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旧识
        旧识(一)

         刘参将眼见那箭擦着刺客的身体飞过,一时还有些不敢相信。直到那刺客身形几个起落,消失在夜色中,他才摸了摸鼻子,尴尬又失落看向段凌。

         段凌还保持着射箭的姿势,却是垂了眼,心情似乎也不好。可是很快,男人却将弓箭奉还,扭头平静朝他道:“不料那刺客功夫竟这般了得,没有帮上忙,真是对不住。”

         刘参将连忙摆手:“不会不会,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段副使的功夫我是一万个佩服……”

         段凌笑着打断道:“她还没跑远,你快些领人去追吧。”

         刘参将自是应是。段凌目送他领着一众士兵离去,这才沉了脸,也纵身跃上屋顶,追着那刺客逃跑的方向而去。

         却说,兰芷始一出向府,就撞上了京城守备军。所幸,发现她的几名士兵身手一般,被她几个周旋逼退。她跃上屋顶,却听闻身侧有破空之声,心中便是一紧,急急扭身!堪堪避过了那支利箭。她朝着箭矢射出的方向看去,便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从屋顶上摔下去。

         可此情此景,却容不得她犹豫。眼见围来的士兵越来越多,兰芷无法,只得不管不顾逃离。

         她的脚步不停,心中却七上八下:段凌看见她了吗?

         ——应该没看见吧,否则他不会射她一箭。

         ——但以他的功夫,若是真将她当成了刺客,又怎么可能射不中她?

         ——会不会有可能……碰巧是他失手了呢?

         ——这个可能性也太小了吧……

         兰芷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本来她已经想好了,杀了向劲修后,她要立刻去见段凌。带走杜怜雪的两个小厮已经被人杀了,可杜怜雪却还留在向府。兰芷不清楚任元白的设计,但若能请段凌带她去向府露上一面,营救杜怜雪定是更容易。可是现下,她却忽然胆怯了,不敢去段府了。

         可除了段府,她还能去哪?新凤院是不能去的,否则难保不会害任元白置身险境。女兵营更是不能回,司扬一直在旁虎视眈眈。右军卫本是个好去处,可段凌偏偏在那给她安了五个盯梢,她若此时回去,还不知会惹来多少麻烦……

         正在纠结中,却听见身后屋顶有瓦片碎裂声。兰芷回头看去,脚步便是一个踉跄:原来不知何时,段凌竟是追了上来!

         兰芷愈发心乱了。她心知以段凌的轻功,不可能还会踩碎瓦片,那他此时的举动,只有可能是在暗示她:他知道刺客是她。

         于是……段凌的意思,是让她别再逃了么?可兰芷莫名不愿被段凌追上。她知道段凌不会害她,可她依旧心里慌,仿佛只要被段凌逮住……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便是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她竟是又朝前逃了两条街。

         只是很不幸,今夜她的运气不大好。本来她已经逃离了刘参将的搜查范围,却意外又撞进了另一个搜查圈。兰芷见到街上陆续出现的士兵,方才觉得不对劲,便听见不远处一个男声吼道:“什么人?!”

         ——被发现了!

         仿佛一声号令,四散的士兵纷纷集中。不过片刻,兰芷周围的胡同都传来了人声。兰芷手心出了冷汗。她没法两头兼顾,思量片刻,只得不再避段凌,藏身去了一家茶楼后院。

         她始一落地,身边便也落下了一道人影。段凌在她面前站定,目光清冷看她,不言不语。兰芷喘了口气,将蒙面的黑巾扯下,张了张嘴,艰难唤了声:“哥……”

         段凌面上依旧没有表情。他默默盯着兰芷,直至不远处的街角传来了脚步声。兰芷自是焦急,可面对这样一言不发的段凌,她也不敢胡乱开口,只是避过他的目光,低垂了头。

         脚步声越来越近。仿佛过了一个时辰那般漫长,段凌终是不辨喜怒道了句:“这边。”

         男人一跃而起,从窗户跳进了茶楼的空包间。兰芷连忙跟上。段凌站在窗边,见她进来,利落关上了窗。然后他行到桌边,点亮了烛台。

         茶楼外,初时那个大吼的男声命令道:“就在这附近!给我一家家搜!”

