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戚安的房间小却别致。乍一看,空空荡荡,没什么好看的。

         墙上挂着一副“红色教育”图,上面红色的大字写着:“坚持半农半读方向培养能文能武新人。

         自家男朋友怎么藏东西,唐青一清二楚,这会儿不费吹灰之力就从桌子底下,床边的小隔层还有墙上那幅画后面,翻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嗯,这本书不错,放在他这里太危险,还是由我替他保管比较好。

         唐青丝毫没有心理负担地昧下东西。

         翻到书册的第十页,突然掉出来一张小卡片。唐青将它反过来,是一幅背影图。卡片上画着她上次穿唐朝服饰的背影,头上用来束发的正是那条灰色丝带。

         什么时候画的我,也不拿给我看看。回头要跟他收肖像版权费。唐青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美滋滋的。把自己的小像夹在书里,实在是太甜了。

         “小青,吃饭了。”戚瑜从门口探出他毛绒绒的脑袋。

         一开始,戚安说要亲自下厨,唐青是拒绝的。可是戚安的“花美男攻势”太猛,唐青如何招架的住。

         “还是让我来下厨比较好。上次你差点把锅烧出个洞,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对着跃跃欲试的戚安,唐青并不抱太大希望。

         戚安:“......那是偶然情况,你放心,这次绝对不会了。”

         “不可能的,你连盐和糖都分不清,油也不知道倒多少才合适,青菜切都不切一下就扔锅里。平时也不用你做饭。这才过去几个月,你就从一窍不通变得能炒菜。我......”唐青很想委婉一点,但是要打消戚安这种不切实际的尝试,还是诚实一点比较有效。

         一旁的戚瑜看着戚安有些抽搐的眼角,忙退到一边偷笑。

         “相信我,这次肯定不一样。”戚安脸上写满了“求相信”三个字。

         唐青一直到被推出厨房外,都还有些晕晕乎乎:戚安笑起来真好看。

         有人说,yy的一重境界就是,你只是对我笑了一下,我就开始想象跟你共度的一生。

         跑到戚安房间里的唐青,忍不住幻想将来两个人的孩子,要是像戚安多一点,该有多好看。一想到,萌萌软软的小戚安对着自己叫“麻麻”,内心就好鸡冻。

         晚饭前几分钟,戚安的大哥大嫂才回家。

         “小青来了呀,戚安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早知道,就带点东西回来了。”戚大哥脱下帽子,放到一旁的衣架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戚家主动退出政治圈,该有的生活条件还是不差的。就好比戚家在县里的房子,虽然不比不大,但也是独门独院,不用和别家挤在一起。

         “要通知干嘛,都是一家人。”戚安挑了挑眉。

         戚大哥:......弟弟太犀利,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菜摆上桌的时候,唐青松了好大一口气。原来以为要吃黑炭,现在眼前的至少是正常颜色的菜,这还不够庆幸吗?

         “小青,多吃一点,你喜欢吃这个,我刚跟大嫂学的。”戚安自己还没动筷,就开始替唐青夹菜。

         戚大哥:这么多年,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果然弟弟被别家的小姑娘拐走了。心好痛qaq

         看到对面一家人都在暗搓搓地观察自己和戚安,唐青拉了拉戚安的衣袖:“这些够了,我自己夹好了。你也吃嘛。”

         一边默默扒饭的戚瑜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小叔对我,能像对小青那么一半好,都行了。

         “你手上怎么了?”戚安白玉般的手指上有一圈泛红的痕迹,唐青吓了一跳,连忙去看。

         他往后躲了躲:“没什么,刚刚洗菜的时候磨了一下。不要紧。”

         唐青才不理他,抓住他的手:“呀,是不是刚刚烫着的,家里有烫伤药吗?我先替你敷一下。”说着就跑进厨房里,接了杯凉水,将自己的灵液混在里面,替戚安涂抹。

         看她对自家弟弟这么上心,戚大哥心里很是宽慰。

         吃过晚饭,戚安怎么也不让唐青插手家务,很是积极地捧了碗筷去厨房。

         戚大哥暗自摇了摇头:这孩子,当真是陷进去了。

         这些年,冷眼看着戚安在外面忙碌,偶尔回家来也是匆匆忙忙探望完家人就走。戚大哥心里不是不埋怨的。可是想想这孩子也不容易,抱怨的同时还是心疼更多一点。

         戚安看着冷情,其实心里那把称不知道多准,谁对他好,谁对他坏,门儿清。唯一见过他感情外露的时候,还是在他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戚家人,而是被收养的孩子。

