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天气越来越热,唐青每日除了必须的外出,都不大愿意出门,不能养鸡,不能种菜,爸妈上班的时候,还不用做饭,三餐随便做点什么吃的糊弄一下。

         胡蝶这么评价她:真是越来越宅!

         这天,唐青依然闲在阴凉的屋里看书。

         “小青,出事了,你快出去看看。”胡蝶惊慌失措地跑进屋里。

         像是一夜之间,变了天。住户人家的外墙上用漆料写上“破除封建迷信,从每个人做起。”大红色的颜料格外鲜亮,晃得唐青眼泪都快跑出来。

         旁边两户人家还好,只是外墙被写上一排大字。轮到唐家,就惨不忍睹了。外墙上齐刷刷写了好几排“破除封建迷信”的红色大字,就连门上也贴上了大红纸。

         事情是一伙人半夜做下的,唐青心里又气愤又膈应:这都是什么事,小孩子的把戏拿到严肃的事情上面,简直让人恼火。

         可是恼火归恼火,狗咬了人,难道人也要咬回去吗?

         “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找他们理论去,凭什么随便乱画,还搞这么明显的差别待遇。”胡蝶气不过,拉着唐青就往外跑。

         一路循着声音过去,那伙贴红纸,刷红字的人已经走出了好几条巷子。

         “站住,是你们往我们家门上贴纸,刷字的是不是?”胡蝶叉着腰,眼睛瞪得滚圆,对着一群背着红纸包的人吼道。

         “嘿,小姑娘还找上门来了,没错,就是我们做的。怎么了?这叫宣扬革命精神,你有什么意见?”为首的人吊儿郎当地回答。

         胡蝶骂道:“我有什么意见,姑奶奶我意见大了去了。告诉你,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群没什么本事,还一天到晚像条野狗似的到处咬人的人。”

         “小娘皮,骂谁呢?”对方捋起袖子,就要上前。

         唐青眼见情况不好,急忙把胡蝶拉到自己身后:“怎么,你们要以多欺少,一群人欺负我们两个弱女子。”

         “呸,只准你们骂的痛快,爷爷我可不是好气的人。打女人怎么了,我今天还就要开个先例。”他笑骂道。身后一大帮人也只跟着看热闹。

         有人出手阻拦道:“大哥,跟她们计较什么,没得埋没了身份。等过几天,投票结果一出,戏排完,还怕找不到机会收拾她们。”

         身后的胡蝶看着这群人,人高马大的,脑子里一腔热血一冷,当下便躲到唐青身后,警惕地看着对方。唐青握起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和他们争一时意气。

         “说得对,以后多的是机会收拾她们。”刚想上来教训唐青和胡蝶的男人,被同伴一劝收了手,回头死盯着唐青:“回去夹紧尾巴做人,别再让老子瞧见你们。”

         唐青厉眼瞪了回去:“英雄狗熊,以后才知道。”

         对方“切”了一声,骂骂咧咧地进了一户人家的大门。

         唐青也不急着带着胡蝶离开,仍旧站在这户人家门口。只听见里面不断传来,砸碎东西的声音,和一阵很是大声的笑闹声和哭声。

         着实按耐不住,唐青想要进门一探究竟,手却被胡蝶拉住了。她不住地摇头:“别进去,这事咱们管不着,先等投票和板子戏演出的事了结了。你一个人怎么是他们的对手。”

         恨恨地立在墙根下,唐青闭上眼睛,暗暗记下这件事。

         宅子里。

         “哎呦,一不小心手又滑了,真是可惜这么一副上好的山水画,就这么被我撕了。兄弟,你不怪我吧。”

         “难能啊。就是平时随时乱画的,不值什么钱。”

         已经被撕成几半的画作躺在地上哭泣:主人,你忘了你每天都要帮我拭去灰尘,对着我欣赏半天吗?以前摸着我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把我弄皱。就在昨天,把人家从藏起来的箱子里取出来的时候,还叫人家价值连城的小甜甜,今天就说是自己涂鸦的烂作品。嘤嘤嘤。我苦命的“画生”

         “说实话,你还得感谢兄弟我。你这画的含义可不对头,这上面题的诗也不好。我们今天可是为了帮你,才不小心把它给撕了的。”这声音正是刚刚想要对唐青她们动粗的人。

         他声音很是尖锐,一墙之隔的唐青和胡蝶听得一清二楚。

         屋外的胡蝶忿忿道:“简直是无赖,咱们要想办法制住他们。”