         包间并没有茶水,只有空空的茶壶茶杯。段凌与兰芷对望,都明白这样的场面无法瞒过搜查的士兵。可再去唤小二添茶水显然来不及。楼下已经传来了嘈杂声,密集的脚步渐渐分散,奔着各个包间而去。

         兰芷身上还穿着带血的夜行衣,此时也顾不得其他,火速开始脱衣:这身衣服是实打实的证据,必须首先处理。

         段凌也忽然动了。他将佩剑重重放去桌上,又一挥手!桌上的茶壶茶杯便被扫落砸碎在地!男人夺了兰芷带血的黑衣扔去地上,又脱下自己的外衫,罩了上去。

         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段凌不再等待,一把扣住兰芷的手腕,将她甩去了桌上!然后他扯掉自己的腰带丢去门口,就这么半敞着衣裳,压在了兰芷身上。

         兰芷只觉身上一沉,段凌的脸便迅速放大,贴在了她的面前。心跳立时乱了,兰芷屏住呼吸,僵直身体,一动不敢动。

         段凌却显然没有这许多顾虑。男人的手扒住兰芷的衣领,大力扯了开去!这个动作有些野蛮,兰芷因此觉得,段凌一定是生气了。可下一瞬间,包间门被人踢开,段凌的眼直直对上了她的眼。烛光之下,男人的眸子意外冷静。他的嘴唇微动,朝着兰芷做了个口型,竟是无声安抚道:“别怕。”

         兰芷不怕。她只是心慌。段凌的手肘撑在她裸.露的肩膀旁,腰腹紧紧贴着她的腰腹,双腿强势挤入她的双腿。这个姿势,她被包围得很彻底,却也被保护得很周密。男人的气息打在她的鼻尖,那张俊逸的脸离她不过寸许,兰芷……避无可避。

         ——满屋的士兵算什么?她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段凌。

         所幸,士兵们很快将两人围了起来。刀剑刷刷出鞘,其中一人厉声喝道:“京营军搜查刺客!站起来!”

         兰芷连忙惊吓状去推段凌,又将自己衣裳扯回,松松遮住了肩颈。段凌则垂眼片刻,抬起头,目光森森对上了那士兵。不过转瞬的功夫,男人身上的气场就变了。他字字极缓字字压迫道:“那便去搜查。这么一群人杵在这妨碍我,是何道理?”

         那士兵看清他的脸,便是一愣:“……见过段副使。”

         段凌深深吸气,很是克制道:“带着你的人,速速出去。”

         那士兵犹豫片刻,没有听从,反而朝旁使了个眼色,便有另一士兵悄声离开,去搬救兵。段凌看得真切,心知正主没出来,再催也是无用,便任那士兵在旁告罪拖延。果然不过片刻,便有一五十多岁的参将打扮的人行了进来。

         那人哈哈大笑道:“原来是段副使!”他分开士兵行到桌边,看兰芷一眼:“段副使好兴致,竟是跑来茶楼里与人私会?”听嗓音熟悉,原来便是初时发现兰芷之人。

         段凌终是微微直起身,却是冷着张脸道:“郑参将,你管得也太多了吧。我在什么地方与人亲密,还得知会你?”

         郑参将丝毫不生气,又是三声大笑:“哈哈哈,抱歉抱歉,老夫老了,竟是忘了年轻时的热情。”他顿了顿,又道:“只是老夫公务在身,需得查找刺客,还请段副使退后些许,容老夫问这姑娘几句话。”

         段凌面无表情道:“退不了。”

         郑参将笑容略僵:“为何?”

         段凌惜字如金:“不方便。”

         郑参将一愣,随后目光朝着段凌小腹处扫去。可段凌的衣裳半敞,偏偏遮住了关键部位,这两人是不是真不方便,他也看不清。他还正在犹豫,段凌却猛然扭头,眯眼看他:“郑忠怀,我敬你年老,你却莫要欺人太甚!”

