跻身于八大宗门之一。

         李长老想着:“米栗一定要挖过来,不惜一切代价。”

         “我不算是出身姜家,当年姜家斩断了和所有旁系的联系,只收天赋弟子,我的爷爷奶奶当时连吃饱都困难,姜家却不愿意给一口饭吃,而是狠心的赶走了他们。”米栗发现自己编故事的本领可真强,当时爷爷奶奶只不过给她讲了讲姜家的狠心,她就把爷爷奶奶带入了……她也是为了混进一个古武宗门啊!虽然脑海中有大能的传承,但是闭门造车总是不行的,人就是要融入大环境!

         李长老眼中闪过关爱,说道:“唉,姜家当时也不容易,为了笼络天才开支已经很大了,为了维持世家的面子啊。”

         “他们为了自己的生活,让抚育我长大的爷爷奶奶颠沛流离,我……不是姜家的人。”米栗语气坚定的说道。

         李长老十分的满意:“可是你修炼的是姜家的秘籍……”

         米栗道:“那是姜家本家的秘籍,现在的姜家和我们家都属于旁系,即使他们自封为四大家族之首,也改变不了自己是旁系的事实。既然姜家的正统已经不复存在,秘籍也已经焚毁,那现在的姜家和我就没有任何联系。”

         这话说得有理有据,大家都很开心,李长老当即道:“米栗小友,可愿意加入我们滕云宗?可以和先天长老论道下棋,也可以切磋技艺,还有更多的资源。”

         米栗眼睛睁的大大的,问道:“啊?我可以吗?我需要做什么呢?”

         李长老笑道:“你只需要好好的练习,把自己的实力提升,将来在四大世家八大宗门的比赛中争光就可以了。然后之后如果宗门有难,希望你可以尽自己的一份力,不需要拼尽全力,但是尽量的保护底下的弟子。”

         米栗郑重的点头:“我会的。”

         李长老笑的跟朵花儿一样,很客气的亲自上手给米栗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茶:“小友有时间的话可以去滕云宗看看,”随即他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手串,“这个是滕云宗的信物,小友现在是外门长老,只要凭借着这个信物,就可以进入滕云宗。”

         米栗双手接下了这个信物,她能看到李长老体内先天之气的流动,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有些缓慢,但是他的经脉很是结实,能看出年轻时根基打的很牢固。估计在年轻时也是一代天才。

         “啊啊啊——”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哭喊,雅间里面的人都皱了皱眉。

         “有怪物啊!有鬼啊!”

         这个声音越来越大,在座的都是练武之人,五感灵敏,自然也听出了这个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米栗站起身,她准备开门看看。

         其实她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她很敏锐的听到了两个脚步声,前面那个就是正在跑的慌乱男人,但是后面那个,脚步很轻,要么是练武之人,要么就是……

         米栗不敢再想下去,怎么会在这里又遇到了‘藤蔓’呢?希望不是啊。

         刚推开门,一股阴冷的气息就冲过来,米栗把灵气覆盖在身体上,一个箭步冲出去。

         男人眼看着自己就要被身后的‘鬼’追到了,紧接着就发现身子一轻,他至少一百六十斤的体重被米栗一只手就扔到了后面去。

         这下,成了米栗单独面对‘藤蔓’。

         藤蔓看到自己选好的猎物居然逃跑了,再看看面前这个人,它直觉这是危险的。但是那个猎物它已经追了很久了,这种贪婪、自私、心胸狭窄的人它最喜欢了,就算不是吃掉他,附身在这个人身上,自己每天也有很多的负能量可以吃掉。

         但是现在它面对的是米栗,直觉告诉它,面前这个看起来不大的女人很危险。

         在藤蔓打量米栗的时候,米栗也终于见识到了第二个形态的藤蔓。

         上次在母校的湖泊里面,藤蔓都是一条一条的,跟水藻差不多,而且那些吃掉孙哲的藤蔓都是细小的,还没长大。而那些更高等级的藤蔓,则不屑于吃掉孙哲。

         这次的藤蔓,简直就是冲击米栗三观的存在,它们一条条的交织在一起,像是用手术刀切开表皮的人类血管一样,而且不同于上次的黑色和墨绿色,这次的藤蔓都是棕红色的。打眼一看就感觉是一个被剥了皮的人站在自己面前一样。