         唐青苦笑道:“哪那么容易,人家又没打你,卫生所也不提供验伤。唉,走吧,回去想想能不能在咱们要演的那出戏上动心思。反正,戏剧演出在全民投票之前。还能争取点时间。”

         胡蝶连忙点头说:“就是就是。他们这么大张旗鼓地鼓吹,保不准有很多人家会因为这个,同意“砍树”。树砍不砍我不在乎,我就怕吴心莲那死丫头得意。本来我就被她压着打,等她如愿以偿,还不灭了我。”

         “不说了,回去打扫门面。家里还剩了点漆料,回头把墙上的东西都抹掉,贴着的红纸也得撕了。”唐青拉着胡蝶往家里走。

         胡蝶哀叹道:“这都什么事,就趁着大家伙上班的时候,做这种事。光我们俩得弄到什么时候。”

         “别抱怨了,赶紧的,这些看了就堵心,爸妈他们上班一天够累了,回来看到这些东西,能开心吗?”唐青耐心劝着。

         东西贴上去容易,撕下来就难了。不知道这伙人用了什么胶水,粘性十足。用小刀铲干净都得大半天。

         “对了,你今天不是要跟着戚安去他大哥家吗?还不赶紧梳妆打扮。”胡蝶突然想起来这茬,调侃道。

         对着她,唐青脸红不起来,语气淡淡地说:“又不是第一次去了,有什么好准备的。再说,他下午才来接我。早着呢。”

         “嗯,不是第一次去。可你以前去,可都是以小妹妹的身份去做客的。现在嘛,你自己好好想想。”胡蝶撕下门上贴着的红纸,团成团,扔到一边。

         “唉,我好好想想,想什么。该怎么办怎么办呗。先把眼前这些赶紧弄好。”唐青泼了点清水在贴纸的缝隙上,伸手用指甲去剥。

         两个人异口同声:“这帮人,真是过分。”唐青和胡蝶,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骂出口。可是一看到对方脸上跟自己相同的表情,也忍不住想笑。

         难得这么默契地义愤填膺。

         以前每次戚安回来探望戚老爷子,都会带着唐青去他大哥家做客。一来,唐青和戚瑜也是一起逃命的革命友情。二来,戚安大哥大嫂都是十分亲切的人,一点都没有世家子弟的距离感。

         不过,每次看到戚安大哥,再看戚安,唐青都有种不真实感。一个魁梧高大面瘫脸,一个俊美如清风明月,这种亲兄弟,简直不科学好嘛!

         唐青从空间里扒拉出一颗年头还算足的小人参,找了个精巧的纸盒子装起来。上门拜访,总是要带点礼物的。

         “戚安,你说我就带这一件东西,会不会太寒酸了点,会不会不够体面?”走在路上,唐青内心忐忑不安。

         戚安抓着她在自己眼前乱晃的手:“你人去就行了,什么都不带都行。放心,大哥不敢挑你刺。要是惹到你,回头我再离家出走,老头子要骂死他了。”

         唐青“咯咯”笑了起来:“你平时肯定没少黑你哥。我说你这也算是基因变异了吧,戚爷爷老小孩一个,戚瑜也是个耿直的孩子。怎么就你,一肚子坏水。”

         戚安一脸平静地停下了脚步,先是松开了唐青的手。正当唐青惴惴不安的时候,他左右开弓,专攻唐青怕痒的地方:“说我一肚子坏水是吧,让你看看我的厉害。说,我坏不坏。”

         “哈哈哈哈哈。”唐青被突然袭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坏不坏,我再也不说你坏话了。”

         戚安收了手,看着唐青慢慢恢复平静,牵过自家小姑娘的手:“快说几句好听的,你刚刚那么说我,我不开心了。”

         宝宝有小情绪了,肿么办?

         当然不能凉拌!

         唐青绞尽脑汁:“哎呀,你最好了,天底下没有比你更好的人啦。”

         戚安把头扭到一边,憋着笑。

         唐青见这招还不奏效,继续磨着他:“好戚安,天底下最好的戚安,我最喜欢你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环顾了下四周,见周围没有人注意着自己。戚安白玉般的脸微微泛红:“那......那......”

         他低下头,凑到唐青脸边:“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生气了。”大概是索吻的业务不熟练,他有些别扭地侧过脸。

         唐青有些小甜蜜地双手摆正他的脸,很是直接地亲上去,有些凉凉的,触感真好。

         哎呀,这么不羞不臊的才不是我呢。唐青心想道。不过吃男神豆腐,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