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戚安站在原地,低声喃喃道:“你还没问我要今天的告别吻。”声音里带着些委屈地低音。

         而冲进家门,背靠在门上的唐青,这时候眼泪终于忍不住跑了出来。

         “果然这件衣服很适合你。”

         “那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嘛。”

         戚安当时眼里的恍惚,唐青如今想起来才觉得触目惊心。

         “用这个吧,灰色的,不显眼。”

         “好呀,你用这条帮我扎头发。”

         就连回忆起往日的甜蜜,好像都带着些讽刺。

         “那天我看到那条灰色的发带,就知道你和戚安之间关系不简单了。我记得呢,那本小说里面就提到,这东西对戚安的意义很大。”

         其实早就应该想到的,戚安凡事都用精品,突然拿出一条普普通通的发带送给自己,肯定不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也不会是随手从哪个疙瘩里掏出来。

         深夜,唐青坐在房间里,越发觉得无数个小细节,仿佛都在告诉她:你只是个影子,戚安的心里另有其人。但是就算她是自欺欺人吧,哪怕有事实摆在眼前,心里还是希望一切只是自己多想了。

         说到底,究竟是骗人还是被骗,哪个更让人难过?

         大概是两个同时都发生最难过吧。

         又或许.......

         自己骗自己最难过。

         唐青甚至不敢去问戚安,他每天看着自己的时候,看着的究竟是谁?也不敢细想,到底相处中哪一点细枝末节可以告诉自己答案。

         要分手吗?

         不,想到这个词,唐青就觉得,好像有潮水从心上开始向上蔓延,一直堵在喉咙口停留不动。然后眼泪就不受控制地留出眼眶。

         戚安那么好,怎么舍得他不属于自己。

         下雨天永远把伞偏向自己这边;每年回家的时候,宁可自己多熬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也要和我多呆一会儿;递给我喝的水总是温度正好;只要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吃虾从来不需要自己动手;自己多看过一眼的东西他都会默默买下送给自己;明明是从来不进厨房的人,为了学会做自己爱吃的菜,连最讨厌的油烟都可以忍下。

         想到这里,本来哭得稀里哗啦的唐青,忍不住微笑起来。

         高冷的戚安,逗比的戚安,温柔的戚安,傲娇的戚安......记忆里的每一张脸上都是笑容,自己的和戚安,在一起这么开心,怎么会这么轻易分开。

         只是有个人比我早遇到他而已。又不是他的错。唐青这么安慰自己。

         夏日里最炎热的季节就快来到,唐青他们把排练时间定在了每天的傍晚,白天的时候大家各自去上班。

         唐青对自己的新工作还算满意,但也只限于满意而已。从没见过这么清闲的工作,早晨点了到,晚上到点走,每天的日常几乎就是记录来访客人,取用的药材。

         所以说,年轻人听别人说话一定不能心急。如果唐青当初问清楚到卫生所里有什么工作,现在早回了利瓦村,也不会成日在上班的时候无所事事,坐冷板凳了。

         “请问陈大夫在吗?”问话的中年妇女倚着门框,向里张望。

         正好到吃午饭的时间,卫生所里的其他人都出去了,只有唐青留守在所里。

         自从唐青到卫生所上工以来,戚安每天给她送午饭,刷足了所里其他人的好感度。其他护士小姑娘每天都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她。

         刚开始唐青心里还存着气,想和戚安冷战一下,顺便考虑清楚她和戚安以后怎么办。可是事到临头,到底不敢明着问他,书里夹着那小像上的姑娘究竟是谁。这种问题,好像一问就显得她刁钻任性不大气。

         唐青闻言,向外看道:“大娘,还记得我吗?”这不就是卖军用布票给我那个大娘嘛!

         这宛新县可真小啊。

         “哎呦,你是......”大婶愣住。

         从大婶身后走出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她看了看唐青,又害羞地低下头去:“妈,她是唐霈哥哥的亲妹妹。”

         大婶快步上前,握住唐青的手:“你看我这人,眼睛不好使。我说这姑娘怎么长得这么水灵,原来是唐家的闺女,难怪了。唉,赶明儿我一定得上门请教怎么教育孩子,瞧这一个个的,可不都是人中龙凤吗,比家里哪几只皮猴子好太多了。”

         唐青讪讪笑道:“大娘,我是想说......”顿了几秒,凑到大婶耳边轻声说道:“您这个月还有布票换吗?”

