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端倪(二)
        杜怜雪又往嘴里塞了颗干橘,鼓起了腮帮子:“我不告诉你。”

         兰芷盯着她。便是杜怜雪不说,兰芷也能猜到。这个世上,知道她要杀向劲修的人只有萧简初。身为宇元圣上一心想要剿灭的中原大寇,萧简初在浩天城定是有些势力。想来那日她带杜怜雪进城时,萧简初的眼线就发现了她们的行踪。她与杜怜雪分别后,萧简初的人又设法与杜怜雪联系,从杜怜雪嘴里得知了两人相识的始末。他们告诉杜怜雪她要杀向劲修,也是存了有机会让杜怜雪帮忙的心思。

         只是,若杜怜雪不得萧简初信任,萧简初定不会将自己来浩天城的目的告诉她。而要获得萧简初的信任并不简单,至少……杜怜雪要表示效忠。

         兰芷心知杜怜雪会跟随萧简初,十之*是想借助萧简初的力量,为家人报仇。两人之间无所谓谁利用谁,只有互惠互助。可没来由的,她还是觉得萧简初不该如此:杜怜雪才十五岁,她到底只是个孩子,命运待她已经太残酷,任谁也不该让她背负再多。

         可是,这却是杜怜雪自己做出的选择,兰芷又根本没法责备萧简初。兰芷心中忽然有些闷:她与萧简初之间,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况?他劝她来浩天城,是不是在暗中期待,她的复仇能助他一臂之力?那个男人到底是对她有情有义,还是深谙用人之道的真谛?

         而身为青楼头牌,杜怜雪一定能获得很多消息吧,甚至,她能做还更多。兰芷缓缓发问:“萧简初让你做什么?”

         杜怜雪嘴里不停:“萧简初?他谁啊?”

         兰芷便不再多问。杜怜雪说出这话,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和她接触的人没有告诉她萧简初的存在,二是她不愿承认她是萧简初的手下。兰芷想了想,措辞道:“或许你觉得你为他做的事无关痛痒,可在宇元人眼中,你便是细作。我身在虎威卫,清楚宇元人对待细作有多残忍,我不想见到你惨死。”她犹豫片刻,还是道了句:“既然你的仇人已死,现下便抽身吧。萧简初那边……我去和他说。”

         杜怜雪却自顾自一拍手掌:“啊!我知道了!萧简初便是你故事里那位萧公子吧?”她摇头叹气:“姐姐啊姐姐,他都不肯娶你,你还以为自己在他心中有多少分量?就算我真是他的手下,你又有什么资格去和他说?”

         兰芷被噎住。她想说,萧简初有他的难处,他的兄弟们不肯接受他娶宇元人,他总要顾忌众人情绪。况且两人只是互有好感,可谁也没说破,哪里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又觉得和杜怜雪说这些毫无意义,遂只道:“我是虎威卫校尉,我能为他做的比你多。他要你做什么,我替你完成便是。他达成目的了,自然不会与你计较。”

         杜怜雪便哼哼几声:“行了,你也别再操心我,现下是我说要帮你报仇。”

         兰芷拒绝道:“不必,我已经找到了杀向劲修的法子。”

         杜怜雪根本不信:“他是虎威卫正使,功夫还远胜于你,你要怎么杀他?”

         兰芷反问:“你根本没有武功,又要怎么帮我?”

         杜怜雪竟是没被她问倒,而是轻声一笑:“就凭他生性淫.乱,我能陪他上床。你能么?”

         兰芷微皱眉。她想说你一自小尊礼守节的姑娘家,便是无奈暂时入了青楼,也该时刻想要脱身而出,似现下这般总将“男人”“上床”挂在嘴上,实在不好。却不习惯教训人,终是作罢。她解释道:“我真有法子。有人研制了一种蛊虫,种在女子体内,可以杀死和她交欢的第一个男人。我便打算用这蛊虫对付向劲修。”

         杜怜雪很是惊异:“竟然还有这种东西!那你送几条给我罢。届时我想杀谁,还不是轻而易举!”

         兰芷只觉无语:“那人都不舍得将蛊虫上交虎威卫,想是东西稀罕,我都还没拿到手,你却让我送你几条?”

         杜怜雪便撇撇嘴:“不给就不给,小气!”她将吃空的果脯包扔去地上:“这蛊虫我用挺合适,找个时间给我种上,我去和向劲修上床。”

         兰芷那番教育的话又被逼至嘴边,可转了几转,还是咽了回去。面前女孩的身影又与她爱胡闹的弟弟重叠了,兰芷只觉无奈:“向劲修虽然淫.乱,却小心谨慎,若是要找女人,都是直接将人掳去府中,从来不碰青楼中人,你要怎么改变他的习惯?”

         她顿了顿,又道:“再说蛊虫虽然能杀人,可杀死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被杀之人死状如何?若是向劲修不立刻咽气,拼着最后一口气杀了你,你可甘心?便是你侥幸不死,万一向劲修死状诡异,被仵作顺藤摸瓜查出端倪,你又要如何抽身?”

