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进去一看,唐霈果然乖巧地跪在正屋里。

         唐青长叹一声,这么乖(傻),没错都要变有错。

         “杨家婶子,这种大事还是进屋好好说,站在门口,这街坊四邻的......”唐青说话点到为止,陈婶是聪明人,毕竟事关自家闺女清誉。

         刚疑惑杨雪姑娘怎么不在,唐家大门就被“哐当”一声砸了开来。

         看见唐霈跪在地上,杨雪红红的眼圈里又泛起泪光:“妈,我说了多少遍了,不关唐大哥的事,我根本就没怀孕。你怎么就不信我。”

         杨大婶牵着她,进屋找了个椅子给她坐下:“你是我闺女,我怎么不信你。可是大大小小的医生都看遍了,诊出来还是这个结果。妈知道你是好孩子,一定是让人给骗了。你别怕,这事他们家不负责,我跟他们没完。”

         杨雪忍住啜泣:“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我都这么大了,哪能让别人轻易就骗了去。说这话,我也不怕臊了。唐大哥连我的手都没碰过,哪能对我做出什么事来。妈,你总不能光听着外面人坑蒙拐骗,却不信自己女儿吧。”

         唐青偷瞄了眼自家大哥。唐霈低着头,眉头轻轻动了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整个屋子里,反倒是刚刚气急败坏的唐妈,这会儿最像个局外人,气定神闲地在座位上喝着茶。

         唐青凑过去挨着她坐,哟,还是自己带回来的花果茶,颜色鲜亮,一看就是刚刚泡上的。看来,唐霈这跪得不冤,唐妈让他跪怕不是跪的小雪姑娘的事。

         好像知道了什么小秘密,还有点兴奋呢。唐青眯了眼,往唐妈身旁的椅子上靠。

         “好,就算不是怀孕。可是你先前见天里往这儿跑,又传出个怀孕的事。现在邻里都传遍了。你以后还怎么嫁人。”杨婶跟着哭,“唐家妹子,不是我要做这个坏人。我们家小雪,接触过的男人除了她大哥,就是你们家唐霈。都是做父母的,哪家孩子不是自己心头上的肉。别人说她可不就是在挖我的心嘛。”

         唐妈不能继续装聋作哑,点了点头:“我懂,我懂。”别的话却不再说。

         正屋的门开着,傍晚的风吹进丝丝凉意,唐青强忍下一天的疲累:“杨婶,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我虽然才十六岁,但好歹也跟着师傅后头学了近十年。我替杨雪姐姐先看看,您要是不放心的话,明天我请假陪着她回去请我师傅。”

         “对,小青的师傅医术了不得。”唐妈放下手中的杯子,竖起了大拇指。

         杨雪蹙眉,转脸看着唐青。

         唐青的手指,搭在她的手腕。号完一只手,又让杨雪换了只手。她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还算配合,换了胳膊,继续让唐青诊脉。

         脉相弦滑有数。

         唐青长舒一口气:“不是怀孕。”

         许是她表情放松,杨雪紧绷的肩臂也跟着松垮下来。

         杨婶轻嗤一声,不以为然:“那么多老医生都诊的一样,小姑娘,你嘴皮子上下一碰,说不是就不是。未免太轻狂了。”

         杨雪尴尬地看向母亲,但到底没有替唐青说什么辩解的话。

         唐青挑了挑眉,看向仍跪在地上的唐霈,他像是失去了五感,只管像个雕塑般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的唐妈,更是一副万事不管的样。

         “杨姐姐,你之前月事来的时候,是不是经常肚子疼,像是有刀在小腹里搅动?”唐青问道。

         杨雪讷讷地点了点头。

         杨婶:“这又能说明什么,女儿家来月事的时候,疼得很的多了去了。”她这是关心则乱,丈夫去的早,女儿这些年帮着家里忙里忙外,就因为诊出个怀孕的事,被街坊四邻拿出来说来说去。到这份上,女儿是不是怀孕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给她找个好的终身归宿。

         唐霈自然是最佳选择。

         唐青接着解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杨姐姐的小腹是不是隆起了?之所以表面看不出来,应该是因为杨姐姐太瘦了,再加上,穿着这种宽大的衣服,旁人不注意自然不知道。”

         不需要验证,光是杨雪怔忪的表情,就能说明问题了。

         杨婶不甘心:“唐家妹子,你跟我说句准话......”