         这话说得不留情面,郑忠怀脸色便有些不大好看了。他心中暗道,段凌既是说不方便,他若再杵在一旁问话,也定是不被容许。可就这么离开,他却不甘心。他飞速扫视屋中一圈,目光落在了地上的一堆衣服上。

         郑忠怀眼睛一亮,上前一步,再度开了口:“段副使见谅,是老夫糊涂了。那刺客穿着夜行衣,这位姑娘却没穿夜行衣。且容老夫搜查这屋中一番……”

         他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身旁的人去翻看那堆衣衫。果然有士兵上前,躬身就想一探究竟,却听段凌重重呼出了口气。没人看清他的动作,可下一瞬,那士兵便一声痛呼,抱着双腿跪倒在地!

         郑忠怀看着地上的士兵,皱起了眉。他方想再说两句周旋一番,却不料段凌的手腕一抖,宝剑一声鸣响出鞘,剑锋就比上了他的脖颈!

         郑忠怀缓缓扭头,对上段凌的眼,竟是从中读出了杀意。段凌眸中都是欲求不满的暴躁,几近咬牙道:“这衣衫下,是她的衣物。郑忠怀,你领着一群人来搅我的事,围观我的女人,这便罢了。现下连她的贴身衣物都不放过……你这是存心与我过不去?”

         郑忠怀盯着男人稳稳握剑的手:“段凌,你想杀我?”

         段凌垂眸,竟是一笑道:“不敢。你是参将,是圣上亲封的臣子,我怎么可能杀你。”

         郑忠怀心中暗松。却听段凌又轻柔道:“但废你一条胳膊这种事,我却许是做得出呢。”他将剑锋转了个方向,语调愈发和缓:“现下,你出不出去?”

         郑忠怀盯着段凌,半响方抬手,推开了脖颈上的剑。他一声冷哼:“今夜的事,我自会禀告圣上。段凌……且看你能嚣张到几时!”转身大步离去。

         士兵们也跟着陆续离开。包间里很快只剩下段凌与兰芷两人。段凌终是低头,对上了兰芷的眼,许久不发一言。

         初时剑拔弩张,兰芷还不觉紧张,可被段凌这般默默盯着,她却觉得甚有压力。她想开口说些什么,赶走这一室的古怪气氛,可脑子却是空空,绞尽了脑汁,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段凌却是脑中满满。他有许多问题想问兰芷。他想问她,是不是她杀了向劲修,她为何要去杀向劲修,又是如何达成目的。他想问她是不是有同伙,同伙都是些什么人,她又为何会与他们搅在一起。他想问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是不是还有事情瞒着他,又为何要瞒他……

         可许是想要知道的太多,段凌竟是不愿开口了。那些疑问在他脑中过了一遍,便被他扔到一边,最后只余一句……

         ——她的唇真好看。

         没有缘由的,段凌忽然想起了兰芷初到右军卫那日。彼时山坡上,她那般看着他,美好得让人心乱。他承认他是想吻她了。可她避开了。于是他如她所愿,压制了自己的冲动,没有紧逼。

         可是现下呢?段凌低头,用几近细致的目光,研究两人贴合的姿势。女子躺在他的身下,前所未有的安分乖巧。段凌喉结微动,暗叹口气:不怪他,实在是这个姿势太方便了……

         ——不亲下去,简直对不起自己今夜操劳的心情。

         旧识(二)

         兰芷还在前思后想到底该说些什么,却见段凌面色和缓带起了一个笑,然后他没有犹豫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兰芷的身体瞬间紧绷。世界突然消失了,只剩下与她相贴的唇,以及那唇上的触感,微凉,微软。可是很快,五感又回来了。她开始看清男人的容颜,他俊逸的眉眼,他挺直的鼻梁。她开始闻到男人的气息,他的衣物上有阳光残留的气味,也有宫廷特有的熏香。他的胳膊强势禁锢她,可他的动作他的身体,却意外温柔温暖。兰芷觉得……有些缺氧。

         段凌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得偿所愿让他的心情迅速平和,但唇齿之间的柔软却让他的身体渐渐躁动。两种全然不同的感觉混在一起,段凌的手无意识扣紧了兰芷的后脑,感觉自己有些失控。

         可理智与冲动斗争了片刻,段凌还是决定不操之过急。他贪恋地含着那唇瓣最后摩挲,然后双手坚定用力,将自己从兰芷身上推离。

         空气忽然流动了。兰芷大力喘了几口气,紧张看段凌。她似乎是被段凌占了便宜,可她却丝毫没有追究之意。她脑中只是在想:他亲她了,这是不责怪今夜她的所为吗?接下来,他会不会要求她与他相好?可她还对他有所欺瞒,若是此时与他相好,岂不是在利用他的感情?