         “小心!”随后跟出来的李新觉看到这样子的‘藤蔓’,不仅没有一丝的惊讶,反而直接冲过来,双手一张,一个红色的网就出现在了手中,紧接着,随着他不断的灌输先天之气,这个网愈来愈亮。

         “嘎嘎,我们又见面了。”藤蔓开始说话了,虽然发音很不标准,但是确实是中国话。

         它的每一次张口,米栗甚至感觉组成它舌头的藤蔓都要死几条。

         “快走,”李长老对着米栗和身后的滕云宗后辈们说道,去古武协会请求支援。

         身后的滕云宗弟子们都是没有到达先天的,正面对上这种生物,根本没有任何胜算。要是被藤蔓扎进血管里,那还会直接成为这种细小藤蔓的食物。

         身后传来陆陆续续的脚步声,一个个都跳窗走了,但是米栗的气息还在那儿。

         “你怎么还不走?”李长老怒道。

         “你一个人对付不了它,我上次剿灭了一窝的藤蔓,这次更好再杀一窝。”米栗知道这些藤蔓可以听懂他们之间的话,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果不其然看到藤蔓退缩了一下。

         其实藤蔓还是挺聪明的,它本来就不喜欢滕云宗那一窝子后辈,又不好吃,人数还多,这种杀起来都有些费劲儿的,它就直接放任它们逃走了。但是很显然,藤蔓的聪明是有限的,它只知道放走那些碍事儿的,没想过这些碍事儿的会带来更多人剿灭它。

         李长老听到米栗的话也有些发愣,紧接着他就看到了戏剧性的一幕——

         藤蔓趾高气昂的说道:“我下回再来吃这个人。”随即它很快的攀上墙壁逃走了。

         李长老目瞪口呆。这都行?这都可以吓跑了?

         怎么办,他突然感觉以前牺牲的弟子们简直就是白牺牲了。

         不对,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紧接着李长老回过头看着米栗。眼睛亮的让米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古武协会到来的时候,在场无一人伤亡,李长老和米栗已经在一个更大的雅间喝茶了。至于郑依云,陈总很识相先送郑依云回去了。在郑依云下车的时候,陈总问道:“你这简直就是火眼金睛啊,每次看好一个艺人,就会被古武世家抢走……”

         郑依云下了车冷冷的看着陈总:“米栗和那个人不一样。”紧接着她重重的关上了车门,把陈总的话堵回了嗓子眼儿。

         陈总看着郑依云的背影,摇摇头:“唉,这么多年,脾气简直越来越大了。”

         *

         古武协会到来的有三个人,无一例外都是先天。

         看到优哉游哉的米栗和李长老,感觉自己火急火燎的赶来就像是被涮了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为首的中年男人发问道,他也是滕云宗的人,但是作为被滕云宗派来加入古武协会的代表,他的身份和李长老是齐平的。

         滕云宗的大本营可是在深山老林里,这么紧急都敢不过来的。所以一般遇到什么奇怪生物的袭击,还是要驻扎在城市里的古武协会来管。

         刚刚在这几个人来的这一段时间里,李长老给米栗滤清了古武协会四大世家八大宗门之间的关系,又给她讲解了不少滕云宗内部弟子的分级情况,还有她作为外门长老可以得到的福利。

         这让米栗觉得加入古武宗门简直就是非常对的决定,闭门造车什么的,那样能得到很大的提升就出怪事了。

         “你放心,这次面对人形藤蔓,我方无一损失的情况我会如实的上报掌门,奖励应该是很丰厚的。”李长老这回彻底把米栗当成同辈来看待了。如果说刚开始觉得这个小娃娃二十多岁成就先天很让人惊讶的话,那么现在米栗,仅仅凭借着她刚刚说的宰了一窝的藤蔓,现在又吓跑了一只人形藤蔓,这已经是他望尘莫及的高度了。

         米栗笑笑:“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上次纯属侥幸,才从一窝的藤蔓中逃离出来,现在让我面对着那一只人形的藤蔓,我也很没有把握。”

         李长老惊讶:“嗯?”

