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聚会
        正是盛夏的时节,外面热的跟火炉一样,米栗却忙得脚都不能沾家——每日除了拍广告就是赶通告,然后还有一些郑依云介绍的必须参加的招待会。

         当然,这个时候因为快到金秋,所以各种奖项的提名也该出来了——《青城》正是其中之一。

         米栗还凭借着这个奖入围了最佳女演员呢!但是她却对此不点都不关注,入围了都是大名鼎鼎的影后,甚至有的还拿货海外的最佳女演员——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新人,拿什么跟人家去争?

         话又说回来,就算从《青城》中看出了她的实力......这虽然有点不大可能,但是假如!就说她有拿奖的实力,但是最后会把奖颁给她一个什么作品都没有的新人吗?

         如同米栗的良好心态,郑依云也看出了米栗的洒脱,心理对于这个女孩又高看了一层——有的新人,就是心比天高,认为什么都比不上自己,但是综合起来各方面的因素,还是老牌的影后和影帝更有拿奖的可能性。

         郑依云为此特意下厨给米栗做了好几顿好吃的,这也让艺人和经纪人的感情又近了一步,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米栗看着郑依云的眼神都是十分饥/渴的,有个厨艺好的经纪人真的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了!

         米栗这几日和小黑猫的感情好了许多,虽然小黑猫还是不让她靠近,但是敢在她修炼的时候出来偷偷的看几眼——来衡量自己和米栗的实力差距。

         米栗每次要出去的时候都会和小黑猫聊几句,两人之间的距离从十米、八米、五米,直到现在的三米——

         “我走啦,明天再来看你!”米栗摆摆手,随即就被空间传送了出去,她很清楚的看到了小黑猫眼中的羡慕——但是他是被空间吸入这里的,似乎并不被空间承认,所以也算是一种莫名的拘/禁了。

         有一日出门的时候,米栗突然看到经纪人在摆弄着手机——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什么?”

         郑依云大方的拿给她看了:“这个是给你申请的微博,不过最近依旧在给打理之中,粉丝也不是很多。”

         粉丝不是很多——八百万.......

         确定这真的是她的微博么?米栗嘴角抽搐着,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申请的那个三年了才有四百互粉好友的微博......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郑依云看出了米栗想说什么,拿着这个微博给米栗展示道:“这就是你那个微博,不过我把你的关注清空了,重新关注的只有一些制片人和导演。”

         米栗吞着口水,她就说自己的微博为什么登不上去了,前几天还犹豫着要不要申诉去找回密码.....

         “你的粉丝还不多,我先给你打理着,等到死忠粉多了起来,这个微博就可以发一些私人的东西了。”郑依云把手机在米栗这里转了一圈过后又把手机收回去了,似乎是害怕米栗再发那些以前的小段子,现在连微博都不让米栗自己打理.....

         不过米栗此时是没有心情计较这些的,她唯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以前发的那些——‘大大抽我啦!’‘我就是来当分母的!’‘哈哈哈中奖率就是被我拉低的!’‘再不抽我大大我就要疯了!’‘转一发!’......

         郑依云打量着米栗的神色,道:“你以前发的微博可真多,我都给你清空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以后可别转那些东西了。”

         轻描淡写的语气,让米栗忐忑的心情安定下来许多——这种黑历史被翻出来啪在脸上的感觉简直真是太酸爽了!

         但是米栗又忍不住去卖萌:“云姐,把我的微博密码告诉我一下啊!”

         郑依云斜着眼睛看她:“不可能!”

         “好歹是我的微博啊!”米栗嘟着嘴,她的老同学都要聚在一起了!把这个得拿出去显摆显摆!

         郑依云道:“那也得等你的名气打响了,现在这样子我怕你突然发了什么东西让咱们功亏一篑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真的很乖,就是每天刷刷微博——不发东西!”米栗指天发誓。

         郑依云心一软,同意了。

         米栗拿着自己的新密码开心的登陆了微博,随即她又大喊道——

         “啊啊啊啊啊!死机了!手机死机了!”米栗刚抱着手机玩了一会儿,刚刚登陆了微博,还没来得及看到999+的粉丝,手机‘嘟’的一声,黑屏了。

         她又可怜巴巴的叫着——“云姐...”