         …………

         四目相对间,段凌终是动了。他的手掌轻缓抚上兰芷的头顶:“杀向劲修?”男人的声音还带着些意犹未尽的沙哑,却是低声道:“阿芷可真有胆气。”

         听到这话,兰芷方才放松了身体。段凌并没有提及相好一事,这让她暗松口气。她开口坦白道:“哥,对不住,我骗了你。我不是永山的猎户,也不曾见过我的生身父亲。我自小在中原国长大,我的养父,是中原国的太子少傅……”

         她将自己的身世与来浩天城的始末一番讲述。过往的诸多悲欢离合,都变成了此刻不假思索的平铺直叙。唯独提到任元白时,兰芷有了片刻犹豫:若她告诉段凌任元白还活着,并且就在这浩天城里,段凌定是会生出兴趣。届时他若查探一二,发现了任元白的秘密……那她岂不是害了她的弟弟?

         亲情在上,兰芷终是选择了隐瞒,只道弟弟也死在了屠城中。段凌安静听毕,拾了她的手握住,轻声细语道:“那今夜与你合谋的刺客,都是什么人?”

         他握住兰芷的手有些用力,可眼睑却是微垂,那目光轻飘飘不着力,虚虚定在她的手指尖上。这个姿态这个语调,兰芷从中读出了怀疑与忧心。她想了想,心知京城守备军出动一场,不可能查探不出一点端倪,而段凌也迟早会听到消息,索性主动告知道:“那些人是中原国的细作,我来浩天城后,因缘际会与他们相识,达成了合作协议。”她知晓段凌的担忧,遂又补充了句:“但我并不是他们的同伙,我只是想杀向劲修而已。”

         段凌的手终是微松。男人抬眸,直直望入她的眼:“现下向劲修已经死了,你们的合作是不是会到此为止?”

         兰芷心跳快了两拍。她的嗓子眼压着一句话:不,我还有一件掉脑足以袋的事要去参与。可中原国生活的点滴与自小受的教育梗在她心口,兰芷终是缓缓道:“哥……我会来浩天城,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手刃向劲修,为家人报仇。”

         她的态度认真,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段凌的问题。本来以段凌的警惕,定是会发觉不妥追问下去,可许是之前兰芷讲述的过往太过真实,解释了许多他耿耿于怀的疑点,又许是因为今夜他到底做了非礼不君子的事情,段凌盯着兰芷半响,竟是选择了相信。他站直身,退后一步,撤去了对兰芷的禁锢。

         兰芷也跟着站起。蒙混过关,正事说完,她又开始觉得不自在。被段凌亲过的地方好似突然烧了起来,兰芷低头,装模作样整理自己的衣裳,努力将胸口被扯开的盘扣扣上。

         段凌看着女子辛苦与盘扣做斗争的手,又将目光移到她嫣红的唇上,忽然便觉心情大好。他觉得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实在有些欺负人了,可他还是以一种大发慈悲的姿态道:“罢,这次的事情我便不计较了,可若是往后有什么事,你必须与我商议。”

         段凌果真不再计较。他没有派人去搜查其余刺客,因为在他的认知里,那些刺客其实握着兰芷的把柄。对方人数众多,行踪又隐秘,他难以一网打尽,便也不愿轻易招惹,生出麻烦。兰芷的盯梢第二日便不见了踪影,她的专用营帐也被拆了,办公地点挪到了段凌的营帐。十名校尉属下也换了人,变成了真正刚入虎威卫右军卫的士兵。