         他十八岁那年,老头子觉得他长大了,能扛住事了,就把这事没半丝隐瞒地说了出来。看着平静无波的孩子,当天就留了封信出走。这些年也难得回家,到底是心结难解。

         “小青,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这弟弟也好大的人了,别看他大事上从来不马虎,小事上压根还是个小孩子。以后就把他托付给你了。”戚大哥眼睛红了一圈。

         这种要把男神嫁给我的感觉是什么情况?唐青懵圈中。

         她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看在眼里的戚大哥放下心:是个好孩子。至少遇到她,自家弟弟那种冷玉般的人有了点活人的气。

         傍晚,天边还挂着几道晚霞。戚安送唐青回家。

         看着戚安被霞光照着的侧脸,唐青有些出神。

         “额,这孩子,怎么还留着这个呢?”戚大哥皱了皱眉。原本只是好奇唐青手上捧着的书,这会儿看到书里夹着的小卡片,脸色陡然间发黑。

         “小青,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戚安遇到这姑娘的时候,还不到十六岁。就是年少慕艾而已。你千万别乱想。这事早过去了。”戚大哥越描越黑。

         唐青:“......不到十六岁?这是他那个时候画的?”

         戚大哥面露难色:“嗯。”

         原来不是画的我啊,这条灰丝带,这套衣服,都不是我的吗?

         戚安把唐青领出家门的时候,唐青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只是这笑里也许包含了苦涩的味道。可是又有谁知道呢?

         一路上两个人都在笑,不同的是,一个出自真心,一个在强忍泪意。

         “戚安,你之前替我画的那套衣服真美,都是你自己画的吗?”唐青忍住自己说话时的颤音,极力用最平和的语气问他。

         “大部分都是照着古籍上画的,我不大懂这些的。”戚安回答道。

         都说,男人和女人来自不同星球。彼此间没有办法完全理解对方的世界,唐青这时候觉得这句话对极了。她看着戚安笑着的侧脸,依然那么迷人,可是心里却像刀绞一般。

         会不会,画上那个人其实并不存在,只是戚安幻想中的。所以他才会也给自己做这套衣服,也送自己一根灰色丝带。唐青努力地替他开脱。

         唐青不是小孩子,不会连对方是真心实意,还是假情假意都分不出来。她清楚地知道,戚安是真心喜欢自己的,至少看着自己的眼睛里有着实实在在的爱意。她没办法否认这一点。但也正因为这样,她才觉得这种感情背叛的痛苦更加折磨人。

         他对你那么好,那么体贴,每一件事都做的完美无缺,可是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来自另外一个人。这种狗血的替身情节,怎么会让自己碰上。

         唐青不禁自嘲道,所以自己突然从女二号升级成了虐文女主角吗?

         戚安不是那么粗神经的人,刚开始可能还没意识到唐青的不对劲,可是一路上,唐青都一直沉默不说话,再怎么样,都知道自家女朋友的状况不怎么好。

         “怎么了,一路上都不见你说话。”戚安搂过唐青的肩,像是要给她多一点力量。

         “没什么。”唐青并不想现在质问他,她觉得自己需要点时间来整理一下思绪。毕竟,只凭一幅画就判对方死刑,太不讲道理了。

         “是因为“佛树”的事?还是戏剧排演出了问题?”戚安猜测地问道。

         “都有,这些天好忙,要想的事情也好多。我都有点心力交瘁了。”唐青往他身上微微靠了些。这怀抱太熟悉,已经习惯依赖他,这毛病一时半会改不了了。这时候还有心情调侃,唐青对着自己冷笑了几声。

         没等戚安回答,唐青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几天不用去接我了,你每天跑来跑去,很累的,我不希望你那么辛苦。更何况,孙一舟应该早就死心了,你不用担心他。”她说的很快,像是慢一秒,就会后悔地收回这句话。

         “我不累,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你告诉我,我向你道歉。”戚安轻声说道,“接你这种事,我求之不得,怎么会辛苦。”

         “不用了。”唐青几乎没有再想,立刻拒绝道,顿了几秒,填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