         米栗再次解释道:“其实我就是觉得藤蔓会说话,会思考,但是智商不高。它不喜欢吃意志坚定拥有正能量的人,所以它对于滕云宗后辈们,它很乐意放走他们。因为它想不到这些后辈们居然会叫人过来再收拾它。”

         李长老简直茅塞顿开,看着米栗的眼神充满了佩服:“米栗小友真是观察的细致入微!”

         此时面对着古武协会自家后辈的指责,李长老清了清嗓子,说道:“先坐下,今天发现了一个对付藤蔓很有效的方法。”

         在场的几个人都竖起了耳朵,其余的滕云宗后辈们很自觉的出去,把守在门口,防止隔墙有耳。

         五个人坐成了一圈,除了李长老,在场的其余三个人看着米栗都有点奇怪,这个看起来没有半点灵气流动的人,凭什么坐在这里?

         更有甚者,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女人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米栗:“你是谁?凭什么坐在这里?还不滚出去守门?”

         李长老正要斥责回去,之间米栗的身上突然升起了极强的气势,她的灵力运转和气息不属于任何一个宗门任何一个世家,但是这丝毫不能减弱她的威视。

         女人的渐渐地,发现自己连站立都有些困难,立马运起灵气抵挡,但是这哪是修真者灵力的对手?很快,女人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唇边划过咸咸的味道,原来她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米栗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着:“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

         另外两个刚来的古武协会的男人也都神色一凛,他们和女人几乎就是同一水平,米栗连动手都不需要,直接放出威压就可以让女人毫无招架之力,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也应该把米栗称一声‘前辈’。

         古武圈子以实力为尊,有的三十岁可以成就先天,有的七老八十了,还在炼体阶段徘徊,那见了先天的高手,自然也是要行礼的。

         刚刚还在质问李长老的男人,看到米栗手腕上的手串,脸上立马浮现一丝惊喜,难道,这也是滕云宗的前辈?

         想到这里,男人立马站起来,双掌交叠,拇指相扣,一躬到底。

         “晚辈滕云宗李越,现任古武协会京城维序者,见过前辈。”

         米栗点点头,其实内心在纠结。这么一本正经的打招呼,那自己的见面礼肯定不能少啊!但是准备的紧急没有什么见面礼该怎么办呢?

         如此想着,米栗便从玉坠空间引出一丝灵气,和空气中的先天之气混合,运用自己修真者的灵力压缩,很快,一颗洁白如玉的珠子出现在了米栗的手掌心。白瓷一般的掌心,上面躺着一枚圆润小巧的珠子,但是在场的都是先天高手。对上面散发出来的灵气很是敏感。

         这、这,蕴含了这么多灵力的珠子!那要是扔在邪物身上绝对有意想不到的杀伤力,绝对是出门在外必备的啊!

         米栗说:“进来出来的匆忙,没有给你准备什么见面礼,这个珠子收好了,平日里可以预防邪祟,遇到危险时也可以拿来用,扔出去然后快速逃命就好了。”

         李越在众人羡慕期待的目光中收下了这颗珠子,其他两个人简直羡慕的要死。尤其是刚刚和米栗作对的女人,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赶紧道歉:“小女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滕云宗的前辈,隔日小女便上门道歉。”

         米栗:“真心认错就好,道歉就不必了。”

         女人的脸色立马变得煞白,连最后一丝血色都丢失了。这是不原谅她了吗?

         女人把求救的眼神看向了李越,李越犹豫着,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前辈,不知道贸然的请求会不会让前辈厌烦。

         米栗自然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小动作,有些不悦:“我一般说一不二,我说了没事了就是没事了,不需要妄加猜测。”

         女人赶紧再次拜谢。

         殊不知,被震惊到的不止刚来的三个人,李新觉也已经要被震惊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他、他一直把米栗当自己的后辈看待的,毕竟自己进入先天这么多年了,而米栗才二十多岁,就算是再怎么早进入先天,那也不能超过他的水平。

         但是,从这个丫头的反应中,已经看出米栗的实力了。

         这种实力,的确有可能斩杀一窝子藤蔓!