         郑依云背她弄得没法儿了,从旁边的袋子里抽出一个小盒子扔给米栗:“早给你准备好了,但是看到你玩你那个旧手机那么开心,就没给你说。”

         “云姐,你真好!”米栗眼泪汪汪,新手机新的都开始反光了!她好喜欢!

         “这些都是从你的片酬里扣得,不用谢我。”郑依云笑道,优雅的拢拢发丝。

         不过这也够让米栗开心的了,她知道郑依云这样子也是为了她好,而且云姐胆大心细,不仅在小事上做得很好,大事上做的就更加出色了。

         ——米栗的同学聚会定在了十月底。由于她的大学还不错,刚刚毕业那会儿米栗放弃了保研直博的几乎,当了一个武替,这让很多人替她不值,但是没想到人家把武替也做出名堂来了!成了大明星!没看微博粉丝直逼一千万么?!

         米栗终于火了,她代言的香水在专柜里被洗劫一空,现在只要进入大商场,就会看到化妆品专区米栗那大大的海报,还有墙上液晶电视上米栗拍摄的视频。

         有人会驻足:“这个姑娘挺漂亮的嘛,又是哪个大明星?”

         “哇,这居然是米栗!她居然代言了这款香水!这是走向好莱坞的节奏啊!”

         “居然是《青城》的米栗!我觉得她好美好有气质,这款香水一定要买一款——女神款!”

         “对对对,她还要代言手表呢!我上回看到米栗的微博上面发了。”一个女生买了一瓶香水之后免费领了海报,给自己的同伴指着手机。

         “米栗还有微博?我也去关注!”

         ——就这样,米栗发现几天不见,自己的粉丝暴涨到了一千两百万!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因为《青城》和香水关注她的。

         幸好这回换的手机比较好,米栗才没有再次发生死机的事情。

         她最近已经可以怀抱着小黑猫进行修炼了!这个猫崽子发现米栗造成的最大伤害也没有上回突破的声势浩大,所以也不怕米栗了,偶尔还敢跳在她的肩上玩耍。

         米栗想着小黑猫兴许也是因为寂寞,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空间里,灵气还是给她来修炼的——小黑猫吸收着些灵气根本没有用处。总之这对于小黑猫来说是一个及其无聊的空间。

         “那你就把名字告诉我嘛,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否则这不公平哦。”米栗把小黑猫抱在怀里,循循善诱。不知道为什么小黑猫始终不愿意告诉她名字,她都旁敲侧击的询问过好多次了!

         小黑猫气的琉璃眸子都瞪圆了:“那又不是我问你的,是你自己说的!”

         “好吧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我给你取个小名可以吧?”米栗无奈道,她总不能对着小黑猫喊‘喂’吧?

         “不行!”小黑猫又傲娇的拒绝了。

         “那你说我究竟叫你什么?我们都是朋友了啊,朋友之间不是应该互相交换名字的吗?”米栗假装无奈道,小黑猫年纪还小,藏不住事情,米栗看着他眨啊眨啊的眼睛就知道他肯定在纠结着什么。

         “我们是朋友?”小黑猫似乎有点奇怪这个名词。

         “是啊,朋友,否则我们为什么每天都坐在这里交谈呢?不然你可以不让我看到你,我也只修炼自己的,时间到了我就会被排斥出去。”米栗说道,看着小黑猫松动了的表情,突然觉得有一点点负罪感,这样子逗小朋友玩似乎不好呢!

         “我挺喜欢和你说话的,我呆在这里真的很孤单,你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想要吸收了我——你是好人。”黑猫说道,“我叫刺青,你可以叫我阿青。”

         米栗突然想到青——在古代是黑色,这是不是刚好和阿青身上的毛色相符了呢?不过,这种被发了好人卡的感觉怎么这么奇怪啊!

