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它原来那么丑!
        瞪大眼睛这么一看,才发现,他长得真的很好看,比电视里的明星模特还好看。

         五官精致又有型,摆在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上,只要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老天对他有多厚待。

         他的身材也很好,没有一块赘肉,但也不是那种肉块暴突的肌肉型男,因为有些瘦,再加上二条修长的腿,一米八的他反而显得更高。

         视线忽然瞥到不该瞥的东西,景兰秋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顿感呼吸困难——

         天,那就是男人的宝贝吗?她从来都没见过,甚至连图片都没有见过。没想到,它原来那么丑!

         刚刚就是这个又粗又长傲然挺立的丑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吗?

         眼见男人给他的宝贝带好雨伞,身子又要压下来,她只觉得胃里有东西往上反,一波波的,根本压制不住了。

         抬手猛地推开他,趴伏在床边,嗷一声,她大吐特吐,狂吐不止。

         七少的脸,整个的黑了!

         这找死的女人,往他脸上吐唾沫,往他头上砸乳液,现在又鄙视他的骄傲!!

         他恨不得立即把她掐死。

         可是,腐败的酸臭味太浓太刺鼻,谁能忍受下去,他也忍不下去,哪怕碰她一个指头,他都觉得脏。

         七少下了床,拿过一旁的睡袍穿好,看都不看她一眼,抬脚就走。

         “喂……喂……”

         景兰秋赶紧叫住他,“我……你……我男友……”

         太紧张了,她问得磕磕巴巴,词不达意,慌乱中,一如既往冷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不想再看到你!”

         也就是放过她和陆锋了?

         门被狠狠的摔上。他好像生气了!也对,自己这么大吐特吐的,扰了他的兴致,他不生气才怪。

         早知道,就早点吐好了。

         景兰秋想下床离开,可稍微动了动,身上就痛得跟战车碾过几百回似的,骨头都嘎吱嘎吱乱叫。

         只好重新倒下,歇一歇再走吧。

         水床很舒服,摇摇晃晃的逼人入睡。她又累又困,却不敢睡,顺着大落地窗往外望去。

         不远处,本市的地标111大厦,上面的荧光夜灯,显示的时间正好是凌晨零点。

         心一阵阵的抽痛。没有蛋糕吃,没有人给她唱生日歌,十八岁的成人礼上,只有变态在身边,给她留下了一辈子也无法抹去的痛苦噩梦。

         心酸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从小到大,她就没过过几天无忧无虑的日子,艰辛和痛苦总是伴着她。唯有陆锋,他对她最好。所以,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

         过了一会儿,她不敢再休息,深怕死变态半路改变主意返回来,走进浴室穿回自己的衣服,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这个奢华的,本就不属于她的房间。

         天色微微亮,终于走回到了“久违”的小窝。

         只是一夜,景兰秋却觉得有一万年那么久。那惨痛的经历,不知道猴年马月会忘记。

         轻轻拧开门把锁,陆锋倒在床上,一点反映也没有。她不敢吵醒他,悄悄躲进了浴室。

         镜中的自己狼狈不堪,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言情小说里,这种青紫是吻痕,她身上的却是捏痕。

         死变态虐嗲她的过程中没有吻过她,这是她唯一庆幸的。

         穿上长袖长裤,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这才敢洗了一条手巾,走向不知是昏迷中,还是熟睡中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