         兰芷的出入变得自由,也很快弄清了段凌将质子府令牌放在何处。她不可能去提醒段凌警惕自己,却也没法占着他的信任,偷他的东西,挣扎之下,只能一天天拖延下去。

         而杜怜雪,那夜她说任元白想好了救她的方法,果然所言不虚。兰芷为逃脱追捕自顾不暇,杜怜雪反倒先她一步安全回了新凤院。仇人已死,恩情已报,杜怜雪曾经想过要离开新凤院,可为了方便任元白与兰芷见面,她终是选择了留下。只是她再不接客,就如她对向劲修所言一般,做了一个低调的清倌。

         这么过了大半个月,浩天城迎来了盛春。一日,杜怜雪派人来相约,请兰芷到新凤院一聚。傍晚时分,兰芷来到杜怜雪房中,便见到任元白带着半边面具,一人坐在桌边饮茶。

         任元白见到她来,放下茶杯笑道:“姐,萧简初过几日便到浩天城了。”

         兰芷脚步一滞。再次听到萧简初这个名字,她的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其实早在任元白第一次提起萧简初时,她便明白事情不是自己坚信的那般美好。萧简初知晓任元白的存在,一直与任元白有通信,两人共同为太子谋划大业。在任元白即将营救太子回国的前几个月,萧简初将她送来浩天城,并且暗示她去参军。而现下谋事在际,萧简初又亲自前来坐镇大局……

         这一切联系起来看,实在不容她再抱幻想。回忆过往——萧简初救下她并照顾她两年,或许只是因为任元白的嘱托;他教导她各种知识,或许并不是因为担心她无聊;他让她前往浩天城,或许也并不如他所言,希望她解开心中的魔障……

         没来由的,兰芷忽然想起了她曾对段凌说过的话:“我有我的意志,不为他所操控。他若真能让我顺从他的心思,那也是他高明。我认。”

         ——这么看来……那个男人,还真是高明。

         可是,她认?

         兰芷忽然发现,事到临头,她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豁达。

         兰芷想了这许多,开口却只是淡然问:“然后呢?”

         任元白笑眯眯道:“你们怎么说也是朋友,不如去见见他?”

         兰芷行到任元白对面坐下,面无表情道:“怎么个见法?”

         任元白倾身,为她倒了一杯茶,讨好送到她手边:“你现下不是负责巡城么?不如就顺便去城关那接他?”

         兰芷看任元白一眼,不接他的茶:“他还怕进不了关?”她想了想:“疏通的钱他定是不缺……是想带什么违禁的东西进城吗?”

         任元白无辜眨眨眼:“啊?”

         兰芷盯着他:“否则你怎会想让我过去,帮他一把。”

         任元白装傻充愣:“那啥……是他自己想见你!其余事情,我也不知道啊。”

         兰芷便垂了眸。过往的片段在脑中闪过,她仿佛看见了她将剑架在萧简初脖子上时,男人平和的眼神,又仿佛感受到了寒夜骨髓痛痒难耐时,他紧抱她的温暖。她默然片刻,终是抬手,自任元白手中接过茶,缓缓道:“好,我去便是。”

         她知道任元白在说瞎话。可她觉得,她是该去见见萧简初。她的命是他救的,她欠他,她可以为他办事,以作报答。但前提是,他应该明说,而不该兜着圈子利用她。

         他给了她诸多体贴诸多温暖,多到让她以为,他是喜欢她的。初到浩天城时,她甚至想过杀向劲修后,就立刻回中原找他。

         她知道生逢乱世,人命都卑贱,她的感情更是不值钱。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想让人糟践它。

         如果那些误导也是他高明的御人之道,那他的为人之道,也着实下作了些。

         而她终究做不到忍气吞声。这次见面,她便要当面质问他。

         旧识(三)

         萧简初来到浩天城,已是七天后的下午。这日申时初(15点),兰芷遣走手下校尉,一个人准时来到城关,果然见到萧简初的车队正在接受盘查。

         兰芷知道这车队是萧简初的,倒不是因为她一眼看到了他。她只是见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车队的车夫多是萧简初的侍卫,功夫都不错,看来萧简初此番来浩天城,带的人倒是精挑细选过。

         城门口,一个三十多岁的小胖子正在与守城士兵交涉,便是萧简初的谋士公孙良。守城士兵定要开箱查验车上货物,公孙良一脸谄笑作揖连连,又送上银锭请求通融,只道车上装的都是上好瓷器,折腾起来若是碎了,商队损失不起。

         士兵们利索收了银子,却不肯通融。其中一士兵不耐烦,二话不说一剑劈下,便将箱上的锁砍了下来。然后他一声冷哼打开箱盖,动作却微微一顿。

         一旁的公孙良探头一看,大呼小叫道:“碎了!碎了!哎哟哟……这、这可如何是好!”

