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危机(一)
        两人在书房坐下。兰芷情绪平静了些,终是问出了心中疑惑的问题:“萧简初说他赶到时,太子殿已经一片火海,没有人生还。”

         任元白叹道:“除我之外,是无人生还。”他看向兰芷:“是太子殿下派人救了我。后来殿下被向劲修带回浩天城做质子,我便也跟了过来。”

         兰芷听言,脸色不好看:“太子向劲修被带走,是城破之后的半个月。那时我一直不死心在找你,还潜进宫中问过殿下,他却说没你的消息。是你让他骗我?你故意躲我?”

         任元白摸摸鼻子,一脸心虚,算是默认了。见兰芷盯着他不放,终是一声叹:“那时我便决意要帮殿下复国。这条路上风险重重,我也不知道能活多久,万一哪天死了,岂不是让你空欢喜一场。这才想着索性先瞒着你,将来若是有命回国,再去见你。”

         他提到这个,兰芷更是板起了脸:“你真是虎威卫追查的细作首领?”

         任元白嘻嘻笑道:“是啊,我厉害吧。”

         兰芷冷冷道:“你嫌自己命长吧。”

         任元白只是笑。兰芷便又道:“既然当初不想见我,现下又为何与我相认?”

         任元白依旧笑眯眯:“不是碰巧在无相寺一见,发觉自己太想念姐姐了么。”

         兰芷没有表情看他:“你每每这般甜言蜜语时,便是想要我帮忙。”

         任元白不笑了。他一声轻咳:“姐,我还真有事想让你帮忙。”

         想让她帮忙的事……怕是不是谋反,就是暴.乱吧,兰芷心道,开口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说吧,也让我听听你在谋划什么大事。”

         任元白还真言简意赅答话道:“萧简初谋划两年,已将中原四散的力量盘整七八,只差一名正言顺之人登高一呼,便可以重新建立朝廷,自此帮扶百姓,对抗宇元。恰好太子殿下来浩天城已近两年,一直韬光养晦,宇元戒备渐松。我近日便在与殿下商议,要设法将他送回中原以谋大业,想请姐姐帮忙。”

         他说完,兰芷静默片刻,重复道:“你想让我帮你送太子回中原。”

         她用得是称述语气,任元白却依旧答道:“是。”

         兰芷继续语调无波道:“关在质子府里的那个中原太子。”

         任元白再应是:“虎威卫负责质子府守备,是以我才想找你帮忙。”

         他看着兰芷,等待她的答案。兰芷回望,许久方缓缓道:“你不怕姐姐被人发现,当做细作关进天牢折磨致死吗?为了你们的大业,你就忍心让姐姐置身险境?”

         任元白神色一僵。他设想过兰芷的反应,猜测她会担心会反对会劝说,却不料她开口便是谴责。

         ——他的姐姐还是这样,平日看着温吞,甚少与人计较,可真计较起来,说话做事却是丝毫不温和。

         任元白不大自在一笑:“姐姐若是不愿意,那便当我什么都没说。难得我们姐弟重逢,明晚你便早些来新凤院,我们一起吃餐饭,这总可以吧。”

         兰芷摇头:“不吃。”

         任元白:“为何?”

         兰芷淡淡道:“生气了。”

         任元白:“……”

         兰芷又道:“你说都说了,要我如何当你没说?你的性格我清楚,说了要做,便是要做。你若真不愿我置身险境,便不会将事情告诉我。现下既然告诉了我,便是拿准了我担心你,不可能袖手旁观。你在拿你的安危逼我。”

         任元白被噎住。他张嘴半响,却终是摇头失笑:“好吧好吧,什么都被你说破了。”他起身,行到兰芷身旁席地而坐,仰头笑望:“我便是这般无赖了,姐姐又待如何?”

         兰芷面无表情道:“自然是要去弄死太子。他死了,你便也不用涉险了。”

         任元白:“……”

         兰芷半响方补充道:“可他救了你,人不能恩将仇报。所以,这个法子不可取。”

         任元白松一口气。兰芷却又慢吞吞道:“但我可以寻个眉目将你关去牢里,待将来得了机会再将你送回中原,也能保证你安全。”

         任元白嘴角一抽。若是不熟悉的人听了这话,只怕要当真,他却知道兰芷不过是故意一说,以泄心中不满。他连忙道:“姐姐别再和我说笑了。爹爹身为太子少傅,一生精忠报国,最后更是以身作则,殉国而死。中原国养育我长大,现下百姓水深火热朝不保夕,我为国家谋划一二,也在道义之中。况且,太子若是回了中原,我自然也会跟回去,往后不在宇元人的地界生活,无需再担惊受怕,不是两全其美?”

         兰芷表情终是和缓,却依旧道:“你不要拿出爹爹来压我。爹爹有教你怀疑姐姐吗?”

         任元白一愣:“什么?”

         兰芷微昂头,留给任元白一个下巴:“无相寺里你趁我添油灯时和我说话,是在试探我吧?你怀疑我入了虎威卫,便会不认过往,便会不认你这个弟弟。”

         任元白听了,一时竟有些想笑,却又不敢笑:原来姐姐还介怀这个。他扯了兰芷的袖子晃晃:“好姐姐,莫生气了,我也是有苦衷的。谁让无相寺的小罗被段凌杀了呢?”

         兰芷心知此事是段凌理亏,便也莫名觉得自己理亏,只得不再追究,解释道:“段凌那天跟踪了我。”

         任元白微讶:“段凌为何会跟踪你?他不是喜欢你么?”