         刚才果然不是米栗在夸大,所以,那个人形藤蔓的逃跑也是因为米栗的实力太强悍,对自己的威胁太大,而不是被吓走的?

         李长老扶额,他就说嘛,要是人形藤蔓都可以被吓走,那可就是真的会好对付多了。

         “多谢前辈,那刚刚发生的事情?”李越问道,他们还惦记着对付藤蔓的方法呢。

         “刚刚那个人形藤蔓一看到你们的米栗前辈,一下子就被吓跑了……”李长老说道,期间他还喝了一口茶,补充说,“所以对付藤蔓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好好练功,努力练到米栗前辈这个程度,那么对付所有的藤蔓就不用出手了,藤蔓直接躲着你们走。”

         三人满脸的黑线,不过却不敢在李长老和米栗前辈面前显露出来,只能重新叫了一桌子菜,开始化悲愤为食欲。

         米栗也饿了,虽然筑基了就可以辟谷,但是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只能想不能吃是多么的残酷!她如今还是保持着一天三四五六顿饭的频率。只不过食物中的能量会被她直接用灵力来分解,所以不会囤积在体内形成脂肪。

         想想米栗就觉得很幸福,吃得再多也不担心长胖什么的最好了!

         在米栗吃饭的这一段时间中,滕云宗又多了一个先天高高手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古武群体。能单纯用气势把一个普通的先天高手逼得满头大汗毫无招架之力,这件事已经很充分的证明了她的实力。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米栗才不过二十来岁,正好可以参加这次的古武比赛。

         终于要被滕云宗拔得头筹了啊,所有的古武高手都这么想。若是放在以前和平时期,他们或许还嫉妒一下滕云宗,但是现在一边有‘人咬人’的不明生物,一边还有藤蔓的压力,多一个高高手,那显然是很好的。

         一夜的时间,米栗的资料飞向了各个家族和宗门。

         也是因为,齐铮被他老爹追着用扫帚打了一顿,理由如下:“前辈的红尘炼心你也敢去破坏?你去阻挠?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呢?我真的应该就没你这个儿子!”

         齐铮抱头:“我道过歉了。”

         他爹:“道歉有什么用?负荆请罪才是真道理啊!”

         齐铮:“……”

         米栗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就算是知道了,也会一笑而过。虽然她不是圣母,但是她也不喜欢与人斤斤计较,有些事情道歉完了就算结束了。但是如果两面三刀,后来又给她找麻烦的话,她可不会轻易的原谅!

         想到这里,米栗突然记起来她还没筑基那会儿,刚刚被王导拍板子定下为《弑神》的女主角,当时在影视城门口就遇到了连环车祸。要是没有那个男人,她早就成为了车下亡魂。哪还有现在的风光?

         当时的她没有能力去调查这件事情,但是现在,她一定会让那些人认罪伏法!

         躺在自己的大床上,门外郑依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米栗等待着她推门而进。但是郑依云在门口顿住了,米栗闭上眼睛,六识像水一样蔓延出去,她‘看到’郑依云维持着要敲门的姿势,但是手指迟迟没有落下。米栗甚至看到了她严重的纠结。

         到底是什么事?米栗想不出来,于是她心念一动,无形的灵力绕在了郑依云的手指上,随后一个带动,郑依云‘被’叩了叩门。

         门立马开了,米栗的笑脸出现在面前。

         “云姐,什么事?”米栗把人迎进去。

         郑依云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明明都不想敲门了啊!

