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暗杀(一)
        兰芷便也跟着站定:“虎威卫能从各军营中挑选人才,可今早那十人却根本不是军营中人。散漫无章不说,有几人还脚步虚浮,手无缚鸡之力。童高倒是一身好功夫,还费心编了个京营军右哨骗我,可职务为何,又缘何被你挑选,他却说不清。其实似他那般身手,怎么可能在军中没有一官半职?”

         顿了顿,兰芷接着道:“那文书就更假了。宇元这半年都在养精蓄力,准备四月发起对千夏国的攻击。这种紧要关头,又怎么可能分散二十万兵力,去中原剿匪?那份剿匪的文书,是哥哥伪造的吧?”

         段凌便抚掌笑了:“阿芷聪明。”他坦然承认:“文书的确是我伪造的,但不必担心,你看过后,我便让人销毁了,不会留下把柄。那十人也只是我临时调入军营,并没有让他们入虎威卫军籍。”

         兰芷虽然已推断出始末,但见他承认,心中却难免有些不痛快。可她又觉得自己不该不痛快:段凌此番设计,不过是因为不信任她,而她接近段凌动机不纯,的确不值得他信任。从这点上来说,段凌根本没有做错。

         可她依旧低低抱怨道:“哥哥既然不信任我,又为何要将我调到身边。”

         段凌敛了笑,垂眸道:“阿芷言重了。若你所图谋只在于我,那便是我这条命,你也尽可拿去。可你感兴趣的显然是超乎我控制的东西。”他抬眼,正色道:“阿芷,我知你聪明,可圣上年纪轻轻有如今的功绩,自然也不是蠢人,他手下的聪明人更是不计其数。我防备你,只是不想给你机会陷入险境。除非你告诉我你来浩天城的目的,否则今日这些防备,便会一直持续。”

         兰芷无言以对。段凌此番话让她觉得,她根本没有资格计较下去。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对段凌说实话,而是岔开了话题:“童高是什么人?”

         段凌一声暗叹,却是和缓了神色:“他是刺客,袁巧巧便是死于他之手。”

         兰芷这才明白她的紧张缘何而来,又问:“那其他九个人呢?”

         段凌转身继续朝军营行:“有四人是府上侍卫,轻功都不错,虽然没法跟踪你不被发现,却可以保证不被你甩掉。另外五人……”他笑了笑:“有两个是厨子,做菜很好吃。还有一个是工匠,最善做有趣的小玩意。剩下两个,一个是说书先生,一个是戏子。”

         兰芷怎么也想不到,那几个看着脚步虚浮的人竟然会是戏子工匠厨师。她奇怪问:“哥哥身边怎么会养了这些人?”

         段凌失笑:“我身边为何不能养这些人?难道阿芷觉得,我便该养些刺客杀手之流?”

         兰芷张张嘴,发觉自己真是这样想的,一时便接不上话了。段凌歪头:“不止此,我还养了玉雕师、花匠、画手、琴师、马戏班子……”

         兰芷:“……”

         段凌便一声轻笑:“圣上登基后,我便有了闲暇。这八年来,我一边找你,一边收罗这些人才。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想着多准备些,待真见到你了,才不至手忙脚乱。”他上下打量兰芷,却是摇了摇头:“可惜了,枉我这般努力想要讨好你,结果竟是都派不上用场呢。阿芷此番回到浩天城,心心念念的也不知是什么秘辛……”

         兰芷怔怔看段凌,半响方道:“费这许多功夫……哥哥难道就不怕,这辈子都找不到我么?”她忆起了段凌不近女色的传闻,忽然明白了什么,呐呐道:“若是找不到我,哥哥还打算一辈子都不娶么?”

         段凌眨眨眼,装模作样一声叹息:“我倒是想娶啊。可我若先娶了妻,待找到了你,还能委屈你做小不成?”

         见兰芷一瞬不瞬看他,段凌终是弯了嘴角,柔声道:“不会找不到的。”他偏头,看向山坡下军营:“你看,我也只找了你……十五年而已。”

         军营中炊烟袅袅缕缕,男人的语气也如那炊烟一般,渺渺悠悠。没有来由的,兰芷心中忽然涌起一阵惶恐,仿佛段凌的百般宠溺并非对她,而是在还他自己一个执念多年的愿境。她喃喃道:“哥哥……见到我,见到是我,你失望吗?”