         “嗯,我不会吸收了你,我们是朋友。”米栗笑的很开心,其实她这个人看似随和不拘小节,但是要真正走到她心里的人也没几个——爷爷奶奶王婶云姐,还有就是阿青了。首先她对阿青是同情,但是后来总想逗着他玩,现在呢,当阿青说了他们是朋友——那么她一定要对阿青好!

         ——一定要找到让阿青出来的方法。

         “你放心,等我修炼的好了,一定把你带出去!”米栗指天发誓。

         阿青似乎因为交换了姓名所以有些害羞,窝在米栗怀里久久没有动静。

         ===============

         时间过得很快,olyea手表的广告很快也要开拍了,她又忙着各地跑赶通告。同时,也迎来了毕业三年的同学聚会。

         地点就在本地,定在了z大不远处一家新开的酒店里。因为班里的大部分同学要么被保了本校的研、要么考了本校的研,几乎还在一起,只有极个别的保了外校的研或者出国了,这回也专程赶过来。

         “这回一看,你真是不一样了!”大学时关系挺好的一个女生打趣,因为米栗成名也就是这半年的事情,所以她还没来得及回国,就在国外看到了米栗给香水代言的广告!

         “你呢,在国外还好吧?”两人端着西瓜汁坐在一起,好久没见过了感情依旧在。

         “还好啊,大不列颠就是难毕业啊!我的论文还在审核呢!”女生笑道,似乎对米栗的生活也很关心,“你呢?大明星。”

         “还好啊,就是最近出了名,人也忙了。”米栗笑道,这些都被郑依云训练过,在外面要保持着形象。

         “米栗啊,你真是不一样了。”女生看着不如以前款款而谈的米栗,感慨着社会这把杀猪刀,总归会磨平一部分人的棱角,再给她装上华丽的伪装。

         一群人吃的很是开心,都在聊着大学时的那些事情,谁四年换了几个女朋友啊、谁当时一直在拿国奖啊、谁又参加了什么文艺汇演......最后聊着,就聊到了z大不得不说的一件怪事。

         “你们都没发现吗?咱们学校图书馆门前那条小河有古怪?”一个男生喝了酒,大着胆子道。

         “孙哲,你别说了啊,我们晚上回寝室还要路过图书馆呢!”几个女生赶紧阻止了孙哲继续说下去。

         “这也没什么,你们几个晚上从后门绕过去,就不用路过图书馆了!”孙哲明显喝多了,话也多,米栗倒是对这个传说很是新奇,她以前由于总是在修炼,很少关注这方面的事情。

         “咱们图书馆每年五月份那会儿,就跳楼好几个——”

         “啊,孙哲你别说了!”那几个本校的研究生听不下去了。

         米栗悄悄的凑过去,听着。

         “你们都没发现,我发现了他们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都喜欢占着六楼靠窗的那个座位!而且啊,我当时考研也在六楼那个座位旁边坐了好久,我发现总是坐在那个座位的男生——考研的前一天,跳楼了!”

         “还有啊,大前天有一个女生也要坐那个座位,我拦着没让坐......”

         “结果她昨天占了我的座位,最后只剩、只剩那一个座位空着了!我不敢坐!”孙哲酒劲儿上来了。

         “哈哈老孙你就怂了。”旁边一个男生笑道。

         “我没怂!昨天我就坐了那个座位,晚上害怕的都没看进去书!”孙哲挣得脸红脖子粗。

         “还说没怂,这不怂了?”男生就爱瞎起哄。

         “我发现昨天没啥事,我今天依旧坐了那个座位!我给你你们说,明天我肯定还坐那个座位!”孙哲吼道,一股子酒气。

         米栗起身准备站起来透透气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墨绿色的藤蔓从孙哲的脖子后方冒出尖尖,但是当米栗要仔细看的时候,藤蔓又消失了。

         一瞬间米栗以为自己花了眼。

         后来在聚会上米栗如愿以偿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给室友炫耀自己的粉丝。新手机反光——她又看到了那个墨绿色藤蔓!第一回看到的不是错觉!

         孙哲被什么东西缠上了!米栗突然觉得手脚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