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下毒(三)
        此话一出,司扬和袁巧巧都不可置信看兰芷。而兰芷背对着两人,只是央求看段凌。

         段凌皱眉回望。兰芷料想自己突然插手,定是让段凌为难,还想着要不要请段凌出外,找个理由好好劝说一番,却见段凌行回茶几边,将手中佩剑插回剑鞘,沉沉冷冷道了一个字:“滚。”

         司扬大喜!连忙拉上袁巧巧,速速逃离。

         房中只剩下段凌与兰芷两人。段凌这才缓和了语气,看向兰芷:“好了,现下你便告诉我,为何突然想救她俩。”

         兰芷思量着道:“哥,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我现下不是没事么。今日你已经震慑了她们,往后她们定不敢再对我不利。况且司家现下虽然势微,却到底是一方大族,你又何必拒绝司扬的效忠?”

         段凌深深吸了口气:“就因为这个?你觉得我会需要司扬的效命?”他看入兰芷的眼:“无错,司扬的确有些能力,可是阿芷,莫要这般看轻自己。别说是司扬,任是谁想伤害你……”他停顿片刻,字字缓缓道:“我都要他的命。”

         他拿起佩剑,别回腰间,眼中杀意再起。兰芷看得真切,连忙道:“不单是因为这个,更是因为……”她想了想,却想不出更有说服力的理由,只得道:“更因为,我和司扬是朋友。我来到女兵营后,她对我多有照顾。你放过她和袁巧巧,也算是我还了她的人情。”

         段凌没有表情看她,片刻抬手,在她脑门上一敲:“若不是司扬从不和女人做朋友,我还真要信了你这鬼话。”他停顿片刻,忽然歪了头:“阿芷不会真喜欢女人吧?你喜欢司扬?”

         兰芷哪里知道一句“朋友”,竟会让段凌想到这方面去,一时噎住。却见段凌眯了眯眼,半真半假道:“话说在前面,我不会允许。杜怜雪和司扬,谁都不可以。纳兰王族的血脉,不能断在你这里。”

         兰芷听到后半句,不知该作何表情,只得呐呐否认。段凌这才笑道:“不过你说得对,今日是个好日子,咱们也别管她俩了。不是说好了要去无相寺上香么?已经晚了,我们快出发吧。”

         兰芷却急急几步,挡在了他的身前:“哥!你还没有答应我放过她们。”

         她如此坚持,倒是让段凌失笑:“阿芷这是要强留我?”男人状似愁苦皱了皱脸:“若我不答应呢?你可是要将我囚在你屋里?”

         兰芷又被调笑了,微红了脸,却只当没听见:“其实……我只是看她们两人生死相依,不忍心罢了。”

         段凌听言连连摇头:“阿芷也心太软了吧。你可知你眼中这对苦命鸯鸯,害死了多少无辜之人?袁巧巧给你下毒时,又可曾心生不忍?司扬派人跟踪你时,难道还是好心?”

         兰芷说不过他,声音便低了下来:“可是……这乱世里,能似她们这般找到个真心相守的人不容易……”

         她自觉这话更没有说服力,无计可施之下,苦恼低了头。段凌却沉默了,半响方道:“阿芷羡慕她们。”

         兰芷摇了摇头否认,没有说话。看在段凌眼中,却成了不愿承认。段凌想起了那个利用兰芷的男人。这些日,他的人在永山盯梢,发现了一些线索,条条都指向中原匪贼。段凌不知兰芷为何这般相信那个男人,可他始终认为,那个男人最终只会害兰芷伤心。

         想来那夜她和自己说得坚定,心中却也并不自信吧?段凌暗想。她只是顾念旧情,因此即便产生了疑虑,也抱着宁可人负我、我却不负人的心里。

         啧……这副模样,真是让人火大呢。段凌看着垂首的兰芷,眸中阴郁,心中一时只有一个想法:待揪出那男人,定要细细将他剐了,方才解气。

         兰芷还苦苦思考,却听见段凌一声轻叹。男人抬手揉了揉她的发,温声道:“好,我不杀她俩便是。大过年的,你也莫要不开心。”

         兰芷得了这保证,终是宽了心。时是辰时末(9点),两人启程朝无相寺行去。路过城郊时,春祭刚巧结束,浩天城城守正令人将纸扎的春牛抬出。一老汉手持皮鞭,在春牛上凌空抽了两鞭,第三鞭正正打在春牛之上,将春牛打破。

         人群中一阵欢呼。牛肚中的干果掉落在地,孩子们一哄而上抢食。兰芷在中原国不曾见过这习俗,便多看了两眼,却听段凌在身旁讲解道:“这是鞭春,意在鼓励农耕。宇元国气候不佳,人们认为鞭春能驱走灾害,获得丰收。纸牛腹中放的是花生胡桃干橘蜜枣。”他看向兰芷,询问道:“阿芷家乡的春牛里放得是什么干果?”