         唐青立刻打断了她,很是温和地劝道:“杨婶,其实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调理好杨姐姐的身体,其他的事情,什么时候再说都行。”

         唐妈连忙搭腔说:“身体要紧,身体要紧,把身体养好了,什么都好办。”

         开玩笑,再想把自家儿子嫁出去,也不能这么随便。这姑娘这么看的话,着实不是好生养的身段。真娶进门来,我们家不是亏了。

         对着自家妈妈,唐青也是真的尴尬。

         唐青:“杨姐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症状,都是因为子宫干血。子宫里血气稀薄,冷气内滞,才会导致气血不行,月事不来,腹部隆起像是怀孕。”

         杨雪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

         唐青:“我先开三天的药,你先吃着,三天后,我再看要不要改药方。”

         不拖延时间,唐青立马跑进房间里,找出纸笔开了药方。针对她的病情,先开了苏合香散。

         苏合香散由苏合香、冰片、麝香、安息香、檀香等组成,芳香开窍,行气止痛。既然杨雪的病是因为气薄,就要先行气。

         杨雪半信半疑地接过药方。

         唐青热心,生怕她不吃药,打包票道:“药你记住吃,我既然开了药,就有十足的把握。别的病我不敢说,你这种小病,我还是看的来的。”

         一路送她们出去,唐青嘱咐道:“开始吃药之后,每天拐个路去卫生所找我一趟。这段时间忙,我每天回家的时间不定,你们来找指不定得扑个空。”

         做到这个份上,唐青自问仁至义尽,再主动就过了。

         好不容易打发走杨家母女,唐妈一把拉过唐青:“刚刚人家在这儿,我不好下你面子。你那药没问题吧,吃出点事可怎么好。”

         唐青看着她一脸忧心忡忡,不免好笑:既然担心,何苦装看不见,一心只想把人家赶出去。

         午后,卫生所里年纪大的医生怕热,索性把门关起来。所里养着的大黄狗趴在院子里吐着舌头。

         唐青在药柜里翻着前几天刚收进来的药材:当归、芍药、阿胶......好像大黄的量不大够了,下次多要点。

         午后的宁静,就跟气球升到半空中一般,突然被门的猛烈撞击声戳破了。

         在屋内小憩的医生们,把盖在身上的毯子一掀,慌忙跑出来。门外,是担架上的杨雪和哭得肝肠寸断的杨婶。

         陈医生看着手捂住腹部的杨雪,舒了口气:“谁看的病,找谁去。跟我可没关系。”说着就进了屋。姜医生深深看了一眼唐青,也跟着进了屋。

         唐青仍一脸平静:“劳烦各位抬进屋里。”

         杨雪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留下来。

         唐青安抚她:“别害怕,正是正常现象。”

         靠着担架的杨婶抬起来,眼睛瞪得通红,她用力推开唐青:“你滚开,说什么风凉话,什么正常,小雪都快疼死了。我早说不应该相信你的,偏偏小雪怎么也要试一试。现在好了,我告诉你,要是我姑娘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唐青撞到桌边,背上一阵剧痛:嘶,肯定青了。

         杨婶对着屋子里的其他医生,“啪的”一声跪了下来:“求你们救救我闺女,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求你们,我给你们磕头。”说着重重地嗑在地上,听着让人心惊。

         再铁石心肠的人都不免动容。

         陈医生实在不想趟这趟浑水:“我医术没有姜医生好,姜医生来吧。”

