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原本沉默的杨雪一下子站起身,椅子在地上拖动的声音格外刺耳,她声音有些颤抖:“怀孕?不可能!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么可能怀孕。我从来没做过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陈医生,您再看看,我们家姑娘是老实人,这还没结婚,不可能的事啊。”杨大婶看女儿很是坚决地否定道,帮着劝道。

         如今虽然是新时代,没有沉塘的说法,但未婚先孕还是个污点。哪怕不是真的怀孕,只要传出闲话,吐沫星子都足够淹死人的。

         陈医生有时候说话是直,但她的确没什么坏心思,这种大事毕竟关系到小姑娘的名声:“行,坐下来,换另一只手,我再切一次脉。”

         杨雪重新坐下,用种异常戒备的神色,看着陈医生。

         “嘶,还是有孕的脉相。”陈医生狐疑地看了一眼杨雪,皱了皱眉:“这几个月,月事准不准?”

         杨雪涨红了脸:“两个月没来了。”她也知道这不是个正常现象,连忙补充道,“就是因为两月没来了,我才来看病的。不过,医生,我肯定自己不是怀孕。”

         陈医生明显有些不高兴:“那我不管,我把出来的脉就是这样。你说不是,就不是喽。”

         “我陈霞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名医,好歹也学医几十年了,这么简单的孕相也能看错的话,岂不是砸自己招牌。”陈医生拍了拍桌子,“得,你觉得我医术不行,其他地方看去。出门左拐不送。”说完掀起帘子进了里屋。

         杨大婶为难道:“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原本是别人家的家事,唐青不好插手,也就在一旁沉默。

         但愤恨不已的杨雪,一扫刚刚的羞涩小女儿情状,“腾”地一下站起来,转过身去对着杨大婶说:“妈,这医生胡说八道,咱们到其他地方看去。我就不信了,庸医到处有,偌大个县里就没个能正经看病的医生。”

         杨大婶忙捂住她的嘴:“哎呦喂,祖宗暧,这话可不能乱说,医生可都是治病救人的主。就是看在陈大夫平时邻里口碑还不错的份上,我才带着你过来的。唉,这好大夫,哪能遍地都是。”

         唐青也不好看热闹,坐在旁边装作十分认真地看自己的医书。

         “唐家闺女,不知道所里还有没有别的大夫了?”杨大婶犹豫了半天才问道。

         唐青:“还有位姜大夫,是个男医生,今天正好出去做思想教育工作了。”

         杨大婶皱了皱眉:“做思想教育工作的。”又看看自己女儿,“闺女,这姜医生,还是个做教育的,你看,这,还看吗?”

         杨雪:“看,怎么不看。就算看上百八十个医生,我也不怕。身正才不怕影子斜。妈,你还不信自己女儿吗?我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更何况你从小就教育我,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

         “行,那就等姜医生上班,咱们再来一次。”杨大婶看向唐青。

         唐青:“姜医生明天上班的,你们早上八点半往后或者下午两点钟往后来,肯定能见着他。”

         送走杨家母女俩,唐青摇了摇头,心里还是相信杨雪姑娘多一点。毕竟在她看来,这种事情,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说假话没什么必要的。

         再过两天就是思想教育节目:《红灯记》演出的日子,唐青为了唤起大家的对“佛树”的感情,硬是在剧本里加进了很多新剧情。

         原本应该死去的通讯员,爬到“佛树”上,用它茂密的枝叶挡住自己,因而逃过一劫。再来就是,女主角靠着“佛树”上的广阔视野,帮着大家不断逃过敌人的搜捕。“佛树”下面的土地也成了藏匿电报机的秘密地点。

         最后女主角家人被捕,不幸牺牲的时候。万念俱灰的女主角,在“佛树”下不断叩问自己内心深处,最后下定决心收拾起自己的伤痛,继续为革命英勇奋斗。

         怕动的手脚太大,唐青只是在剧里加了点小细节,又提到多次公园里的“佛树”,就连自家演员都没有过多留意她的用意。毕竟全剧里没有一句台词,被夸奖“佛树”,也没有神化它。但唐青相信,只要是对“佛树”有些感情的宛新人,看到这部剧,被勾起自己的回忆,都不可能向“砍树”的建议投票。

         原本剧里除了一般的“板子戏”乐队班子,还要加上钢琴配乐。那全县没找出架钢琴,也不知道是县里人藏得太紧,还是真的就没有。唐青临时弄了把小提琴,和县里的“板子戏”乐队班子磨合了一段时间,配合地不错。

         姜医生第二天上班,杨家母女俩又上门了。

         陈大夫当场就冷哼了一声,全然不顾屋内里的反应,捡了个椅子在一旁看着。

         “别紧张,手放到桌子上。”姜医生头发花白,温和地笑道。

         杨雪坦然地伸出手,眼睛直直地盯着姜医生。

         “结婚了吗?”姜医生状似不在意地问道。

         杨雪脸上微微泛红:“还没有。”

         姜医生闻言皱了皱眉,吩咐道:“再换一只手。”

         杨雪依言照办。

         姜医生脸色有些不好,声音也严肃起来:“你这个月月事来了吗?”