         兰芷本来还轻松听着,此时却立刻机警,答道:“我和父亲一直住在山中,即便过年也不会外出,不知道永山的风俗如何。”

         段凌便浅笑移开了目光。兰芷却依旧盯着他,心中有些怨恼。

         初时她不知段凌身份时,心中戒备森严,虽然偶尔表现不妥,却不曾露出马脚。后来得知两人关系后,面对段凌时不自觉放松了警惕,不料这人却逮住机会,挖出了她好些破绽。

         兰芷有时觉得,段凌很可能已经确定她的身份是编造的。偏偏这人不捅破窗纸,不与她摊牌逼问她来浩天城的目的,而是假装一无所知与她亲密相处,却趁她不备,时不时刺探她一二。

         ——真狡猾。

         ——大过年也不让人轻松片刻,真过分。

         兰芷低了头,闷闷朝前行。段凌顿住脚步,侧身而立:“怎么,生气了?”

         兰芷摇头。段凌却忽然拽住她的手。兰芷顺着他的力道停步,便见着一群孩子从自己面前嬉闹跑过。段凌温厚的手掌将她的手包裹,语气无奈又宠溺:“还说没生气,都不看路了。”

         街上人多,兰芷不好意思,挣了一挣,想要抽出手。段凌却握住她的手不放:“好了好了,”他倒也清楚兰芷的心理,轻声哄道:“今日特殊,我保证只带你吃喝游玩,其余事绝不多问,可好?”

         好才怪。兰芷暗自腹诽,嘟囔了句:“我不相信你。”

         ——若真信了他,怕是今日,她的老底就会被他扒光。

         段凌看她片刻,忽然笑了起来,松开了她的手:“看到你这么警惕,我莫名有些心安呢。”

         无相寺位于城郊山腰。两人出了城,沿着山路而行,兰芷终是提出了记挂已久的问题:“哥,我听说想进虎威卫天牢,必须有你或者向正使的手令?”

         段凌“嗯”了一声:“怎么?阿芷想去天牢?”

         兰芷点头:“你可不可以给我份手令,让我进天牢查几个人。”

         段凌有了兴趣:“什么人?”

         兰芷既然开了口,便没打算瞒他:“是十来个守城的士兵。他们杀了杜怜雪的家人,杜怜雪说他们被关进了虎威卫的天牢,我想帮她打听一二。”

         打探牢中仇人的消息,便是杜怜雪昨夜来到虎威卫的目的。一夜过去,她告诉了兰芷许多事情,却并没有要求兰芷帮忙。可兰芷因着两人遭遇相近,莫名与她亲近,又觉得自己既然身在虎威卫,还有段凌这个副使哥哥,帮她查一查不过是举手之劳,这才在今日问了段凌。

         段凌却微挑了眉:“你说那十二个人啊。”他暼兰芷一眼:“你也不必查了,他们都死了。”

         “全都死了?”兰芷有些不可置信,却很快反应过来,皱起了眉:“哥哥如何这般清楚?难道……人是你杀的?”

         段凌歪了歪头:“你说呢?”

         那便是了。惊讶过后,兰芷压低了声音:“哥哥为何要杀他们?”

         段凌倒是语调平和:“当初你为了救杜怜雪,不是曾经砍断五颗树么?我碰巧见到了树桩上的淡蓝色寒光,心知砍树之人定是与你有关,这才带人前去查看,揪出了那十二个士兵。”

         “他们知道我暗中找寻你,若是留他们下来,难保不会泄露你的消息。”说到此处,男人转头看兰芷,浅棕色的眸子泛起笑意:“所以,我便为民除害了。”

         他口中说着为民除害,可兰芷却清楚,段凌这么做,是怕那些士兵走漏口风,将她的存在说出去。兰芷忆起那夜雪地里段凌叮嘱她的话:“那是你父亲的剑,除我之外,还有人也认得。我不想让他知道你的身份……”

         当时她被段凌背着,一心只顾品味自个情绪,没有多想,现下却被段凌的话勾起了好奇:段凌怕她身份泄露,到底是担心什么?难道纳兰家族还有什么秘密?能让段凌这么小心提防的人,定是比他更位高权重,而且十之*还知晓他的真实身份。兰芷几番推理,却猜不出所以,终是开口问:“哥哥在提防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