         这声音恁的耳熟,在哪儿听过?杨大婶琢磨来琢磨去,好半天才想起来。

         “哎呀,是你呀,小姑娘。之前跟我换东西来着。”杨大婶回过神来,掩去眼底的一丝尴尬:“哎呦,这缘分可不浅了。”她呵呵笑道,“你别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太巧了这事。”

         笑了几声,杨大婶拍了拍唐青的肩:“唐家闺女,回头我大儿子再送东西回来,我让小雪给你们家送去。”说完递了个彼此都懂的眼色给唐青。

         唐青笑了笑,沉默片刻,像是突然想起来,对着戚安介绍道:“戚大哥,这是杨婶,这是小雪姑娘。”

         戚安对着杨大婶和小雪姑娘,礼貌地点了点头:“杨婶,小雪姑娘,你们聊,我就先走了。”

         看唐青遇到了熟人,戚安估摸着时间也不早了,就起身要走:“小青,那我先走了,回头晚上再来接你。”

         “唐家闺女,这是你对象?”杨大婶抬眼上下打量戚安,凑到唐青身边问道,竖了根大拇指,“不错不错,能跟你哥比了。”说着,又转过身去,看向自家闺女,眼底流露着少许得意的神采。

         听到杨大婶拿唐霈来比戚安,唐青哭笑不得。一个是亲哥,一个自家对象,这能比吗?当下也不搭话,低下头假装娇羞。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杨雪姑娘,人家才是真害羞,听到自家妈妈提到唐霈,俏脸上就飞起两道红霞。只是眉间微蹙,微微萦绕着淡淡愁绪。

         唐青心里暗自摇头: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虽然说自家哥哥不好,但真怀疑他眼睛瞎了。对他情真意切的姑娘,他不放心里。反而牵挂着那个虚伪到家的女人。唉,果然,情之一字,当属世界第一难题也。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唐青主动向杨大婶问道:“今天是来找陈医生问诊的?怎么了,是您哪里不舒服?”

         杨大婶脸上浮现出尴尬地神色:“不是,是我家丫头。”

         小姑娘身体不舒服,杨大婶又面露尴尬,多半是每个月那事闹的。

         唐青挑了挑眉,拉着杨大婶坐下:“唉,大娘,我懂,女人家就是些小毛病多,尤其我们这些年轻小姑娘。有时候,我也恨不得生成个男的,每个月再也不用受那苦。”

         “可不就是。”杨大婶脸色一松,笑了起来。她招呼小雪坐下:“别傻站着,那不是有座位,坐呀。”

         唐青看小雪姑娘有些紧张,宽慰道:“你别急,先坐下吧。这都快下午一点半了,陈大夫就快回来了。”

         “我们家闺女就是太老实。”杨大婶亲热地抓起唐青的手,她原本像是还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又咽了回去。好似完全不担心闺女的病情,只管拉着唐青聊些家长里短。

         唐青也配合她说说笑笑,心里明白,像自己这种小姑娘,谁放心让自己看病。哪怕是自己,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相信一个黄毛丫头的医术。

         在卫生所里呆了这几天,唐青冷眼看着,陈大夫虽说不是什么医科圣手,但治起寻常病症还是游刃有余的。毕竟,像师傅那么厉害的人,天底下也少见。

         小雪姑娘看着面色还好,有说有笑,能跳能蹦,估计身上的不舒服不是什么大问题。唐青暗自放下心,决定不去管这闲事。

         今年的夏天尤其热,走在外面跟火炉似的。

         陈医生一进门就猛吸一口气:“外面快热疯了,还是屋里凉快。”他一把抓起桌子上的蒲葵扇,给自己狂扇风,“可算活过来了,哪是人活得日子。小青,还是你那对象贴心,天天给你送饭。我们家那个,哪天他要是给我送饭,太阳得打西边儿出来。”

         杨大婶和小雪姑娘,一见陈医生进门,立刻站起身来。

         唐青也跟着站起来:“陈医生,这是来看诊的病人。”

         卫生所里一共有两个主治大夫,算是所里的门面,正好一男一女。男医生姓姜,一周工作的五天里有两天得去给别人做思想教育。今儿个正好不在。

         女医生就是眼前的陈医生,四十出头,为人爽朗,就是有时候说话有点直。不过,她的心是好的。

         “哦,你们坐一下,我喝口水就来。”陈医生撩起木架子上的白毛巾,擦了擦脸。

         杨大婶很是拘谨:“不急不急,您慢慢来。”

         唐青有些玩味地看着她:虽然接触不多,但在“黑市”交易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杨大婶平时是很爽利的人,大儿子在军队,闺女又是四方邻居夸赞的好姑娘,她自然平时傲气的很。对着陈医生,倒是客气。

         好容易收拾了下自己,陈医生坐了下来:“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杨雪极是乖巧地把自己的手搁在桌子上,等着陈医生切脉。

         可能是因为穿衣服尺码偏大,她的胳膊显得皮包骨头,一条条青筋格外明显。

         陈医生的手指,搭在她的手腕,号完一只手。陈医生对着杨大婶笑了笑:“恭喜,你们家姑娘怀小宝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