         段凌扭头回望。阳光之下,男人眸色中的清冷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涟涟暖意。他抬手,指尖一点点触上兰芷的面颊,缓缓开口道:“怎会失望,我很满意。”

         男人的指尖明明带着凉意,可兰芷却莫名觉得像被烫了一般,好似肌肤相触的地方窜起了火星。段凌的眸中情意层层叠叠,兰芷望进那双眼,蓦然发觉,原来不知何时,她已经无法将这个男人当成哥哥看待。山上明明是清风徐徐,可两人周遭的空气却沉沉滞滞,仿若发酵着情绪。

         段凌的手掌终是整个覆在了兰芷脸上,断断续续、忽轻忽重摩挲,带着强势的、炙热的、冲动的情绪。男人的喉结微动,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倾身,一点一点朝兰芷靠近……

         兰芷没有思考地选择了逃避。她猛地偏头,躲开了段凌的手。任元白的嘱托梗在她心头,就如一个疙瘩,再热烈的情感也无法将之化去。

         心跳很快,头脑混乱,兰芷觉得自己定是脸红了,可她还是强做镇定,宛若无事一般,看向山下军营。

         段凌默立片刻,收回了手。然后男人安抚一般拍拍兰芷的头,轻笑着重复:“怎会失望……阿芷,你好得超乎我的预期。”

         却说,向劲修自虎威卫巡查完毕,策马回府。途径十七街时,从天而降一物,朝着他砸来。

         向劲修眼中精光一闪,猛然勒马,侧身躲过。却见那物事掉在了地上,竟然不是什么暗器,而是一根不起眼的木栓。

         有女子好听的嗓音在他上方响起:“哎呀……这位大人不好意思,正开窗户呢,却不料一个不小心没拿稳……”

         向劲修抬头,朝着街旁的小屋看去。二楼的窗户微开,一个女子衣衫半敞,懒洋洋斜靠在窗棂上,正朝他笑。

         这是个明媚妖娆的中原女孩,粉腮红润,秀眸惺忪。向劲修始觉眼前一亮,那女子却直起了身,自窗口消失了。

         一切似乎只是个意外:女孩晨起开窗,却失手摔落了木栓。可向劲修勒马原地踏了几步,却不想离开。刚刚那女子装扮放肆,眉目间也带着抹不去的艳色,笑容更是媚意入骨。向劲修被勾起了兴致,想会会这女孩。

         他正想下马,却见一旁的屋门打开了。女孩从门中行出,面上带着娇柔的笑。看清向劲修的面容,她脚步一顿:“哎呀……原来是向大人。”

         竟然认识他。向劲修愈发有了兴味,开口道:“姑娘,你认识我?”

         那女孩朝他躬身问礼,直起身后,吃吃笑道:“自然认识。向大人威名,浩天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向劲修便也笑了,翻身下马:“一路行来,正巧口渴了。姑娘若是不介意,可否让我讨杯水喝?”

         女孩掩口笑应,俯身拾起木栓:“好啊,向大人跟我来。”

         向劲修便跟着女孩行入屋中。屋中陈设简单,却整理得很干净,阳光自窗中投入,莫名便给屋中添上了几分温馨。女孩果真去倒了茶,送去向劲修身旁的桌上:“向大人别站着,快坐啊。”

         这姑娘眼角泛着红晕,想是昨夜的妆容残留,笑起来时眼角上挑,配着那抹淡红,实在撩人。向劲修的目光落在她胸前如凝脂的肌肤上,只觉小腹一紧,也不接那茶,只长臂一勾,搂住女孩的纤腰,将她拖入怀中!

         女孩一声低呼!向劲修呵呵一笑:“小丫头,你这是勾引我呢?”

         短暂的惊讶过后,女孩竟也不慌乱。她只是疑惑眨眨眼:“向大人何出此言?”

         向劲修的手向下,便摸到了女孩圆润的臀,十分满意。他顺手捏了捏:“中原人保守,哪有良家姑娘似你这副装扮出来见人?中原女人更是爱惜名誉,又怎么可能将陌生男人引入家中?”他的腰肢微动,毫不客气蹭了蹭女孩的身体:“连我是谁都打听好了,想来没少费功夫吧?”

         女孩不料他动作如此直白,笑容有些勉强:“向大人误会了……”她微微挣动了下:“向大人好眼力,我的确不是良家女子。我是新凤院的,来此处只为与人相会,现下正准备离开呢。”

         向劲修动作一顿。为确保安全,他一向不碰青楼女子,遂只得打消了念头,也不去碰那桌上的茶,转身就准备离开。可出门之时,他的目光却落在了门旁的一双厚底靴上,脚步微滞。

         那双靴子侧边用金丝线绣着一个虎头,竟是虎威卫的专用官靴。靴子看着并不大,昭显着它的主人是个女人。有什么信息在向劲修脑中一闪而过,他停了脚步,回头问女孩:“这双靴子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