         兰芷行到近前,就见箱子里都是瓷器碎片。那士兵毁了人家货物,又见公孙良一脸肉疼之色,也有些尴尬,却仍是一摆手,无赖道:“嚎什么嚎!你若肯乖乖配合,我何至于要砍锁!”

         公孙良早见到兰芷站在一旁,此时一边絮絮叨叨辩解,一边抽空看她一眼,暗示她上前帮忙。兰芷却并不理会。她将车队中人看了个仔细,竟是没见到萧简初。

         眼见守城士兵们朝其余车辆走去,公孙良紧张得笑容微僵,兰芷这才慢吞吞道了句:“都住手。”

         她发了话,城门处一将领模样的男人便急急迎上前来。他先是朝其余人喊:“住手住手!都过来!”又脸上带笑朝兰芷道:“兰芷姑娘,可是有什么不妥?”

         兰芷有些意外:“你认识我?”

         将领嘿嘿直笑:“末将去虎威卫时,见过姑娘几次。”

         兰芷便点点头,端起姿态道:“你既知道我是虎威卫的人,那便好办了。今日我当值巡城路过此处,”她一指公孙良:“那人是怎么回事?为何在此哭泣?”

         公孙良此时配合一声哀嚎:“大人……小人的瓷器碎了!碎了啊!”

         将领不敢隐瞒,将事情始末简单讲述。兰芷听毕,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她板着脸转向那惹祸的士兵:“你虽然是尽职查验,却不该弄碎人家的货物。现下既然弄碎了,便该赔偿。”

         士兵傻了眼。他在这城关查验多年,也没少干过欺压人的坏事,却不曾承担后果。他有心耍赖不赔偿,可兰芷是虎威卫的人,又负责巡城事宜,有资格汇报城中情况。他怕他不听兰芷的话,回头兰芷会告他一状,两难之下,脸都憋青了。

         公孙良却很是上道抹了眼泪,拒绝道:“这哪里成。这位军爷也不是故意的,不用赔偿,不用赔偿。

         士兵松一口气。兰芷也微讶赞许状朝公孙良道:“好吧,难得你这般通情达理,那便不用赔吧。”她看车队一眼:“为了弥补你们车队的损失,我亲自帮你们查验货物,保证不会弄碎你们的瓷器,可好?”

         公孙良自是一脸欢喜应是。守城将领见兰芷不追究,也不敢多事,便任公孙良将车队带去城门旁。

         进关人群又开始缓缓流动。兰芷行到偏僻处,却依旧负手而立,一扬下巴淡淡道:“开箱吧。”

         公孙良嘿嘿一笑:“这个……也没人盯着,就不必了吧。”

         兰芷面无表情看他,不答话。公孙良见了,心中七上八下。本来,前来接应的若是其他人,要开箱便开了,他也不会阻拦。可现下来接应的人是兰芷,他却有些不放心。

         公孙良看车队中人一眼,见其余人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心中只觉无奈:这兰芷在秦安山两年,因着自身宇元人的身份,没少被排挤。这车队中人根本没谁与她关系好,有些甚至还明里暗里找过她不痛快,指望这些人来帮他和兰芷套近乎,根本没可能。

         公孙良小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也没想出个转圜办法,只得摸出钥匙,将第二车上的箱子打开。兰芷望去,又见到了一箱碎瓷片。很显然,这箱和初时那箱碎瓷片是一早准备好的。

         兰芷暼公孙良一眼。公孙良合上箱盖,干笑两声:“嘿嘿,嘿嘿。”

         打开第三车的箱锁时,箱子里倒是放着完好瓷器。兰芷从中取出一个瓷瓶,置于手中把玩,立时发现这瓷瓶太重了。她手指轻弹瓷瓶,从瓶口弹到瓶底,然后垂眸片刻,拇指与食指张开,两指指尖贴着瓷瓶,比划出了一段距离。

