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水中的一抹鲜红
        门开,偌大的总统套房,奢华的让人震惊。

         景蓝秋觉得自己踏入的是另一个世界。

         她和陆锋共居的小屋,只有十几平方米,她住屋内,他住屋外。卫生间内,连转个身都困难,而这个套房里,光一个卫生间,都比他们的小屋整个都大。

         但她宁可呆在自己简陋的小屋内,吃着蛋糕,唱着生日歌……

         今晚,她原是准备献身的,可献身的对象怎么在眨眼之间就换了人呢?

         原来,命运真的喜欢捉弄人。

         “去洗澡!”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吓得回过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逃命似的飞奔进浴室,根本没有多想的落下锁。

         浴室很大很干净,洁白的白玉大理石和光亮照人的镜子上,连小小的一个斑点都看不到。

         双手死死的握住门把手,狂跳的心好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急促的呼吸。

         因为真的好紧张,好害怕……

         怕他跟过来,怕得双腿都在颤抖。

         可她越是怕,外面的脚步声越是响,很快的,一个高大的黑影映在磨砂玻璃上。

         天,他不是要进来吧?千万不要啊!千万不要!

         他要是想进来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正在慌乱不堪中,出乎意料的,他只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你只有二十分钟。”

         原来他不进来!绷紧的神经微微松了一下,抬手落在衣扣上,却半天未动。

         男女之间是怎么一回事,虽然知道,可毕竟没有实战经验,况且还是要跟一个犹如魔鬼的陌生人……

         景蓝秋脑海里一片空白,接下来的画面,无法想象。

         一幅幅和陆锋生活的景象恰时的滑过脑海,半晌过后,她咬了咬牙。

         喝出去了,不就是跟一个陌生人上床吗,多大点事啊,大不了就当被狗咬了。现在是开放的二十一世纪,所谓的处女膜就真的是一层膜而已,被谁弄破都一样,没啥大不了的。

         一遍遍的和自己这么说,可是……

         为什么心还是会痛,为什么眼里还是会流下泪水。

         一边无声的哭,一边随便冲洗了一下。她有点报复心理的想,他不是喜欢干净的女人吗!她非不好好洗,给他一个脏兮兮的女人!

         洗完澡,又有一件事难到她了。

         浴袍下面,该不该穿内衣?

         不穿,好像显得她多急迫。穿,衣服都穿一天了,再穿回去,这澡不就白洗了吗?虽然口口声声说要给他一个脏女人,但若真把他惹怒了,他又要杀陆锋就糟糕了。

         到底该不该穿该不该穿?

         思前想后,算了,宁可被他骂浪荡,也好过惹恼他。反正过了今夜,他们再无瓜葛,给他留下坏印象就留下坏印象,因为她根本不必在乎他的看法。

         思及此,她走出大得像游泳池的浴缸,刚想穿上浴袍,砰的一声,门豁然大开——

         “啊——色狼——”景兰秋惊叫,抓起旁边的沐浴乳瓶就朝走进来的全裸男人扔去。

         七少高大的身子迅速一歪,轻松的躲开了瓶子的攻击,却没能躲开浴液的攻击,乳白色的液体洒了他一头一脸。

         剑眉死死的拧在一起,七少气得脸都绿了。从来没有人让他如此出丑过,这个该死的女人!

         抬脚,迈向她的每一步,重重的,夹带着无法压抑的怒气。

         双手紧紧的还在胸前,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景兰秋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糟糕,她又犯错了。

         “原来你更喜欢暴露下面给人看。”

         七少细长好看的眼睛往她身下瞟去,表情邪魅的仿佛非要她羞愧致死才肯罢休。

         “啊——”又是一声尖叫,景兰秋慌乱的抓过一旁的浴袍遮住前面,随着他的逼近不断往后退,声音颤抖的警告:“你……你别过来。”

         他根本不听她的,还在往前走。

         “你要干什么,别过来……我……我马上就出去。”

         “我已经给了你二十分钟,既然你喜欢在浴室里做,那我就成全你。”七少说着,上前一大步,抬手一推,伴随着女人第三声尖叫的,是一片哗啦的落水声。

         “咳咳……”喝了几口洗澡水,景兰秋终于把头从水底抬起来。他是变态吗?浴池这么大这么深,一个不小心,真的能把人淹死的。

         还不来不及多做反映,下一刻,一股巨大的拉力把她往后一拉,整个洁白如玉的后背贴在了一个炽热又坚硬的胸膛上。

         #已屏蔽#

         他要干什么?惊恐袭上心头——

         紧随而至的是身体被撕裂的剧痛,她甚至来不及惨叫,就痛晕了过去。

         七少停住身下的动作,眉头依然紧皱着,冰冷的视线盯着她雪白的背部。

         刚才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传来一道熟悉的阻碍感,她的紧致,婉如处子。

         处子?

         静下来的水面上,渐渐的浮上一抹鲜红,鲜红随着微动的水纹渐渐散开,变成美丽的粉红色。

         她还真是一个处子。

         心头涌上一抹奇异的快感。

         想毁掉她的美好,却没料到,她会这么美好,明明是有了男朋友的人!

         刚刚还不是很兴奋的男人,这时却提起了劲,变得更加兴奋,身体上下起伏,激起千层浪。

         进攻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