         姜医生皱了皱眉,也不在推脱,上前搭着杨雪的脉。他面色越来越凝重,好半晌都没说话,把完脉,整个人都像被抽掉了精气神,看上去老了好多。

         “哎呦,这都是什么事啊。现在的小年轻啊,仗着学了几年医,就随便开药,现在闹出大事了。啧啧啧。”陈医生叹了口气,狠狠剜了眼唐青。

         唐青从地上爬起来,从药柜里取出少许芒硝和大黄。她握住杨雪的手:“杨姐姐,我现在去给你熬药,喝完这一剂药,病就快好了。”

         杨婶想反驳,却被杨雪拉住了:“妈。”

         杨婶看着屋内,一个只顾着看热闹的陈医生,一个瘫坐在椅子上的姜医生,再看向唐青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之后,唐青端着一碗黝黑的药,喂着杨雪一口气喝完。

         原先苍白了脸的杨雪,原本咬着的唇渐渐松开,腹痛明显已经慢慢止住。

         杨婶喜极而泣,这是病情要好的样子。女儿满脸痛苦的时候,她真恨不得以身相替。

         唐青把碗放回桌子上:“杨婶,来帮着我扶杨姐姐进屋。”卫生所里每个医生都有自己休息的地方,唐青虽然没有挂牌行医,但毕竟是关系户,卫生所里也不差屋子,自是也配了间。

         等杨雪稍微恢复了点精力,唐青陪着杨婶送她回家。

         许是之前闹得动静太大,进门的时候街坊四邻都跑出来看,杨婶满腹心思。只能唐青帮着解释:“杨姐姐之前喝的药起了作用,是在排毒。现在已经好差不多了。”

         傍晚的时候,杨雪骤然来了月事,开始只是一点点红,后来量逐渐增加,让人不免有些害怕。到夜晚的时候,肚子已经明显小了一大圈,人也像终于轻松了般,再没有之前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杨婶带着明显已经好转的杨雪,再次到卫生所找唐青。

         虽然脸色仍然十分苍白,但杨雪满脸兴奋,不住得对着唐青道谢。

         唐青心中叹气,其实她要感谢的人是她自己才对,没有她对我的信任,病哪有这么容易好。

         “这次之后,一定要好好补一补,出血太多,不补的人,人会更加虚弱。”唐青开了副芎归胶艾汤,“现在不着急吃,抓了药回去,等两天再吃。”

         芎归胶艾汤是《金匮要略》里的一道方子:二钱川穹、二钱阿胶、四钱芍药、二钱甘草、三钱当归、六钱干地黄。可以起到养血补血的作用。

         如果说杨婶还是半信半疑的态度,杨雪此时已经快将唐青的话奉若神明了。恨不得把她写的药方都拿回家裱起来挂在墙上。

         杨雪之前哭,是委屈,现在哭,是高兴。

         清清白白地姑娘家,从来没做过出格的事。突然间犯了病,医生们都说她是怀孕。连最的妈妈都不能完全信任自己,她怎么能不委屈。

         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大哥为了养一家人,进了军队里,不知道过着什么样的苦日子。妈妈一个人担起家庭的重任,她心里不是不心疼的。一直告诉自己要懂事,做起家务来从来不喊苦不喊累,侄子侄女再调皮,也都好声好气地对着他们。

         可是这段时间来,太委屈了。嫂子们怀疑自己和唐大哥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撺掇着妈妈去唐大哥家里闹,里子面子都闹没了。街坊邻里闲言碎语不断,从前看着自己就竖起大拇指夸的人,这些天来都当自己是瘟病,见面恨不得离得远远的。

         人情冷暖,不外如是。

         而现在终于有个人把她从绝望的深渊里拉了出来,她怎么能不感激。这些天来,不肯认错的坚持总算有了回报。

         她当然没有错,没有错。

         唐青看着杨雪嚎啕大哭,也有些感慨:这世道,女人要想活得漂漂亮亮的,真心难。

         送走杨家母女俩,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奇怪。

         陈医生一直偷偷看唐青,唐青看回去的时候,她又装作若无其事。姜医生从昨天开始,就一直神游天外,魂不守舍。

         “唉,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姜医生长叹一声,整天都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