         公孙良的冷汗立时下来了。兰芷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他知道,她发现了这瓷瓶的秘密:瓷瓶瓶底足有一寸厚,里面封了东西。兰芷刚刚比划的位置,就是他们经过处理的瓶底。

         他还在那心惊胆颤,却见兰芷将瓷瓶放回了箱中,也不追究,只是行到第四车,示意他再开箱。

         公孙良一愣,片刻连忙合上箱盖,抹了冷汗,一颠一颠跑了过去。他以为兰芷这是宽宏大量不计曾经恩仇,还想着要好好拍拍兰芷马屁,却听兰芷用极低的声音道:“我还以为你们想偷偷运进城的东西,会是兵器。”

         公孙良开箱锁的手便是一抖。兰芷的声音愈低,几近耳语道:“没想到东西这么小,竟是装在瓷瓶里。”她扭头看公孙良,发问的神情就如好学的弟子一般:“公孙先生,秦安山什么时候研制出黑.火药了?”

         公孙良笑不出来了。他一点点偏头看兰芷,却见兰芷正看着车队末尾的马车。女子眸中情绪复杂,缓缓道:“萧简初呢?叫他出来见我。”

         公孙良低低回话:“大人身体不适,又兼长途跋涉辛劳,现正在车中歇息,实在没法出来见你。”

         兰芷平静“哦”了一声:“那我便告辞了。”

         她转身就走,公孙良连忙几步追上:“哎,芷姑娘,你走了,那我们……”

         兰芷脚步不停:“我来这里接应你们,是看在萧简初的份上。萧简初不露面,我又怎么知道他在不在这车队中?你们这批货物太危险,萧简初若是不在,我何必平白沾惹了麻烦?”

         公孙良张口,竟是无从辩解,正在焦急之时,却听身后一个温润的男声道:“阿芷且留步。”

         兰芷脚步顿住。她垂眸,轻轻呼出口气,慢慢转了身:“萧大人什么时候,行事也这般藏头露尾了?”

         萧简初果然就站在兰芷不远处。他口中虽然熟络称呼着“阿芷”,身体却微微躬起,态度显得很是恭敬。这种姿态,任谁看到也只会以为他在问礼。兰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竟是呆住了。

         若不是那熟悉的声音,兰芷几乎不能相信面前的男人是萧简初。她与萧简初相识两年,记得他喜着素色长衫,气质一向儒雅,可面前的男人却穿金丝云团织锦衣,头戴着紫金束发冠,胸前挂着玛瑙珠串,腰间系着白玉环佩,左右两手拇指还各带着一个扳指,整个人看上去……富贵至极。

         穿着上的迥异还不算什么,男人的五官也被精心修改过。他的眉毛本来生得细致,现下那眉梢处却凭白变粗了些许。丹凤眼也不再斜斜上翘,眼角处生生被拉下,淡化了整个人的灵秀之气。因为常年忍受病痛折磨,他的脸色原本是不正常的白皙,可现下那肤色竟是小麦色,好似他常年奔波,遭受风吹雨淋。

         除了这些小细节,最大的变化当是他的发色与眼睛。萧简初的墨黑长发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浅棕色。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望着兰芷的那双眼睛也并非漆黑如墨,而是如檀木佛珠一般,泛着暗沉沉的褐色。

         兰芷一时间,心中满是惊疑:怎么回事?!五官可以修饰,头发可以染色,但眼睛的颜色怎么可能改变?!萧简初这副模样已经完全不似中原人,看着倒像是个宇元人了!

         这念头一出,兰芷便觉心中一沉。来此之前,她已经想好了要说什么,可临到开口,她却终是问了句:“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萧简初眼睫微垂,轻描淡写道:“往后我要在这浩天城呆些时日,便换了双眼睛充作宇元人,也免得身份受限,行走不便。”

         兰芷定定看他。初时她还不察觉,听了这话才发现,萧简初看她的目光泛空,好似找不到着落点。她行近两步,仰头仔细打量男人那双眼,却只从中看到了死气。

         兰芷低头,盯着萧简初胸口的玛瑙珠串,半响终是道:“……你把自己弄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