         杜怜雪不说话了。兰芷这才一语定音:“需要考虑的问题很多。向劲修有百余侍妾,我可以轻易接近她们,给她们种蛊,不需要你去冒险。”

         第二日清晨,兰芷早早起身,离开了新凤院。她今日还要去找袁巧巧,设法从她那拿到蛊虫,并且弄清蛊虫的效用习性。如果可能的话,在成功暗杀向劲修之前,这件事她还得瞒住段凌,免得那人知道了原委,还要插手进来,白费了她保护他的苦心。

         她一心思考,因此没有分神注意杜怜雪,也不知道在她离开后,躺在床上的杜怜雪便睁开了眼睛。

         杜怜雪简单梳洗一番,来到了偏房。她的手掌在墙壁某处一抚,衣柜便缓缓滑开,露出了一扇暗门。她穿过暗门,来到了新凤院的另一间屋中。有个丫鬟正在打扫,见她到来,行礼道:“杜姑娘。”

         杜怜雪回礼,又看看卧房的门,低声问:“公子可醒了?”

         丫鬟一声轻叹:“一夜来了几拨人,公子一宿没睡,现下还在书房里。你直接过去便是。”

         杜怜雪点头,推门进入。书房已经灭了灯,几张小几上都摆着茶杯,有的茶水还冒着热气,显然客人刚走不久。一男子坐在房正中的书桌后,手肘撑着木桌,手指支着额头,姿态很是疲惫。晨曦自半开的窗户中照入,投射在男子脸上,光影交错间,那张傩舞面具显得有些狰狞。

         杜怜雪在离男子几步远的地方站定,轻声唤道:“首领。”

         男子身体微微一动,抬起了头:“阿雪,你来了。”他似乎是笑了,声音愈发柔软:“不必唤我首领。我说过,你和他们不一样,你随时可以离开。唤我元白便是。”

         说话间,丫鬟捧着水壶进来,想要给杜怜雪上茶水。元白指尖捏了捏太阳穴,问杜怜雪:“渴不渴?”

         杜怜雪一愣,摇头:“不渴,来时刚喝过茶。”

         元白便朝丫鬟挥挥手:“别上茶了。喝了一晚上的茶,嘴都苦了。”他想了想,又朝杜怜雪道:“饿了,我们吃小笼包好不好?”

         杜怜雪看着面具下男子的眼,微红了脸:“好。”

         丫鬟便退了下去,出外买小笼包。元白这才起身:“走吧,我们去厅堂聊。”

         杜怜雪跟在男人身后,听见他问:“她走了?”

         杜怜雪应道:“走了,寅时一过便走了。她一走,我便过来了。”

         男人点点头:“你说要帮她杀向劲修,她是什么反应?”

         杜怜雪一边回想一边道:“很吃惊,但没有否认,还问我是从哪得来的消息。”她偷偷看元白一眼:“她以为是一个叫萧简初的人告诉我的。”

         她心中猜测着元白和萧简初的关系,可元白显然不愿谈这个问题,他只是偏头朝杜怜雪一笑,面具下狭长的眼微弯:“然后呢?”

         杜怜雪有些失望,却还是道:“她还说不要我帮忙,她自己已经有了法子。她说她打算将一种蛊虫种去向劲修侍妾体内,靠那蛊虫杀死向劲修。”

         元白一时沉默。两人走到厅堂坐下,元白方才又开了口:“阿雪,你觉得兰芷这人,可不可靠?”

         杜怜雪试探问:“首领怕她会出卖我们?”她想了想:“那日她出手救了我,我心中便对她有偏袒,你若问我,我自是信她的。首领不是说她的家人都被宇元人杀了么,却为何不相信她?”

         元白沉吟道:“几个月前,刘叔传送消息出了岔子,引来虎威卫抓捕,当时抓住他的人便是兰芷。可刘叔入狱前又留下暗号,说消息在兰芷手中。”他停顿片刻:“后来兰芷去了一趟无相寺,将刘叔留下的香囊扔去了树上,我听到消息,本以为她还是心系中原。却不料当天晚上,段凌的人又在无相寺设伏,杀了取消息的小罗。”

         说到此处,他停顿片刻,缓缓道:“小罗当场便死了,是以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我不知道小罗的死是不是与兰芷有关,也不确定是不是兰芷向段凌告了密。”

         杜怜雪皱着眉头想了想,也不敢断言兰芷无辜。可她想到兰芷对她的关心和那句“我替你完成便是”,莫名不希望兰芷牵扯进他们的事情中,便道了句:“首领若是不信她,别见她便是。”

         元白看她一眼,那眼神仿佛看透了她,杜怜雪不自禁低下了头。却听元白一声长叹:“如果可以……我是不想见她的。”

         便是此时,敲门声响,丫鬟推门送小笼包进来。杜怜雪托着碟,拿了筷子夹小笼包,却见元白将面具抬起至鼻梁,直接用手捏起一个包子,送进嘴里。他的动作虽然随便,可吃相却优雅,面具下的那张脸一半伤痕狰狞,一半光洁如玉。

         他进食时倒不说话,杜怜雪也一样,两人默默吃完了小笼包,元白这才将面具盖回,喃喃道:“可是虎威卫里进一个人,着实不容易……更别说,她还和段凌关系亲密。”

         他行去屋中角落,动作缓慢在盆里洗手。待他取来汗巾擦干手,终于下了决心。男人又是一声长叹:“阿雪……下次她来你这,你便带她来见我吧。”