         杨雪警惕地看着他:“没有。这两个月都没有。”

         刚刚还温言以对的姜医生,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你这小姑娘,模样端正,看上去像是个大方得体的好孩子,怎么做起事来,这么不像样子。”

         “暧,大夫,你说这话我可不高兴了。”杨大婶虽然敬畏医生,但是自家姑娘自然是千好万好,容不得别人说半句的。

         姜医生双手交叉,向后靠了靠椅子背:“我又没说错。这是现在政策好,放以前早沉塘了。未婚的小姑娘怀了孕,这是作风有问题,要好好进行思想教育的。”

         “我算是见识到了,真是一群庸医。平时病看不好就算了,这满嘴胡说,还有没有点医德。”杨雪委屈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姜医生气得吹鼻子瞪眼睛:“你是哪家的姑娘,平时爹妈怎么教的。未婚先孕也是算了,还骂人呢。我医德好不好还轮不到你说。”

         一旁的陈医生幸灾乐祸:“我昨天说什么来着。这一个说你有问题,可能还没什么。人家姜医生,老资格了,他也诊出来你怀孕了,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唉,按理说,小姑娘家,做了不该做的事,或者被哪个混蛋骗了,怕丑不敢说,正常。但是你不能自己心里不舒坦,就拿医生撒气啊。”

         说完还不解气,转头对着唐青:“小青,你说是不是?”

         唐青:.......

         杨雪姑娘气得浑身发抖,听陈大夫问唐青,唰的一下抬头看向她。这下,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像等着唐青发言。

         唐青:......qaq我做什么了。

         唐青仿佛如梦初醒:“啊?”

         杨雪咬了咬下嘴唇,拉着杨大婶就要出门:“妈,咱们走。我的病他们看不出来就看不出来好了。怕什么,日子照样过,反正死不了人。”

         唐青追到门口:“要不,小雪姑娘,我替你把把脉吧。”

         然而,这会儿心情难以平复的杨雪哪里听得进去,只是碍着她是唐霈亲妹妹,耐下性子才没发作:“不用了,谢谢你。”

         拉着杨大婶一刻不停地往家里走。

         当天晚上排完戏,戚安照例来接唐青。

         自从唐青心里存着那件事之后,对着戚安更加热情:男神要看好,真被哪只小妖精拐跑了,不得亏死。

         “等着急了没?”戚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今天来了个大件,修复起来差点忘了时间。”

         唐青翻出自己的手帕,踮起脚尖替戚安擦汗:“你慢慢来,我又不急,这大热天的,跑起来多难受。”

         戚安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脸边蹭了蹭:“嗯。”

         唐青看了看四周:幸好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不大道德的。

         唐青表示自己是讲“三德四美”的好青年。

         “来,解暑的,刚刚路上还请人家多放了块冰。”戚安从提着的包里拿出饭盒。

         唐青一看眼睛都亮了:“西瓜。”

         没有籽的西瓜圆球切好码在饭盒里,还有准备好的小叉子。

         “路上买的?”唐青凑到戚安耳边。

         戚安点了点头:“嗯,别一下子吃太多,回头肚子疼。”

         唐青用叉子叉起一块,喂给戚安:“光顾着我,天气这么热,你还跑过来,得多难受。”

         你一口我一口,分食完毕后,两个人甜甜蜜蜜地牵手回家。

         刚走到家门口,就听见唐妈的声音:“唐霈,你给我先跪到正屋里去。”

         唐青:艾玛,都上升到“跪”了,难道是唐霈和吴心莲的事情暴露了?

         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就要往家里走,手腕却被戚安握住:“这就走啦?”

         唐青扭头看到一脸别扭的戚安,扑哧一笑:“嗯。”

         戚安如果有尾巴,这会儿一定是耷拉着的:“哦。”

         看他这样,唐青不忍心再逗他,踮起脚尖亲上去,却被戚安一把搂住腰,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唐青喘不过气,才松开她。片刻后,戚安很是温柔地在她眉间,唇间轻吻:“我的小姑娘,快点长大。”

         依依不舍地分别。

         “怎么,唐家现在是要推卸责任吗?我告诉你们听,门都没有,我们家小雪都怀了唐霈的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