         “你下午的时候,你的气质……”郑依云闭了闭眼睛,还是说了出来,“我刚刚才想起来,你的那种气质跟我之前待带过的一个艺人,今天晚上刚刚见过的,他叫许志易。”

         米栗整个人突然有点放空,她是记得许志易的,刚刚看到影帝的时候她还晃了晃神的。

         郑依云继续说着:“你下午时候突如其来的气质,真的跟他当时很像。不过当时这种气质很快就消失了。”

         米栗眼睛定定的看着郑依云,其实她双眼之间现在是无神的,这是她在熟悉的人面前思考的常态。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米栗突然变得很严肃,她说道:“我知道了,云姐,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郑依云看着米栗,眼中有着米栗看不懂的感情:“如果你要走的话,跟我说一声吧。”

         米栗:“……云姐我为什么要走啊,你一直都是我的经纪人啊!”

         郑依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但是米栗觉得她的背影有些萧瑟。

         米栗关了房门之后,立即给齐铮发了消息,让他帮忙查明许志易的情况,以及现在所在的宗门。一是因为齐铮也是滕云宗的,算是她的晚辈,二是齐铮说要被父亲压着前来道歉了……

         米栗其实对齐铮这个人的印象还不错,因此就把这件事交给齐铮,表明她的态度。

         殊不知因为这件事情,之后会有一整个家族愿意为她效忠。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齐铮的办事速度很快,米栗刚把短信发过去没多久,这边齐铮就回复过来了:“前辈,能否把您的邮箱留给我,许志易这个人的资料很多,我发您邮箱。”

         米栗很快留了邮箱过去,随即她又去把笔记本打开,快速的连上无线登录邮箱。

         许志易:二十七岁时突然觉醒‘审判之眼’,被断定是姜家流落在外的孩子,所以很快就被姜家认领回去。

         后面还带了许多照片,都是‘审判之眼’觉醒时候的样子。那双眸子,米栗死死地盯着笔记本的屏幕,云姐说自己下午的情况和许志易的情况很相似!

         难道,这都是姜家血脉觉醒的标志?

         自己今年二十四岁,这上面说‘审判之眼’在成年之后就有可能会觉醒,但是能不能觉醒取决于宿主自身的血脉浓度。

         有可能是这些古武宗门对于别人家的能力都研究的很透彻,所以后面还有很多关于审判之眼的介绍,从最初的发展历史到姜家一共有几个人觉醒审判之眼都说的清清楚楚。

         难道说许志易其实也是姜家的某一个分支中的血脉?

         米栗不禁觉得有些讽刺,这个号称是姜家主脉的四大家族之一,明明没有足够的实力啊!不,应该说现在姜家实力足够,再加上从世界各地笼络回来的觉醒者,姜家的实力还是很强悍的。那么只有他们这些同属于支脉的姜家人才会在意他们这一家族是否名正言顺了。

         这么想着,米栗又拿起了镜子,看着自己的眼睛,自己这是觉醒了吗?可是自己现在是滕云宗的长老啊!再说了,爷爷奶奶对姜家的偏见很大,肯定不愿意让自己加入姜家。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再次觉醒。

         也许是修真者的灵识敏锐,米栗现在对未来发生的事情隐隐有了预感。

         姜家的‘审判之眼’,根据每个觉醒者的天资不同,觉醒的次数也会不同,但是觉醒的时间都是固定在成年之后,三十岁之前。一般人都会觉醒一到三次,九为极致,听说从古至今姜家觉醒最多的老祖居然觉醒了七次!

         而且审判之眼必须要配合着姜家的秘术来修炼,而爷爷奶奶那边的传承早就断了,当时面对李长老时胡乱诌出来的古籍还是为了掩盖自己有玉坠空间的功法,那么下次逮着许志易敲闷棍好了。把他绑了来,一来询问审判之眼怎么修炼怎么遮掩,二来就是给云姐报仇!

         哼,云姐好不容易陪了他十年把他培养成天王巨星,结果一朝异能觉醒,跳槽踹掉老经纪人不说,还放任助理对自己的前经纪人那种态度,简直是必须要教育的!

         米栗把事情缕清楚,殊不知今天晚上对于四大古武世家八大古武宗门,简直就是一个不眠之夜。所有属于米栗的资料都被他们摊开在桌上,慢慢的研究。有些米栗可能都不记得的小事,这些资料中都应有尽有。

         要是米栗看到这份资料,估计想跟这些人打一架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