         兰芷不料他连这个都有听闻,却又不能将段凌的身份说给他听,想了想道:“对,他喜欢我,所以才会跟踪我,哪知会撞到我去送香囊。”

         任元白竟是相信了,连连摇头:“这人太变态了,姐姐你还是不要与他相好。”

         兰芷含混应了。却听任元白又道:“我便知道刘叔不会信错人。”

         兰芷猜想刘叔定是那中原细作。她默然片刻:“刘叔知道我的事?”

         任元白一声叹:“知道。他原是太子暗卫,太子来浩天城时便也跟来了,与我关系很好。”

         兰芷这才明白为何那人与自己只有一面之缘,却选择相信她。她将天牢中的事情一番讲述,重点描绘了宇元对待细作的残忍与血腥,可任元白装傻充愣,只是笑眯眯配合听着。兰芷说完,只觉再无话可劝,默然半响,终是一声叹:“你想让我做什么?”

         这一日清晨,兰芷离开新凤院时,前所未有的心思沉沉。任元白会出面见她果然有原因。他想让她从段凌那偷一样东西:质子府出入令牌。兰芷知道自己最终答应帮忙,或许并不只是因为担心任元白安危。虽然她不曾承认,但养父的言传身教已经在她心中生根发芽。即便她不是中原人,却对中原怀有极深的感情。

         可兰芷与段凌接触愈深,就愈觉得此人厉害,对自己能否成功抱有很大怀疑。另一方面,段凌待她这般好,她却要以背叛回报,心中实在难安。

         这么回到女兵营,兰芷发觉气氛不对。袁巧巧的药房外围着许多人,兰芷经过时,听见有人低声议论:“……什么时候死的?”

         另外一人回话:“想是昨夜吧。清晨巡查的校尉发现他们时,地上的血迹都干了。”

         有人死了?兰芷皱眉,朝着人群走近了些,便见到了地上熟悉的身影。袁巧巧躺在地上,脸上蒙着块白布,腹上一个窟窿,身下一片血色,显然是已经断气。药房门口还摆着另外一具男尸,却是面色发黑,也没了气。

         兰芷顿住脚步,心中一时震惊:袁巧巧竟然死了!

         便是此时,不远处有女兵轻嗤:“这人素日眼高于顶,仗着司扬的宠爱为非作歹,女兵营的姐妹谁没有受过她的闲气?阿诺当初不过多和司扬说了几句话,便被毒杀了,现下她弟弟为她报仇,也是天理报应。”说话间,那女兵望向地上死去的男子,叹道:“只是可惜了阿诺弟弟,还这般年轻……”

         兰芷也朝地上的男尸望去,大致明白了所以:这个男人为他的姐姐阿诺报仇,杀了袁巧巧。但想是袁巧巧反抗,他也中毒而死。

         ——所以,这是场仇杀?

         ——可事情怎会如此凑巧!

         兰芷脑中闪过段凌的脸,努力压下心中怀疑:不会的,段凌已经承诺了她,这件事定和他没有关系。

         ——但这么一来,她却拿不到龙凤蛊了。杀向劲修之事又该怎么办?

         却说,司扬昨日回司家参加夜宴,一宿未归。待她得到消息赶回时已是上午,药房门外的人已经散去。众人知晓她和袁巧巧的关系,便也没有动袁巧巧的尸身,只等她回来处理。

         司扬在袁巧巧身旁跪下,颤抖着手掀开了尸体脸上的白布,心中悲痛难以言喻。她觉得是她的错。昨夜家宴后她本可以赶回,可见到有几位贵客留宿,便动了攀交的心思,这才耽搁了。如果她赶回来,袁巧巧定是不会待在药房,便也不会碰到刺客,便也不会死……

         她将袁巧巧已经冷透的身体抱在怀中,形容呆滞坐在原地。许久许久,她的目光终是聚焦,却无意发现了地上有些细小的粉末。司扬伸手,拈起一点粉末,置于指尖细细观看。

         袁巧巧善制药,身上时常带着许多药粉,因此地上有药粉并不稀奇。可司扬却认出了这药粉是袁巧巧新近研制的东西。它无毒,可气味却经久不散,任谁只要沾上了一点,便是洗掉一层皮,也别想洗掉这药粉的痕迹。袁巧巧养了一只飞虫,配合这药粉,专门用来追踪。

         司扬放下袁巧巧,行进药房里,翻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盒盖,一只泛着银光的飞虫轻轻扇了两下翅膀,仿佛下一秒就要飞走。

         司扬啪得关上盖子,将小盒揣入怀中。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找出这东西。袁巧巧之死似乎只是仇杀,凶手甚至还死在了这里,她回来之前,已经有分管刑事的千户来看过,并没有发现不对劲。

         可司扬依旧怀疑。她想,袁巧巧活着的时候,她便时常忽略她,现下人都死了,她绝不能再忽略她的死因。

         司扬回到屋中,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等到了晚上。夜深,女兵营也渐渐安静,司扬在窗户放飞了小虫,穿着夜行衣追了上去。

         小虫在药房上空盘旋几番,这才扇着翅膀,悠悠然然朝大街上飞去。司扬跟着它穿过大街小巷,兜兜转转,最后来到了一座府邸前。

         府邸门口灯笼高照,映得牌匾上的“段府”二字分外气派。司扬隐在府外小巷里,静静盯着那大门,看了许久。

         小虫再也没有飞出来。阴影之中,司扬的脸色看不真切,可那双眼亮得惊人,仿佛有什么在里面烧了起来。她转身离去,却是声音古怪道了两个字:“段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